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7月20日江澤民老家揚州發生了70年來最大的地震,餘震高達55次。隔天北京遭遇大暴雨,死傷成謎。(圖片合成/大紀元)

7月間中原各地異象頻頻,既有水深火熱的天災人禍,又有天意巧合的驚人寓意,更有難得一見的玄妙神蹟,引起不小的社會心理震動。天象恰逢中共18大前夕,實為世事難料的俗塵爭鬥,悄悄的蒙上一層神祕面紗。

文 ◎ 張傑連

江澤民老家揚州地震 暗合驚人

據官方媒體報導,2012年7月20日晚,江蘇省揚州市、高郵市、寶應縣交界發生規模4.9地震。餘震達55次,截至21日,地震造成兩人受傷(寶應縣),寶應縣數十間民房不同程度受損,部分房屋倒塌。該次地震長三角地區大面積有震感。

地震級別不大,損失也微小,但引起的社會心理震動卻非比尋常。因為它震在最不易地動的平原,被稱為是當地70年來最大的地震;又因為它震在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老家揚州,還因為它震在有特殊意義的「7.20」日,而其規模4.9,兩數相加合13,正是法輪功反迫害的13周年,更絕妙的是寶應縣是房倒人傷的「重災區」,而「寶應」正是「報應」的諧音。「7.20」對中共來說是凶煞之日,江的老家地動山搖,顯示怨氣上沖,江鎮壓路線難以維繫。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之後,在太陽系內形成了恐怖的行星「十字大排列」罕見天象。這一不祥之兆,早在幾百年前的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已預見,他在《諸世紀》預言中特意註明了事件發生的具體時間,這就是「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的章節,而這篇預言已經成為人們所共識的,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預言。

至2012年7月,這場迫害已經持續了13年。每年的「7.20」也成為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與正義人士一起反迫害的日子。令人震驚的是,2012年7月在中原大地上的一系列天象,已經無法再用所謂的「巧合」來迴避了,可謂天意高掛,拷問的是人心。

事實上,6月間就發生不可思議的天意暗合。據新浪財經網的數據顯示,2012年6月4日當天,中國上證指數開盤2346.98點。前一日上證指數的收盤點數為2373.44點,而當天收盤點數則是2308.55點,下跌64.89點。

有網友指出上證指數2012年6月4日指數中蘊含著「六四」信息。其中,開盤2346.98點,倒回去念(回顧),就是89年「64」事件23周年;下跌64.89點,分開念,就是89年「64」事件。更有意思的是,長春高新股2012年6月4日的最高價是:46.46,反過來,就是64、64。

據悉,央視在報導指數時,有所顧忌,故意把開盤2346.98點,悄悄改為開盤2346.99點。足見其內心恐懼。

「水漫帝都」沖政權

揚州地震的第二天,7月21日北京遭遇了61年來強度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暴雨,超過20小時。城市積水導致交通中斷,市區一些立交橋下積水,路上的車輛猶如水中之舟。

京港澳高速公路出京方向17.5公里處南崗窪鐵路橋下嚴重積水,水深達六、七米,眾多車輛被淹。暴雨還引發房山地區山洪暴發,拒馬河上游洪峰下洩,很多村莊被淹沒。北京水災還導致七鐵路區段封閉。

一連數天官方咬定的死亡人數是37人,7月25日在強大民意反彈聲中,北京房山區的區長出面向民眾致歉,首度承認死亡人數嚴重,正在統計之中。之後,官方公布有66人遇難,其中5人是救援人員。但根據民間在網路上曝光災情,網民普遍持有懷疑。

有人指出,北京自1951年才有氣象記錄,所以按理論上算,此次降水再大,也只能說是61年來的最大暴雨,但究竟在歷史上是百年大雨,還是千年大水,誰也說不清了。外界稱之為「水漫帝都」,由於北京城有政權象徵,又事接江澤民老家地震,故被外界認為有警示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天意。


這場北京自從有氣象記錄以來的最大暴雨,被稱之為「水漫帝都」,由於北京城有政權象徵,又事接江澤民老家地震,外界認為有警示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天意。(Getty Images)

