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天意奇緣 鋪就王聖哲小提琴修復藝術之路

?"
修理、製作小提琴近30年,王聖哲是臺灣及亞洲地區小提琴界極負盛名的大師級人物。

拉不出聲音的啞巴琴,在機場遭到堆高機壓過、甚至被吉普車碾過的小提琴,都能在他手上修復。修理、製作小提琴近30年,王聖哲是臺灣及亞洲地區小提琴界極負盛名的大師級人物。彷彿天意,他學拉琴、製琴的過程奇妙,步步巧安排……

文 ◎ 黃采文
攝影 ◎ 林仕傑

師承國際製弓製琴大師劉國正、紐約首席製琴修琴大師Master Horacio Pineiro、製弓修弓大師秦榮,王聖哲1989年起擔任臺灣省立交響樂團駐團專任修琴師。他修過的琴讓音樂之都維也納的修琴師都嘆為觀止,也令奇美文化基金會放心把收藏的史特拉底瓦里、瓜內利等價值上億臺幣的名琴,交給他修理。

臉龐略顯剛毅的線條,加上微笑時露出的酒窩,王聖哲理性般的思維邏輯與感性才情洋溢的性格,在他的臉上露出端倪。回憶起與小提琴的不解之緣,王聖哲的笑意更深,端坐在工作臺前的他講述著過往人生裡多段奇妙的際遇與緣分,情神卻顯得有些感慨,「我學東西的過程很離奇,非常戲劇化……」

軍營臥虎藏龍,兒時學習的寶庫

1952年出生的王聖哲,從小居住在臺北縣土城一小鎮上。當時住家附近有一處駐軍,那是1949年大陸遭到中國共產黨赤化後移師來臺的國民黨軍隊,軍隊裡臥虎藏龍、人才濟濟,有人字寫得很好、有人國學造詣很好、有人國術很好、有人鋼琴彈得很好、有人小提琴拉得很好……王聖哲形容那是他學習的寶庫。

從小莫名好學的他向軍隊裡的叔叔伯伯學習、討教,於是,四歲時的王聖哲寫書法,五歲時寫春聯,識得《千字文》、《三字經》、《朱子治家格言》,《幼學瓊林》、《浮生六記》,就如同在培養皿裡吸收了豐富養分的幼苗,茁壯與養成極佳的文學素養與藝術涵養,他學會了胡琴、書法、口琴、鋼琴、平劇、國術、漢語文學、木工及雕刻……

「我學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我後來的養分。」有別於大時代巨變下歷史的卷軸多編寫令人泣淚、悲情的故事,王聖哲的際遇卻充滿了溫馨與人情味,但這些過往都遠遠不及發生在他四歲半時的那段往事,王聖哲娓娓道來:「那是改變我一生的事情……」

四歲半那年,居住的小鎮裡來了一位因避債而逃難的男子。他因受親戚牽累背了龐大債務,犯了當時的票據法因而被通緝。王聖哲擔任鎮上民政課長的父親見其處境堪憐,於是,讓男子與其八歲的兒子在鎮上安頓。為人熱心的王爸爸還授命四歲起便開始寫書法的王聖哲,教那名尚未就學的孩子寫字。

美妙樂音,牽成志向奇緣

有一回,小小王聖哲前去男子家,未進門便被一串串美妙的樂音所震撼,原來,男子正在教自己的小孩拉小提琴,眼前陌生的樂器勾起王聖哲學習的渴望。回憶半個多世紀前的那一刻,王聖哲的眼神仍閃著奇異的光芒,「當我第一眼看到小提琴,聽到聲音我就覺得,我就一定要把它學得很好。」年雖稚嫩的他卻沉穩的請求男子教他拉琴,男子欣然答應,從此,王聖哲與小提琴的那份奇妙、不解的緣分也慢慢的勾勒、延伸……

王家有11名子女,家境並不富裕,必須從事農作貼補家用,學習昂貴的小提琴對王家而言,是天方夜譚。「我知道,越不可能得的緣分,越要珍惜!」小小年紀的他極其認真的學習,直到四年後,男子礙於形勢所迫必須離去。離開前,男子贈予王聖哲一把小提琴,還為他找到新的小提琴老師,並為他繳交學費。王聖哲對男子感念極深,雖然此後,王聖哲不再見到該名男子,他也毫無音訊。

奇妙而短暫的緣分,讓王聖哲決定了人生的志向,「做琴這個種子一直在我心裡很深的在茁壯!」

國中時,他得知學做小提琴可以到日本,他還知道,做琴需要機械理論,於是,他立定考上成功大學機械系為第一志願,日後到日本學習製琴技藝。儘管後來無法抵抗母親的強勢,順從地就讀臺大醫學院,但奇妙的是命運之神仍自有祂的安排,讓他再走回自己早已盤算的人生路。

兩個月又八天的醫學院生涯,才發現自己患有「血暈」,不能見血,王聖哲暗自竊喜,這下讓母親不得不屈服了,「我告訴媽媽,我以後還是當醫生,我以後醫小提琴啊!」第二年,王聖哲重考大學,如願地考上成功大學機械系。

