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匯豐銀行在美國出事了

?"
美國參議院最近公布的一項調查指出,匯豐銀行因內部監管不彰與追逐利潤鋌而走險,導致其全球業務網路被洗錢者和恐怖活動資助者所利用。(AFP)

匯豐銀行因追逐利潤鋌而走險且內部監管不彰,其全球業務網路被「有組織犯罪(集團)大規模濫用」。美國參議院近日公布了長達335頁的調查報告,詳敘匯豐的違法行為。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主席萊文(Carl Levin)表示,如果匯豐未能整改,當局應考慮吊銷匯豐在美國的銀行牌照。

文 ◎ 王添財

匯豐銀行(HSBC)歷史悠久、業務遍及全球80餘國,卻與墨西哥毒梟、塔利班、哈馬斯、敘利亞恐怖分子、伊朗、朝鮮、蘇丹、古巴等有業務往來。這正是匯豐高管們面臨的指控。

前不久,匯豐銀行被墨西哥「國家銀行與證券委員會」處以3.79億比索罰金 (約合2800萬美元) ,這是該國法令規定的最高罰款金額。匯豐在聲明中承認「墨西哥分行未嚴格遵守銀行規則,辜負監管機構和客戶的期許。」匯豐銀行在墨西哥已成為美元現金從墨西哥流向美國的主要中轉站,約占墨西哥所有美元交易的一半。該行2009年元旦起已被勒令停止美元現鈔買賣和開戶,首開墨西哥銀行界先例。

美國參議院最近公布的一項調查指出,匯豐銀行因內部監管不彰與追逐利潤鋌而走險,導致其全球業務網路被洗錢者和恐怖活動資助者所利用,犯罪分子得以向美國轉移巨額資金,而該行管理層多年來一直置若罔聞。

未兌現糾錯承諾 或被美國吊銷牌照

匯豐因為監管鬆散而被洗錢者和恐怖主義融資者利用的問題,美國司法部、財政部和曼哈頓地區檢查官也對此展開了多年的調查。有金融分析人士估計,匯豐可能面臨10億美元或更高的罰金。

不過,早在2009年7月,美國監管機構——美國貨幣監理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一名高官在一封電郵中向同事提到,針對匯豐的調查「很有可能變成一宗重大刑事案件」。

美國參議院調查委員會公開了匯豐銀行2007年拉美法規部門主管盧特(John Root)的電子郵件。盧特在電子郵件中批評匯豐墨西哥分行法規部門主管吉布森(Ramon Garcia Gibson)「不加思索地批准了不可接受的風險交易」。

美國參議院調查人員說,問題是匯豐墨西哥分行把商業利益看得比法規義務重要。

匯豐已經向美國表示道歉,並承諾整改。匯豐還制定了一套法規制度,迫使全球各地的法規官向倫敦總部首席執行官匯報。同時,匯豐解僱了一些高管,並聘用了法規管理人員。匯豐法規主管巴格萊(David Bagley)將卸任,另任他職。從匯豐在墨西哥進行收購後一直領導匯豐墨西哥分行的霍嘉治(Sandy Flockhart)7月底退任。

不過,美國議員們批評匯豐過去就許過類似的承諾,採取過類似的行為,結果仍被發現可能違反了美國規定。過去10年,匯豐曾兩次因反洗錢政策不力受到美國銀行監管機構點名,並被命令採取糾正措施。

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主席萊文(Carl Levin)表示,道歉和改善的承諾也是可喜的。但為過去的行為承擔責任是必須的。如果匯豐未能整改,當局應考慮吊銷匯豐在美國的銀行牌照。他指出,過去的懲罰過輕,該銀行顯然沒有從中汲取教訓。

對於匯豐而言,失去進入美國金融體系的資格可能是毀滅性的打擊。

美國會335頁報告 詳述匯豐違法行為

美國國會針對這一案件的調查已進行了一年,調查人員審閱了1400萬份文件,並對75名匯豐銀行高管及銀行業監管者進行了問訊。

美參議院常設調查委員會一份長達335頁的調查報告詳述了匯豐銀行不當的監管運作,管理人士為追逐利潤鋌而走險。報告指,除了墨西哥毒販利用匯豐銀行轉移巨額黑金外,還有來自敘利亞、開曼群島、伊朗和沙特的多筆可疑資金自匯豐銀行轉出,甚至與朝鮮、蘇丹等國都有業務往來。

美參議院調查報告的要點:

‧ 懷疑與伊朗有關的2.5萬筆左右非法交易,涉及金額約160億美元。交易中所有的匯款人和收款人資訊都已經被抹掉,這種行為觸犯了美國法律。

‧ 匯豐銀行的墨西哥業務尤其牽涉可疑交易。對於該行存入大筆美元卻缺乏存款人的完整信息,監管機關曾多次施加壓力。

‧ 在將近四年的時間裡,匯豐銀行處理了發生在日本的一系列高度可疑的旅行支票交易。價值超過2.9億美元的連號旅行支票被存放在一間小的日本銀行,其中大部分回流到一個神祕的經銷二手車的俄羅斯公司。

