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江青的真實故事 5 楊開慧的癡情與賀子珍的悲情

?"
毛第二任妻子楊開慧。(維基百科)

正當毛澤東與賀子珍在井岡山同居之際,住在長沙老家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還在癡情地掛念著她的丈夫。但毛帶給賀子珍的除了南征北戰的苦難,就是十年懷胎十次,被當成洩慾工具後孤獨死去。毛澤東給所有家庭成員幾乎都帶來悲劇。

文 ◎ 王淨文

真相:楊開慧不是毛的「驕陽」

1914年秋,21歲的毛澤東結束了在湖南省圖書館的自學生涯,考入了省立第一師範學校。毛對新思潮的執著和狂熱,引起了曾在日本和英國留學十年之久北大教授楊昌濟的關注,毛因此認識了楊昌濟13歲的女兒楊開慧。

當時的楊開慧與毛有很多相似的性格,如反傳統、過激等。她在長沙讀中學時,是全校唯一剪短髮的女生。校方認為這是「過激行為」,楊開慧反駁,這是女人的自由,關別人什麼事!

1918 年夏,楊昌濟應聘為北京大學教授,楊舉家遷往北京。同年9月毛澤東也到了北京,他再次遇到了已婷婷玉立的楊開慧。她在冬天每天堅持進行「冷水浴」和體操鍛鍊,以磨煉意志和體魄,令毛十分佩服。加上毛很想高攀這位北大教授的千金,於是毛對楊大獻殷勤。

兩年後,在楊昌濟病重時,毛對楊昌濟關懷備至,多次陪楊開慧到醫院照料,以至於楊昌濟臨終前致信時任廣州軍政府祕書長的好友章士釗,向他推薦毛。在料理楊昌濟後事時,毛有機會結識了當時大批社會名流,為其發展打下了基礎。

楊開慧喪父後隨母回長沙,毛給她寫了一首詞〈虞美人〉:「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夜長天夜怎難明,無奈披衣起坐薄寒中。曉來百念皆灰燼,倦極身無憑。一句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

在毛幾年殷勤的追求後,兩人最終在1920年底結婚,當時毛澤東27歲,楊開慧19歲。一年後,長子毛岸英出世;第二年生了二子毛岸青;1927年4月,三子毛岸龍出生。


1924年楊開慧與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毛岸青在長沙。(維基百科)

儘管楊開慧深愛毛澤東,毛也聲稱一直深愛著楊,但毛在新婚第二年就已經表現出對楊的嫌棄。1922年,毛澤東抄寫唐朝詩人元稹的詩歌〈菟絲〉給楊開慧,「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君看菟絲蔓,依倚榛和荊。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縱橫。樵童砍將去,柔蔓與之併。」暗喻楊就像菟絲一樣黏他,楊隨即惱怒說:「你在做事,我做的不是事呀?」楊認為自己既要支持毛的革命工作,又要做賢妻良母,怎會成了「菟絲纏人」呢?

毛澤東在社會上春風得意,楊開慧在家裡照顧母親和孩子,婚前的浪漫和豪情被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所消耗,而毛想要的是一個隨時相伴的妻子,但又不能沒有人照顧幼子。楊無法滿足毛的雙重需求,當時毛曾以一首〈賀新郎〉來表達這個想法。詩中他一方面把與楊開慧吵架當作誤會,稱楊為其人間知已,要楊忠心耿耿、無怨無恨地為他犧牲,另一方面則隱約地表達了自己「從此天涯孤旅」,要像「昆侖崩絕壁」和「颱風掃寰宇」一樣與楊「割斷愁絲恨縷」的決心。從中不難看出毛是個騙人高手,且無情無義。

楊開慧的同學李淑一讀懂了毛的這顆心,可憐被情所迷的楊開慧,只記住毛稱自己為人間知己,而對另一層意思卻不去深思,依然天真地祈盼著與毛比翼齊飛。

毛借刀殺人 楊開慧癡情慘死

1927年,毛澤東準備組織秋收起義後上井岡山,楊開慧帶著兒子回長沙板倉鄉下老家躲避。在井岡山,34歲的毛結識了只有17歲的「永新一枝花」賀子珍。

雖然此時,毛已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年長賀17歲,但兩人很快就同居,全然忘記了楊開慧。1928年5月初,認識不到七個月的毛賀正式結為夫妻,距毛從1927年9月跨出楊開慧的家門不足八個月。

