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江青的真實故事

?"
1934年的電影海報中的李雲鶴。(維基百科)

2012年8月,薄谷開來的被審讓人聯想到30多年前1980年11月公審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的場景。

文 ◎ 王淨文

這兩位紅朝中曾經紅極一時的紅女人,有很多類似之處:兩人都有著悲苦的童年,兩人都聰明過人、精明強幹、都是信奉「誰說女子不如男」的女強人,都因「夫貴妻榮」而名聲遠揚,最後都成了男人的替罪羊,都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

不過江青在審判庭上的表演比谷開來熱鬧很多,也真實很多。官方一口咬定是江青利用了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所以她要代替毛澤東承擔文革的罪過,但江青始終堅信自己無罪,在法庭上她堅稱有罪的是鄧小平之流的「反對毛主席的修正主義分子」,她在法庭上又喊又叫,彷彿一點也不害怕。當她聽到宣判「死刑」兩個字,還沒到聽到「緩期執行」時,她已經又哭又鬧起來了。

相反,谷開來倒是冷靜很多,也非常配合法庭,然而,只有七小時的審谷案,與近七周的審江案,誰在演戲,也就一目了然。谷開來不光殺死了海伍德,她還參與了摘取活人器官、倒賣中國人遺體的罪行,被稱為「惡魔」。這些都是《薄谷開來案中奇案》一書的獨家爆料。


谷開來自稱最崇拜的人就是江青,人們對谷的評價也是她最像江青。(AFP)

谷開來自稱最崇拜的人就是江青,人們對谷的評價也是她最像江青。相隔40多年的兩個女人,她倆到底有什麼異同呢?取下變色鏡,拿起望遠鏡和顯微鏡,讓我們全方位地還原一個真實的江青,審視這個在中國政治舞臺上留下長遠身影的當代最出名的女性,希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從中我們能品出自己的人生三味。

在官方的宣傳下,人們知道的江青是個專橫、凶殘的野心家,不過越來越多的史料顯示,中共妖魔化江青是別有用意的。文革是中華民族的劫難,還原事實,從中挖掘出文革的禍根,清除文革的遺毒,這是關係到我們今天每個人日常生活的事。假如沒有王立軍的出逃和揭發,薄熙來已經進入政治局常委,再過一兩年,他和周永康密謀的、逼迫習近平下台的政變陰謀將會實施,屆時,中國可能又會重新經歷一場文革。薄熙來稱放言,至少要殺50萬人來保證「紅色江山永不變色」。

江青的故事包含中共權鬥內幕;也包含曲折的愛情故事;有老人喜歡的史海沉鉤,還有年輕人喜歡的新潮趨勢。同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一樣,萬夫所指的「紅都女皇」江青,在害了億萬中國人的同時,她自己也成了受害者;無意中她掉進了紅魔窟裡。這是怎樣的魔窟?如何才能逃出魔窟呢?這就是本書要探尋的。

江青的窮苦童年

跟谷開來比起來,江青的童年更苦些。

在江青的傳記中,葉永烈寫的《江青傳》對她早年的經歷介紹得最詳細。江青小名叫李進孩,所以她的攝影作品署名叫李進。進入演藝界之前,她的名字叫李雲鶴。當時在她所在演出團隊有個藝名叫紅葉的女演員,於是新來的女演員被改稱藍蘋,意為:藍色蘋果,這樣紅葉與藍蘋,讓人們容易記。


「藍蘋」時代(1935年)的江青。(維基百科)

等江青去延安後,在延安的第三招待所登記旅館住宿時,她給自己取了個新名字,叫「江青」。外界分析有兩層含義。一,「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她希望未來的自己能超過過去的藍蘋。二是出典於唐朝詩人錢起的《省試湘靈鼓瑟》一詩:「曲終人不見, 江上數峰青。」在文革得意時,江青曾在自己拍攝的一幅廬山雲霧照片上,洋洋得意地題詩一首自畫詩:「江上有奇峰,鎖在雲霧中,尋常看不見,偶爾露崢嶸。」儘管她只是偶爾露崢嶸,其猙獰的面目已經讓很多人痛不欲生了。

生日瞞報 名字多版本

關於出生年月,江青和谷開來一樣,也都隱瞞了兩年。官方根據江青在延安時的填表,她生於1914年3月,不過美國記者斯諾所著《西行漫記》則稱江青生於1912年。曾任共產國際聯絡員的弗拉第米洛夫在他1942年12月3日的日記(後來發表成《延安日記》)中也記載:「江青……據她告訴我們,她在1912年生於諸城(山東)一個貧苦家庭。」看來她們都希望自己年輕兩歲。

江青的祖父李純海,本是個大地主,擁有一百多畝土地,等到她父親李德文手中,已經破敗成所謂「很貧苦的手工業家庭」,其實就是個木匠鋪。李德文招了幾個小徒弟,自己也做木匠活,「上升到作坊主」,後來還在諸城城關開了家旅店。