因為眾所周知,在鎮壓法輪功中,江是發動者,其利用來鎮壓的則是中共掌控的整個國家機器,北京城則是中共政權的表徵。

1999年7月20日,凌晨,中共突然在全國範圍統一大規模對法輪功輔導員的抓捕和抄家行動,迫害開始公開化,經過21日、22日的公安大肆抓人後,中共才於22日當日發布其非法的取締法輪功的文告,中共喉舌也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反法輪功宣傳。中共絕對控制的各種媒體、傳媒,數百家電臺電視臺,2000家報紙及雜誌,展開了空前的大批判。

以收視率最高的中央電視臺為例,每天動用七個小時滾動播放事先製作好的節目,以各種歪曲篡改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話開始,配以所謂自殺、他殺、有病拒醫死亡等各種造假新聞,極盡能事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誣衊和抹黑宣傳。僅中央電視臺12個頻道,全國人口覆蓋率就高達90%以上,僅中國一地就有十幾億人受謊言毒害。而這些宣傳,再通過官方媒體和中共海外媒體,散播到世界各地。

未來的人們或許會知道,7月20、7月21、7月22確實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日子。13年後,一場無法用歷史記錄衡量的暴雨似乎是上天在洗刷著這段恥辱。緊接著揚州「720」地震。從7月21日10時至7月22日8時,22個小時雨停後,早已水漫京城。

把7月20日、規模4.9(4+9=13年)、揚州(江老家)、寶應(報應)縣、北京政權(幫凶),大水(淹滅)等等結合起來看,7月的天象就是天意的顯現,與江澤民、中共政權鎮壓法輪功直接相關。

《紐約時報》引用一位教授的話來表示此次降雨的意義,「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天命』的概念。而歷史上,自然災害通常被認為是皇帝已經失去統治合法性的象徵,因為一切都是由中國傳統文化中『上天』所決定的。」

歷史記載,在過去的1000年中,北京遭遇過140次嚴重洪水災害,其中發生在1626年和1890年的洪水災害尤為嚴重。而這兩次災害發生後,當時已腐敗不堪、對公共設施疏於管理的王朝也隨著大水的爆發而隨即滅亡。

大水造成生命、財產損失慘重,民怨如洪。各種消息證實,當時中共九常委正在北戴河召開18大前的人事布局相關會議,無人出面料理局面。新任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因不及時更新死亡人數,遭《人民日報》罕見的點名批評。民間有調侃:「金龍」一出,水漫京都,此「龍」水真的很足。

天津衛火熱水深

6月30日下午,天津薊縣萊德商廈發生慘烈火災,新華社以輕描淡寫的方式首發了薊縣「6.30」特大火災的消息,稱事故造成10人死亡,16人受輕傷。

據《大紀元》之前報導,知情者的消息說,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下禁言令。其一再強調,天津全體黨員幹部要高度統一口徑,一致對外,講大局、保民生、促穩定、求和諧。不允許任何人談論這場火災死人話題,不准參加悼念儀式,否則以黨紀國法論處。

《中國記者調查網》記者從知情者所透露的消息中得知,至少已有378人在這場特大火災中喪生,其中,婦女及兒童居多。至今,仍有不少家屬在尋找打探著親人的消息和下落。

事隔不到一個月,天津就從火熱,步塵北京嘗到了水深之苦。繼7.21北京遇到強暴雨導致嚴重死亡事件後,天津25日白天也開始一直下雨,夜間加強,一直到26日中午普降大到暴雨,天津市區很多路段積水,城市交通受阻,很多企業停工。從高處俯瞰,全城被淹,讓人誤以為是水城威尼斯。天津市氣象臺先後發布兩次暴雨橙色預警。

天津是中國四大直轄市之一,因其拱衛北京的緣故,也被京津百姓稱為天津衛。所謂「京油子、衛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其中的衛嘴子指的是天津人能說會道。北京的風水,西北靠山,指望張家口和大同拱衛;東南依海,天津是安全屏障。天津水深火熱,是內部不穩水火未濟之兆,主近期內部必有大事。

四川「神蓮」情景壯觀

幾乎就在相同的時間段,7月13日與7月19日,四川自貢市蓮華鎮蓮花場河中兩次驚現神蓮,後一次被錄下現場視頻,在網路上傳播。

蓮花鎮位於貢井區西南31公里處,北同龍潭、橋頭相鄰,西與五寶、南與牛尾為鄰。蓮花鎮原名是什麼已無人探尋。這個鎮因為有個蓮花場而得名。相傳明末時一位道人發現在上河沱中盛開一朵蓮花,而後,道人在河旁修建了一座寺廟,取名「蓮花寺」。以後此地香火繚繞,燈火輝煌,就像一朵盛開的蓮花照耀四方,故這個道場被稱作「蓮花場」。

