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漢學家看中國:人民太好、政府太壞

?"
《全美中國研究協會》年會的午餐會上,喬治亞理工學院教授約翰.噶瓦(John Garver,右)與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羅伯特.蘇特(Robert Sutter,左)及戴維森學院教授任雪麗(Shelley Rigger)就中國崛起中的問題進行對談。(新紀元)

第54屆《全美中國研究協會》10月中旬在亞特蘭大召開,與會學者專家齊聚一堂,深入剖析巨變前的中國。

文 ◎ 澤霖

《全美中國研究協會》(AACS)第54屆年會2012年10月12至14日在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的喬治亞理工學院舉行。正值世界經濟局勢動盪,中國政治和經濟局勢一觸即發、社會醞釀著巨變的時刻,與會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們,從政治、經濟、文化、外交及文學等角度紛紛發表各自的見解,為巨變前的中國、臺灣、和兩岸關係把脈診斷、預測未來。

中美之間「雞同鴨講」 難以溝通

喬治亞理工學院的約翰.噶瓦(John Garver)教授認為,可以從中國和中東國家的關係探討中美關係的內在衝突。他發現中國官方對美國的觀點,和美國政府對中國的觀點,雙方有著巨大的認知差異,而這種差異還是在雙方頻繁的對話之中展現出來的。換句話說,雙方雖然在對話,但似乎雞同鴨講,互相難以溝通。噶瓦教授認為,中共領導人一面在發動宣傳機器愚弄中國民眾,但愚弄的結果可能連自己也被騙了,他們實際上可能真正的相信自己對中國民眾的灌輸宣傳,他們也真的覺得整個世界對他們(中共)來說是很危險的,所以需要維持高壓的統治。

約翰.噶瓦引述與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王季思教授的交流。噶瓦說,美國的外交和對華政策,在小布什時期的實施,體現在小布什的《決策時刻》(Decision Point)一書中。美國試圖尋找共同的利益,希望拓展與中國的合作,比如參與包括北韓在內的六方會談,以構建一個沒有衝突的合作關係。但中共方面卻不這樣看待,王季思教授等人認為,美國是在用人權政策作為一個切入點來製造中國的內部混亂,達到在中國實現阿拉伯革命、顏色革命的目的。

約翰.噶瓦及與會者都開玩笑的說,他們也知道,這也許不是王季思等學者自己的觀點,而是他們不得不採用的中共官方的觀點和說辭。

中國人民太好 政府太壞

噶瓦回憶去中國的多次旅行,他看到中國百姓清晨在公園習武、練功、唱歌、與外國人交談,非常友善,也非常開心,對比於德國和許多國家人們,在街上和店裡往往比較冷酷和悲觀,他覺得「中國人民太好了」,但可惜的是,「這個政府太壞了」。

噶瓦教授有一次去中國訪問,中共派人一直跟蹤他。一次,他進入一家書店,想買一本關於外國公司在中國鑽探和尋找石油的書。店員很幫忙,很快就給他找到了,並把書送到他手裡。結果,跟蹤他的人這時候跳了出來,搶過書去,翻看書的內容,因為書背面上寫的「內部發行」幾個字,就愣是把書給搶回去了,讓噶瓦沒有買成。弄得噶瓦大失所望、非常惱火。

中共媒體渲染 造成中美巨大鴻溝

至於中美之間在互動和互相認知上的巨大鴻溝,噶瓦認為,原因之一可能是媒體在中國的角色,因為中國的媒體的目的,就是使中共精英統治集團的政策和願望,成為合法的、可以被社會接受的東西。中共的媒體宣傳中渲染一個危險的世界,而處於危險之中的中國需要共產黨的領導。第二個原因,噶瓦認為,可能是文明的衝突,或對民主的認知。

威斯康辛大學的愛德華.弗里德曼(Edward Friedman)教授指出,他的「最大的擔心」,是中國未來的「可怕景象」,他認為中國和中共現在都騎在老虎的背上,因為騎虎難下,所以前景是非常的悲觀。

喬治亞學院及州立大學的徐振輝教授研究中國製造的產品為什麼在中國比在美國還貴,他使用「邊界效應」(Border effect)來為此做出解釋。根據他的研究,中國內部的貿易壁壘,亦即各省份之間的貿易屏障、關稅、限制等等非常的嚴重,相當於中國國內的貿易關稅高達40~50%。中國當前的國內跨省貿易的障礙和壁壘,比1990年代北美和歐洲之間的貿易壁壘還要大。

「政治改革」定義 五花八門

位於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由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建立。中心的中國項目主任劉亞偉在談論中國的選舉和政改時表示,中共的每個領導人都有自己的關於「政治改革」的定義,而中國學者也有五花八門的許多不同定義。

在劉亞偉看來,胡錦濤的「政改」定義強調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法治,而溫家寶的「政改」定義則是選舉、監督、和司法獨立。在劉看來,中國學者房寧是最噁心的,房寧認為民主還是中國的好。上海交大的胡偉認為,「政改」需要「頂層設計」,亦即需要中共高層來設計,所以基層的選舉是完全沒有用的。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則提出漸進式的改革,「增量民主」(Incremental democracy)。另一學者鄧聿文的觀點是,政改是加強法制,不是全面直選。李君如則認為,中國的「協商民主」是最好的民主,是一種「deliberative democracy」。

中南海陷於即將爆發的危機之中

年會的午餐期間的專題對話,由喬治亞理工學院的約翰.噶瓦教授、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羅伯特.蘇特(Robert Sutter)教授、及戴維森學院的任雪麗(Shelley Rigger)教授就中國崛起中的問題進行對談。

任雪麗指出,中共目前最大的挑戰和問題,就是自身的生死存亡,因為中國的經濟和政治都處在高度的危機之中。

道爾頓州立學院的郭保鋼教授認為,從過去十年的歷史看,中國政府正陷於即將爆發的危機之中。雖然經濟看起來好像很亮麗,但整個中國社會已經陷入困境,目前的中國經濟也非常糟糕。中國正處在十字路口之中。◇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