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涉軍方背景的華為 在西方遭遇滑鐵盧

?"
美國國會議員表示,華為科技公司對美國的國家和商業安全構成威脅,美國企業應該轉向別的供應商採購。圖為華為深圳龍崗區阪田基地。(新紀元資料室)

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日前公開發布指稱:中國的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與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可能被用來針對美國民眾進行間諜活動,會給美國國家安全帶來風險。同時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也對華為進行安全調查。

文 ◎ 李曉宇

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經過為期一年的調查後,日前公開發布報告指稱:中國的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Inc.)與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ZTE Inc.)因其設備可能被用來針對美國民眾進行間諜活動,會給美國國家安全帶來風險。報告建議,美國應通過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阻止涉及這兩家公司的併購活動;美國政府應避免使用這兩家公司的設備,美國企業也應尋找可替代華為與中興通訊的電信設備供應商。

羅傑斯:「信標」活動令人擔憂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從2011年11月著手對華為和中興通訊進行調查,調查原因是擔心中國政府可能會將這兩家公司售出的電信系統和設備變為在美國本土進行間諜活動的工具。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羅傑斯(Mike Rogers)在談到美國電信網路時說,中國是針對美國發起網路間諜活動最多的國家,我們無法放心地把如此重要的網路系統交給那些已知與中國政府有關聯的公司。

羅傑斯在上周發布這份報告時說,研究小組收到了無數有關華為的設備從事可疑行動的報告,比如,把美國公司的數據發送給中國——這個過程被稱做「信標」(beaconing)。羅傑斯說,委員會將把報告中發現的問題,以及這兩家公司可能存在的其他違法行為的信息遞交給聯邦調查局。

羅傑斯沒有透露有關「信標」等活動的詳情,但說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瞭解到的這些情況仍令人擔憂。他說,這足以讓最支持華為與中興通訊進入美國電信網路的人感到擔心。這是對一些人來說非常敏感、非常私人的數據,在有些情況下可能還很珍貴,而這些數據被傳到中國。

「信標」是植入間諜軟件的術語,該軟件可將信息發回給軟件的主人,並等待新指示。「信標」有時也被更廣泛地用來描述可將數據發回的滲入性網路。

報告還稱,從華為前僱員那裡得到華為的內部檔案顯示,華為向一個實體提供特別網路服務。該僱員相信這個實體是解放軍的一支精銳網路戰部隊。

美國中央情報局曾在2011年10月的一份公開調查報告中披露,在過去三年裡,華為從中共政府拿到近2.5億美元的資助,為中共提供情報服務。

CBS的「60分鐘」節目訪問羅傑斯的時候說,委員會相信允許華為大範圍涉入美國電信基礎設施將打開中共政府對美國政府進行間諜活動的一扇門,以及從事工業間諜活動。

軍方背景令人質疑

華為於1987年在深圳建立。創始人兼總裁任正非是軍內的一名通訊工程師,從1974年到1983年期間服役於中國人民解放軍,並在1978年以軍隊科技代表的身份出席全國科學大會。

據其前員工透露,華為的內部運作如同特務機構,商貿活動、人員調配都要聽命於中共,並為解放軍的一支精銳網路戰部隊提供服務,類似於前蘇聯克格勃式的情報部門。

華為第二號人物,現任董事長孫亞芳更具國安背景,她在大學畢業後就進入中共國家安全部(MSS)從事通信工作,後來在國安部的安排下於1992年進入華為,1998年孫亞芳任華為董事長至今。

華為作為世界第二大通訊公司,卻一直不敢公開上市。據報導,華為曾經考慮過IPO,後來因信息無法透明而放棄。因為一旦上市,公司的所有製造結構、收入來源,風險因素和有無政府支持等信息一目了然。但是華為最終不願意披露這些信息。該公司也不願意接受市場普遍對中國公司做的估值折價,只因需要面臨對其財務報告的準確性質詢。

媒體報導質疑,華為像是掛著美國面具的跨國公司,總裁任正非行事神祕,極少公開露面。華為不像一般商業機構接受政府規範,中共私下在公司核心內成立委員會,如果中國大陸官方要求華為在美國進行監控,將難以控制。