2012年7月13日,早上六時,在明末蓮花寺旁的河裡出現了蓮花,這成了轟動當地的大新聞。

視頻顯示,朵朵「蓮花」憑空由河底冒出,像是一朵朵蓮花盛開在河中。先呈圓形狀,行至30米的過程中圓形逐漸變為數個蓮花瓣,蓮花心竟是五彩繽紛的,漸行花心漸淡去,漂到100米處,蓮花慢慢落入水中,其情景十分壯觀。蓮花在河中冒出很有規律,每隔三分鐘左右就冒出一朵,間隔的距離在三米左右,持續時間近兩個小時。


四川蓮花河驚現「神蓮」,朵朵「蓮花」憑空由河底冒出盛開在河中。(視頻截圖)

又過了六天,在2012年7月19日下午17時左右,蓮花場河中再次不斷冒出蓮花。有人用攝像機拍下了實況,送到網上。蓮花場河中現神蓮,有人說看到神蓮是福氣,應該是祥瑞之兆。

事實上,蓮花是佛家的象徵之物,修成正果的覺者都有蓮華寶座,即「果正蓮成」。被中共打壓了十三年之久的法輪功團體,正是修煉宇宙佛法的修煉人群體,外界常常可以看到在海外法輪功受邀參加大型遊行中,就有大大的蓮花模型車。

為了了解傳說的來歷,四川《自貢晚報》記者走訪了當地的長者。據當地84歲的居民盧楚雲說:「我活了這麼多年了,這還是頭一次看到這種景象。那麼難得遇到的景象,我居然看到了,真是有幸啊!」

之前他聽自己的長輩說起過,在很久以前,河中曾出現過開「蓮花」的景象,但他的長輩們也從來沒有親眼見到過。「由於流傳著河中開『蓮花』的傳說,所以,我們的長輩們把從鎮上流過的這條沒有名字的河稱為:蓮花河。」

57歲的當地居民肖發君告訴記者,他也聽自己的父親說起過,河中開「蓮花」一事,「那可是百年不遇的喲!」肖發君說。

肖發君的父親曾給其講起過關於蓮花鎮的由來,「我父親告訴我,就是因為鎮上的河中會開出『蓮花』,所以先輩們才將這個地方取名叫『蓮花鎮』。」肖發君補充道:「是不是真的,如今已經很難考證。但經過今天我親眼所見後,我相信了關於蓮花鎮的傳說。」

一位名為吳振兮的民眾表示:「蓮花鎮,蓮花河開出『蓮花』寓意三花碰頭。」

還有福建民眾賦詩一首:「佛在蓮花坐,身在蓮花河,出在蓮花鎮,苦淨甘來時,蓮花朵朵開。」

一個叫「巴驕」的民眾點評道:「流傳千百年的傳說,如今終於得到了印證。蓮花場,真的名不虛傳!」

不過也有少數人提出質疑,認為可能是河中石油擴散,不是真的。但遭到大多民眾反駁,認為河中所開的蓮花不能簡單的說成是油污。

當地居民「臨風一枝蒿」的觀點具有代表性,他分析道:「剛開始冒出來的時候,就像油污散開狀,還有油在水中反射的油光,(可)後來由圓形繼續散開呈八瓣蓮花狀且不再繼續擴散,就有點神奇了。」

在網上也可搜索到四川「報恩寺神奇的佛蓮花」視頻,說的是黃曆2010年2月18日,四川仁壽縣報恩寺毗鄰的黑龍灘水中也驚現天下奇觀,河水中湧現出許多的蓮花,形成一條長龍,十分壯觀。當時有人興奮地喊:「太有佛緣了!」

「天意高難問,人情老易悲」,曾是唐代著名詩人杜甫的世事感歎(見《暮春江陵送馬大卿公恩命追赴闕下》),然而對於當下中國人正經歷的特殊歷史時刻,或許天意並非難見,只是人不願面對,或許世情無需悲涼,只歎人隨波逐流。

「天意高難問,人情老易悲」,今天看來,真正能擋著人們明白天意,了解真相的是人心的麻木、無神論的觀念,而眼看著生命在被中共欺騙、捆綁,身處危險竟不自知,則又是真正難以言表的人間悲涼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