李德文娶了兩個妻子,小老婆欒氏生下的女兒,便是江青。出生時,她父親已六十歲。除了乳名李進孩之外,江青正兒八經的名字叫李雲鶴。這個名字的由來,江青本人就曾給出兩種不同的「版本」。文革時在接受路易斯女士採訪時,江青說:「我原來的名字叫李雲鶴……中國有句成語叫『鶴立雞群』嗎?鶴不僅站在那裡比雞高,而且鶴能從雞的頭頂上飛過去。鶴是出眾的!」不過人們不會忘記她說過:「我上小學的時候,還沒有『大名』。看到我長得又高又瘦,雙腿細長,薜煥登先生給我取了個名字,叫『雲鶴』。」

毫無疑問,第二個版本更接近事實。因為李德文脾氣急躁、粗暴,不但對最小的女兒不好,對小老婆也不好,特別是在手頭拮据的時候,肝火更盛,往往把怨氣發洩在妻子身上。

隨母離家 童年窮苦

江青的母親離開李德文是在某年的元宵節上。那年諸城淮河岸邊,有錢的人家早早地掛起一盞盞瑰麗多彩的花燈。眼巴巴地看著人家財大氣粗,而自己卻沒有閒錢給孩子買花燈,李德文滿肚子的氣。正在這氣頭上,江青的母親失手摔破了一只碗。李德文盛怒之下,抓起一把鐵鏟揍她,先打背,後打手,竟打斷了她的小手指,痛得她淚如泉湧。江青嚇得放聲大哭,父親給了江青一巴掌,打掉了她的一顆牙齒。母親無法忍受這樣痛苦、屈辱的生活,背起江青,連頭也不回,離開了李家。

江青的母親出走之後,生活沒有著落。她沒有文化,只有氣力,就靠著給人當傭人,維持母女生活。江青記得:「有一次,母親把我放在親戚家。母親出去了,我靠在炕上等母親。炕上沒有東西吃。我一動也不動。後來,我就靠在炕上睡著了。母親回來看到我這樣,就抱著我哭了,很淒涼……小時候,一是窮苦,二是走夜路找母親,一次印象最深的是我到處找母親,找不見,我穿過青紗帳,狗咬了我的腿……在我的記憶裡,童年的生活是充滿了恐怖、淒涼的情調。」

維特克在《江青同志》一書中還這麼寫及:「江青的家境實在太窮,買不起制服,有什麼便穿什麼,但大多數是男孩子不要了的舊衣服,別的孩子覺得她的模樣滑稽可笑。江青的破爛鞋子,其中一隻露出了大腳趾被謔稱為『鴨蛋』。」

據說江青的腳趾頭長得很特別。有的說是因為裹小腳,把骨頭弄變形了,很難看,也有的說,江青有隻腳長了六個腳趾頭。入住北京後,每年在北戴河游泳時,別人都是光腳下水,但江青總是穿一雙薄薄的軟鞋,進入水面後才脫下來。她不想讓人看見她那隻腳。據說劉少奇的太太王光美很會游泳,蛙泳、仰泳、自由泳,在水裡像海豚一樣的自由自在,而江青水性不是太好,為了不讓人覺得自己笨,江青後來就不去游泳了,寧願坐在屋裡打牌。

只讀了小學 討厭孔孟修身之學

江青只有小學學歷。維特克在《江青同志》(也譯為《紅都女皇》)一書中這麼寫道:「江青最討厭的課程是孔子之道的『修身』。有一天,上修身課的時候,江青在課室上心不在焉,老師把她拖到廁所,用戒尺打了五下。下課後,那位教師似乎有些歉意,主動地和她和解。可是江青後來又因其他事故而發生兩次衝突,一個學期結束後她被開除。她的小學經歷,就這樣在第五年便突然結束了。」

1926年,12歲的李雲鶴小學畢業了。她跟母親一起,離開了諸城,來到天津她姐姐家。姐夫王克銘當時是奉系軍閥部隊軍官。李雲鶴沒有上中學,在姐姐家閒住。

「1929年念過一年藝術學校,也被人瞧不起,文化水平低,衣服破破爛爛……」 江青所說的「藝術學校」,就是山東省實驗劇院。

「當時我只有15歲。學校免收學費和膳費,而且每月有兩元津貼。因為劇院只招收初中和高中畢業生,甚至還有大學生,而我沒上過中學,嚴格來說,我是沒有入學資格的。我被錄取,只是因為劇院的女學員實在太少了。就在那兒只讀了一年……」

在那裡,江青結識了趙太侔,這位山東實驗劇院院長、國民黨山東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委員、跟聞一多一起留學美國的新潮文人,其思想給李雲鶴的人生帶來極為深刻的影響。

由於天性爭強好勝,江青從小無論讀書還是演戲,她都爭著出頭。(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