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江派再次反撲失敗 胡習聯手懲治政法委

在攪局陳光誠事件、發動釣魚島大遊行失敗之後,以政法委的警察、國保為抬頭兵的周永康、曾慶紅等江系人馬開始對焦國標下手,以便在國內外製造事端,給18 大召開增添變數。

不過這個密謀再次被胡習聯盟輕鬆化解。

文 ◎ 李貝利

政法委欲給習「政治耳光」

離中共18大召開的11月8日只有三周時間了,很可能將被差額淘汰出局的江澤民人馬開始做最後的努力。2012年9月12日,就在王立軍案件提起公訴與一審開庭之間,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區分局的國保警察把國際知名學者焦國標從家中帶走,並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刑事拘留。

9月 7日,焦國標在「致近平、克強兩位老哥」的信中寫道:「本不想給你們添亂,可是你們下面的北京市公安局的某些人,逼我向你們發呼籲,發抗議!今天下午海澱分局來人告訴我:他們今天向市公安局據理力爭焦國標出境參加國際筆會韓國年會的權利,可是市局有關部門的領導仍然堅持侵犯我的出境權,不許我參加此次會議。

請二位問問北京市公安局:他們究竟是想給你們的好事保平安,還是製造麻煩?北京市公安局某些人究竟是18大的保守者,還是添亂攪局者?我仍然堅持兩個要求:一、請你們命令北京市公安局立即停止對我的出境權的剝奪。

或者,二、拿出50000元維穩經費,贖買我的這次參會權利。否則,明天我早飯時間開始絕食,直到15日會議結束!!!」

還沒等到習近平、李克強回覆,9月9日,面對大陸被一部分人故意煽動起來的反日情緒,焦國標又在網上發表了《致日本東京都執事石原慎太郎的公開信》,認為「非法侵犯公民基本自由和權利的政府,是邪惡透頂的流氓無賴集團,根本不配側身當代國家之林」。

不知這話冒犯了哪個人, 有人「對號入座」,自認就是那個「邪惡透頂的流氓無賴集團」,於是公然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35條有「言論出版自由」和41條規定的「公民批評建議權」,將焦刑事拘留。

於是, 國際社會和大陸民眾馬上發起呼籲,要求釋放焦國標。很多人表示: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根本就是一個政治構陷的名詞。若說顛覆,必須有行動,僅僅出於激憤而說了幾句話,這個國家就被顛覆了?哪有這樣紙糊的政權?

習近平痛斥國保「無事生非」

早在2004年,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焦國標就發表了《討伐中宣部》萬言書, 在海內外引起震盪, 他最終失去了在北大的教職。文章指責中宣部實行愚民政策, 他列舉了中宣部1 4 種「大病」,包括隨意下禁令不許媒體報導負面消息,指出「不報導才會積累影響社會穩定的因素」。


北京大學副教授焦國標發表了《討伐中宣部》萬言書,在海內外引起震盪,最終失去教職。這次又被周永康拿來作為搗亂的幌子。(AFP)

他稱中宣部是當下中國「文明發展的絆腳石、邪惡勢力和腐敗分子撐起最大最有力的保護傘、是憲法法律的太陽照射不到的黑暗王國」,他稱中宣部得了14種「病」,包括「工作方式巫婆神漢化、權威程度羅馬教會化、日本文部省化、中宣部是「殺手、共產黨民主理想的叛徒,是冷戰思維的衣鉢傳人,是中央精神的克扣者和阻撓者,是冷血弱智者,是中國弱勢群體災難的二級製造者,是媒體老總們的是非感正義感文明感的殘殺者」,中宣部「庇護惡棍和腐敗分子,吃裡扒外、表面上的精神貴族,實際上的金錢奴隸、嫉妒賢德,誰冒頭就封殺誰,誰的正義感突出就『活埋』誰」。

這些話早就讓焦國標成為江派控制的中宣部和政法委的「眼中釘」。不過,奇怪的是,就在9月24日王立軍案件宣判的當天下午,焦國標被海淀警方釋放並送回家中。

據《動向》報導, 習近平親自過問了此事,並約見了公安部長孟建柱,孟建柱稱對此案並不知情,「北京公安局送的簡報和公安部的情況彙報都沒說到這個事情」。習對孟的說法非常不滿。

還有消息說, 習近平在小範圍內表示了對祕密警察(國保)不斷製造事端行為的不滿,甚至說「本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們一參與,就非弄成個什麼『事件』不可。」據說,孟建柱與傅政華是在執行中央政法委的密令,試圖通過做大焦國標案來給民間右翼、異議力量以顏色。

周永康的意圖是,通過製造一個有國際影響的人權案例,給初掌權力的習、李出一道難題。

不甘下臺 江派不斷反撲

自從王立軍出逃、交代了薄熙來與周永康的政變密謀計畫之後,以周永康為前臺、曾慶紅為後臺的江家幫就開始慌了。有人問,江澤民哪去了?據可靠消息,江正躺在301醫院靠各類儀器維持生命特徵。


自從王立軍出逃交代了薄熙來與周永康的政變密謀計畫之後,周永康頻作困獸之鬥,不斷挑起事端,威脅胡錦濤與習近平。(AFP)

從去年死亡傳聞之後不久, 江已經是植物人了。但為了穩住軍心,曾慶紅利用媒體編造和照片作假等方式,不斷讓江「露面」,但外界已經證實那些都是假的。詳情請見前期《新紀元》報導。

