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手印掀翻官印 中國兩次由下而上的變革 胡錦濤會成為鄧小平第二?

?"
39歲湖南法輪功學員陳杏桃,2001年1月31日被送進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遭受酷刑導致下身癱瘓,於01年5月17日出獄。歷盡一年多的痛苦煎熬後,於02年5月27日離世。圖為陳杏桃生前拄著枴杖在家鄉向民眾揭露所受之迫害。(明慧網)

由於破壞了法輪功這個中國社會的穩定基石,中國在處於動盪動亂的前夕。

如今中共再次站在十字路口了。是停止鎮壓?還是繼續迫害?是改弦易轍,還是死路一條?

文 ◎ 王華

在極權社會的中國,由於有暴力機器的維護,中共的官印總是具有絕對權威性,民間草根百姓用手指按下的手印,儘管是一顆顆鮮紅的民心向背的標識,但並無多大「硬實力」。不過正如奧威爾所說:「無權者的權力」,在短短30多年裡,中國人看到了兩次手印掀翻推倒官印的軟實力。

中共至今仍然自稱是社會主義公有製,但早在1978年,安徽鳳陽小崗村的18戶農民就用「生死契約」的紅手印宣告了公有製的破產。人們不禁要問,中共宣傳的社會主義公有製有那麼多優越性,為何小崗村民冒死也要分田到戶、冒死也要破壞人民公社的公有製?中共為何要用天災掩蓋人禍、來替4000多萬人的餓死辯白?為何有8000萬人冤死在「偉大的社會主義新中國」?這些鐵的事實無疑說明,中共存在的基石都是錯誤的,人不是神,沒有那樣高的無私境界,公有製是不適合人類的美麗謊言,但卻被馬克思這個撒旦教的惡魔成員利用來欺騙世人。

然而這18個手印改變了當時的中國。

中共宣稱它們帶領中國人民進行了改革開放,其實是毛式統治處於崩潰邊緣時,在民眾的拚死要求下,鄧小平為了保全中共的統治,才適當解開了捆綁在中國人身上的共產主義鐵鏈,中國人才有機會憑藉自己的聰明才幹,創造出巨大的變化。中國是中國人民建設起來的,用汪洋的話說,「人民的幸福不是黨恩賜的」。

300個手印讓政治局的人震驚

30年過去了,新一輪自下而上的民間變革再次衝擊中共政權。

2012年4月,一份要求檢察院釋放本村法輪功學員王小東的呼籲書,在得到河北省泊頭市富鎮周屯村300多戶村民的簽名紅手印、在加蓋了村委會的紅公章之後,其複印件由中紀委上報,最後在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中傳閱,震驚了高層,被稱為是「小崗村第二」。

其實,類似的民眾呼籲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手印簽名信,早在幾年前就出現在大陸。比如六年前的2006年12月9日,湖南株洲2500名法輪功學員家屬第二次聯名上書聯合國,呼籲幫助停止湖南省株洲市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們的殘酷迫害。

聯名信中列舉了家屬們克服重重困難證實的部分受害者被致死、致殘致瘋、致生命垂危的事實,以及被施加的種種酷刑,如長期不讓睡覺;八天不讓上廁所,導致體內有液體突然直接從肚臍眼噴出;用頂衣架的衣叉子捅進陰道,幾個鐘頭叉子卡在裡面扯不出來;電擊、亂棍打、鋼針扎、長期銬在床上;注射不明藥物、約束衣,將雙手反銬,雙腳併攏綁緊,寒冷的冬天赤腳站在有水的地磚上;拿生產用的粗針扎十指,從指甲蓋下插入至關節、食物中摻毒等。

這次簽名活動由於規模大、信息觸目驚心,受到國際社會的深切關注,同時也帶動了更多地區的普通群眾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伸冤,標誌著大陸形勢的變化、人 心的向背。

民眾聯名為法輪功簽名的還有2011年11月下旬,遼寧朝陽區的村民呼籲派出所釋放被強行關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張國祥,並退還其被610便衣搶走的6000元錢。2011年11月18日,在遼寧省撫順清原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鄭洪英開庭審理前,她所在的清原縣南口前鎮耿家堡村民們聯名上書法庭,「好人不應該關在監獄里,我們老百姓呼喚正義良知,讓我們的老鄉鄭洪英回家。」

