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尋根追柢 18大改劇本為哪般?

?"
中共每五年一次的全國黨員代表大會被視為是中共權鬥的重要脈絡,既是之前各方角鬥的分曉,又是下一個纏鬥的開始。圖為中共第17屆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閉幕會議。(AFP)

江、曾預計在18大後再經過二年左右的時間,利用薄熙來在全國通過「唱紅打黑」取得的對於全國的挾持和操控,但人算不如天算,2012年2月6日重慶副市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把整個黑幕給曝光,江的計畫全盤崩潰。

文 ◎ 張海山

中共每五年一次的全國黨員代表大會被視為是中共權鬥的重要脈絡,既是之前各方角鬥的分曉,又是下一個纏鬥的開始。總體來說,中共20年來的爭鬥,圍繞江澤民與胡錦濤之爭展開,隨著江本人的垂老朽木,至2012年中共18大,戰事進入大攤牌、大決戰階段,或許也是江、胡間的一個宿命了斷。


總體來說,中共20年來的爭鬥,圍繞江澤民與胡錦濤之爭展開。(AFP)

1992年14大江見風轉舵保住位置

剛上臺的江澤民為迎合提拔自己的中共左派元老李先念、陳雲等人,抵制鄧的改革開放,雖然鄧小平一再向江澤民等人勸告,但未有效果。1991年1月,鄧小平在上海發表堅持改革開放、堅持搞市場經濟的談話。此談話還是沒有獲得江澤民的積極回應。但得到喬石、田紀雲的呼應,同時,朱鎔基在上海組織專門班子以「皇甫平」的名義對鄧小平談話發表了「七評」,提出推進改革,實行市場經濟。1992年春節,鄧小平不得已以普通中共黨員的身分在南巡中表達了誰不堅持改革開放誰就下臺之意,鄧的南巡講話被視為對江澤民等人所發出的最後通牒。鄧小平此行目的是為了在中共14大中共中央領導層選舉中,撤換江澤民,讓更傾向改革開放的人上任。鄧小平認為江澤民軟弱無力,思想保守,以反和平演變代替改革開放。在鄧小平南巡之後,江開始見風轉舵,他和李鵬以中共中央、國務院的名義下發了將近二十個文件,要求學習鄧小平在南方的談話,進行改革開放。這樣,江才得以在1992年10月的14大上保住自己的職位。

而令鄧無力發起大動作的另一個原因,是14大前,江澤民和曾慶紅實施離間計的「倒楊」,令百名將軍栽進冷宮,鄧原來的親信勢力已大傷元氣。

曾慶紅離間計 百名將軍栽進冷宮

曾慶紅是江從上海帶進京城的大管家,善於玩弄權術。曾慶紅看到楊尚昆、楊白冰兩兄弟,受到鄧的重用,在軍中勢力很大,不除之,則江難以立足。隨施展離間計,導致鄧上當斬斷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曾慶紅是江從上海帶進京城的大管家,善於玩弄權術。(AFP)

9月7日至10日,中央軍委召開會議,討論軍方在14大上的人事安排。掌握軍隊人事組織大權的楊白冰列出了提拔100名中高級將領的名單,交給劉華清和楊尚昆批准之後,然後交給江澤民審核批准。江澤民和曾慶紅對名單進行一番分析之後,覺得這是離間鄧楊的大好機會,於是扣而不批楊白冰列出的名單。

與此同時,江澤民、曾慶紅更加緊搜集打擊楊氏兄弟的黑材料,一方面越發在暗中鼓動擴散楊白冰所提「100人名單」事件,另一方面繼續在私下叫人散布謠言。一時間北京針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謠言四起,說「楊家將不可一世」,「楊尚昆想取代鄧小平」、「楊尚昆、楊白冰試圖搞一場不流血的政變」、「鄧小平將不久於人世」、「楊尚昆想當軍委主席」等。

中共軍隊中本來山頭林立,矛盾錯綜複雜,一些人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不滿。於是江澤民、曾慶紅找來張愛萍、汪道涵等人,讓他們聯絡軍中反對楊氏兄弟的勢力,向鄧小平打小報告,說楊氏軍中勢力太大,有篡權的野心,建議改組中央軍委,解除「楊家將」的軍權。

