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險遭暗殺 胡錦濤隱忍十年奪軍權

?"
(AFP)

在眾人眼裡,胡錦濤是共產黨的「黨魁」,是政府的「首領」,是軍隊的「首長」,但他其實是個「兒皇帝」,哪怕在當家十年後,他也只是個「小媳婦」。胡錦濤長期沒有軍權,還差點死在軍隊的亂槍中。

不過,胡錦濤不甘做兒皇帝。早在他還是團中央書記時,他就開始策畫如何奪回軍權。在一個心腹的幫助下,胡漸漸地掌握了軍權。不過,這人因此而早亡,胡因此而「得福」。

接下來就是一場不見硝煙的戰鬥,最後,胡掌握了軍權,但此時他也該下車了。然而,即使擁有了軍權,也不意味著胡掌控了中國。

前不久江派的現任執行CEO周永康在胡七一到訪香港前,公然對胡進行了政治捆綁,讓他繼續背負殺人害人的黑鍋。與此同時,胡錦濤後院起火,他目前的日子很難過。

文 ◎ 金靖

?"
2006年5月初胡錦濤在黃海視察北海艦隊險遭江系暗殺,此後胡錦濤開始緊抓軍權。(AFP)

2006年5月初的一天,已經當了三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胡錦濤,正以軍委主席的身分在黃海視察北海艦隊。胡錦濤很高興自己終於從江澤民手中獲得遲到兩年的軍權。那天蔚藍色的大海上風平浪靜,胡正興致勃勃地乘坐在一艘最先進的導彈驅逐艦上巡視南海,突然兩艘中國軍艦同時向胡的驅逐艦開火,幾聲巨響後,竟然打死了驅逐艦上五名海軍士兵!

驅逐艦上官兵做夢也想不到有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謀殺天子。因擔心還有後續的攻擊,驅逐艦在驚慌失措下立即轉頭,急速逃離北海艦隊的演習海域,直到進入安全海域才放慢了速度。為避免再遭暗殺,胡換乘艦上的直升飛機飛回青島基地,未敢做任何停留馬上起飛。不過不是飛回北京,而是直飛雲南。胡錦濤在雲南待了一個星期後,才回北京露面。

事後調查發現,攻擊胡錦濤的命令是時任海軍司令員張定發下達的,而張定發是江澤民在軍中的鐵杆親信。事發後幾個月,張定發在北京突然病死在醫院。

胡錦濤這次險遭暗殺事件首先被香港媒體捅開。張定發死後沒有弔唁,沒有悼詞,官方媒體也沒有發布其死訊。只有海軍的小報《人民海軍報》刊出個33字的簡訊:「中央軍委委員、海軍原司令張定發同志,因病於12月1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63歲。」

這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履歷旁,甚至連個黑白遺照都沒有,這讓外界感覺很驚訝。假如沒出事,一個海軍司令、兼中共中央委員、中央軍委委員、上將軍銜的人,就這樣悄然無聲的消失了。不過也有人稱胡還算厚道,沒有按謀殺罪治他。

北京衛戍區司令和政委雙雙被換

這次暗殺給胡錦濤很大壓力,這也是外界認為胡錦濤開始緊抓軍權的原因之一。

胡錦濤回到北京後,第一件事就是在2006年8月份免除了張定發的海軍司令員職務,由現任軍委委員吳勝利接任。第二件事則是胡錦濤由此開始「盤算」北京軍區的大權。胡錦濤選擇的是從最重要的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和政委開始「開刀」。

2006 年1月,原北京軍區參謀長、江澤民的親信邱金凱少將升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北京衛戍區司令員,並晉升中將,還兼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但是在2007年2月,當時還不是少將,且缺少地方軍區工作經驗的李少軍突然接替了邱金凱的衛戍區司令職務。而當時衛戍區政委董吉順是在衛戍區一級級升上來的,哪一級都有「關係戶」,突然被調任總政治部直屬工作部去當政委。

北京衛戍區擔負首都北京的警衛和守備任務。北京衛戍區屬北京軍區建制,受北京軍區和北京市黨委、政府的雙重領導。雖然當時衛戍區的司令員和政委都「改姓了胡」,但是畢竟北京軍區的司令和北京市委書記劉淇都不是「自己人」。所以,2007年,胡錦濤又用自己的心腹房峰輝換下了原北京軍區司令員朱啟。

