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江青的真實故事 4 第四個男人章泯的悔恨

?"
江青的舊情人黃敬(原名俞啟威)。(維基百科)

藍蘋深知,有了章泯這個上海舉足輕重的話劇導演的提拔,她就可以爬上舞臺明星的寶座。看來,早在幾十年前,江青就開始運用演藝界的「潛規則」為自己謀前程了。

文 ◎ 王淨文

如五雷轟頂,唐納頓時呆若木雞,半晌講不出一句話來!喔,怪不得,藍蘋早就把話「講在頭裡了」:「如果在必要的時候離開了你,可別恨我呀!」喔,怪不得藍蘋只願跟他同居,不願正式結婚!

唐納這才驀然發現,自己一片痴情,受人欺騙受人愚弄了!於是他奮筆疾書,給鄭君里寫了一封長信,向他痛訴藍蘋之狡詐、虛偽,濟南之行的可悲、可嘆……信中說出了藍蘋出走的真正原因,說出了她究竟躲到何方。

是這封信徹底揭示了藍蘋的真實情況,30年後,當江青成為「旗手」後,她下令搞了場大抄家,把鄭君里家查了個底朝天。

新婚當天舊情復燃
藍蘋愛的不是唐納


其實,就在藍蘋等三對新婚夫婦六合塔婚禮後,在上海一酒樓招待親友聚餐那天,黃敬也在上海,而且就在同一個大樓裡!

黃敬當然知道藍蘋與唐納已經結婚,但那天他還是悄悄和藍蘋見了面,並勸她離開上海回北平。藍蘋畢竟跟黃敬有著很深的感情,於是她當即決定以回濟南探望母親為藉口,離開上海,離開唐納,回到黃敬身邊,而這一切,新婚的唐納全然被蒙在鼓裡!

在共產黨員的心目中,傳統倫理道德都是不應該要的,兒女私情是革命的障礙,要徹底拋棄,忠貞是舊禮教,也應該徹底打碎。於是,黃敬打著革命的旗號,完全不顧對他人的傷害,鼓勵藍蘋跟他私奔,藍蘋也答應了黃敬,他們在北平會合。

不過,藍蘋對外把兩人吵架分離的原因歸結為:「自己在上海,度著跑跑舞場、吃吃咖啡的頹廢生活,感到環境移人,意志消沉。所以,離滬北去,參加救國運動的工作……」

話說藍蘋得知唐納在濟南自殺,還是於心不忍,於是幾天後,她離開黃敬,從北平回到了濟南。不過也許藍蘋重新回到黃敬身邊看,發現黃敬並不比唐納好多少,於是她又回到唐納身邊。

人們發現,離過一次婚後,人就很容易再離幾次婚,因為有個比較,這山看到那山高。人總是有缺點的,而且每個人的缺點還都不一樣。在這個男人身邊,想起那個男人的這點好處,在那個男人身邊又想起這個男人的另一個好處,這樣跳來跳去,只會更加失望、更加挑剔。

那天下午,藍蘋在姐姐陪同下,唐納在鄭君里陪同下,在東魯中學宿舍見面。向來健談的唐納,此刻嘴巴像貼了封條,向來伶牙俐齒的藍蘋,也一臉尷尬,找不出一句合適的話來。雙方僵持著……最後還是鄭君里打破沉默,竭力撮合,三人一起回到了上海。

當小三 著名導演章泯為她離婚

「唐藍事件」後, 藍蘋又和唐納生活在一起。不過兩人同居了幾個月,在吵鬧聲中再度分居。藍蘋趕走了唐納,她仍住在法租界環龍路,而唐納被迫在兆豐公園附近另租了一間房子。

後來兩人由爭吵變成打架, 藍蘋先動手,唐納也打她,不過打過之後,他又後悔,就這樣痛苦地反覆折磨著。直到1939年5月27日,藍蘋、唐納再度成為上海灘上的新聞人物:距唐納上次在濟南自殺——1936年6月27日之後整整11個月,忽然從上海吳淞傳出消息:唐納跳海自殺!

