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通脹若低於3% 中共政權將不保

?"
中國人的儲蓄率創歷史高點,是亞洲國家的兩倍以上。然而這樣的投資是很糟糕的。因為很多時候銀行利率是遠低於中國的通貨膨脹率。(Getty Images)

澳洲投資專家撰文分析稱中共是人類史上規模絕無僅有的「盜賊政權」(Kleptocracy),深入剖析中共一把抓的經濟政策,存在著危微一線間的通貨危機,並預告其將以失敗收場。

吳達 編譯

澳洲對沖基金公司勃朗特資本(Bronte Capital)首席投資長亨普頓(John Hempton)近日在網誌撰文,稱中共是人類史上規模絕無僅有的「盜賊政權」(Kleptocracy),並綜合其與數位專家交換之意見及個人分析,說明中共盜取資金支撐其政權的來源,以及其將以失敗收場的原因。

經濟快速增長 有利盜賊政權

所謂盜賊政權,意指由盜賊統治的國家。亨普頓說,曾與中共及中共精英幹部的下一代打過交道的人,都認同這個說法。認真講,中共是一個黑幫國家,中共中央委員會成員及其子女親屬是掠奪中國資產的主要參與者,薄熙來個案即是一個典型範本。

任何經濟體,在擺脫農業社會走入工業化時,都會獲得一定程度的經濟增長。工業化初期的英國,其經濟年增長率大約僅1%,這是因為發明技術需要時間。隨後19世紀美國的經濟成長速度卻是英國的兩倍,因為他們可以直接複製技術,不僅快速,且成長速度經常都會後來居上。中國的轉型期適逢全球化的互聯網時代,不但抄襲技術更為便利,且全球市場更為開放,因此相較於之前的經濟體,中國的經濟增長率更為加快。然而中國快速增長的經濟,提供中共成為盜賊政權的便利條件。

一胎化政策助長儲蓄率

另一個使中共成為盜賊政權的關鍵因素是一胎化政策。大多數的發展中國家,普遍存在養兒防老的觀念,因此多半生育多名子女,年老時接受多位子孫的奉養。不過,在中國,由於一胎化政策的關係,下一代必須面臨撫養父母、祖父母的沈重負擔,因此極可能選擇棄養。由於無法期待養兒防老,國家的福利制度又不完善,為了未雨綢繆,中國人唯有拚命儲蓄自保,以避免到老時還可能會餓死。因此,拜一胎化政策之賜,中國人的儲蓄率創歷史高點,達GDP的50%,是亞洲國家的兩倍以上。

然而,中國的低收入者及中產階級,能運用的儲蓄選項極為有限,必須遵守中國的資本管制規定,不能將錢匯到國外投資海外資產。在中國股市掛牌的中國股票的腐敗程度,與在海外股市掛牌的中國股票相當,同樣有可能出現股票詐欺的情況。

銀行濫用巨額資金

因此,中國人能選擇的儲蓄或投資方式大概只有銀行儲蓄存款、人壽保險及不動產。在中國,銀行的儲蓄利息是受到管制的,最多只有1%。較受歡迎的人壽保險,其紅利也是受到限制的,僅稍高於銀行存款利息。這樣的儲蓄機制是很糟糕的,因為經常是遠低於中國的通貨膨脹率,中國的通膨曾來到6%到8%之間,現在正下降中。

由於在中國銀行儲蓄經常是5%的負回報,因此,如果從地產能得到1%的負回報,也總比把錢放在銀行強。不過,大多數的中國人還是選擇銀行儲蓄,而不是置產。如此一來,中國的銀行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好的存款特許經營者,即便在巨大的負報酬率下,還是能吸收到巨額的資金。

另外,亨普頓說,拜中國經濟大幅成長之賜,儲蓄的增幅相當驚人,中國銀行累積的儲蓄金額也隨之大幅增加,進而對全球經濟及中國內外事務都產生了舉足輕重的影響。

國有企業是盜賊統治的核心

中國的國有企業可說是中共盜賊統治的核心。中共黨員如果積極鑽營,政治手腕高強,終有一天可進入國企擔任高層職位,並從中揩油大量資金。前陣子曝光的哈藥集團辦公大樓,極度奢侈豪華的裝潢,簡直可以和法國的凡爾賽宮一較高下,這也是中共盜賊政權的最佳寫照。

通常官僚運作的國有巨無霸企業,奢華至此,大概早已破產,而中國的國企之所以還能維持不墜,全然是因為得到中國銀行的資助,而中國銀行之所以能提供龐大資金則是因為實質負利率的關係。

通脹可能引起暴動與示威

中國中低收入者累計的龐大的負利率儲蓄額維持中共的盜賊統治。專家認為,這存在兩項威脅,其中之一是通貨膨脹在中國引起的暴動與示威的問題。中國低收入戶因通脹而暴動是有道理的,因為他們的儲蓄被通脹奪走了,中共雖然不喜歡暴動,但他們最終會喜歡通脹,因其可以資助他們的盜竊行為。

通貨緊縮將導致人民革命

另一個更嚴重的威脅是通貨緊縮,即使是1%到3%的通脹。如果通脹率不夠高,中國國企無法產出足夠的實際利潤以滿足中共政權偷盜的水平。在5%實質負利率的條件下,國企的買賣才能有利潤,也才能支應黨員的偷盜行為。如果實質利率為正數,那就是完全不一樣的情況了。

因此,對中共體制而言,真正的威脅是通脹率下跌到接近1到3個百分點的範圍。此時,中國中低收入的儲蓄會有合理的利得,但中國國企將無法支付正利率,中國銀行也將深陷麻煩。也許中共有辦法阻止通脹率的下跌,否則將發生革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