隨著流言傳播面的越來越廣,楊尚昆、楊白冰的命運頃刻間黯淡下來。正是這個時候,曾慶紅與鄧朴方會面了。

身為太子黨一員的曾慶紅深知鄧小平晚年深受其子女的影響,於是策畫利用鄧的子女來離間鄧楊之間的關係。

據可靠來源,曾慶紅與鄧朴方首先談了江澤民的處境,大意是:江澤民從來沒有對「老爺子」(鄧小平的尊稱)不忠,他只是力不從心,因為楊尚昆實際上控制著黨、政、軍的實權,令江澤民沒法幹工作。特別是軍中事務,根本插不上手,完全聽命於楊,沒有最終拍板權。曾慶紅特別向鄧朴方剖析了「楊家將」在軍隊中的勢力。

曾慶紅的論述主要圍繞二條:楊尚昆、楊白冰的勢力在楊、廖、蕭、賀四大親屬關係的基礎上越來越膨脹,已經沒有人能與之抗衡。這次楊白冰推出100名將軍方案,名義上實行軍隊的新老交替,實際上就是以「楊家將」徹底替代「老爺子」的人馬,成變相的楊家軍。

而且楊尚昆在「六.四」問題上內心矛盾,有較明顯的平反意圖,一旦楊尚昆與趙紫陽聯合,「老爺子」就會被秋後算賬。

曾慶紅和鄧朴方見面之後不久,江澤民帶著總政治部副主任於永波一起親自拜見了鄧小平,當面向鄧小平指控楊氏兄弟有野心,要奪取軍權,當時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也在場。

中共14大在1992年10月12至18日在北京舉行,楊氏兄弟出人意料地被剝奪了軍權。楊白冰明升暗降,成為有名無實的政治局委員。楊白冰100人名單中的絕大部分軍官的仕途由此走下坡路,唯一的例外是熊光楷,這位在總參謀部以最善察言觀色而聞名的總參情報部部長,終於棄「楊主席」而投「江主席」,在中共14大上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同時升任總參謀長助理。

老謀深算的鄧對江不放心,為自己留了一手,在中共14大上鄧出人意外地給江澤民安排了接班人──49歲的胡錦濤,但未對外公開。給接班人安排接班人,在中共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開創了中共指定隔代接班人的先例。

1997年15大江澤民逼退喬石

喬石是江澤民的老上級,是江澤民深為嫉恨的人,也是江澤民的主要政治對手。1997年9月,中共召開15大,為了讓自己在中共政治局裡為所欲為,江澤民只有想辦法逼喬石退休才行。


喬石是江澤民的老上級,是江澤民深為嫉恨的人。(AFP)

江澤民、曾慶紅知道喬石不負眾望,威望、資歷、能力、民心都遠在江之上,沒有正常辦法可以逼喬石離開政壇,只好利用喬石比江澤民年紀大二歲這一點,提出了「政治局常委70歲退休」的意見。江澤民當時也已經71歲了,也該退休,但是曾慶紅以江澤民是總書記,可以特殊為由賴在臺上不下來。江澤民、曾慶紅與薄一波做了交易。薄答應向喬石施壓,要喬石退休;江澤民則會關照薄一波之子薄熙來的仕途。後來喬石答應全退,但是提出了兩個條件,一個是讓尉健行當中紀委書記,另一個是田紀雲保持人大副委員長職務。

喬石臨退前公開透露了一個消息:胡錦濤是鄧小平選定的第四代核心。江澤民雖然以70歲為藉口逼退喬石,但喬石也提出建立一套「七十而退」的規則,要求江澤民再任一屆就把權力移交給胡錦濤。「70歲」退休成為政治局常委的年紀紅線(這是中共內部的很熟悉的俗語,就是過了這個年齡就不能再升遷)。

消息說,喬石當年雖然因年齡被逼退,但卻因此換來胡錦濤的「王儲」地位得到確保。後來,在胡錦濤繼位、江澤民裸退和拿下血債派繼承人薄熙來等重大問題上,都有喬石在暗中發力。