「17大」中央警衛局局長的「爭奪戰」

中央警衛局是解放軍編制,隸屬解放軍總參謀部,但是直接上司是中共中央辦公廳,主要負責「保衛黨、政、軍最高官員的人身安全」。當時拘捕「四人幫」,就是這支隊伍所為。

2007年是胡錦濤全面掌控北京的一年。當年10月中共「17大」召開,曾慶紅因為年齡問題退下。但是當時還有一個關鍵人物也在「17大」退下,此人就是由喜貴。

由喜貴是江澤民的「愛將」,從1995年起就一直是中央警衛局局長。2004年被江澤民破格提升為上將,在當時就引起了很大的爭議,但是由喜貴並沒入選「17大」代表,實際就是其仕途已經被終結。2007年接任中央警衛局局長一職的是曹清,並一直任職至今。

坊間傳聞由喜貴退下是因為胡錦濤利用當年江澤民和曾慶紅搞李瑞環的「七上八下」的原則,逼走了當年68歲的由喜貴。但是在江派的全力阻撓下,胡錦濤也未能如願在中央警衛局局長位置上換上自己的親信。雙方的妥協結果就是派系色彩不濃的曹清。

但是2007年,胡錦濤的現任大祕令計劃升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掌控了中央警衛局的調度。至此,胡錦濤將北京牢控在自己的手上。

胡錦濤在軍中曾處於尷尬狀態

軍方內部的消息說,直到胡錦濤任軍委主席多年之後,絕大多數中將軍銜和全部上將軍銜的授予,都要由江澤民說了算,胡錦濤只是個簽字的「橡皮圖章」。據稱胡當時的真正授銜權力只能是授予少將。

在這個情況下,胡錦濤就索性撒手軍權了,但是這個作法也造成軍方更加不買他的帳。這也就是為什麼2008年在汶川地震的時候,儘管溫家寶在那裡「發急」,總參也發了急令要求軍隊立即救援,但部分軍區人馬依然遲遲不動的原因。

不過這次王立軍闖入美領館、薄熙來下臺事件後,軍方頻頻向胡錦濤「表忠心」,這顯示胡錦濤在此之前已經牢牢掌握了軍權。那誰是胡錦濤掌握軍權的關鍵人物呢?這一過程的戲劇性轉變,團派將軍宋德福在其中起了關鍵作用。

宋德福:胡錦濤不為人知的軍隊幫手

宋德福於1965年入伍,從排長、連副指導員,軍政治部幹事、祕書,空軍政治部組織部青年科科長,青年處處長,一直升到總政治部組織部青年處副處長等職。1983年,也就是胡錦濤出掌共青團後不久,宋德福、李源潮、李克強,先後進入團中央協助胡錦濤,同期的共青團中央領導人還有劉延東等。

在共青團幹部中,宋德福最與眾不同的就是其軍方背景,而且跟他打交道都是少壯派軍官。因此很多人認為,如果胡錦濤要在軍中建立人脈關係,宋德福應可給予極大幫助。北京政壇早就有傳聞說,江澤民對宋德福異常忌憚,宋德福早在1987年就是中央委員。


胡錦濤掌握軍權的關鍵人物團派將軍宋德福。圖為2001年11月11日宋德福參加福建省防空襲演習福州市實兵演練。(新紀元資料室)

宋德福在軍中很有人脈,他原來在總政治部工作時就很得軍中大老余秋裡、楊尚昆等人青睞,後來余秋裡和楊尚昆向中央放話說:「如果你們不打算提拔重用宋德福,就讓他回軍隊來,我們要用他!」可見其人的分量。

宋德福在1983年出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排名最末的書記兩年後,胡錦濤被「發配」貴州鍛鍊,而胡則在自己外放貴州之後,曾推薦宋接替自己。宋德福在擔任團中央第一書記的同時,還兼任解放軍總政治部的組織部副部長(少將軍銜),專責軍方年輕將領的考核工作。他還擔任了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院長,青年思想教育研究中心主任,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等職。如此受重用,可想而知,宋對胡自是感激不盡,而胡也藉此機會與軍方接上了線。

重用宋德福 胡錦濤軍中「得福」

在胡錦濤進入政治局常委之後五個月,47歲的宋德福被胡錦濤繼續看好,委以組織人事重任。1993年3月,在八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宋德福進入李鵬「內閣」,出任國務院人事部部長,成為國務院最年輕的部長。

