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經濟觀察|減稅只是空話 大陸中小企業稅賦加重

?"
去年底中共推出營業稅改增值稅(營改增),說是為緩解中小企業主稅賦。大半年過去了,眾多業主反映當局的減稅只是空話,企業實際稅賦仍居高不下,讓企業主苦不堪言。圖為一男子正走過北京政府製作的巨幅納稅廣告前。(Getty Images)

北京在去年底推出營業稅改增值稅,說是為緩解中小企業稅賦。大半年過去了,眾多業主反映當局的減稅只是空話,企業實際稅賦仍居高不下。研究發現,中小企業正承受著結構性增稅的痛苦。行政部門亂罰款增多,更讓企業苦不堪言。

文 ◎ 高紫檀

「減稅是沒有的,我們這個名義上的減稅,暗箱操作的稅款多了去,各個部門都要撈一把,雁過撥毛的,無形之中的款項消耗的也太厲害了,感覺不到減稅。」杭州蕭山一位吳老闆如是說。

營業稅改增值稅 稅賦不減反升

去年末,中共政權推出一個主要措施是營業稅改增值稅(營改增),說是為緩解中小企業主稅賦,並從今年1月1日起,在上海交通運輸和部分現代服務業中開始試點。大半年過去了,這些試點企業的稅賦是否真的減輕了呢?

上海一位資深財務顧問陳女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透露了她的親身感受。她說:「稅收也是很高的,現在搞什麼營改增(營業稅改增值稅),其實有一部分有抵扣,大部分沒抵扣的,就多交稅。」

陳女士舉了她服務的一個公司稅賦加重的例子:「原來交通稅7%,現在變成11%了,我公司那個原來5%,現在變成6%了。我沒有抵扣。」

陳女士說,為了抵扣進項,明知違法,她有時也不得不買假發票,而由於稅賦太高,以至於賣假發票的都形成了產業。「我們經常收到推銷發票的短信,我們國家假發票盛行,很多人賣假發票。主要賣給別人,可以用來抵扣進項。」

一些研究也發現,營改增並沒有達到為企業減輕稅賦的目的。今年3月,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對上海65家物流企業進行調查顯示,這些企業在2008年至2010年年均營業稅的實際負擔率為1.3%,其中,運輸業務負擔率平均為1.88%。而實行「營改增」後,實際增值稅負擔率會增加到4.2%,上升幅度為123%。

經濟學家綦彥臣早前更直言:「營業稅改為增值稅,也是變相增收,向老百姓弄點錢。」


研究發現,營改增並沒有達到為企業減輕稅賦的目的。實行「營改增」後,實際增值稅負擔率反而上升。一些小商戶向媒體反映,原來每月只需繳納180元的國稅,現在提高到了600元。圖為一家布行商家由於生意清淡,索性躺臥休息。 (Getty Images)

中共內部人士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也講出實際情況:「根據我在調研中所見:比如說,有的本來應該攤進成本的,稅務局說不攤成本而應該繳稅;還有的是定稅或者包稅,稅務局說多少就是多少,此外還要加上各種費,在地方上,這樣的攤派非常厲害。總之,最後收的稅反而多了,有的企業向我反映,『營改增』還不如不改。」

對於企業稅賦過高,政府也提出了退稅的措施,但陳女士表示,財政局說返還給你,但要填很多表格,「返還的手續非常非常麻煩,拿它的錢很難!」

在中共看來,「營改增」效果明顯,迅速開始向多個省市推廣。7月25日,北京當局決定:自2012年8月1日起至年底,將交通運輸業和部分現代服務業營業稅改徵增值稅試點範圍,由上海市分批擴大至北京、天津、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湖北、廣東和廈門、深圳10個省、直轄市、計畫單列市。

全國開徵地方教育費附加 變相增稅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認為中共這種所謂結構性減稅措施,並沒有實質性的減輕稅賦,而同時政府還在其他方面加稅。

高培勇在財經戰略研究院網站上發文表示:正在上海進行的營改增改革試點,應算是迄今最大的一個結構性減稅措施。即便推廣至全國範圍,根據國家稅務總局的估算,減稅規模也就是1000億元左右。