2002年16大江宮廷政變連任軍委主席

2002年中共16大時,江從1989年上臺算起,已經占位13年,面臨權力移交。但江1999年7月一手發動的鎮壓法輪功運動,經過三年多的折騰,卻無法收場,遂成為江的心腹憂患。


2002年中共16大時,江從89年上臺算起,已經占位13年,面臨權力移交。(AFP)

為了2002年出訪美國,江澤民把中共16大召開的日期從9月份一直推遲到了11月。但江最擔心的人是政協主席李瑞環。外界讓李留任的呼聲特別高,一來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明裡暗裡地敲打江澤民,特別得民心;二來李瑞環沒有公開發表過鎮壓法輪功的言論,這都令江澤民不安。讓江澤民為難的是,對付李瑞環不能再用對付喬石那一手,2002年時李瑞環68歲,還沒到七十歲劃線的退休年齡。如果他還在16大政治局常委會裡,常常提出和江相左的主張,那將對下臺的江澤民構成極大的威脅,對江澤民要提拔進政治局的親信執行江的主張也會構成阻力。所以江是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把李瑞環搞下臺的。

於是,曾慶紅又操縱年紀問題誘李瑞環下臺,新搞個「七上八下」(67歲還可以新任一屆政治局常委、68歲就必須退休)。這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由來。李瑞環本人倒對權力並不在乎,他甚至提出願意陪江澤民下臺。

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進行了五次激烈的辯論並經表決之後,通過了關於江澤民全退的決議。李瑞環自然兌現了他的諾言,不再留任。

元老及政治局的成員們都鬆了一大口氣。在他們看來,只要江澤民下臺,什麼就都好辦了,所以通過決議時,給江澤民戴了不少高帽。又經過了妥協,決定讓江的幾個親信進政治局以及常委會。

江在選擇政治局常委的人選上遵循了三個大多數的原則:第一,他所一手提拔起來的官員要占大多數,這些人如果反江就等於否定自己的升遷之路﹔第二,貪污腐敗分子要占大多數,這樣他們為了維護自身利益,不會認真反腐敗,更不會清算江澤民的腐敗罪責;第三,鎮壓法輪功血債累累的人要占大多數,這樣法輪功才不會被平反。


1999年7月,江澤民一手發動鎮壓法輪功運動。圖為2012年7月13日來自全球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舉行的反迫害遊行。(攝影/李明)

為延續鎮壓法輪功政策,避免罪惡曝光和血債遭到清算,江在16大具體做了三個安排。

第一,改變政治局常委的結構,把人數從七人變成九人,硬塞入第八個人李長春,負責反法輪功宣傳;和第九個人羅幹,負責暴力鎮壓。

第二,江澤民取消了「核心」的稱謂,美其名曰「集體領導」,實則剝奪了胡錦濤過問李長春和羅幹工作的權力。

中共從獨裁體制變成了「寡頭政治」體制,九個常委各管一攤,互相之間則誰也管不著誰。只有政法委書記羅幹做了政治局常委,才能調動全國的資源繼續鎮壓政策;只有九個人各管一攤,羅幹才能擁有不受制約的權力,這都是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所做的重要組織結構調整。

第三,江澤民還做了一個讓世界瞠目結舌的決定。以准軍事政變的方式由江澤民16大後繼續連任軍委主席,左右胡錦濤。

江讓曾慶紅出面,找在16大上應該退休的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密謀江留任的問題,並告訴張,事成之後江讓他當國防部長。

2002年11月8日,中共16大開幕。11月13日,在中共16大主席團常委第四次會議上,被江澤民許願當下屆國防部長的張萬年突然站起來用非常強硬的態度發難,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團,全部為軍人的成員聯署的「特別動議」,建議江澤民留任新屆中央軍委主席。張萬年發言後,被江澤民一筆勾銷兒子十億大案的李嵐清、還有女兒成為江澤民人質的劉華清立即表示:完全支持「特別動議」。