隨後不久,宋德福又被任命為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委員兼辦公室主任(胡錦濤主持該委員會工作),同時兼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國務院軍隊轉業幹部安置工作小組組長等職,一時權勢炙手可熱。五年之後的1998年3月,朱鎔基組閣;宋德福繼續留任人事部部長;並且是朱鎔基在任內推行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主要負責人之一。

2000年,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曝光,福建省一大批官員涉案落馬,宋德福在當年12月出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2001年1月起,還兼任福建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自2003年夏天起,外界就有傳言宋德福已罹患重病,可能是肝癌,但官方一直未曾證實。

宋德福在2004年12月被調離福建,到北京治病,並掛職「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第一副組長。從此以後,宋德福專心向胡錦濤推薦軍方要員,從而成為胡錦濤與軍方的橋梁,以這種方式協助胡錦濤最終掌握軍權。

胡錦濤從2006年開始,有步驟的掌控軍隊實權。2007年9月13日,宋德福在北京病逝,終年61歲,同年胡錦濤拿到北京軍區的控制權,總算持有了立命安身的符咒。在宋德福死前,胡錦濤也已更換了七大軍區、空軍和國防大學等重要單位的負責人,但胡錦濤在軍委中真正意義上的動作實際是從2011年開始,而此時,已是胡錦濤執政10年中的最後一年,胡確實面臨著背水一戰。

傳北京軍區司令房峰輝「擁兵要挾」

據多方報導,早在2009年,中共「17大四中全會」上,北京軍區司令房峰輝,出面表態稱「不討論人事安排」,當時被外界認為是「擁兵要挾」。

當時有媒體報導說,北京軍區司令、「十.一」閱兵總指揮房峰輝由於軍銜問題,利用帶兵保衛北京及其周圍地區的權利,用軍事實力威懾中共四中全會,最終全會屈服於房峰輝的武力要挾,被迫讓步,在四中全會公報中沒有提到人事安排。

在此事發生的第二年,2010年7月19日,中央軍委舉行晉升上將軍銜儀式,胡錦濤親自向房峰輝等11位高級軍官頒發晉升上將軍銜的命令狀。

2011年7月:胡錦濤從發出試探到決定倒江

此前,《大紀元》獨家報導引用消息人士的話稱:「其實早在去年曝出『江澤民死訊』的時候,胡錦濤對江系的全面反擊就即將開始,那是第一步的測試。」


去年曝出「江澤民死訊」,是胡錦濤對江系全面反擊的第一步測試。圖為去年傳出江澤民死訊時,大陸民眾放鞭炮慶祝。(大紀元)

港媒亞視在2011年7月6日晚率先公開放風江的「死訊」,使得外界熱議江的離世,令江系大為恐慌。2011年7月7日清晨四點開始,大陸東北地區某居民小區內就聽到鞭炮聲聲。從睡夢中驚醒的人們第一反應是不過年節的放鞭炮,「誰家死人了」?很快民眾中互相傳告「江澤民死了」。

當時,新疆昌吉市民章力稱,他在的居民小區7月7、8、9日連續三天,鞭炮聲特別密集,一派喜慶氣氛。市民在晚上聽到鞭炮聲心裡都清楚,是慶賀江死了。「消息非常快地傳播著,很多人都知道他死了,大家真的挺高興的。直到12日晚上還有老百姓放鞭炮,而且持續時間很長。」

消息人士還指,此舉一方面試探江系的反應與實力,並進一步逼迫江澤民露面,對其身體狀況作出全面評估。另一方面,是試探中國大陸民眾的反應,確定倒江有無民意基礎。

2011年:胡錦濤和習近平聯手

胡錦濤的恩師是宋平,而宋平本身就與習仲勳有密切的交往。宋平也是聯繫起胡錦濤與習近平的媒介之一。另外一個媒介則是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這些都來自於上一代人的淵源。

習近平在「17大」的接班人地位確立後,胡德平曾勸說胡錦濤與習近平聯手對付政敵。還有消息稱,習近平對薄熙來確實感到擔憂。與其以後鬧出更大動靜,由自己出手處理,不如由在任上還有最後一年的胡、溫代勞更佳。這個消息來源表示,習近平和胡、溫達成默契,由胡、溫處理這一棘手問題。2011年兩人首次正式聯手,以應對當時的「左派」的進攻。