然而,政府在其他方面又開始加稅。比如從今年起,政府在徵收全國性教育費附加的基礎上,又在全國開徵地方教育費附加,高培勇認為,這屬於增加稅收而非減稅措施,「無論做何種測算,今年的地方教育費附加徵收規模,起碼在1000億元上下。即使考慮到部分省市在今年之前已經徵收地方教育費附加的事實並將其相應扣除,全國開徵地方教育費附加所涉及到的增稅規模,至少也有數百億元之多。」

稅收增長 造成結構性增稅

儘管中共也在喊為企業減稅,但政府的稅務機關卻在做著另一種「確保稅收增長」的行動。

高培勇說,「隨著7月份時點的到來,在不少地方,稅務機關正在『時間過半,完成任務過半』的口號下,掀起一場加強稅收徵管、確保稅收增長的行動。」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稅收增長的目標並不是全國人大或各級人大通過的2012年財政預算收入指標,而是「由黨委或政府出面,根據自身需要另外搞了一套。雖然各地規定的具體任務數值並不統一,但基本的特徵都是脫離經濟發展實情,層層加碼。」

他還舉例:「不少地方規定的今年稅收收入增長率都在15%以上,個別地方甚至摸高至25%。在有些地方,表面上雖未直接規定具體任務數值,但附加了更為可怕的抽像原則:或不低於全省或全國平均增長率,或者高於全省或全國平均增長率若干個百分點。」

兩相抵扣,高培勇擔心的是,人們所強烈期待中的結構性減稅極有可能演化為事實上的結構性增稅。

而高培勇的擔心已經在演變成事實。在財經評論人葉檀看來,結構性增稅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預徵稅、徵過頭稅,或者在上調稅收起徵點時改變既有的優惠政策。

葉檀還舉例,湖南邵陽市對部分企業實行「查帳徵收,定率預繳」之方式,讓企業預繳未來所得稅款。最近,海關總署重新修訂進境物品歸類表和完稅價格表,上海某稅務機關開始對資本公積轉註冊資本徵收25%的稅。

經濟學家綦彥臣此前在調研中也發現了這種情況,「沒人表面說,但地方小市長小縣長都在要求下面加稅。」

《華夏時報》最近的報導也證實了這種說法,江蘇地稅系統一位人士透露,他所在科室今年的稅收任務是上一年的基礎上增收30%,而且必須完成。

江蘇鹽城東台市一些原本營業額在2萬元以下,應該享受免稅的小商戶向媒體反映,稅務部門在估算他們月營業額時,都提高到了2萬元,原來每月只需繳納180元的國稅,現在提高到了600元。

政府向企業亂罰款

除了稅收上給企業帶來的負擔之外,令企業感到頭痛的還有亂罰款現象增多。

上海資深財務顧問陳女士說:「現在罰款呀,費呀,各種各樣,非常多,抓住一點就來。技監也好、工商也好,他們現在加大了罰款力度,好多公司都遇到麻煩,工商老愛罰款,他們有指標的,但是你問他們,他們不承認。」

陳女士舉例:「我有一家公司,上次有個營業執照,工商局限定,一個月搞一個分支機構,來不及時間不夠,超過兩天,罰兩萬,講講情,還罰一萬,不是扶植小企業嗎?不是為民解憂嗎,說的一套做的一套。工商所還要收OK卡(購物卡的俗稱,送了萬事OK),500塊一個人,公務員膽子很大,現在都是權力尋租,你要是不給他們,三天兩頭找麻煩。」

今年一季度公布的中共官方非稅收入數據也側面反映了企業非稅負擔的嚴重程序。

對於中共官方來說,非稅收入主要包括各種行政事業性收費和罰款。不像稅收的嚴格程序,非稅收入對政府來說相當靈活,行政事業性收費往往只需要一個政府部門的紅頭文件即可,至於罰款,很多時候則更是沒譜,罰多罰少,都由執法者說了算。

財政部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非稅收入高速增長。今年一季度中國非稅收入4118億元,同比增加1432億元,增長53.3%。地方非稅收入3472億元,同比增加1158億元,增幅50.1%。

稅收增長遠高於經濟增長

福建一個地級市的國稅系統人士說,近來他們經常加班加點,每週六都要下企業收稅,即便這樣福建全省財政收入增長也只有15.3%。

與此同時,河南、河北、甘肅、山西等省公布的財政收入增速大多在15%左右,雖比往年下滑,但比起經濟增長速度還是要快一倍,二季度的經濟增速已經跌至7.6%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