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假如民眾選舉,誰能進18大?

  最近關於中共18大政治局常委的人員問題,各方都在放風。王立軍事件前,很多香港老式媒體推出了11個候選人名單:習近平,李克強,俞正聲,李源潮,劉延東,王岐山,張德江,劉雲山,汪洋,薄熙來,張高麗。如今薄是肯定沒戲了,從10人中選出9個常委,好像比11個中篩出2個更容易,不過恰恰相反:由於王薄事件撕破了遮羞布,如今各派爭奪反倒更激烈了,誰上誰下,直接關係生死決鬥了。

  中共高層以70歲為限度來決定退休年齡,還有「七上八下」,這些潛規則只是當時江澤民為了打擊異己而定的,後來者完全沒有必要遵守這些陋習。如果讓民眾來評選中共18大常委,按照中國人的價值標準:德才兼備,德是首位的,年齡是次要的。只要有德有才,姜太公80歲還能出山,比干20歲就能當宰相,所以假如民選常委,人們是會完全拋棄這個候選名單的。

  那什麼叫德呢?中國人講:「仁義禮智信」,拿這些隱性的道德標準來衡量今天的中共官員,沒有一個中共官員是合格的。那矮子中間挑高的,再把這些標準外化成人們能看得到的,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他是否犯下反人類的罪行。

  近十多年來,簡單地劃分中共政壇,那就是兩派:以江澤民為首的江派,以胡錦濤為首的團派。有人劃分出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其實太子黨可按其傾向性,歸類到江胡鬥這兩大陣營中。按理說,無論哪個團體內部都會產生不同的派別,不過江派與胡派的矛盾,早已超出了同一個政黨內部的不同派別之爭,而上升到了生死較量的程度。目前媒體報導出來的江澤民對胡錦濤的暗殺行動至少有兩次:一次是2006年5月初的黃海艦隊視察,一次是2009年4月23日的14國海軍大閱兵。豆子和豆萁之間「相煎何太急」呢?

  答案就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13年前江澤民不顧眾人反對,一意孤行地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為了「消滅法輪功」,江不惜重回文革老路,搞出了專門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其職能跟「中央文革小組」一樣,是「另立中央」。

  在610指揮下,江澤民不惜以一場戰爭的代價來掏空國庫,不惜以一場浩劫的方式來摧毀中國人的良知,從誣衊誹謗到株連恐嚇,從金錢收買警察到謊言欺騙民眾,從酷刑折磨到活摘器官,以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為首的迫害元凶,不但犯下了反人類的滔天罪行,也把自己送上了法律和道義的審判臺。

  於是人們提出了一個新概念:對法輪功欠下血債的「血債幫」。廣而言之,中共都是血債幫,他們殘害了8000萬中國百姓,他們屠殺六四學生,殘害西藏民眾,不過由於法輪功有上億民眾修煉,人數是最龐大的,遭受的迫害是最慘烈的,關鍵是在海外已經起訴江澤民的,主要是法輪功學員,江最怕的也是法輪功,他暗殺胡錦濤的根本原因也是因為擔心胡日後不願意繼續為江派背鎮壓法輪功的黑鍋,因為維持這場鎮壓要耗費的資金實在太大、殺人實在太多。

  而法輪功是根植於中華傳統文化的,是中華文化的精髓,從這一正一邪的對比中人們不難找到評選18大常委的標準:凡是參與了活摘人體器官的反人類罪犯,都必須遭受懲罰,凡是跟血債幫走得近的,都必須下臺。

  人們還發現那些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如薄熙來、周永康之流,他既然敢殺人偷盜器官,他肯定也會犯下貪污、色情這樣的小罪,簡單的說,江派血債幫都是人類的垃圾,投靠血債幫的人也都不是好人。依此劃分,評選就容易多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