此前《新紀元》還報導了習近平失蹤14天之真相。與江派放風「習近平跟胡溫分歧巨大」不同的是,正是因為習近平與胡溫結成了緊密的政治聯盟,才導致了薄熙來案出現巨大轉折,從而也給18大的人事安排帶來「翻盤效應」,即以前預測的都被推翻了,重新洗牌。


從對薄熙來的態度來看,胡錦濤與習近平已經達成堅實的政治聯盟。圖為胡錦濤和習近平在2012年的兩會上。(GettyImages)

今年4月10日薄熙來被宣布停職的時候,官方報導的口氣很嚴峻,按照溫家寶的意思是「一定要審判薄熙來」,不過隨後幾個月卻出現了變動:8月谷開來的審判中隻字未提薄熙來,江派一再散布「薄熙來平安著陸」,「保留黨籍,免於刑事處罰」等。

原來在今年5月胡錦濤意識到,一旦以政變罪懲罰薄熙來,必然牽扯到一大批人,這會給中共政權的穩定帶來巨大海嘯衝擊,而且會加劇百姓對中共的不信任。為了給民眾和外界製造一個「團結和諧」的假象,胡在京西賓館主持了一個祕密會議,宣布讓薄軟著陸,而且不追究周永康的罪行。當時的政策界定是儘量縮小打擊面,只要公開與薄切割、宣布效忠胡中央的都不會被追究,很多內部處理會留在18大以後再說。

胡錦濤這樣做的原因有三, 一是江派人馬拚死要保薄熙來,因為只有留得薄這個青山、這個唯一的接班人,江派才能東山再起,哪怕薄入獄,只要不開除黨籍,其入獄效應就是把薄樹成捍衛毛澤東思想的「旗幟」,讓薄進一步變成「薄澤東」,於是江派給胡溫習李施加巨大壓力,要求他們從輕處理薄。

原因二就是中共保守派元老們從毛左的角度出發護衛薄,第三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經濟危機。

儘管官方稱中國經濟形勢一片大好,但真實數據顯示,中國經濟從5月份進入「硬著陸」,外貿、地方財政、中小企業等各項經濟指標出現嚴重警報,這樣逼迫中南海不得不「團結起來」,共同面對即將爆炸的「經濟炸彈」。

於是,哪怕在9月王立軍的審判中也沒有提薄熙來這三個字,全國人大代表會議也沒有踢出薄,周永康也依舊出席一些會議,展示九常委「團結一心」植樹等。

其實周的所有實權早已被剝奪,孟建柱已經全面接管政法委。周永康只等退休後回家養老,但不再享有過去那些退休常委在未來新人任命上的發言權。

周永康毀約 習近平辭職保實權

然而不甘失敗的周永康,在曾慶紅的鼓動下決定最後一搏。周永康在陳光誠事件的處理上已經給了胡錦濤一個耳光。原本中美兩國經過艱難談判談好的事,等風頭過後送山東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在天津讀書,而周永康利用國保祕密警察的攪局,在幾小時之內逼陳改變主意,從不想出國到馬上出國,令胡錦濤和奧巴馬在國際國內「顏面盡失」。

2012年9月,在串通日本右翼購買釣魚島、挑釁中國之後,周永康又下令各地公安國保變相鼓動民眾上街遊行,並讓便衣警察混雜其中大搞打砸搶,同時掛出「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等標語,鬧得毛左蠢蠢欲動,甚至出現北航教授當眾打人,而且還理直氣壯辯護的醜事,以致舉國動盪。

江派還散布謠言說:「中日馬上就要打起來了」,準備利用戰爭推遲18大召開,這樣能讓江派人馬繼續掌權,因為18大中共政治局、常委、軍委、中央委員中的江派人馬大多因為年齡到期而面臨被淘汰。


18大中共政治局、常委、軍委、中央委員中的江派人馬大多因為年齡到期而將面臨被淘汰。(Getty Images)

於是,習近平及其幕僚看出了局勢的關鍵:假如不徹底推倒薄熙來,而按照京西賓館協議,最後留給他的就是一個定時炸彈。而且從保薄倒薄兩派的劇烈衝突中,習看到了中共內部分裂的嚴重性,各自在安插自己的人馬進18大,各派爭得你死我活的。

說白了,各自撈錢各自算計,一盤散沙。習看到了,假如不能達成新的協議,今後他上臺的日子會非常難過,任何一方都會找一個藉口把他趕下臺。

於是習以身體原因提出辭職,言外之意,「我不幹了,看你們還爭什麼?!」

這一下,中共所有高層都慌了,無論是保守派、還是改革派。因為習近平不接班,這意味著中共就得立馬垮臺,現在已經沒有其他人能代替習近平出任中共首席掌官職位了。

於是各方不得不坐下來再談,連宋平、喬石、萬里等元老都出面來勸習,讓他挑起中共的破擔子繼續往前走。於是習提出了幾點要求,其中之一就是把薄案做成鐵案,讓他絕對沒有東山再起的可能,而且還要反毛左,按照習的思路搞政改。

江派還放風說胡錦濤要全退,幾個月前《新紀元》就分析了,好不容易苦熬了十年、在2011年後才真正算掌握了軍權的胡,至少會留任軍委主席兩年,這也是習近平同意的,這可以從最近航空母艦遼寧號的出現看出來。

現在軍隊流傳這樣一個對比:「江澤民建劇院, 胡錦濤造軍艦」,言外之意胡在位十年,國防建設成績斐然,胡留任軍委主席是理所當然之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