所幸他再次被人救回來。自殺原因還是因為藍蘋愛上其他男人,再度遺棄了他。直到十多天後,人們才知道,藍蘋這回的新歡是上海戲劇界享有崇高聲望的戲劇導演章泯。

章泯本來有著幸福的家庭:妻子蕭琨是著名詩人蕭三的胞妹,兩人是結髮夫妻,感情不錯,而且還有好幾個孩子。

不過, 藍蘋當時因為在上海演藝界混得不成功,她想主演《賽金花》,A角卻被王瑩拿走了,於是,在與唐納分居後的吵吵鬧鬧中,藍蘋主動充當了一個小三。她比章泯小七歲,由於她的「第三者」插足,使得章泯神魂顛倒,家庭崩潰。蕭琨忍無可忍,只得與章泯離婚。

不過, 藍蘋並不是真的愛上了章泯,而是因為在電影界老是「打不響」,於是她把眼光轉回了舞臺。話劇畢竟「立竿見影」,排演幾天之後便可跟觀眾見面。於是,她開始打章泯的主意了。

就跟當初她和唐納談戀愛一樣,藍蘋深知,有了章泯這個上海舉足輕重的話劇導演的提拔,她就可以爬上舞臺明星的寶座。於是,她白天拍《王老五》,夜裡跟章泯鬼混。看來,早在幾十年前,江青就開始運用演藝界的「潛規則」為自己謀前程了。

藍蘋:我們生活得糜爛

就在唐納跳海前的十多天, 藍蘋在《光明》雜誌發表了〈我們的生活〉一文,她說:「演員的生活像謎一樣——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她除了大談演員「身體的訓練」、「豐富的知識」、「操縱自如的精神活動」之類,還寫下這樣的「醒世名言」:「因為戲劇藝術本身的艱難,再加上現今社會許多不利於我們的客觀條件,一個演員的生活是很容易有著以下的危機的。」

「生活的糜爛——這糜爛的生活是演員的藝術之最大的敵人,它毀滅著演員本身及他的藝術。一個演員在目前這樣社會中,是很容易走上糜爛的道路的,這一半是由於那惡劣的環境促成的,不過演員個人的自暴自棄也是重要原因。環境固然可以影響個人,同時個人也可以改變環境。為什麼要屈服在惡劣的環境中呢?我希望我和同伴們從那陳腐的惡劣的環境中跳出來,踏上新的階段。將自己溶化在純正、健全的、反帝反封建的新的演劇活動中。」

但是不管藍蘋怎麼寫,人們已經看到這個23歲的女人的確生活得很糜爛。她害得唐納跳海,害得蕭琨夫離子散。年紀輕輕的她已有過四個丈夫,她入過地下黨、坐過牢、寫過自首書,短短四年,在生活舞臺上她就上演了「六和塔婚禮」、「唐納濟南自殺」、「爭奪《賽金花》主角」和「藍蘋章泯同居」這四齣轟動全國的鬧劇,誰也會說藍蘋是個不簡單的女人。

藍蘋沒想到的是,她在上海的行為引起人們的強烈反感。由於惡名遠傳,她想在上海戲劇界當明星,已經不可能了,於是她決定離開上海。

當時章泯的妻子蕭琨離婚後隻身前往延安,投奔胞兄蕭三去了。蕭三是毛澤東青少年時代的密友,而人們一直不知道藍蘋的行蹤,直到1938年元旦,《戲》雜誌的〈男女明星近況如何〉這樣寫道:「藍蘋,平常高談闊論,思想偏激,今以紅軍改編為八路軍,與政府軍相同的站在民族戰爭的最前線,藍蘋為之大大興奮。聽說在二個月之前,藍蘋即已離滬赴陝北,希望一見毛澤東,並報名在『紅軍大學』念書……」


西安事變後,唐納在重慶遇到江青,他拒絕了江青提出的見面要求。1952年在法國與安娜結婚。圖為1969年唐納(左二)參加香港戲劇藝術學院藝術團去新加坡演出後攝於香港。(新紀元資料室)

於是, 章泯在背叛妻子後, 也遭到小三的拋棄,留下無比悔恨的心,而唐納更是對藍蘋深懷恨意。等到西安事變後,江青還在重慶遇到了唐納,當時唐納已經先後追求過演員陳璐、康健、記者安娜(陳潤瓊)。他拒絕了江青提出的見面要求,他知道,江青無非是想顯示一下,自己嫁給毛澤東,成為多麼高貴的一個女人。1952年唐納在法國與安娜結婚,並在巴黎開了家中餐館,1988年在巴黎病逝。

至於江青為什麼要從上海投奔延安,除了她在上海失意,以及當時投奔延安是左翼文化人的時代大潮,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原因,那便是黃敬去了延安!

