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外企設黨支部的司馬昭之心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紅朝御用文人的膽子現在是越來越大了,怎麼不著邊際的歪理邪說都敢往外拋。最近他們說中共的治理制度,是基於儒家的智慧,因此非但比自由民主制度更優越,還給中共政權披上一件合法性的外衣。這些傢伙大概是把「批林批孔」給徹底的忘記了。而在經濟和商業領域,與此相對應的,是中共黨支部大舉進入外企;御用學者說這是「管理的智慧」、是外企「本土化」的舉措。

中共成功滲透外企

今年6月,北京家樂福成立了黨總支和團委,被共產黨組織成功滲透的外企,還有沃爾瑪、諾基亞、渣打銀行、普華永道和北京現代。這些外資企業「被進入」,據說還是很「主動」的。外企究竟有多麼「主動」,我們需要等目前的外企高管退休返國、開始寫回憶錄時,才會真正的了解。

外企進入「黨支部」,從歷史的角度看,其實就是當年中共「社會主義改造」的翻版。中共建政之初,推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用軟硬兼施的手段,將私營企業歸為黨國所有。從那以後,中國的國民經濟就完全掌控在中共的手中了。在私營企業和外資企業在中國日益壯大的今天,雖然中共已經牢牢的控制住了占國民經濟絕大部分的國有企業,但對充滿活力的私企和外企,中共顯然還是感覺力有不逮,所以才會有今天的滲透行為。

中共滲透的大本營,是投資促進局及其前身外商投資服務中心。而後者,原本就是共產黨的特務機構,負責安插、滲透外資企業。中心最早成立的時候,外商在中國要僱用員工不能自己僱用,必須通過外商投資服務中心來提供。通過這個辦法,中共把自己的特務和負有特別使命的人安插到外資和合資企業裡,這是公然和非法的國家特務行為。紅朝的這種做法也跟黑幫的保護費無疑,黑社會團體往往在被保護的機構內安插人員,以實施監控,這跟外企內建立黨支部非常相像。當年黑幫的做法,如今是紅幫在做著。

企業管理上的荒謬

中國媒體的報導承認,外企黨支部是「非公經濟的黨組織」,是「應上級黨組織要求」成立的單建制黨支部。這說明外企黨支部並不是外企要求的。外企無論是韓資企業、美資企業、日資企業,如果他們覺得在企業內建立「黨支部」是非常有效的管理方式,他們為什麼不在日本和韓國也這樣做?或者,在美國本土的企業內也成立一個共和黨支部或民主黨支部?

從管理的角度看,一個企業只能有一套管理系統;如果實施有效而有效率的管理,就不可能也不應該存在二套系統。中國政府內的黨、政雙系統,臭名昭著、「舉世聞名」,是中國人民巨大經濟負擔的根源。外企內,這個黨組織書記到底是個什麼角色呢?是企業中經營管理的角色,還是監控監管的角色?如果跟企業的總裁和總經理起了衝突怎麼辦?還是它們是共產黨的化身,用來刺探情報、扮演特務的功能?

紅朝一直在全面控制全中國所有的企業,包括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中共控制全中國人民最好的方法,就是從經濟控制開始,從工作機會上控制。外資企業給中國帶來了工作機會、管理經驗,也帶來了新的社會型態和新型的人際關係。在外企工作的人們,嘗到了自由的滋味。而共產黨發現,外企不完全被中共在經濟上控制,它們也沒辦法實施絕對的政治控制,這就是中共要在外企建立黨組織的原因。外企裡成立的黨支部是以所在地的上級黨委指導和代管的,恰恰說明了這個關鍵的問題。
 


在外企設立黨支部,是中共「社會主義改造」的翻版;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圖為沃爾瑪在上海的首家店開業前員工一起開會。(Getty Images)


外企支部的司馬昭之心

中共的「黨員先進性教育」是從2006年開始的,這也是外企黨組織大規模發展的開始。這個階段,也正好是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2005年全球範圍內中國人民唾棄、拋棄中共的退黨活動開始的時候。中共出於恐懼開始進行黨員隊伍的洗腦,在維護共產黨統治的同時也在外企開始安插他們的線人。

日本某公司駐中國首席發言人說:「你們黨組織的目標任務與我們企業的目標任務是一致的。」這話頗耐人尋味。日本企業的目標應該是為日企的擁有者和股東爭取最大的權益,但是共產黨組織的目標是什麼呢?中共原來的目標是摧毀私有制,推行國際共產主義,所以中共的目標和日本人的目標不該是一致的。但當今中共最大的目的,就是從中國百姓身上搾取錢財,而日本在華企業的目的也是從中國消費者身上賺錢,兩者都想最大限度的謀取利益。這樣說來,中共與日本人的目標也許真的是一致的。

北京現代汽車的黨委書記說,想讓外企領悟到在中國要做好企業,需要和黨組織的「政治資源」對接。這是洩露中共祕密的說法,也是非常危險的說法。外企老闆、經理應該好好想想,理解這個野蠻、無理而又強有力的威脅。這書記的意思是說,如果和黨組織的資源對接不好的話,你就沒辦法在中國做好企業。而在中國辦企業為何一定要和黨組織對接?因為你和黨委對接、和政府合謀的時候,你可以利用政府的權力。但你實際是在用不正當的經商手段,不是和其 他企業公平競爭,那一定是難以持久的。

企業內的黨組織,想想看,確實是個怪胎。中共說他們在勞資之間。代表勞方的是工會,代表資方的是管理層。黨組織如要既維護資方利益、為企業爭取利益最大化,又要代表勞工,怎麼可能做到呢?最終,勞方會發現中共不代表自己,資方也會發現中共不代表他們,勞資雙方都會發現中共根本不代表二者的任何一方,而就是代表共產黨的。所以,勞資雙方早晚都會覺得有必要,把中共從企業中徹底的踢出去。

外企黨支部作為中共社會主義改造的翻版,怪胎能走多遠,與共產黨的壽限相聯。世上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中共面臨三退加速、解體在即的關頭,也是其經濟困頓、資金短缺的時刻,這時把手伸向外企,其司馬昭之心,也是路人皆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