習近平倒向胡錦濤成了將來局勢發展關鍵的一步。對於胡錦濤來說,這一步的好處在於:第一、習近平在軍委是副主席,手下有一批太子黨的將領。他倒向胡錦濤,等於軍委中的實權人物開始支持胡錦濤;第二、習近平本身也是政治局常委,在投票時候,胡錦濤又等於是多了一票。

2011年底:利用上將劉源使得軍委投向胡錦濤

胡錦濤對於軍委的整肅源自2011年底。在2011年12月25日至28日的軍委擴大會議上,總後勤部政委、上將劉源突然拿起一張軍方高層的豪宅「將軍府」的照片,據說耗資上億元,占北京黃金地帶20餘畝,三座別墅群,極度奢侈;直指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說:「你們三位軍委負責人,在領導崗位上已經多年,對於軍中嚴重腐敗,更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劉少奇之子總後勤部政委劉源。2011年底軍委擴大會議上,劉源斥責軍中嚴重腐敗,曾屬於江派的軍頭們紛紛在不同場合表態擁護胡錦濤的領導。(新紀元資料室)

胡錦濤和習近平兩人不動聲色地聽著,沒有任何表情。會場大亂,眾人議論紛紛。此後,曾經屬於江派的軍頭們紛紛「識時務者為俊傑」,相繼在不同場合表態:擁護胡錦濤的領導,堅決打擊軍中腐敗。2012年2月,所謂「將軍府」主人、總後勤部副部長、中將谷俊山遭到清洗。

2012年初:以「鐵的紀律」要求全軍維護胡

新年剛過,軍委紀委於1月8日至10日在北京舉行了「全軍紀律檢查工作會議」。這次會議是由總政治部、軍委紀委共同召開。

1月10日,主管總政治部的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到會作總結講話稱:「旗幟鮮明地堅決維護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權威,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

自從2002年胡錦濤接任中央軍委主席以來,將近十年了,軍委紀檢委把維護胡錦濤的權威作為「鐵的紀律」來突出強調還是第一次。

2012年4月:成立全軍審計小組

4月6日,全軍審計工作領導小組成立並召開第一次會議,中央軍委委員、全軍審計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稱「這是胡主席和中央軍委從形勢發展和戰略全局出發作出的重要決策」,能更好發揮「促進軍隊反腐倡廉建設的監督服務作用」。

上將廖錫龍本人是胡錦濤的親信。而這個審計小組在成立之初就被外界認為是胡錦濤在軍中要「清除異己」的方式,是胡錦濤對全軍的一個威懾,「不聽話就會以腐敗的名義被打掉」。

2012年4月:習近平「智囊」表態支持胡錦濤

4月17日,解放軍國防大學政治委員劉亞洲中將在最新一期《求是》雜誌中撰文,強調解放軍要無條件聽從黨,一切行動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

上將劉源和中將劉亞洲一直被視為是習近平看好的人物。但是,3月份就有外媒的報導稱,劉源上將因為力挺薄熙來,已經被軟禁。

劉亞洲的這次講話,其實是習近平在軍中的一個表態:「我已經放棄劉源,軍內與薄、周必須劃清界限。」在此之後,軍中「表忠心」又進入了新一輪的高潮。

「胡辦」毫無還鄉跡象 基本留任軍委主席

直到目前為止,胡錦濤向外界展現出的姿態,並沒有任何即將「告老還鄉」的跡象。一般來說,中共政治局常委在擔任高級職務多年後,都會在退休前為跟隨自己多年的身邊工作人員提前安排「後路」。胡錦濤的「大管家」、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兼胡錦濤辦公室主任令計劃,應該會一直跟隨他到退休的最後一刻。但是其他工作人員,包括胡錦濤辦公室的兩位副主任以及手下的十餘名工作人員,都應該會在胡錦濤退休前一年之內陸續得到較好的安排。這些人通常會以晉升一級的方式被安排到不同的機關或地方。

胡錦濤辦公室目前沒有任何人員調動的情況出現,也沒有交還借閱文件等「整理行裝」的動作。這說明胡錦濤並沒有打算退休回家。這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會繼續保留中央軍委主席職務。

而港媒也確實報導稱,5月初,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中央軍委委員梁光烈、陳炳德、李繼耐、廖錫龍、常萬全、靖志遠、吳勝利、許其亮等聯署致函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提出多點呼籲和要求,其中一點是「以全軍名義熱烈要求在當前非常時期及極其複雜國際形勢下,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留任,統率全軍應付局勢。」而早在2011年上半年,《新紀元》就曾獲得北京高層爆料並撰文指出,胡錦濤辦公室已擬定胡仿照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的一系列方案進行。

