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溫家寶是否貪腐,歸給法律吧!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裁量刑度是法官的權責,不管在有陪審制度或沒有陪審制度的法庭裡都一樣。裁量的標準必須按犯罪行為的輕重,區分故意與過失、犯罪情節以及犯後態度,究竟是罪無可逭必須與社會永久隔離,還是處以無期、有期徒刑,或者免刑釋放。

審判是從自然法衍生出來的一套複雜的制度,其實核心是人們天生俱來的「應報觀念」──做錯事與做壞事的人應該得到相當的懲罰。即使講究慈悲寬恕的宗教,都有戒律以及種種有關罪責的論述。像「七宗罪」是天主教教義中知名的罪行,而佛教的「菩薩戒」中有「大乘十八根本墮」,其中一項是「造無間罪:造殺父、殺母、破和合僧、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等,五無間惡業。」

佛教認為殺業是重罪,其中又以「七遮罪」為七種最嚴重的罪過:一、出佛身血;二、殺父;三、殺母;四、殺和尚;五、殺阿闍梨:六、破羯磨轉法輪僧;七、殺聖人。犯這七種罪過之一的人,就沒有資格受菩薩戒,亦即遮斷了、失去了修煉的資格,故名遮罪。

同樣是罪,有的罪過必須下地獄受刑,但還有機會輪迴轉世。就算是墮入畜牲道,都有機會在還清業債之後再世為人,也就是再次得到修行的資格;但有的罪過是一但犯下就再無機會。這就是七遮罪的嚴重性所在。

對一個修行的人來說,眾生最珍貴的是什麼?是「人身難得」,必須像獅子一樣勇猛精進,修行回返,永脫輪迴之苦!

常人迷在世上,受貪、嗔、癡、慢、疑所障,不免有這種或那種過錯。在神的眼中,這些不過是給人的考驗,生與死也只不過是在輪迴轉世的漫漫長河中一項比較重大的變遷罷了。

那些個貪污舞弊、政權更迭,自有人間的法律來規範。正所謂「讓上帝的歸上帝,該撒的歸該撒」。(該撒:羅馬城邦的城主,主掌人間法律)但若犯下「七遮罪」,就不只是人間法律責任,而是一個生命永生永世機會的徹底毀滅。什麼都比不上「七遮罪」嚴重!

我個人是這麼看待中共這個政權的──貪污、腐敗、淫亂……這是法律的事情,就按法律來處理。經常見到中共官媒對其他國家的貪污、腐敗、淫亂等問題借題發揮,其實也沒說錯,因為貪、嗔、癡、慢、疑是人們共有的障礙,雖然中共的貪腐問題遠比其他國家嚴重太多。

我更關心中共以國家機器帶著上下黨員官員們犯下「七遮罪」。所以我長期關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問題、西藏僧侶被迫害的問題、家庭教會被迫害的問題,雖然這些問題不受所謂的主流媒體所青睞,這些主流媒體更看重政權的歸屬、政客的貪腐、經濟的錢來錢去。受主流媒體所影響,大部份的人也漠視著信仰者與修行者被迫害的問題,活摘器官的問題,只關心主流媒體餵食給他們的訊息。
 


《赫芬頓郵報》近日報導,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喬高(David Kilgour)和加拿大溫尼伯的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通過調查獲得第一手證據,證實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強行摘取。圖為真人演示「活摘器官」,被稱之為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攝影:吳柏樺/大紀元)


從修行的角度來看,中共內部還有許多成員仍然「有機會」。於是我接受並使用「血債派」這個名詞,把這些已經犯下「七遮罪」的罪人,和其他人區隔開來。這並不代表我去支持或力挺非血債派的中共官員,或為他們涉及的貪腐辯護維護。我只是沒有花時間去討伐。但正如我從不評論中華民國前總統陳水扁家族的貪污問題一樣,我用我自己有限的時間去做我認為更重要的事情。

沒有什麼比還在進行中的活摘器官更值得關注,沒有什麼比還在受中共迫害修行人、律師、維權人士還應該登上像《紐約時報》這樣的國際知名媒體的版面。但連續觀察《紐時》中文網這幾個月,《紐時》顯然對中共不值一顧的內部鬥爭更有興趣。人們的關注力顯然也被《紐時》移轉到溫家寶與其家人是否貪腐的問題上。

這樣的轉移焦點在臺灣天天上演。可是真正值得關注的問題,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葬送在這些與生命價值相比,無足輕重的問題上。媒體之罪,罪在已成「七遮罪」的共犯,遮蔽了人們應該注目的焦點。

於是,我只好讓自己成為「媒體」,我們只好成為一個又一個的「媒體」,擔起原應由這些所的主流媒體應該做好卻沒有做好的工作!

罪有刑度大小,事有緩急輕重──溫家寶及其家人是否貪腐,歸給法律吧!溫家可與《紐時》對簿公堂,但國際媒體應把焦點轉回制止活摘、制止中共在西藏的暴行、制止迫害正義律師之上。不僅因為救人如救火,一刻都耽誤不得!還因為活摘的問題一旦大顯於世,中共還有執政的正當性嗎?打落一個溫家,與中共何傷?抓蛇當抓七寸,溫家寶與其家人不足以成為中共的七寸之地。◇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