‧ 匯豐銀行墨西哥分行經營開曼群島多達5萬個帳戶、接近21億美元的資產。

一位監管主管結論是,銀行業務曾經被「有組織犯罪(集團)大規模濫用」。

實際上,匯豐的問題在業界早已經不是祕密。匯豐在反洗錢方面的漏洞曾經遭到監管部門的多次警告。追溯近10年來的可疑交易記錄如下:

‧ 2003年,當西方國家對伊朗加大監管力度之際,匯豐中東和匯豐歐洲曾試圖竄改文件,以便繼續與已被歸為非法客戶的機構開展業務。五家伊朗銀行趁此機會每天操作50萬~100萬美元的匯款。

‧ 2006年,美國監管機構阻止匯豐美國處理一筆由匯豐中東匯往某銀行的資金,這筆資金被指用於支援哈馬斯(Hamas)。

‧ 2001~2007年,在英國的匯豐銀行為塔利班(Taliban)保留兩個美元往來帳號,並為一家敘利亞銀行留有一個美元帳號。儘管來自墨西哥的資金帶有非常明顯的洗錢嫌疑,但匯豐仍給予墨西哥最低風險評級,並與其墨西哥子機構業務往來甚密。

‧ 2008年,匯豐美國一名為Sigue的墨西哥公司客戶承認有價值超過50萬美元的毒品收益流向其遍布於全美22個州的59個分支機構。

‧ 不顧員工抗議,匯豐繼續為沙特的拉吉希(Al Rajhi)銀行提供美元票據。而拉吉希被懷疑在資助中東及車臣地區的恐怖活動。

‧ 即使是在審計之後,匯豐仍為一名叫馬克魯夫(Rami Makhlouf)的敘利亞商人保持瑞士和開曼群島的帳戶。該商人已被列入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的特別名單。

利用美國銀行獲取美元的優勢 從事風險交易

參議院的調查認為,在墨西哥之外,匯豐銀行的過失在於:利用美國銀行的業務和獲得美元的優勢從事風險交易。

報告說,十多年來,匯豐銀行以所謂的「無記名股份公司」的名義為客戶開設了2000多個帳戶,從而可以為獲得所有權的股份持有人保密。帳戶的實際所有者通常是未知的。僅是匯豐銀行在邁阿密辦公室的帳戶價值,就約為26億美元。

匯豐多個內部審計和監管檢查都認為這些帳目存在風險,敦促銀行監管這些股份,或是要求公司將股份登記在股東名下。

該報告也對匯豐在中東的業務提出警告,特別是匯豐與三家銀行的業務關係,對公司打擊恐怖分子籌資活動的警惕性提出「令人不安的問題」。

根據該報告,匯豐銀行和美國銀行的主管曾在另外情況下被告知,一個銀行主管已被列入「基地組織」所稱的金融施惠者名單;另一家銀行向恐怖組織提供了帳戶;第三家銀行則為恐怖組織部分擁有。

內部監管不受重視 執行不彰

美國參議院指出,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銀行之一,匯豐的業務覆蓋80多個國家,卻投入極少的資源以達到符合監察標準。全集團只有不到200名員工被指定監測和調查可疑交易,以及發出內部警報,導致等待審查的交易一時積壓了1萬7000件。匯豐美國的一位監察主管在董事會議抱怨資源不足,不久就被解僱。

報告說:「這些帳戶的另一個引人注目的特點是,一個匯豐銀行分支機構出於對恐怖分子籌資的擔心而中止業務的決定,卻沒能使匯豐其他分支機構警惕而效法。」

被要求透明化 恐危及其經營優勢

隨著全球經貿往來密切,銀行之間的「代理」關係發展得很快。但在最近,這種跨行之間的資金劃撥被要求提高透明度,特別是在一些高風險國家。美國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主席萊文稱,匯豐仍然在按照相關的保密條文進行運作,他希望銀行能考慮取消相關保密條文的限制,進一步透明化,以符合美國市場的規定。

這一動議,無疑將對匯豐的經營構成重大威脅。管理上的漏洞可以及時彌補,但是匯豐最具價值的資產——全球網路和跨地區的資金轉匯渠道,卻與相關立法形成了衝突。匯豐美國行政總裁唐愛韻(Irene Dorner)稱,匯豐近期已經取消了大約326家銀行之間的代理關係,並註銷約1.4萬名客戶的銀行帳戶。這些舉措在一定程度上應該能夠平息非議,但仍然有可能做得還不夠。

匯豐的新任首席法規顧問利維(Stuart Levey),曾經是美國財政部負責反恐和反洗錢的副部長。利維稱,自己的到任是在新任首席執行官歐智華(Stuart Gulliver)領導下的一次重大機構調整。相關的調整措施包括後臺信息的集中化,以便更好地識別可疑帳戶與可疑交易。◇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