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黃山腳下「花山謎窟」現世之謎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佛法修煉人的前夕,「天下第一奇山」的黃山腳下,卻發現了一處結構雜亂、陰森的石窟群。江澤民次年專程前去遊歷並題名為「花山謎窟」。從江對石窟過度興奮的反應來看,江應是尋到了其真巢實穴。

文 ◎ 張傑連

江澤民在1999年7月正式發動迫害佛法修煉人的前夕,「天下第一奇山」的黃山腳下,即黃山市屯溪區與歙縣交界處的新安江畔,卻發現了一處充滿神祕和詭異氛圍的奇特之地——古徽州石窟群。2000年4月,古徽州石窟群景區破土動工,並於同年9月28日對外正式營業。江澤民次年親自題名為「花山謎窟」。

從江對石窟過度興奮的反應來看,江應該是尋到了其真巢實穴的感覺。

這個被認定為是目前中國已經發現的規模最大、面積最大的古石窟遺址,卻既沒有名頭能夠競爭自然景觀,也沒有機會入選人文紀錄。理由只有一個,謎團太多,誰也說不清它是個什麼東西,只能用「神祕、詭異、奇特之地」等字眼來描述。

經過發掘,花山謎窟是由36個大小石窟組成的巨大石窟群,目前只開挖出五、六個。與敦煌石窟相比,石窟裡面沒有壁畫和佛像,也沒有文字。石窟內空間奇大(最大的有兩個足球場之大),結構怪異、雜亂,迂迴曲折,有的層層相迭,洞中套洞;有的石柱撐立,窟內有水,深不見底。水中有紅、黃、藍、白、黑游魚,其狀多怪異。

經鑑定,石窟中的鐘乳石,成長年齡已經超過1700年。由此推算,這處人工開鑿的石窟,年代應在鐘乳石生成之前,最晚當不超過晉朝,但它開鑿的具體時間仍是謎。

追溯1700年前的中國歷史,即使在兩漢盛世,要開鑿如此浩大的工程,也幾乎要舉全國之力。石窟內鑿紋(爪痕)遍布,卻不知是何工具所致。這樣龐大的規模,浩大的工程量,不亞於修築另類長城,歷史上卻沒留下任何文字記載。

至於有人猜測石窟的用途,諸如諸侯王陵、屯兵、採石、徽商屯鹽等,也只是增加說辭,也有人因花山謎窟位於北緯30度「神祕線」附近,而視為外星人的傑作。

事實上,官方也只是既不點破,也不明說,肚子裡都清楚,這是一個既非自然、亦非人工的靈異構造,完全超出了人類認知的範疇,但它卻和江澤民有著不小的淵源。

江見謎窟興奮異常

說到石窟的發現與挖掘,首先開發的就是35號石窟。1999年被人發現時,洞口處皆是碎石,遂不斷向內挖。孰料越挖越多,在清理碎石時亦發現碎石之中夾雜著很多牛骨,令工人們百思不解,故名此洞為「千年謎窟」。

後來發現,此窟是個典型的蛤蟆洞,口小肚大,有一段20米長的引洞。走到引洞出口處,豁然開朗,眼前空出一座驚人的大肚空間,總面積有4000平方米。開洞之初,此處有千萬隻蝙蝠,人入此洞,驚飛蝙蝠,若黑風黑雨攪得開旋地轉,故又名「蝙蝠廳」。

內有36間所謂的石房,最小者其面積僅兩平方米;石房牆壁厚薄不一,最薄處僅10厘米厚。這些石房三面封,僅臨「蝙蝠廳」一側有一形門洞,門洞僅容一人進出。廳邊有深潭數口,水呈綠色,內有各色形狀怪異的游魚。洞內寒氣陣陣,陰冷無比。

2000年9月,第35號石窟對外開放,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詭異洞穴,卻引起了江澤民的極大興趣。官方報導稱,2001年5月17日至24日,江澤民到安徽視察,那時正是江鎮壓法輪功最凶殘的時候,實際上,江就是為察看巢穴而來。為掩人耳目,江於19日遊了黃山,還賦詩一首〈登黃山偶感〉,不僅高調公開發表,還要求收錄到上海小學生的活動課教材和擴展讀本。

隨後的兩天,江仍在黃山周邊活動,但官方沒有任何報導。只有當地,因「總書記」的親臨而誇耀,人們才知道江原來是有意無意地去認了巢穴與祖籍。

在花山石窟的旅遊頁上,可知,江從黃山下山後,第二天,2001年5月20日下午,就去了剛開發出的花山35號「蛤蟆窟」。當時江在陰冷的洞內待了很久,之後在洞口留影,並異常興奮,那種找到巢穴的感覺從江的言辭中透露無疑,江讚歎:「真是太絕了!是個謎,真是個千古之謎!這真是個寶啊!要是宣傳到國外去真了不得!」遂自親題字將此地命名為「花山謎窟」。

江的極度興奮,也讓當地官員受寵若驚。於是,江的題字置於山坡上,留影處弄個石頭註明。就連江的上述語無倫次的口讚,也被刻成石碑立了起來。表面上是一種資本炫耀,但也冥冥之中為江的蛤蟆巢穴立碑為證。

恰巧的是,江的祖籍也在黃山腳下的旌德縣江村。江在花山巢穴過癮之後,第二天搞了一次半小時的閃電式認祖歸宗。

根據花山謎窟的大事記,中共高層現任,沒有其他人遊覽過被江稱為「神奇」的「花山謎窟」。

這個被人百思不解的花山謎窟,中國民間江湖上有談論——是江的蟾蜍靈體在另外空間的大陰所,只不過隨著江轉世,帶進移入了這個空間,藏身於黃山美景之下。時候一到,巢穴曝光,江在那裡的興奮,一定有了回家的感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