事實上,除直接在軍委內部運作外,胡掌控軍權的兩大戰場分別是北京與重慶,北京是胡立命安身之所,搞不定北京衛戍,胡難以自保,而重慶從2007年起,被太子黨薄熙來打造成左派大本營,與軍隊頻頻互動,成為胡的心腹大患。從2006年到2012年的六年裡,圍繞北京、重慶的軍權爭奪與整治,著實耗去了胡的大半心力。


掌控軍權的兩大戰場是北京與重慶,從2006年到2012的六年裡,圍繞北京、重慶的軍權爭奪與整治,耗去胡錦濤的大半心力。(Getty Images)

中央警衛局再傳變故

今年2月,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相繼爆發之後,中共高層各派系間的鬥爭愈加激烈。兩會結束後,專責溫家寶警衛工作的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李潤田突然被免職。有消息稱,李潤田與薄熙來、周永康早有私通。

李潤田是少將軍銜,一直以中央警衛局副局長的職銜擔任溫家寶的衛士長,負責溫的安全工作,陪同溫家寶外出巡視和出席各種會議。

在今年4月以前,李潤田還在以中央警衛局副局長的身分,擔任溫家寶的衛士長負責溫的安全工作。但進入4月以後,李潤田突然被免職,由中央警衛局副局長王慶接任李的工作。

3月10日,據《廣西日報》消息,在「兩會」期間溫家寶參加廣西代表團審議時,時任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李潤田還隨溫家寶參加了審議。

2012年,王立軍事件中美國媒體率先爆出江系周永康與薄熙來欲合謀奪權的消息,令各界高度關注左派大本營、太子黨薄熙來掌控的重慶時政動態。事實上,胡錦濤在2007年初步鞏固了北京地區的軍權以後,已經感到了來自重慶的威脅, 2009年各方重慶異動引起了胡派的高度警覺。直到2012年,重慶愈演愈烈的政治野心已令胡無法忍受。

「重慶3.19槍擊案」引中南海注意

薄熙來自2007年被下放到重慶後,開始「唱紅打黑」。薄多次向全國招聘警察,不僅購買了最新款式的裝甲車,從意大利進口了高檔摩托車,搞了吸引眼球的警花,還成立了國賓護衛隊,而且,還贊助成都軍區20多億元。

2009年3月19日,重慶發生著名的「3.19槍擊案」。官方媒體稱:「重慶駐軍一名哨兵19日晚被蒙面歹徒槍殺,一支自動步槍被搶走,歹徒仍然在逃。」後來有傳聞稱此案是由薄熙來自己策畫,為後來「打黑」製造藉口。

2009年還發生了著名的「李俊案」。海外報導稱,成都房地產商李俊,曾因購地而得罪了成都軍區政委張海陽(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張震的兒子),結果被張的好友薄熙來「羅織」罪名,深陷囹圄,財產也被沒收。其後,李俊出逃美國大揭薄熙來與張海陽的黑幕。李俊稱:「薄熙來和王立軍為了討好和拉攏張海陽,為了取得軍方對他『18大』上位的支持,而把我當成了犧牲品。」

2009年還有一個變化,就是武警重慶市總隊第一政委的職務變化。當時,劉光磊不再兼任武警重慶市總隊第一政委、第一書記,薄熙來手下的打手王立軍接任第一政委。重慶武警總隊的人數約有一萬人。

2009年成都軍區高層人事異動

2009年,成都軍區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原成都軍區政委、上將張海陽平調二炮政委,成都軍區的政委一職由新疆軍區調來的田修思接任。

在此前後,成都軍區還從總後勤部「空降」新任副司令阮志柏。2010年從廣州軍區還調入劉長銀擔任副政委兼紀委書記,接替原軍區紀委書記段祿定,官方也沒有對段祿定為何遭撤換做出解釋。

成都軍區原政治部主任吳昌德2011年7月上調總政治部副主任,從「總政」空降團派的柴紹良來接任此職務。

成都軍區在胡錦濤出國時軍演

2011年11月10日,在胡錦濤離開中國去美國夏威夷參加APEC峰會時,成都軍區舉行了「成都軍區國動委第六次全會實兵演練」。

據新華社轉載《重慶日報》的報導,當時除了薄熙來外,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梁光烈,成都軍區司令員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副政委劉長銀、參謀長艾虎生,西藏軍區司令員楊金山都參加了軍演。