接著張萬年又逼胡表態。會場裡鴉雀無聲,連呼吸聲都聽得見,大家都知道胡錦濤要不同意,當時就能被軍人帶走軟禁起來。胡錦濤低聲說道:「個人完全贊成張萬年、郭伯雄、曹剛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議。」

接著,舉手表決。除李瑞環、尉健行、曹慶澤三人棄權,張萬年等二十人的「特別動議」獲得通過。尉健行在會上就此表了態:「從組織原則上接受通過臨時特別動議」,但從個人意志上,是反對的。以大會主席團常委會「臨時特別動議」來否定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五次討論並經表決通過的決議,是不尋常、不鄭重的,要承擔歷史責任。

當時請假未到的萬里聽到此消息後氣得渾身發抖,拍案大罵江澤民,並憤然退出主席團常委會,以示抗議。

原本要於2002年11月15日上午11時,新當選的九名政治局常委與新聞界見面,卻一直推遲到11時38分,才出來亮相。這一極其不尋常的訊號,被外界關注。據悉,十六屆常委亮相被延遲,就是因為江澤民臨時調整常委人數和臨時動議連任軍委主席的緣故。

2004年江請辭假戲成真

2004年8月中旬,江續任軍委主席一年半以後。洪學智、劉華清、楊白冰等老軍人在一次中央組織生活會上,提出江澤民應在四中全會辭去中央軍委主席職務的建議,得到了上屆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遲浩田、中央軍委委員王克、王瑞林等的支持。老將軍們的看法由中辦轉至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有四十多名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進行回應,致信政治局,認為江澤民全退的時候到了。

2004年8月下旬,江澤民在北京西山的中央組織生活會議上當面批評胡溫,指責胡溫的宏觀調控嚴重影響經濟增長,還說如果再引起社會動亂,胡溫要負歷史責任。

但胡這一次沒有買江的帳,反而據理力爭,同時喬石和萬里等黨內元老壓制江澤民的氣焰。這樣,西山會議成了胡溫和江澤民攤牌的會議。

這一次反過來了。老將軍的「逼宮」和胡溫的不買帳,江只好表示可以隨時退下,決不戀棧,請政治局常委會決定。9月1日,江澤民給中央政治局發了一封信,信中強調「自己經過慎重考慮」,提出請辭中央軍委主席。他相信自己提拔的人最後會「挽留」他,然後他就可以再度上馬,名正言順地繼續垂簾聽政。但這一消息很快就被透露到海外,9月6日《紐約時報》透露了江自己請辭的消息。江的處境非常被動。

按照慣例,政治局常委會的意見要交政治局討論,並徵求元老和上屆政治局常委的意見。除中共十五屆政治局常委會常委朱鎔基、李嵐清不表示意見外,李瑞環、尉健行、李鵬均順勢表示要尊重江的要求,支持他退下。中共元老萬里、喬石、宋平、谷牧等也表態尊重江的決定。

在四中全會召開前五天,政治局連續討論江的去留問題。會上,個人利益和江澤民緊密相連的幾個人要求江澤民留任至2005年,所持理由是臺海形勢險惡,江留任可以為胡分挑擔云云。

9月13日,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擴大會議,中央軍委委員出席參加了討論。會上,被江親手提拔起來的中央軍委委員徐才厚、梁光烈、廖錫龍、李繼耐等紛紛表態,支持江澤民提出的請辭。9月14日,離四中全會召開還有一天時間,政治局討論江澤民去留的會議,從下午一直開到晚上近十一時才結束,最後決定江下臺。江澤民的心腹攝政曾慶紅一看風頭不對,也贊成江下臺。

江澤民在最後幾天指示說,萬一自己必須退下,應盡量讓江系人馬掌握更多實權。在9月14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江系人馬提議增補曾慶紅為中央軍委副主席以及增補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為中央書記處書記,但兩項議案均未通過。

9月19日四中全會最後一天,江被宣布下臺。9月21日,為美國《紐約時報》工作的中國助理趙岩在上海休假時被逮捕帶回北京。曾慶紅把持的國安試圖從他打開突破口,查找軍方哪股力量在向海外透消息造輿論,使江澤民假戲成真。