「我就一直朝著我定好的路前進!」當同學在享受大學多采的生活時,他已平穩的走上已定的人生路程,他奮力的學習機械理論、苦讀日語。大學畢業後,他如願的進入一家日系公司,也如願的被公司派駐日本。

日本董事長:幫你實現三個願望

「我的故事很長啦!三天三夜都講不完啦!」王聖哲突然跳出話題,讓原以為故事即將進入尾聲的我們,再打上懸念。原來,日本的學琴經歷,也是猶如勵志的連續劇一般,曲折卻又溫馨。白天裡,王聖哲兢兢業業的幹活,做一名稱職的機械工程師,空閒時蒐集製琴的資訊,就在情況未明朗之際,命運之神再次降臨。

就職的日本公司董事長有一名15歲即將報考高中音樂班的女兒,但她的韓籍懷有身孕的小提琴老師因不小心跌倒而動了胎氣,必須躺在醫院裡安胎。這時距離考試僅短短五個月,董事長緊張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切地為女兒尋找適合的小提琴老師。高中就開始教授彈奏小提琴貼補家用的王聖哲得知後,自告奮勇地自我推薦,並得到任聘。五個月後,董事長的女兒如願考上音樂班,董事長開心地對王聖哲說:「我可以為你實現三個心願。」

王聖哲大喜,如實地說出自己到日本的願望:學習製作小提琴、再進修獲得音樂文憑、在日本停留三年以學好日語。董事長一一答應,並代為安排。不過學做小提琴的過程又是一段頗為曲折的人生小插曲。

機械工程師變身小提琴手

由於製作小提琴的學費十分昂貴,於是,多方打聽下,王聖哲被安排到一學作小提琴的俱樂部當英文翻譯。前去時王聖哲被告誡:「千萬不要露出小提琴老師的身分,因為他們請來的老師學費很貴,不願讓外人來分享,所以你不能『漏餡』。」於是,王聖哲就這樣默默的、不著痕跡偷偷的學習著,每每王聖哲為美籍意大利裔的老師翻譯做琴的方法與要訣時,心裡卻十分折磨,「我很難過,因為我只能翻譯不能動手做。」不過,大約四個月之後,王聖哲生命的轉機又戲劇般的出現了。

這天,一位日本交響樂團的團員喝酒後鬧事,拿著送修後的小提琴,賴皮的不願付十萬日圓的修理費,大喊大叫地謊稱小提琴沒修好。只會修琴、製琴而不會拉琴的意大利老師無奈,學生們也沒了主張,王聖哲一時氣不過,「是你的問題,你醉酒拉不準,老師修得非常好!」對方一副不屑的神情與口吻:「你懂什麼?!」此時王聖哲忘了董事長的告誡,也忘了「露餡」會讓自己失去藉翻譯學製琴的機會,他從對方手裡接過小提琴,自顧自地拉出美妙的琴音,並接著說:「您能指出問題在哪裡,我們就修給您。」對方聽到後,酒也醒了,從身上掏出錢來,九十度鞠躬並歉意地說:「可能我喝醉酒了,對不起。」

而這一幕也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他不是一個機械工程師來兼任翻譯嗎?」「他怎麼能拉琴?而且拉得這麼好呢?」王聖哲如實的告訴大家,自己本身不僅能拉琴,多年來一直夢想學製小提琴。因為一般製琴師大多不會彈奏小提琴,因此容易被惡意刁難或輕視。老師與學生們聽聞後都被眼前發生的這一切激勵著,於是同意讓王聖哲加入學製琴,但王聖哲必須教大家彈琴。談起多年前的經歷,王聖哲不覺莞爾,率真的性情又為自己得到一次學習機會。「修琴師要這樣才有尊嚴啦!不要把自己當成一個木匠啊,你要是一個藝術家啊。」

師從國際大師,找回美妙而精準的琴音

就這樣,王聖哲在日本如願的學會做琴,並取得日本師範音樂院琦玉分校管弦樂教育碩士學位。回到臺灣後,1985年王聖哲成立工作室,但自覺仍須再進修與學習,於是1985至1990年期間赴美國洛杉磯,他向國際製弓製琴大師劉國正學習製弓;1990至2005年期間,向紐約首席製琴修琴大師Moster Horcio Pineiro學修琴。

 

王聖哲的工作室一隅。

隱身在臺中市郊,王聖哲的工作室些許凌亂卻分工有序。在這小小的斗室裡,掛滿了王聖哲親手修復、製作的小提琴,堆滿工具的工作臺上,曾經躺著市價上億臺幣的意大利古琴。

「這支弓價值12萬,斷成這樣沒有人要修了。」王聖哲拿出琴弓修復前的照片,對照手上修復後毫無接縫痕跡的琴弓,王聖哲頗為自豪。「這把琴是被人家修到太薄了,我現要加厚,這是一隻很貴的古琴要十幾萬美金。」「這把原來被人家修得紋路、顏色完全不對,紋路不對,聲音完全不對了,而且外觀也不對啊。」凡是小提琴的疑難雜症,或是已病入膏肓、群醫束手無策,都會找到人稱「小提琴醫師」的王聖哲手上來。


