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邪勁.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正信

?"
1998年長江流域遭遇一場水災,江澤民罔顧死傷慘重的風險,以軍委主席的身分命令部隊上堤,否定分洪方案,為江完成了軍事權威樹立。(AFP)

令人奇怪的是,江的邪勁,並非鬥勇,卻類似於鬼邪,很怕見光。610所有重大密令,江怕留下證據,從來不落款。江那種明知是錯也要幹到底的邪勁,有民間高人曾經解讀江這一邪惡使命的宿命。

文 ◎ 張海山

1997年鄧小平去世之後,江澤民感到兒皇帝熬到頭了,更是急於樹立自己的個人權威,放言「現在要好好坐一下」。按照中共的潛規則,權威無非就是軍勢權威與政治權威。

洪災練兵控軍權

1998年中國長江流域遭遇了一場洪災,給江帶來了不小的軍事機會。儘管大陸官媒統一口徑稱此次洪水為「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但許多水利專家們卻認為,這場洪水本身其實並不算「特大」。根據其最大洪峰流量,遠未達到2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應屬於「小洪水」,但卻意外釀成「高水位,重災情」。長達兩個多月之久的災難過去後,官方的內部統計證實:洪水受災人口近4億,死亡近5000人,直接經濟損失3000多億元。

究其原因,主要是和江澤民執意要「嚴防死守、拒不分洪」的決定有關。溫家寶與氣象、水文專家都主張在荊江分洪,但江澤民卻以軍委主席的身分發出命令,沿線部隊全部上堤,「軍民團結,死守決戰,奪取全勝」,否定了分洪方案。

雖然長江主幹堤紛紛決口,哀鴻遍野,但兩個多月的抗洪,江澤民藉機組織了自「抗美援朝」以來最大的一次軍事行動,對於長江流域是中共軍隊渡江戰役以後的最大一次兵力調動。在這次軍隊「抗洪搶險」行動中,江澤民調集了廣州、濟南、南京、北京和瀋陽軍區,包括空軍、海軍、二炮、武警部隊以及解放軍沿江沿湖各大專院校,共計10多個集團軍、30萬官兵。其中,114位將軍、5000多名師團級幹部聽從江澤民調度親臨長江大堤,總計出動官兵700萬人次,組織民兵和預備役人員500多萬人次,用兵總人數居然超過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遼瀋、平津三大戰役解放軍人數的總和。

對於沒有摸過槍的江澤民,滿意地檢驗了軍隊不顧險情只聽命於自己「核心」地位的「政治覺悟」。通過這次調兵,江澤民牢牢的控制了軍權,完成了軍事權威樹立。

群眾運動樹業績

接下來,江盤算的就是政治權威的樹立了。那時江的「三個代表」還未出籠,江只有一個所謂的「三講」運動,就是要「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但中共官場上上下下都是走過場,從1995年起,搞了兩年也沒弄出什麼名堂。模仿文革,江想用大規模的群眾鬥群眾的方式,即全國性的政治運動殺出權威,更快捷有效。鎮壓法輪功成了江澤民意圖豎立政治權威的選擇。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鎮壓運動,這場運動已經持續了近13年,至今仍未平息。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性命雙修的功法,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在眾多的健身功法中,法輪功的發展最快,在群眾中影響最大,從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傳出後,到1999年的七年間,民間已有上億人習煉,就連中共體制內的大多數人也想不到江真敢對這樣上億的修煉群體大開殺戒。但是,透過江澤民「在某重要會議的談話要點」(以下簡稱「談話」)可以了解到江為什麼敢如此大膽妄為?

「談話」中說:「相比之下,其他氣功組織就不那麼容易解決,很可能在全國引起劇烈動蕩,甚至於製造暗殺、毒氣、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動,就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相當大的難度,對社會穩定起破壞作用,起不到懲戒的效果,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的運用於其他氣功組織。」

另外,「談話」中還稱:「中央鑒於蘇聯社會主義制度消亡的歷史教訓,一直決心對各種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信仰和理論進行批判,奪回並鞏固無產階級的思想陣地,在意識形態領域進行一次消毒,法輪功鼓吹『真、善、忍』,給了我們動手『消毒』的機會。」