2007年17大江策畫周、薄篡權聯盟

江雖不甘心全面退出歷史舞臺,但在2007年10月17大的安排上,江已經無法為所欲為。最後新屆九常委的人選為胡錦濤(總書記)、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

2007年中共17大,曾慶紅也是68歲,驀然發現自己搬起的「七上八下」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自己必須在17大退休。

江則通過曾慶紅盡全力把血債累累的周永康推上政法委書記的位置去接替退休的羅幹。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最後的周永康,身世與背景複雜。有說他是江澤民外甥女婿,先天性的江系幹將,故而被安插到關鍵位置。先後出任國土資源部部長、四川省委書記、公安部長,最後,躋身中共高層,以政法委書記、綜治辦主任的頭銜,集中共情報、特務與安全總管於一身。周永康不斷製造大案要案,藉機在手中集中無限權力。

在總書記的人選上,因胡在17大之前抓住貪腐把柄,及時打掉了江預備培養的第5代人選──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江澤民不得不與胡錦濤達成妥協推出了無派系的太子黨習近平,與胡錦濤的團派大將李克強搭檔,成未來「習、李體制」。

2007年中共17大,胡錦濤最看重的就是李克強、習近平。鄧小平在1992年中共14大時,心中的總理人選是田紀雲、朱鎔基。李鵬擔心田紀雲取代自己,在陳雲等大佬面前到處告田紀雲的狀,鄧小平乘機推出朱鎔基出任常務副總理。

習近平派系不明顯,但其父習仲勛屬於中共體制內的改革派、開明派,有人性,與胡耀邦、趙紫陽思想一致、關係親近。胡錦濤、溫家寶是胡耀邦起初提拔的,受惠於胡耀邦,自然對於習仲勛也非常親近、尊重,習仲勛也屬於胡錦濤、溫家寶的導師之一。由於習近平正是胡錦濤、溫家寶的「師弟」,決定效法鄧小平捨棄田紀雲而推出朱鎔基的做法,自然樂於順水推舟接受和善待習近平。

所以,習近平不是江、曾的鐵杆,其上臺只是江、曾的權宜之計。江、曾的算盤是先在2007年阻止胡錦濤的接班人上臺,在2007年~2012年期間內,讓江、曾真正的接班人薄熙來鍛練成熟、取得威望和權勢,在2012年的中共18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位置。

江澤民看中薄熙來的原因有三個。第一,薄熙來極其凶殘且滅盡人倫。薄一波1983年回憶文革時是這樣描述兒子薄熙來的:「……這個狠小子,又在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裡整的樣子,這個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接班人的好材料。夠狠,能幹大事。」薄熙來從金縣、大連、瀋陽再到主政重慶,一路都在「往死裡整」他升遷路上的絆腳石,到重慶時計畫要在重慶殺三千人。薄熙來說,「不狠狠地殺他一大批,不能建立我們的威嚴……六四就是殺人太少才使得現在還有人敢於翻案,這種教訓必須接受。」

第二,薄熙來非常善運宣傳。由於薄熙來從北大歷史系畢業,又到社科院拿到了國際新聞專業碩士學位,非常懂得用媒體為自己塗脂抹粉,欺騙輿論,沽名釣譽。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薄熙來在做商務部長期間,每到一個國家就被法輪功學員起訴,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韓國等12個國家被告上法庭。江澤民知道薄熙來才是唯一一個可以鎮壓法輪功不遺餘力、手段凶狠之輩。

江、曾預計在18大後再經過二年左右的時間,利用薄熙來在全國通過「唱紅打黑」取得的對於全國的挾持和操控,把「重慶模式」推向全國,再利用薄熙來掌控的全國政法委等強力政權、武警部隊、以及全國眾多被薄熙來掌握的軍隊、江澤民在軍中的力量等,採取鄧小平廢黜華國鋒等方式,罷免甚至逮捕習近平等人,到時候全國又是江、曾的天下。

本來江、曾的計畫得到了順利的貫徹,薄、周已經完成了一半的進程,但仍算不如天算,2012年2月6日重慶副市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把整個黑幕給曝光、江的計畫全盤崩潰,18大不得不大改劇本。◇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