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商業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中國時局詭密多變、前景令人捉摸不定之際,觀察家們都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場你死我活的宮廷政變會怎樣收場。與此同時,在太平洋彼岸,雖然政治交替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但在商業領域,卻發生了一起美國商業史上「最大的劫持案」。這個發生在北卡杜克能源公司與進步能源公司合併中的突發事件,使商業競爭的無情和驚心動魄,在人性的搏擊中盡情展現。

杜克能源的羅傑斯

《彭博商周》在9月的一期中,刊登了保羅.巴萊特(Paul Barrett)的報導,講的是杜克能源與進步能源公司合併案中的曲折故事。

總部位於北卡夏洛特(Charlotte)的杜克能源公司(Duke Energy)由吉姆.羅傑斯(James Jim Rogers)任董事長、總裁和總執行長(CEO),他身兼三職,大權在握。為創立美國最大的電力公司,他讓出了總執行長的位置,但只讓出了兩個小時。就在區區的兩個小時之間,就演繹了美國商業史上的這宗「最大劫持案」。
 


美國商業史上「最大的劫持案」發生在杜克能源與進步能源的合併中。商業競爭的無情和驚心動魄,盡在人性的搏擊中展現。(Getty Images)


去年7月杜克董事會通過決議,要兼併其在北卡最大的競爭對手——進展能源公司(Progress Energy)。杜克按進展股價5%的溢價付給進展股東137億美元的股票,同時承擔進展122億的債務。兩公司的合併削減1800個職位,新公司有1000億的資產,服務美東南和中西部六州700萬客戶。一山不容二虎,通常在兩個公司商談合併時,第一把手怎麼安排,需要在談判中確認。一般來說,如果一個公司的頭兒任董事長,另一公司的頭兒通常會擔任總裁或總執行長。

羅傑斯生於肯塔基州,學法律出身,學生時代當過報紙記者。他當過律師,也在聯邦政府能源部門工作過。二十多年前,年僅40歲的羅傑斯受命擔任印第安納州一家瀕臨破產的電力公司的總執行長。在任內,羅傑斯參與了公司與辛辛那提煤氣和電力的合併。那次是小魚吃大魚,吞併了辛辛那提煤電後,他成為新公司 「Cinergy」的總執行長。2005年,羅傑斯重施舊技,再次小魚吃大魚,與北卡的杜克能源合併,他成為合併後的杜克能源的總執行長。這次吞併進展, 應該是羅傑斯構建帝國的最新一步。

進展能源的約翰遜

進展能源的總執行長是威廉姆.約翰遜(William Johnson)。約翰遜身高6尺5寸,是運動員的料。而他在上大學時,確實是賓州州立大學美式足球隊的防守前鋒。但這位前鋒可能大意了,防守失利,在矮他一頭的羅傑斯面前馬失前蹄。按約定,約翰遜應該成為合併之後公司的總執行長(CEO),而羅傑斯為執行董事長,準備做一段時間就退休了。

今年7月的一天,杜克董事會通過電話會議,選舉約翰遜為新公司的總執行長(CEO)。然後,滿意的前鋒就離開會議回家了。等他離開後,董事會又舉行了一輪投票,旋即把約翰遜總執行長的職位給解除了。可憐的約翰遜,還沒有真正坐在杜克大樓的辦公室裡,總執行長只當了兩個小時就結束了!當然,被免職的約翰遜,得到董事會給的價值4500萬美元的離職費,包括工資、遣散費和其他福利。然後董事會又重新投票,把羅傑斯放回總執行長(CEO)的位置。整個過程幾個小時內完成,極富戲劇性。約翰遜離開會議去機場、從夏洛特回羅利(Raleigh)的家,還沒上飛機呢,就接到被炒的決定。從法律上說,董事會完全可以這樣做。

跟羅傑斯一樣,約翰遜也是律師出身,最終爬到進展公司的頂峰。而進展本身,也是幾次公司兼併的結果。約翰遜贊同與杜克的合併,認為財務上更強的杜克可以幫進展。杜克的董事會不喜歡約翰遜,還有個性上的原因。約翰遜告訴董事會,「我總是做好學習的準備,但我不喜歡被人教育。」這話來自英國前首相丘吉爾,但對自己的老闆說這個,也確是不妥。

意外發生後眾說紛紜

突然的罷免,出乎董事會之外幾乎所有人的意料。政府監管機構、投資者和新公司的三萬雇員都大吃一驚。羅傑斯對此感到很輕鬆,說這麼沒什麼了不起的,只不過是董事會覺得約翰遜不是適合領導新公司的人,如此而已。約翰遜和其他進展能源的前董事會成員和高管則認為,羅傑斯假意承諾讓約翰遜當頭,以此把規模稍小的進展能源一口吞併。進展懷疑羅傑斯和杜克的董事導演了這一幕。但羅傑斯不承認,說他確實準備退休,董事會甚至送他一副古董象棋做為退休禮物。當然,他現在不會退休了。

進展前董事穆霖(John Mullin III)告訴媒體說,這是他看過最肆無忌憚的欺騙,是他在長達10年作為董事和在華爾街工作的經歷中從沒見過的。另一個董事說,她覺得難以置信,對此不知該哭還是噁心嘔吐。北卡州公用事業委員會是監管電力公司的機構,他們在批准杜克和進展的合併時,按約翰遜會執掌新公司的假定做出批准的決定。所以,委員會也開展調查,看看他們當初是否被「忽悠」了。因為這項調查,標普把新公司的信評降了級,而北卡總檢察長也開始了自己的調查。

羅傑斯雖然坐在了新公司的第一把交椅之上,但因為各方的懷疑,他的公信度受到了影響。北卡公用事業委員會在聽證會中暗示,可能會要求羅傑斯辭職,並要重新調整新公司的董事會。

羅傑斯曾大力主張開發零排放的新能源如核能、風能和太陽能,他也是達沃斯世界論壇的常客。杜克能源的這一戲劇性事件,引起了全美國的注意,因為杜克是目前全美最大的電力公司,公司的動向牽扯二氧化碳排放、全球暖化等許多議題。批評羅傑斯的人,認為他很狡猾、擅長推銷自己,因為他一邊說著要保護環境,另一方面他的公司在使勁燒煤發電。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對高層人士來說,不管是商界還是政界,每個階層都有各自的矛盾和衝突。高處不勝寒,確實如此。人們之間的淵源和緣怨究竟有多深,也高深莫測。杜克案總的說來,人們可以說它殘酷,可以說它冷血和無情,也可以說它是競爭的資本主義制度的典型案例。但人們卻沒辦法說,它是不合法、不公平的。

閒來靜觀太平洋兩岸,一東一西,一錢一權;中國最殘酷(但無法則)的鬥爭在政治,美國最殘酷(但有法則)的鬥爭則在商業,還真是蠻有意思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