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盡善所以盡美

蓋天下之大,凡可賞心者、娛目者、悅耳者,皆可稱之為「美」。

關於「美」,堯時高士王倪曾有論道,他說:「毛嬙麗姬,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入,鳥見之高飛,麋鹿見之決驟,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不過王倪此番話並非要就事論事,就「色」論「色」,只是借此正色之論以說破常人分別之心,皆是局限之內一己之見,而局限之外當另有正解。 故曰「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將答案留與聽者憑心而悟。

不過王倪此番論道確令我於「正色」之說若有所得,故而,不妨於此閒話之時就「色」論「色」,姑且論之——夫天下之正色,或曰「美」,非常人之所知,亦非魚、鳥、麋鹿所能知,唯天知、地知、造物知。故而,要知天下之正色,就必要體天地之心,感造物之德——而天地本無分別之心,造物自有好生之德,這便是天地之大善。換言之,真正的美,或曰「正色」,必定是符合善的。而有悖於善,則必不能為真美,大美。

比如娛目之美,舉人之相貌而論,因善而美乃天賦美質於內,豈鉛膏脂粉輩所能媲美。或有人以為,以今日科技之發達,凡能忍刮骨之痛,不懼削肉之苦,捨得千金一擲,便是環肥燕瘦不難至矣。殊不知,其形易肖,其神難得。諸如神情、神態、神色、神采之說,所以冠以「神」字,蓋由天賦神質於內,如眉宇清朗之氣,必因襟懷磊落,顧盼神來之韻,乃是心靈所致。此非人功雕琢所能為之,倘能與「善」字有一番涵養薰陶,久之自有裨益。

再如悅耳之美,舉音樂說之,因善而美方為正樂,所謂大德之音是也。故而季劄請觀周樂,魯人為歌(頌),季子以為至矣,理由是「盛德之所同」。魯人為舞(招箾),季子歎為觀止,理由是「德至矣哉」。總之,越是能體天體之德者,便越是好的音樂。反觀今日之樂,人有頹廢萎靡,靡靡之音作矣;人有乖戾狂躁,搖滾之樂風行;人有好勇鬥狠,革命紅歌大噪;此三者皆是有悖於善,遂成大惡之音。

又如賞心之美,試以詩詞文章而論,因善而美方為道德文章。譬若歸真守靜之人,其為文也古淡,耿介光明之士,其為文也慷慨,樂天知命之人,其為文也閒遠,豪放通達之人,其為文也超邁……字字珠玉,句句鏗鏘,能移人性情,動人心魄,流聲千載,燦然可觀。反之,有悖於善,其為文也,或流於浮華,南北朝駢文多有之,或流於形式,則清末八股文是也,或戾氣橫生,毛賊語錄是也,或集諸惡之大成,而今日中共新華社御用文章篇篇是也!

不特人之如此,於物亦然。日本江本勝博士,傾一生所學論證善之力量,以其水結晶實驗轟動於世。譬如以杯水置於前,使人對之或說話,或意想,或以字條貼於杯壁,若所言所想所寫為「善」信息,諸如問侯、愛護、稱讚之辭,則水之結晶形類冰花,觀之甚美;反之,所言所想所寫如為「惡」信息,諸如詆毀攻詰之辭,則水之結晶雜亂無章,甚是醜陋。而由此推之,不特江河湖海,而人,植物,動物,皆由水自微觀組織而成,而善之作用於萬事萬物無所不在,殊可知矣。古語說:人與天調,然後天地之美生,而江本勝博士之水結晶實驗與中國古人之智慧亦可謂互為印證。

想我華夏五千文明,服章之美,謂之華,禮儀之大,謂之夏。然而自共產赤匪篡竊神器,竟也冠以「中華」之名,實則大行魔道。毀服章,滅禮儀,女子號曰半邊天,不復陰柔之美,儒者貶為臭老九,無人尊師重道,而地痞流氓則為革命最堅決者,骯髒邋遢反以為美,要「滾一身泥巴,磨一手老繭」,哪怕生了蝨子也要美其名曰「革命蟲」。如今中共又改頭換面,講究起來,諸如官必美差,食必美味,出必美車,富必美金,女必美色……真正是以黑為白,以是為非,以醜為美之大羅剎國。

美之真義,一言以蔽之,曰:盡善盡美方為大美。譬如風靡當世之神韻藝術團演出,凡有瞻其風采者莫不傾絕,贊曰「純善純美」——神韻藝術之種種妙處,盡在此矣。而神韻藝術所以能集娛目悅耳賞心於一體而成此大美之作,蓋能繼承發揚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之大統,以真善忍為核心價值而宗奉之。故而舞者舉手投足間,女子則柔、靜、慧,男子則剛、正、勇,涵蓄神韻,彰明美德。而歌者以傳統美聲為宗,所謳歌者以勸善警世為要,故而元氣淋漓,有通天徹地之感。此外,神韻音樂之盛大,背景天幕之宏麗,使整臺演出氣象雍熙,光明赫然,而大美之作成焉,教化之功興焉。

想來上古洪荒,文明草創,禮崩樂壞,三教復興,而今劫逢赤禍,神韻出焉,吾是以知天必佑我中華,而我華夏文明之古風亦將再現中原,福澤萬邦。◇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