楊開慧與毛結婚七年,為其生了三個兒子。跟隨毛去上海、廣州、長沙等,過著朝不保夕、顛沛流離的動盪生活,沒有過一天好日子,可換來的卻是無情的拋棄。1930年10月,楊開慧被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鍵的部下逮捕;最終11月14日被槍決。毛得知後,假惺惺地寄信給楊家:「開慧之死,百身莫贖。」其實毛是故意想讓楊開慧死的,因為他至少有三次機會可以把楊解救出來,但卻拒絕這樣做。

1930年5月,國民黨的蔣、馮、閻中原大戰爆發,形勢對共產黨極為有利,當時彭德懷的紅三軍團攻湖南省會長沙,出發前彭德懷這個老鄉特地前來與毛澤東討教軍事問題,兩人觀點相近,合作很好。

在毛送彭出門的路上,彭問毛,如果紅軍到了長沙,有無私事需要幫忙。

毛澤東也是聰明人,知道彭是在暗示楊開慧和他的幾個孩子。毛站在路旁,深深地吸了一口煙,不置可否地望著那消失在空中的煙圈,陷入了沉思。然後冒出一句話:「聽說澤民(毛的弟弟)的堂客(妻子)王淑蘭關在長沙,你看找不找得到她。」看到毛答非所問,彭看懂了毛的心思:他不想要楊開慧了。彭德懷心裡一沉,頭也不回地走了。

兩個月後,紅三軍團攻占了長沙,並成立了蘇維埃政府。彭德懷在長沙打開牢門,釋放了所有的政治犯,毛澤東的弟媳王淑蘭也在其中。王沒在牢裡關多久,她對楊開慧的情況一清二楚,楊開慧住的板橋離長沙只有一天步行的距離,當時毛澤東最小的兒子毛岸龍都已經三歲了,外界猜測彭德懷可能去看過楊開慧,但至於他們談過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1930年8月24日,以毛澤東為政委和朱德為司令的紅一軍團四萬餘人,匯合紅三軍團,一起再度進攻長沙。這次雖然沒有攻入城裡,但圍城一個月。當時由於毛攻擊長沙,楊開慧的處境非常危險,假如此時毛澤東能有一點人性,即使不念一日夫妻百日恩,也該念及自己的三個兒子,把楊開慧母子轉移出長沙,到一個安全地方。毛完全可以在撤退的前一天,派三、五個人去長沙郊外把母子接出來。

不過,無情無義的毛沒有這樣做,再次放棄了給楊開慧一條生路。

毛的軍隊撤退兩周後,楊開慧被長沙守軍抓捕。在牢裡,楊開慧被用刑,但她拒絕宣布與毛澤東脫離關係。1982年,中共湖南省文物保護委員會修葺楊家故居,從舊牆夾縫中拆出楊開慧當年留下的遺稿,其中有五言長詩〈偶感〉,分為五章。

第一章:「天陰起朔風,濃寒入肌骨。念茲遠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備?孤眠誰愛護,是否亦悽苦?書信不可通,欲問無人語。恨無雙飛翮,飛去見茲人。茲人不得見,惆悵無已時。」

第二章:「風雲誠莫測,人情亦復如。追索傷我懷,五內相煎熬,願將金石意,感爾故人情。朋情至可貴,無可相比倫。」

第三章:「滬有一純姊,思伊傷我懷。能識我衷腸,能識我賢愚。」第四章:「城中有友妹,不知伊處居。愛我尚無變,情懷相永依。」第五章:「良朋盡如此,數亦何卿卿。念我遠方人,復乃數良朋。心懷長鬱鬱,何日復重逢。」

這些詩歌,處處都顯出楊開慧對毛的思念,可憐的她至死都沒明白,自己已經被拋棄了,她記住的只是毛澤東當年曾經對她說的:「算人間知已吾與汝」。

不過,長時間沒有毛澤東的來信,而毛就在那裡攻打長沙城,她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於是這個多情女子寫道:「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他丟棄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丟棄我了。」「他是很幸運的,能得到我的愛,我真是非常愛他的喲。不至於丟棄我,他不來信一定有他的道理!父愛是一個謎,他難道不思念他的孩子嗎?我搞不懂他。」