而江的最終賭注似乎寄託在暗殺法輪功創始人上,江澤民下令成立「特別行動小組」實施暗殺法輪功創始人的計畫,指示說:「要加強行動,設計多種方案」「保證刺殺行動萬無一失……」刺殺成功,則「許多問題會迎刃而解。」

即便如此,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開始時,中共中央常委七人,除了江澤民本人,沒有一個支持的。但江澤民認為:六常委越是不支持鎮壓,就越要鎮壓,鎮壓是對六常委是否忠心於江的試金石。


江澤民要對法輪功大開殺戒,得不到其他中共中央常委的支持,江澤民於是越要鎮壓,鎮壓法輪功成為對六常委是否忠心於江的試金石。(大紀元)

妒嫉心驅使 江魔性大發

1999年4月25日,由於天津市公安部門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加上多年來中共政法和宣傳部門一直在暗中騷擾法輪功(如禁止法輪功書籍出版等),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只好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局上訪,史稱「4•25」事件。

該事件由於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也由於朱鎔基總理的妥善處理,僅一天時間即得到基本解決。但江澤民看到有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寧願為法輪功上訪內心就受不了了。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他看到有幾十位肩上有軍銜的軍人,江曾震驚得大呼「動員能力之強,組織紀律之高,非常罕見!」另外,外電對此事件的讚賞,包括對朱鎔基的讚賞,對江澤民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


「4•25」事件由於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得到朱鎔基總理的妥善處理,外電對朱鎔基的讚賞,令小肚雞腸的江澤民妒火延燒。(AFP/Getty Images)

江澤民如此生氣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喬石對法輪功的支持。喬石雖然在15大上退休,但是他把鄧小平指定胡錦濤為第四代領導核心的祕密,向全世界公開,等於宣布江澤民到16大就必須退休,而且只能傳位給胡錦濤。不管江如何想繼續連任或提拔自己的人馬接任總書記和國家主席,都做不到了。僅此一點,凡是喬石支持的,江澤民就反對。

喬石不但在1998年做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還特意提到「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訓,令江澤民大為不悅,當即批示(大意):「寫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並把報告推給羅幹。羅幹心領神會,以「法輪功有國外政治背景」為由,製造事端嫁禍法輪功。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妒嫉心因受「4•25」事件刺激而爆發。

江身上有一股邪勁

1999年4月25日晚,江澤民模仿毛澤東寫大字報「炮打司令部」的手法,連夜向全體政治局委員寫信,並且強行把個人信件作為中央文件下發,江在信中假裝憂心忡忡地說:「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

在「4•25」上訪事件的第二天,羅幹(政法委)、賈慶林(北京市)和政治局常委召開會議商討處理意見。政治局七個常委,除了江澤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確表達了反對意見。

1999年6月7日,江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表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把法輪功的產生和迅速傳播說成是「國內外敵對勢力同我黨爭奪群眾、爭奪陣地的一場政治鬥爭」。

據中共高層透露,那時的江在會上聲勢逼人,其身體上確實有一種東西讓人懼怕,想反對,但也不敢發聲。

為調集全國所有資源來鎮壓法輪功,江澤民從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類似蓋世太保的特務機構——「610」辦公室。該機構類似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組,是中共為對付緊急狀態成立的臨時祕密的最高權力機構,能根據需要調動軍隊、武警、公安、外交、財政、電訊、教育等等部門的資源和人力,並有權要求政府其他部門服從「610」為鎮壓法輪功作的安排和調度。


為調集全國所有資源來鎮壓法輪功,江澤民從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類似蓋世太保的特務機構——「610」辦公室。(大紀元)

據報導,一位「610」官員透露說,在一次小範圍的所謂「慶功」宴會上,現任公安部副部長劉京興致大發,給陪酒的吉林省和長春市公安局「610」官員透露,在「610」編制和鎮壓經費大規模擴大上,江澤民曾經對胡錦濤大聲咆哮。

劉京當時說,2001年江澤民在一次布置對法輪功打壓的會議上指出,原各地「610」辦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義設立的,但由於公安廳、國家安全部、公安局、司法局等部門利益驅使和業務特點不同,扯皮、推諉、應付、不服從命令、消極對待等現象已經使得「各地法輪功事件不但沒有減少的趨勢,反而越演越烈」。