王聖哲將斷裂的琴弓修復到毫無接縫痕跡。

「小提琴本來就很精密,一點點不對就會影響聲音品質!」琴頸仰角、張力、各弦栓不能與其他弦互相接觸干涉,共鳴點必須正確,面板、背板厚度要對才不致產生狼音,尤其古琴的油漆必須完全無縫復原。熟悉機械理論,包括音響共震學、空氣動力學、流體力學、震動學、材料力學等,這讓原本追求完美的王聖哲,將小提琴的構造視為一門極度精密的科學。於是在修琴前,王聖哲發揮機械工程師的專業,畫出精確的剖面圖、構造圖,可以讓送修的小提琴,回復到比修復前更加完美的狀態。不僅如此,四歲半起不曾間斷的拉琴音樂生涯,讓他可以為小提琴找回美妙而精準的音色,「小提琴最珍貴的不只是看得到的外觀,而是看不到、摸不到的音色,這才是真正要追求的東西!」

藝術家胸懷,拒絕假琴買賣

跟王聖哲的談話被一通門鈴聲宣告暫停,是一對家長帶著學琴的孩子及被摔壞的琴慕名前來。王聖哲信手一拉琴,仔細地敲敲面板與背板,便看出何處出了問題,但這時,王聖哲聽到家長提及購琴的過程與價格,臉上微有慍容,原來這是一把大陸琴卻冒充意大利古琴出售,是商家惡意詐欺的買賣。王聖哲建議家長先將修理一事擱緩,可找賣家購回假琴。素昧平生的家長被王聖哲的坦誠與熱心感動,離去前再三道謝。

「要以一名藝術家自許,而不是一個工匠,純粹只是為了賺錢,剛才那個賣假琴的……那是愚蠢!」王聖哲氣憤難消,「我不會把假的說成真的!假的說成真的是為了利益,真的說成假的是為了傷害別人,沒有必要啊!」

雖然古琴買賣可以輕易的賺取高額差價,王聖哲有他自己的一套人生價值,「賣一把小提琴(的利潤足以讓)我三個月不用工作了,對不對,但是我為什麼要辛辛苦苦的去教學,因為我覺得把美好的東西傳遞給別人,自己得到生活物資,又得到一般生意人所得不到的快樂跟成就感。」

因此面對同業裡常見的假琴買賣,獲取不當而高額的利潤,王聖哲不為所動,他說,對他而言有更大的動力:「我把琴拉得更好,我的學生源源不絕;我去演奏,每個人都來跟我說,你拉得真棒……那種滿足,比去非法賺錢得不義之財誘惑更大。」王聖哲自1991年自組的樂團連續18年獲邀總統府國宴、外交部國際使節酒會演出。

藝無止境,態度決定高度

在日本學得紮實的製琴技術,並在美國師承多位製琴、修琴、製弓大師級人物,再加上機械系科班背景,也是熟悉小提琴樂音的演奏者,這多重的優勢讓王聖哲的修琴技術在臺灣及亞洲地區小提琴界極負盛名,成為臺灣唯一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裡人類文化財保護協會下,史特拉底瓦里古琴協會認證可修復史特拉底瓦里古琴的修琴師。

儘管如此,王聖哲不僅對自己小提琴的專業要求嚴苛,豐富的學識和藝術養成,也讓他成為臺灣唯一得到國際認證的英文書法教師,在多所大學外文系、設計系、美術系等擔任英文書法教師。「一個人的態度決定一個人的高度。如果你的態度很認真,無形中會把自己一直墊高,一直墊高,但是我們的工作態度要很好,我們對人的態度要越來越謙虛。」

他說,在腦子裡植下老師Master Horacio Pineiro工作時認真而嚴謹的態度,不僅讓他感動莫名,也砥礪自己凡事認真不苟的處事態度,「老師那種用心的態度,儘管他的技術已經好到被所有同業及提琴演奏家景仰肯定的地位,但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都還是很用心的做,絕不馬虎。」


為紀念兒子出世,王聖哲特別製作一把小提琴,精於雕刻的他也在琴上創作。

「我會砥礪自己,要求自己,我能修到更好更好的話,不是對客戶交代而已,是要讓自己覺得,每一隻琴我做得都有更好的成果,都有更好的收穫,自己也就更多的成長啊!」小提琴從外觀、形狀、線條,在王聖哲眼中是不折不扣的藝術品,是一個終其一生可為之付出與不斷追求的藝術品。


像嚴謹、講究科學、理性的工程師,王聖哲也像追求完美無止境般的藝術家。

期許自己修琴留下好名聲,做一把能流芳千古的好琴,像嚴謹、講究科學、理性的工程師,也像追求完美無止境般的藝術家,王聖哲豐富的人生歷程裡,讓人見識具足堅持自我價值與真理的追求,生命因此更豐富、完整。而他那曲折又巧妙的人生際遇,也讓人不禁思維,或許上天在每一個生命的歷程裡都有祂的獨特安排,但唯有積極、正面、順從天意而行,才能讓生命獨具的特色發光、發亮……◇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