曾任美國中央情報局資深中國分析員的強生(Christopher Johnson)向CBS的「60分鐘」節目表示,華為的問題在公司運作是否透明化,特別是與中國官方和解放軍的關係。強生說,中國軍方和通信業者向來關係密切,神祕的任正非由軍方通訊研究單位退休,他自稱憑幾千塊美元積蓄創立公司,並且沒有政府資助,令人懷疑。

報告指控,兩家公司都無法進一步說明和中國大陸官方的正式關係及互動,以及中國共產黨委員會在公司內部所扮演的角色。美國公司應該考慮避免購買這些公司的設備和零件。

羅傑斯在記者會上表示,美方必須確認在美營運的大陸電信業者可信度,任何竊聽、訊號傳遞和不正當裝置,都將造成美國各項系統災難式的骨牌效應。他表示,調查顯示,必須關注華為和中興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大陸以網路間諜活動聞名。

思科停止與中興合作 打響第一槍

據路透社報導,思科(Cisco Systems)已經終止與大陸中興的長期合作關係,因為調查發現後者將思科產品出售給伊朗電信業者。路透社3月報導,中興向伊朗的電信業者出售包括思科網路交換器在內的監控系統,可偵測家用電話、行動與網路通訊。

由於美國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禁止出售產品給伊朗,消息曝光後,思科等業者趕忙了解情況,聯邦調查局也展開犯罪調查。思科發言人 John Earnhardt 8日在電郵中表示,「思科目前與中興已無合作關係」,被指對中國電信設備商開出第一槍。

思科與總部在深圳的中興2005年開始結盟合作,內容包括由中興代銷思科產品等。思科先前對中興銷售產品給伊朗進行內部調查,並在美國國會直指華為、中興威脅到美國國家通訊安全後,宣布終止與中興的合作協議。

收購交易屢碰壁
華為在美國舉步維艱

華為目前是世界上第二大的電信設備供應商,其70%的業務在海外開展,去年在美國的銷售額為13億美元。華為多次醞釀收購美國企業,均以失敗告終。

2007年,華為聯手私募股權投資公司貝恩資本(Bain Capital)競購網路公司3Com Corp.。3Com同意了這筆價值22億美元的交易,其中貝恩資本將收購該公司80%的股份。六個月後,由於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表示要阻止該交易,貝恩資本退出,交易夭折。

2010年5月,華為達成了以200萬美元收購伺服器技術公司3Leaf Systems的交易。由於這類小規模的交易通常不受監管機構的審查,華為沒有披露該交易,並稱只是通過該交易收購了員工和房產,即硅谷行話中被稱做購請(aqui-hire)的交易模式。然而,五角大樓在交易結束後得知此消息,立即要求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展開事後調查。華為反對調查,但沒有成功,最終放棄收購。

同樣是在2010年,華為準備收購摩托羅拉的無線網路業務,並一直為此遊說,還聘請顧問說服華盛頓。但摩托羅拉最終決定把該業務以12億美元出售給諾基亞。

美國最大的兩家電信公司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 Inc.)和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沒有在其網路中使用華為的設備。

2011年9月,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擔憂為由,阻止華為參與一個全國性無線應急網路的競爭。

更多國家加入調查華為

繼在美國受挫後,華為可能會被加拿大政府以同樣理由拒之門外。加拿大政府的超級安全電信網路工程,價值數十億加元。總理哈珀傳訊總監麥克杜格爾(Andrew MacDougall)上周表示,政府最近調用一個非經常性使用的國家安全例外法例,使政府可以繞過貿易協議規定的義務,對聯邦政府超級網路工程投標者做出限制。他並暗示華為會遇到麻煩。他說:「如果你認為華為應該是加拿大政府安全系統的一部分的話,我會留給你自己去想。」

羅傑斯也敦促加拿大不要與華為做生意。

與此同時,英國也開始調查華為。據英國《衛報》報導,英國議會情報和安全監管部門的主席列夫金德(Malcolm Rifkind)證實,該部門已經展開對華為的調查,原因是華為的通信基礎設施可能給英國帶來潛在安全威脅。他還表示,調查報告最晚將於聖誕節前呈交給英國首相審閱。

自2005年以來,華為就開始為英國最大的電信運營商英國電信集團(BT)升級網路。

英國是繼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之後第四個對華為進行安全調查的國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