延安第一美女印象中的江青

第一位投身延安的美國性病和痲瘋病專家馬海德的夫人蘇菲,是當年延安的第一大美女。蘇菲原名周素珍,浙江定海人。15歲那年,她與江青、趙丹在上海同臺演出《大雷雨》,江青扮演女主角卡塞琳娜,趙丹飾演卡塞琳娜的丈夫奇虹,蘇菲扮演的是卡塞琳娜的侍女。在蘇菲的記憶中,當年的藍蘋常常穿著一件陰丹士林布旗袍,雖然旗袍稍稍有一點鬆,不是那麼掐腰,但旗袍上鑲著的白色細滾邊,藍白色相配在一起,也顯得她樸素大方。三十年代陰丹士林布很流行。

蘇菲說藍蘋特別喜歡藍色,她的頭髮烏黑濃密,她也不燙頭髮,三十年代的大上海,燙頭髮很時髦,當時流行小卷,滿頭都是卷兒才時尚,而藍蘋和舊明星不一樣,一看就知道是個新女性,那種神態讓人感覺很特別。在三十年代明星雲集的大上海,藍蘋的裝束的確別具一格,引人注目。

1939年10月,19歲的蘇菲來到延安魯藝。第二天,比她早來延安兩年的藍蘋就來看她了,此時她已經改名叫「江青」了。老朋友此時相見很是意外,那種興奮勁兒難以形容,她們之間有著說不完的開心話。文革期間,「延安整風」中曾定性為「特嫌」的馬海德以及蘇菲也受到衝擊,被抄家關押。但在蘇菲厚厚的回憶錄中,除去上面美好的印象之外,沒有說過江青一個不字。「忠臣去國,不言其潔;君子交絕,不出惡聲。」這是中國人的古老傳統,蘇菲所秉承的,也是這種美德。

江青想奪回的兩封信

文革時,江青曾派張春橋幫她在上海追查落在鄭君里手上的幾封信。一封就是唐納第一次自殺後,得知藍蘋偷偷離開他,跑到北平去見黃敬時,痛訴自己被騙的經歷,另一封是江青在1958年因為唐納而寫給鄭君里的信。

這封信是因毛澤東寫了那首《蝶戀花(答李淑一)》引起的。這首被收錄在大陸語文教科書的詩歌,被官方宣稱是毛忠貞愛情的象徵,毛寫道:「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揚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

不過,毛這首懷念第一個妻子楊開慧的詩詞,可以欺騙大陸民眾,但無法欺騙歷史學家。真實情況是,毛背叛了楊開慧,並故意不救她,令她被國民黨殺害。

然而, 只是這麼一個事後的假懷念,一個對陪伴自己那麼多年的相愛人的一點懷念,卻觸動了江青那歇斯底里的神經。江青當著毛澤東的面狂叫:「你懷念楊開慧,我想念唐納!」於是,江青一氣之下給鄭君里寫了一封信,打聽唐納在國外的地址……

這就是1958年江青不惜一切要奪回的兩封信,一份是唐納寫的,一份是江青寫的,收信人都是鄭君里。於是鄭君里文革時成了無辜的受害者。正如當初特別法庭對江青審批時,記下了江青的這一罪惡:「1966年10月,江青勾結葉群,指使江騰蛟在上海非法搜查鄭君里、趙丹、顧而已、童芷苓、陳鯉庭五人的家,致使他們受到人身迫害。」在被迫害致死的社會各界人士名單中,也提及了「著名藝術家鄭君里」。

鄭君里在三十年代,擔任了《野玫瑰》、《大路》、《迷途的羔羊》、《新女性》等影片的主要演員;四十年代,他和蔡楚生編導了轟動中國影壇的《一江春水向東流》、導演了鋒芒直指國民黨的《烏鴉與麻雀》;五十年代,他導演了優秀影片《宋景詩》、《林則徐》、《聶耳》;六十年代,他導演的《枯木逢春》受到了人們的推崇……誠如袁文殊為鄭君里的遺著《畫外音》一書寫的序言所說,他是「一位既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又有廣博的理論修養,才華茂盛的電影導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