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我愛吾家 港人抗議新界東北計畫

?"
9月22日,近六千市民遊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新界東北發展計畫。

從李旺陽事件到反洗腦國民教育行動,再到22日港人遊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新界東北發展計畫,近期香港市民的抗爭一波接一波。評論認為,這是港人認識中共的過程,只要能守住,美好在明天。

文 ◎ 吳雪兒
攝影 ◎ 宋祥龍

近期香港市民抗爭活動頻繁,22日港府在上水舉行的最後一場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公眾諮詢論壇。近六千市民及關注團體前往集會遊行,要求港府撤回方案,因為他們不想「被規劃」,也不想「被代表」。

遊行中,他們邊走邊高喊口號「我愛我家」、「不要搬家」、「永續香港」、「保衛東北」、「還地於農」、「巿區大把地」、「不遷不拆」,「撤回計劃」,「守捍衛香港」,「城鄉共生」。


近期香港市民的抗爭一波接一波。評論認為,這是港人認識中共的過程,只要能守住,美好在明天。

諮詢論壇結束後,大專生周嘉希在場外非常激動地說,「我覺得這不僅僅是新界東北的事,我覺得我們要守護香港的未來,我不希望香港的未來就斷送在這樣一班人的手上!現在香港政府是服務我們香港人嗎?這場諮詢會是做戲!」

從李旺陽事件到反洗腦國民教育行動,到現在,周嘉希她一直都有參與,幫忙擺街站,希望能為香港做點事,但聽完3個小時的諮詢,她表示這個諮詢會帶給她的不是溝通,而是失望和無奈。

香港市民質疑梁振英不斷改變的立場,他於08年指該計畫有利於深圳和香港融合,到現在指該計畫涉及建居屋、公屋,其司馬超之心、顯然易見。環境局局陳茂波則在會上一再強調不會撤回方案。

新界村民賴先生說,全村都不贊成拆遷。「這個規劃,並不是香港人的規劃,而是由中共做的,我們是被動的。而且,這是個地產項目,並不是真為市民著想的。」

第五代古洞北居民鄧太,帶著7歲兒子參與集會遊行反對東北發展計畫,她說:「所謂的諮詢,是假諮詢,賠償都是多餘的,我搬走了,你能不能夠給我同樣的居住環境呢?」

前一陣子也參與了反洗腦國民教育活動的鄧太說,「政府到底在搞什麼?見到中學生絕食,我覺得很心痛,要中學生這樣,未來社會的棟樑,要他們經歷不應該經歷的,我覺得這件事很悲傷!」

港人看清中共的一國兩制

香港新聞政治評論員、專欄作家黃覺岸是上水居民,他也來到諮詢大會。黃覺岸說,梁振英於2008年3月28日,在《明報》清楚說明這是他的計畫,並於其第八篇文章說明要將邊界南移。這三個範疇都是在禁區邊,梁的想法是邊界南移後,深圳的人自由出入。

如果只是蓋公屋、區屋,需要約一兩成,即20公頃的土地,現時已經有,完全不用影響到其他人:「所以它不是為了起公屋、居屋,甚至不是私樓,因為它沒有說是私樓!」,那要蓋什麼?「全起了豪宅!如果不起豪宅不值錢的!」

「2008年,即4、5年前他寫這些是中聽的,(港人)會覺得好,經濟不夠,它幫我們!現在來來去去,發展經濟不是不好,只是富了有錢人,香港人這幾年窮的依然那麼窮,低層的人其實沒有改善過,但日常生活就降了,平日過街的空間都無。」

「如果全香港都變成了富豪區,那你富豪區都要有人工作,有人清潔和服務,需要餐廳,你香港人就做哂這些工,我們是否要這種東西?香港本來有很多階層,很多層次的人,將會被壓到底下,……你說發展,是大家有益,窮人都可以好,那就不同,但現在還未,所以港人為何反感!因為你再發展都是那麼窮,自然環境都失去!」

「最恐怖是劃了特區,前幾年(推)還可以接受一點,今年不用想,下來還是有的會分別,特區講明是按香港管的。」

中國事務評論員晨鐘說,「與其說,魔鬼在細節中,倒不如說,魔鬼在欺騙中!」即使細節談得再好,只要中共政權能騙取成功的第一步,以後就易請難送,以後的事就好說話!」

「一國兩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年的討論是整個委員會,花多少時間做出來,本來中共說只管軍事和外交,現在什麼都管!」他認為,一波接一波的抗爭,是港人認識中共的過程,只要能守住,美好在明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