1930年11月14日,楊開慧被國民黨槍斃,年僅29歲。她至死都不知道,她的「知己」已於1928年與小毛17歲的賀子珍結婚了,為了不壞他與賀的好事,就這樣故意讓楊開慧死在了監獄,自己三個年幼的兒子也就這樣失去了母親。

對於楊開慧之死,人們評價說,毛澤東是借刀殺人,故意讓楊死去。楊的忠貞壯烈,既解決了毛因重婚而陷入的尷尬處境,又使毛獲得了滿門忠烈的名聲,這結果無疑是毛最希望得到的。

楊死後,毛岸英和兩個弟弟由地下黨接到上海,後來流落街頭。1936年被送到蘇聯讀書。1950年夏,毛岸英以俄語翻譯的身分跟隨彭德懷到了朝鮮戰場。

由於他想吃蛋炒飯,做飯的炊煙引來美國轟炸機的襲擊,而不懂戰地安全的毛岸英,當飛機來襲時,不是往屋外跑,而是趕緊鑽到床底下,結果被炸死了。

賀子珍:十年懷十胎的苦命女人

毛澤東為了賀子珍拋棄楊開慧,但毛澤東帶給賀子珍的,除了南征北戰的苦難,就是十年懷胎十次,被當成洩慾工具後孤獨死去。

孔東梅是毛與賀子珍女兒李敏的女兒,在公開談到自己的外婆時,這個嘴角也長著一顆痣的毛家第三代說:「外婆一生懷過十胎,生育六次,最艱辛的莫過於長征中在川黔兩省交界處那次了。……外婆在行軍路上突然生產,幾個女戰士把外婆抬到山坡上,孩子剛生下來就送走了。」

據中共黨史介紹,賀子珍,江西省永新縣雲山人,人稱「永新一枝花」。17歲加入共產黨,18歲組織永新農民暴動後上井岡山,不久與34歲的毛澤東同居。 1928年19歲的賀子珍與毛結婚。兩年後的1930年,毛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在長沙遇難,毛的三個兒子成了流浪兒。

從1928年到1937年九年間,賀子珍作為毛的妻子兼祕書,曾為毛懷了十個孩子,共生下三子三女,最後唯一留在毛身邊的只有李敏。其他子女,算上楊開慧所生三子排序,賀子珍為毛生的六個孩子分別如下:

長女毛金花,1929年3月出生於福建,送人後失去聯繫。四子1930年出生在江西,出生後夭折。1932年11月五子毛岸紅,乳名「毛毛」,生於福建,長征後下落不明。1935年2月次女生於貴州,生下即送人。1936年三女李敏(小名「姣姣」)出生於陝北。1938年10月六子生於莫斯科,十個月後夭折。

1935年在雲貴交界處,賀子珍因飛機炸彈曾受重傷,其頭上、胸脯上、臂膀上共17處負傷,險些喪命。後來人活了下來,但這些彈片一直留在體中。

據史海沉鉤介紹,儘管在槍林彈雨生死未卜的日子裡,賀子珍盡心服侍毛,為毛生下六個孩子,但毛依然拈花惹草。

1937年,28歲的賀子珍經常撞到毛與其漂亮的女翻譯吳莉莉(吳廣惠)幽會,賀接受不了,終日與毛吵架。

不久,中共以「精神病」為由,將賀子珍送到莫斯科就醫,吳莉莉亦被逐出延安。江青就是這個時候乘虛而入的。

1947年賀子珍回國,由於毛已與江青結婚,賀子珍無法回到北京,後擔任浙江省杭州市婦聯主任,1984年在上海孤獨地死去。

賀子珍回國後,曾與毛澤東在廬山會議前見過一面,但毛還是說她精神有問題,第二天,江青馬上飛到廬山,跟毛大吵了一場,於是,原本要與毛見第二次面的賀子珍被趕出了廬山。

等賀子珍再次看見毛時,那是在毛死後的遺體告別儀式上,當時全中國人都在電視上看見告別人群中,有個頭髮全白的老太太,哭得最傷心,她就是賀子珍。

可憐「永新一枝花」就這樣插在了爛泥巴裡,一生備受摧殘而至死不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