在會上江澤民提出要在國家安全廳、公安廳、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設立相應的「610」辦公室,這時胡錦濤說:「增加『610』機構得增加人員編制,經費不少。」江立時大怒,衝著胡錦濤咆哮道:「都要奪你權了,什麼編制不編制、經費不經費的!」胡聽了一聲不吱,面無表情地在筆記本上寫著什麼。劉京還表示,從那以後在對法輪功的「鬥爭」中,胡不得不「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但令人奇怪的是,江的邪勁,並非鬥勇,卻類似於鬼邪,很怕見光。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的610成立後,江澤民是這個組織的總頭目,所有重大密令都是由他傳達下去。但江卻怕留下證據,送去的密令從來不落款,但「610」辦公室的人見到此類「白條」就會立刻執行。

如果說江澤民因擔心「義和團」重演而鎮壓法輪功,那麼當它了解法輪功的情況後會停止鎮壓;如果說江澤民因一時失去理智鎮壓法輪功,那麼在一次次「構陷」一輪輪「升級」失敗後,它會重新考慮如何收場而有所收斂,可惜以上都不是。江是那種明知是錯也要幹到底的邪勁,從「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到後來,要進行「二、三十年時間」長期鬥爭,可以看出其持續鎮壓的迫切渴望。有民間高人曾經解讀到江的這一邪惡使命的宿命。

1989年在四川樂山發生了一起十分轟動的奇事。在一次滑坡中,大佛寺內的山根處露出了一座東漢時期為葬死人而開鑿的崖墓,墓中竟藏了一個人的造像,造像的模樣頗像剛剛爬上中共權力頂峰的江澤民。在造像的背後有一塊「功德碑」,記載著民國初年為建造此像捐款者的姓名,其中姓江者有13人。後來就有人將13解釋為「澤民」兩字為13畫、江統治中國13年(1989~2002年),依此證明此造像非江莫屬。當時就有投機鑽營之輩捧其為「喜生彌勒」,匆忙張燈結綵、焚香膜拜,裝修墓門、鐫碑刻文,將一張假彌勒的紅底彩照懸於凌雲寺的展廳。


1989年四川樂山大佛寺內出現「藏江墓」,與大佛一真一假、一明一暗、一大一小,成強烈對比。藏江墓的出現,預示江澤民亂世魔頭禍國殃民。(維基百科)

江接到被加封為「彌勒」的喜訊,迫不及待的趕到樂山以睹自己的「尊容」。當江在崖墓中看到造像確與自己相像時,以為自己真是神佛下世、喜不自勝,興奮的哈哈大笑。隨從們齊聲捧頌「像,太像了!」江還補充一句「就差一副眼鏡!」

二十多年過去了,隨著江的下臺和他的惡行、醜聞世人皆知,所以造像也被冷落。儘管缺乏維修,燈光昏暗,像體骯髒,但面部輪廓仍不失江的明顯特徵。

為什麼在民國初年江出生前後,就有高人能建造出一個與半個多世紀之後江澤民的模樣惟妙惟肖的人像,而且恰在江上臺的1989年與世人見面呢?或許是上天要通過「藏江墓」這一奇觀向世人透露與江澤民其人相關的玄機。

當「藏江墓」剛被發現時,有人興沖沖的將那張為造像披紅掛彩的照片遞給峨眉山的一位得道高僧。高僧看後只說了一句話:「此人與水有緣!」道出了他所看到的天機:此人的元神是一隻來自江澤之民的蛤蟆。

如果仔細端詳造像就會看出,那凸出的眼泡、鼓鼓的肚皮和那幾乎沒有脖頸的體形正好勾畫出了蛤蟆最為明顯的特徵。這也印證了上海民眾早就呼江澤民為江大蛤蟆。

也早有高人說過,江澤民在轉生人身之前是一隻久藏古墓的蛤蟆精。

在去「藏江墓」的坡道旁的「虎丘」景點裡,有一隻面目猙獰的下山虎石雕,背後有一個山洞(虎穴)。導遊告訴人們別在這裡照相,因為這是一隻下山餓(惡)虎,它是要吃人的。

江是屬虎的,或許,假佛被人奉稱時,也就是惡虎要下山吃人行惡了。

然而,凌雲山的大彌勒佛像與山齊高、與日月同輝,崖墓(「藏江墓」)中的假彌勒(實為魔鬼)龜縮墓穴、怕見天光。這一真一假、一明一暗、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的明顯反差,正預示著這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正邪大戰以及歷史的必然趨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