當晚,梁光烈以及出席成都軍區國動委第六次全會的與會人員還觀看了「唱讀講傳」文藝演出,此舉被解讀為力挺薄熙來。

薄熙來的種種舉動驚動胡錦濤

薄熙來2011年進京唱紅,首站就是張海陽的二炮禮堂。薄熙來率紅歌團進京,被政治圈內視為「逼宮」,政治局常委沒有一人參加觀賞這個紅歌團的演出。


薄熙來2011年率紅歌團進京,被政治圈內視為「逼宮」。圖為薄熙來3月3日出席兩會。(Getty Images)

與此相反,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和戰略導彈部隊第二炮兵司令員靖志遠出席了演唱會,並跟薄熙來一起登臺同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李繼耐和靖志遠都是現任的中央軍委委員。

有海外的中文媒體還引用知情人的話稱,去年,薄通過王立軍以公安的名義向重慶兵工廠買了大批槍枝和子彈,建立私人武裝,目前這批武器下落不明。

2012年1月20日上午,據《重慶日報》報導,重慶警備區舉行隆重儀式,接收重慶市委贈予的35尊毛澤東「胸中自有雄兵百萬」主題銅雕,35尊銅雕中將有7尊送往成都軍區機關。有西方媒體的評論指,在中共內部,文職官員與軍方的這類擅自互動是最遭到高層忌諱的。

在王立軍闖入美領館後,薄熙來特地跑到其父薄一波舊部14軍的昆明去「考察」,據稱還「參觀了」14軍總部的軍史陳列室,又被外界認為是在出事後威脅中央,想要謀反。

2月15日前後,美國媒體引用美國官員的話曝出薄熙來和周永康意圖在「18大」後搞掉習近平。

王薄事件後成都軍區的異動

在2月6日王立軍闖入美領館以後,據總部設在香港的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指,王立軍已在2月14日前被解除武警重慶市總隊第一政委職務。

2月24日,有報導指駐守湖南耒陽市、隸屬中央軍委直接指揮的武警機動126師約1500人,在2月17日乘專車到達重慶布防。報導引述消息稱:「中央擔心一旦發生騷亂或突發事件,重慶武警恐難調動,故急調湖南武警入渝防範。」


王薄事件爆發後,隸屬中央軍委直接指揮的武警機動126師約1500人在2月17日乘專車到達重慶布防,以防範重慶武警。坊間也傳多軍種進駐重慶,總人數超過一萬。(Getty Images)

但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這種說法難以掩人耳目。外界認為,湖南武警奉命入渝,防範重慶武警才是目的。坊間也傳其實進駐重慶的不止126師,還有其他軍種參與,總人數超過一萬。

4月15日,香港《南華早報》稱,中央軍委派出五個小組調查薄與成都軍區關係。

6月21日,香港媒體《明報》報導稱,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消息指,此前盛傳因薄熙來事件被調查的重慶警備區司令朱和平少將已被停職,仍在調查中,並缺席日前開幕的重慶黨代會。該中心消息指出,朱和平涉及用薄提供的公款,給退休將領建造「首長樓」。

資料顯示,重慶警備區司令員朱和平,1958年生,於2007年任薄熙來父親薄一波嫡系的第14集團軍副軍長,2009年10月任重慶警備區司令員。朱和平在王立軍事件後,從未公開露面。

3月15日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的職務後,中共內部開始分化、站隊。然而,海外中文媒體報導稱,兩會期間公開挺「唱紅」的人,一位是毛澤東孫子毛新宇挺薄「唱紅」外,另一位就是朱和平少將毫不避諱指「唱紅歌挺好哇」,公開挺薄。另外,部分海外媒體此前還紛紛曝光朱和平或涉調遣軍警車包圍美領館。

消息稱,朱和平主管軍方多項工程,當局正調查有否與人收取利益,違反中央軍委的規定。54歲的朱和平,2009年在薄熙來幫助下,從發展商取得一塊優質地皮,興建國防培訓館,但他同時興建多幢豪華別墅等,涉及資金或高達27億元人民幣,均由重慶市財政開支中撥出。

在經歷暗殺事件的十年臥薪嘗膽之後,胡錦濤終於把軍權從江澤民手中奪回來了,但如何真正結束江胡鬥、清除江派殘餘,這也是今天的胡錦濤正在琢磨的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