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明珠投暗」誰之劫?

?"
(Getty Images)

1997年7月1日中共接管香港,吾國人謂之「香港回歸」,黨媒大吹大擂兩地同胞為此紅朝盛事舉國歡騰。此種人造情緒頗具傳染性,不特有大陸熱血青年對此無甚免疫能力,「旁觀者未必清」的海外人士,欲拭目以待此「一國兩制」之奇觀者亦大有人在。不過,對於一些「過來人」,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譬如吾家叔父。當年國軍撤退臺灣,軍士去留自任,叔父遂整裝歸鄉擬做終老計,未想一場文革,險些命赴黃泉,於是才有了後來的輾轉香港,所幸晚年優遊,平日衣食無憂但享天倫。為免重蹈覆轍,是年春,叔父決然舉家遷去澳洲。

一批港人隨回歸前夕移民潮湧向加國或澳洲,而絕大多數土生土長之港人仍然留守。只是,舉目所見血色五星旗漸升漸高,不覺心意荒忽,彷徨歧路,而目下之故園竟如昨日之黃花一夢--自今往後,是「香港回歸」還是「明珠投暗」,誰又能說的清呢?而一場大雨又恰於凌晨暴至,始作雷霆之怒,漸轉蕭瑟淒絕。旋即又聞軍中傳言,夜雨傾盆的新界山路,中共駐港先頭部隊居然四輛坦克翻車,事故不大,卻正值此香港回歸,首批共軍入港之時,一時間卻也人心惶惶。風雷雨露,皆是神明之跡,不知這場雨又是做何隱喻?

香港回歸,講究紳士風度的英國人還在慢條斯理的收拾著行李時,中共早已迫不及待的海陸空全線出擊向香港進駐了。港人中多有因中共「港人治港」之承諾而希冀萬一者,如同四九年之大陸,一代有識之士翹首以待「共和」之國在中共治下兌現。殊不知,100多年的英殖民地番號取消,不過是又一段真正意義上的新殖民統治之開端。中共於政治、經濟、文化各個領域無處不在的對香港蠶食、赤化,而中共所依據者,既非港人骨血中的華夏文明道統,亦非理想中的西方民主文明,竟是一不倫不類之馬恩列思毛鄧江逆論!可想而知,所謂一國兩制,好比一心兩竅,一頸二首,又是派生自這樣一串邪論之上,實為有史以來人類政體前所未有之怪胎。

歷數中共九七年後在港所為,之初,顧忌國際輿論壓力,長於做秀的江氏對香港尚持溫和,主要以扶植親共黨派為其代言為第一要務,時至2003年推出所謂《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內容,公然侵害港人人權,中共之獨裁本相始露猙獰。而所謂「港人治港」之承諾也因中共操控選票滲透港府而架空。同時,中共對香港事務染指旋即深入文化、思想控制之層面;如文藝界,2010年初,中共力阻當今聲名赫赫繼中華傳統文化之大統的神韻藝術團赴港演出即為一端。又如教育界,向來為中共必爭之地,而今夏在港推出所謂國民教育科,公然欲在學堂之上對下一代港人進行全民洗腦。

被稱為「東方之珠」的香港,竟未能逃出明珠投暗的命運,成為中共囊中之物。中共嗜血成性殺人如麻,近年更曝出對十數萬以「真善忍」為信仰之民眾活摘器官之駭聞,比之其祖馬克思所奉撒旦教亦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今日之香港為此魔鬼黨所殖民,夫天下劫運豈有更甚於此者乎?人謂天意幽渺,鬼神茫昧,而1997年7月1日掀翻共匪軍車的一場大雨,難道不正是天地同悲,神人共憤的昭示嗎?不過,悲憤之餘,更有一層玄機,自我標榜為戰無不勝威武之師的共匪首次入港即車毀人亡,莫非香港將成為中共獨裁暴政的滑鐵盧?--此15年前之讖兆,今日已為不爭之事實。

先是,50萬港人遊行抗議二十三條惡法,夫中共自竊據中華橫行久矣,60餘年荼毒所至未遇此強大反抗之聲勢,唯今日始知天下尚有民意二字。而中共所扶植之親共黨也因大失民心遭港人唾棄。至於中共操控選舉之種種流氓劣跡,更引發廣大港人極大反感與抗議。時中共策劃香港入境處拒簽神韻人員入港而小有得意,此舉再犯眾怒且被訴諸法庭,次年3月香港高等法院判決撤銷入境處拒簽決定,神韻香港主辦方勝訴,香港司法部秉承司法獨立之精神則廣受盛讚。而令中共尤為切齒者,歷年「六四」周年紀念、「七一」邪黨慶生竟成港人呼籲民主,抗議獨裁之大型集會日,又以今年規模最為浩大。「六四」周年紀念,集會港人達18萬眾,而中共窮凶極惡竟謀殺六四鐵漢李旺陽以為報復,反引發更大規模之40萬港人「七一」大遊行之反共大潮。而中共之不識時務亦可謂至矣,於此民憤鼎沸之時又出臺所謂國教科,實則扭曲歷史歌功邪黨之洗腦課,果然立遭港人奮力回擊。凡此諸端,略舉大概。

中共蠶食香港自謂得計,而港人獨不畏強權,為民主文化之自由獨立而拚力抗爭,使中共食骨在喉幾於窒息。況以天下大勢論之,港人之抗爭又豈為區區一隅之存亡?其唾棄中共之堅決,復我中華之意志,更可為舉國億萬同胞之表率、之先驅、之示範。一旦億萬國人覺醒,馬列邪靈將無存,中共暴政將無存。正是天數茫茫,玄機已現,明珠投暗藏天意,中共走入生死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