2011年3月5日,河北秦皇島昌黎縣2300位民眾為救助原天津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周向陽,聯名申訴,要求解救周向陽,依法處理監獄的酷刑犯罪。不久周向陽的妻子、河北唐山市的李珊珊也被國保綁架並非法處以兩年勞教,為此,截至2011年11月,至少528名唐山市民眾聯名救助李珊珊。

在海外,類似簽名活動更是在13年來從來沒有間斷過。比如2008年北京奧運前,由「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發起的「全球反迫害百萬簽名」活動,從2008年1月1日在香港啟動,到2008年7月12日,共收集了歐亞美非澳五大洲、127國家及地區、總共100萬0487人簽名支持反對中共迫害法輪功。

法輪功是中國問題的核心

在不知情者眼裡,法輪功只是一個小小的氣功,13年前就被中共禁止了。不過中共高層知道,法輪功在1999年被鎮壓前,在大陸就有一億民眾學煉,其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人數,而且裡面很多是中國主流社會中各行各業的精英,從教授、律師到國家幹部,從軍官到商人、學生、農民,在中央級的高官中,很多人都學煉法輪功,中央政治局六個常委的家屬,全部都學煉過法輪功,李瑞環、喬石、趙紫陽、李鵬、李嵐清等人,都看過法輪功書籍,連江澤民的夫人王冶坪和孫子江志成都學煉過,江澤民本人也讀過《轉法輪》,只是出於其邪惡的妒忌,江澤民才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不過13年後,法輪功在海外迅速發展,目前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在全球依舊是一億多。


法輪功在海外迅速發展,目前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在全球依舊是1億多。(攝影╱戴兵)

概括的說,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惡果,就是從中共內部打垮了中共。

政治上,由於執行江澤民的密令:「對法輪功,名譽上(要用造謠)搞臭,經濟上(要用罰款)搞垮,肉體上(要用酷刑)消滅」,特別是出現了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參與迫害者因欠下很多命債,從而被人們稱為「血債幫」。血債幫的主要成員是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薄熙來等人,他們為了避免失去權力後被新上任者繩之以法,於是拚命占有權力,甚至不惜發動政變,於是才有了近3個月來的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王薄事件的核心就是血債幫的謀反政變。

法律上,由於成立了專門鎮壓法輪功的610這個凌駕於法律之上、類似「文革中央小組」的非法機構,中國法制被毀於一旦。掌控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局的政法委,趁機坐大。以周永康為代表的政法委,以維護穩定為幌子,不斷製造事端,挑起不穩事態,從而讓中國對內的維穩經費,超過了對外的國防開支,防民勝於防賊了。

經濟上,為鎮壓法輪功,每年江澤民偷偷把國民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到四分之三用在相關花費上,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內傷,國庫除了帳面上的數字外,國家經濟實力已經被摧毀殆盡,中國經濟面臨巨大危機。

在道德上,鎮壓了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等於在社會上提倡「假惡暴」的壞人,於是惡人當道,世風日下,中華民族的道德處於崩潰邊緣,所以才有了今日的無官不貪、才有了那麼多有毒食品,那麼多「小悅悅」事件。

胡錦濤能成為第二個鄧小平嗎?

由於破壞了法輪功這個中國社會的穩定基石,中國在處於動盪動亂的前夕。如今中共再次站在十字路口了。是停止鎮壓?還是繼續迫害?是改弦易轍,還是死路一條?

假如胡錦濤能像當年鄧小平那樣,聽從民意,停止迫害法輪功,把中共帶出毀滅的漩渦,把六千萬中共黨員領出虎口,那他就會成為「鄧小平第二」,至少推遲了中共的滅亡。或胡錦濤再往前走一步,解散了中共,他可能就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中國的葉利欽。

18大前,中共再次放風政治改革。政改的實質就是要中共讓出權力。「讓權」是改革,「奪權」就是革命了。為了避免革命,給掌權者施加壓力,敦促他主動改革,這不但對社會有利,而且對掌權者也有利,免得他和舊制度一起被歷史淘汰。

體制內的聰明人都知道這個道理,所以在歷史轉折關口會出現體制內的一些人和體制外一起向掌權者內外夾攻的現象。這次300個手印,其實是給胡錦濤的天賜良機,他只要學鄧小平順勢變革,停止迫害,他就為自己,也為他的黨,找到了新生的機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