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選項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互聯網誕生之始,目的純粹是軍事的,美軍擔心蘇聯導彈打過來,一下把美國的指揮、控制和通訊中心打掉,會讓美軍會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反擊也組織不起來。所以有人想出了一個主意,如果指揮通訊沒有中心和樞紐,而是通過像蜘蛛網一樣的網絡來聯繫、分布廣泛,那敵方導彈無論怎麼炸,也不可能一下把所有的渠道都截斷。而網絡只要有一條線暢通,即便要曲裡拐彎的繞過許多節點,那指揮和通訊仍就可以暢通無阻。也就是說,互聯網從它誕生的那天起,就與中央式的控制既相生又相剋、共同生存。

這個歷史淵源,對今天的中土很有意義。因為互聯網天生與中央集權式的控制完全對立,所以,它不光弄垮了北非和中東的許多集權體制,它對中共集權也威脅極大。因為互聯網的濫觴,中國民眾的言論自由雖然仍不到家,但畢竟在夾縫中茁壯成長。網上的言論越來越生動、越來越多姿,許多都饒有趣味。

紅朝下一盤很大的棋?

普通人的有趣言論可以上網看到,但有「中國特色」的,是五毛的言論。許多人討厭五毛,但五毛黨人數據說有上千萬,那也是一股社會力量。只不過,這是一股被誤導、被欺騙,或就是想賺點錢、或心甘情願被利用的一批人。

給紅朝搖旗吶喊的五毛,有獨特的語言特徵,他們喜歡用感嘆句,常用斬釘截鐵的語言。比方最常見的一個故弄玄虛,就是不管中共局勢有多麼狼狽、危險,他們總說中央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乍聽起來,好像中南海胸有成竹,正隨心所欲的掌控局面。人們說閻王不急小鬼急;如今是地獄崩塌,閻王肚子裡清楚得很,小鬼卻還在裝傻。

讀懂中國的人知道,這些措辭的背後,反映的是相反的圖景。目前中國局勢已經失控,經濟局勢如此,政治和社會局勢也是如此。如果真用「下一盤很大的棋」來比喻,那就是收官之際、大勢已去,宇宙中正邪各種力量都在聚集。但在中國經濟陷入困境之時,人們也在考慮,紅朝究竟有沒有辦法擺脫困境?決策中,中南海有什麼選項?

國家經濟怎麼增長?

目前整個世界的經濟,都處在危機之中。雖然末世徵兆越來越明顯,但心靜的人也察覺到,正的力量也與日俱增;絕望之中,新人類的希望愈來愈明顯。從正常社會的角度看,要發展經濟,有什麼辦法呢?作為政府來說,有哪些選項呢?

西方經濟學人士,許多認為經濟發展與「Credit」(信用、信貸、信用等級或信貸額度)有關,因為信用放寬可使財富流動,從而刺激經濟,因而經濟就會增長。另一說法,是說經濟增長跟勞動力增加有關,勞動人口的工作,或人口的需求,會帶動經濟發展。那麼,什麼會帶動勞動力增加呢?是付給勞動力的薪資。並且,提供工作的人(資本家)可以用小時工資的高低來調節勞動人口,按所需的優先順序完成不同工作。

信用的作用,在於把支付勞動力的金額放大,人們會為未來收益在今天努力工作。所以,理論家認為,只要勞動生產力的價值大於支付勞動力的金額,經濟總量就會增加,經濟也就增長了。有人不同意對信貸的這種解釋,認為經濟的穩定發展依賴於經濟中流動的錢的數量,流動和周轉的錢越多,經濟規模就越大。錢如果離開體系內的流通,經濟就會萎縮。

還有的學者,認為發展經濟的動力就是生產。GDP是一個國家的產品和服務的總和。但生產是靠勞動力和資本完成的,如果兩者都有,經濟就會增長。如果勞動力不夠,勞動生產效率就比較重要;但沒有足夠的資本,也就沒有足夠的工資來僱傭勞動力。

因此,在正常社會,除非戰爭和瘟疫改變人口數,勞動力和人口基數基本不變。為刺激經濟,各國央行都使用資本槓桿。調節體系中錢的數量,可以用利率來進行:利率降低,流向體系的錢就多;利息升高,錢就被收回來。現在美聯儲的利息已經降到零,不能再降了,他們就買回國債,把更多的錢注入經濟體系,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QE3。

稅收,是另外一個調節的槓桿。多徵稅,民間投資就少,少徵稅,民間投資就多。此外,對外貿易也會使經濟增長,但這必須是雙向的貿易。單向進口太多,國家經濟也會萎縮。還有,新技術的出現,因為使勞動力效率提高,也會增長經濟。
 


經濟衰退中,中國為何缺乏應對的選項?這跟中共的本質有關。圖為中國銀行在香港中環的大樓。(Getty Images)


中共為什麼缺乏選項

正常國家刺激經濟的舉措,無非是調節利率、調節稅收、鼓勵技術進步、鼓勵進出口這麼幾項,可說是「四輪汽車」。中國所謂「三駕馬車」,亦即投資、出口、內需,在正常社會看來,都是有問題的。因為私人投資受利率影響,政府投資民眾不一定批准,因為人們知道政府參與經濟的效率非常低下,它也給貪腐開方便之門。中國的貿易趨於單向,大力出口的同時抑制進口,這會造成其他國家的損失,所以不能長久。中國所謂「提高內需」更是滑稽,你要真正增加內需,也不需要什麼「家電下鄉」,你就減少稅收就好,或者把錢給百姓退回去。在正常社會,政府也不需要去促進「內需」,政府自己的收入都是受制約、限制的,它能籌集足夠的錢保持政府運作,就謝天謝地了。

正常國家的「四輪汽車」,是利率、稅收、技術進步和貿易。中國只用了半個輪子,亦即貿易中的「出口」,難怪「三駕馬車」會拋錨。正常國家選項不多,也不總是有效,如果總是有效,就沒有各國的經濟衰退了。奧巴馬曾拿7800億刺激經濟,花在健保、基礎設施、教育及減稅上,並直接干預汽車行業。但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和大多經濟學家認為,奧巴馬計畫雖然給經濟帶來增長,也帶來幾百萬工作機會,但CBO認為,即使沒有刺激計畫,這些工作機會也可能被創造出來。

中國並非市場體制,信貸又偏向國企,就很難通過降息來刺激經濟、降低國內債務成本。中共從既得利益集團的本質出發,也不會降低稅收。技術進步在沒有法律、官方暗裡鼓勵仿冒、盜版的社會,根本沒有可能。加上貿易的半條腿走路,所以中共在經濟衰退中完全缺乏選項。

在物價恢復漲勢、生活必需品價格上揚、勞動力價格高位維持、三角債捲土重來之際,中共也許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但靜觀棋局的人心裡都明白,「將軍」並「將死」(Checkmate)的時刻,馬上就要來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