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秋夜閒話月餅

?"
(Getty Images)

月餅的歷史源遠流長,有人說是源於唐代的胡餅,有人說是源於宋代的一種蒸餅,有人說月餅的起源與元末起義有關,而像今天這樣的月餅有確切記載乃是出現於明代。無論如何,如今的中秋節,在各種已成耆舊之言的節日傳統中,月餅大概是唯一仍在通行的風俗。家家買月餅,各有各的需求,人人吃月餅,各有各的味道。

變質的月餅味兒

尤其是味道,對於月餅的味道最為挑剔者大概是孩子們吧。吃著麵包和巧克力派長大的孩子們對中式點心的甜膩味道大都不很喜歡,所以商家們推出各種新式月餅以供應所需,諸如迷你月餅、水果月餅、冰淇淋月餅……也有孩子雖然不喜甜食,只因天性好奇頑皮,他們往往會把各種口味的月餅挨個兒咬上一口,何況吃月餅的時候,還可以聽到大人們在一旁講些平日裡沒時間講的故事,譬如嫦娥奔月,吳剛伐桂,這些故事不但發人無限聯想,更讓這口中的月餅多了一層特別的味道,而這層味道卻不是你我這樣早已麻木於酸甜苦辣的成年人所能嚐得出的。

至於老年人,月餅則是一種情愫所繫。歷遍人情冷暖,閱盡世態炎涼,桑榆之年,一切歸於平淡,所念念不忘者,大半是兒時的天真與無邪。中秋節至,兒女們買來豆沙月餅、棗泥月餅、伍仁月餅、什錦月餅……於桌上一一陳列。而老人們坐對此景,恍若回到兒時,看著大人們設案焚香,供月餅,供水果,而小時候的自己就像眼前饞嘴的小孫兒,在一旁巴巴的望著,想著那軟軟的皮兒,甜甜的餡兒,只盼著月亮快些上來,家中最長者領著一家人磕了頭,然後就可以大快朵頤了。

而中秋節最忙碌者還是中年人,他們在嚼著月餅的時候,大都顧不上去細品,也更無心境去做什麼癡想。對於他們而言,月餅有著更務實的價值。在講究「禮尚往來」的社會,月餅無疑是十分合適而得體的禮品。買什麼月餅送什麼人是提前一個月就在腦中盤算的事,有人樂此不疲,有人煩不勝煩,有人無可奈何。這幾年,月餅的價格越來越高,但月餅的價值卻越來越低,充其量只能當塊敲門磚--借著送月餅敲開某領導的大門,而真正的大禮包在後頭,也許是上萬元的購物卡,或者是一疊疊的人民幣,亦或是以你我的消費水準暫時還想不到的什麼東西。如今,領導的門檻兒越來越高,敲門磚也要夠硬才敲得開,於是今年的北京某商家推出真金白銀月餅,居然供不應求,而購貨者清一色為政府機關和企業。

月圓人不圓

不過,在這同一片滿月下,卻還有那麼一些人,月餅成了睹物思人的傷心之物。比如就在距中秋節還有10天的時候,遼寧盤錦王樹傑一家,不僅家中的田被中共強占,王樹傑本人也被警察槍殺。9月中旬,西安李建利一家,因為家中所購為日系豐田車,李建利被混在反日遊行中的便衣警察用鋼鎖砸穿顱骨,還有早些時候發生的「六四鐵漢」李旺陽因接受香港記者採訪,被中共國安報復性謀殺,並將屍體吊在醫院窗前,7月京城暴雨,當局瞞報災情救援不利,上千人屍首無歸。6月最後一天,天津薊縣大火,死者數百。尤為駭然者,商場領導竟以防奸人趁火打劫為由,在火起之初就將商場大門鎖死,而政府則全力封鎖真相。還有數十萬被中共非法關押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基督教徒、異見人士、良心犯們,所有這些苦難中人們,以及因其而飽受苦難的至親們,看人們往來如市,忙著買月餅、賣月餅、吃月餅、送月餅,此情此景讓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想當年,元末統治者無道,歷代不被漢家文化承認為中華正統的蒙元政權更加岌岌可危。終於朱元璋聯合各路義軍,他們將寫有「八月十五夜起義」的紙條藏入餅中,互相傳送以相約起義。時至中秋,各路義軍一齊響應,勢如星火之燎原。於是一些學者認為,正是因為這場有道伐無道的起義,月餅才被正式規定作為一種習俗從明朝流傳下來。不論這是否是月餅之俗的最初來源,當看過這麼多大惡之事發生在現實的時候,我倒十分的喜歡這個關於月餅的傳說。而今日之中共較之元末的昏君更是十倍百倍的殘暴,所犯下的種種罪惡條條都是取死之道,而天滅中共之大勢將至殊可料也,或許就應在某一個陰霾散盡的月明之夜亦未可知。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