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江青的真實故事 6 延安把藍蘋煉成了江青

江青在表現她的種種優點之處的同時,也不斷地暴露出她品質和性格上的缺點和弱點。她的驕傲,她的愛出風頭,她的頑強表現自我,總想高居人之上的欲望,她從來不會替別人想一想的極端個人主義……

文 ◎ 王淨文

江青到延安 三八老幹部

回頭再說江青是如何到延安的。據1972年美國某大學副教授維特克在廣州對江青所進行的採訪,江青說她是從西安搭乘一輛運米的卡車北行,朝延安進發。正遇大雨,半途道路不通,等了好幾天,仍無法通車,只得改為騎馬。她從未騎過馬,勉強騎了上去,十分艱難地前進,總算到達延安南面80公里、位於洛河之濱的洛川。

江青自稱:「當時,共產黨中央政治局正在洛川開會,我甚為驚慌,深恐在他們面前昏倒,但仍決心會見黨中央的領導同志。……他們全體都出來迎接我(對著名的文化人,平常都是這樣盛大的歡迎也說不定),我心裡想絕對不能在他們面前昏倒,一定要挺身而立,還好,我和他們都握了手。後來聽說,這次會議,非常重要。」然而事實上,那時誰也沒有來迎接她,一個女人敢這樣說假話來吹捧自己,跟谷開來寫書謊稱自己「勝訴在美國」,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江青確是洛川會議時到延安的。李德在他所寫的《中國紀事》中曾談到江青。李德本名奧托.布勞恩,德國人,當年共產國際派往中共的軍事顧問,毛澤東的政敵。李德寫道:「那時的延安生活環境比較艱苦,很多到了延安受不了又離開的也不乏其人,不過江青去了,而且堅持了下來。

她會唱戲,現在不少文章說她是三流演員(如果說胡蝶、阮玲玉、趙丹是一流,俞珊等算是二流,那麼她算是三流也恰如其分,特別是新電影而言,她還沒有主演過一部有影響的電影。)但在延安,在陝北,我們那時把她當明星看待。她唱戲唱得好,她表演的《打漁殺家》,中央首長很喜歡,毛澤東也喜歡。

江青字寫得好,也能寫文章,特別是楷書寫得好。江青喜歡騎馬,馴烈馬,越凶越愛騎。江青不愛打槍,愛打撲克,織毛線。江青喜歡打扮,轉戰陝北期間,她不再長髮披肩,梳成兩條辮子,在腦後盤成一個髻。在女同志中,她總是顯得比較出眾,女青年喜歡叫她幫助梳妝,她也樂於幫助別的女孩子,畢竟是一種榮譽。她在冬天穿軍裝時候多一些。有時也穿深藍色棉衣,剪裁合體,總要顯出身段才行。夏天喜歡穿翻領列寧裝,帶卡腰。她滿意自己的皮膚白晰,腰肢苗條,她樂意暴露自己的優點。

江青在表現她的種種優點之處的同時,也不斷地暴露出她品質和性格上的缺點和弱點。她的驕傲,她的愛出風頭,她的頑強表現自我,總想高居人之上的欲望,她從來不會替別人想一想的極端個人主義……」

江去見毛 第一天就上床了

至於江青是如何認識毛澤東的,有很多傳言,有的說是江青在臺上演出,引起毛的注意,演出結束後毛到後臺跟江青握手;有的說江青故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總是坐在第一排聽毛的講話,並總是喜愛提問題,引起毛的注意。不過《江青祕傳》中這麼寫及毛、江的初識:

「中央黨校設在延安城東的橋兒溝,學員們全是中共黨員,來自國民黨地區、各個根據地和各方面軍。江青混入黨校,是她取得政治資本的重要一步。

那天吃午飯之前,各班組通知大家,下午兩點鐘在禮堂聽報告,按時入座,不得遲到。一點多鐘的時候,禮堂裡已開始有學員進來。江青最早來到,找了一個前排位子。她想,一定要坐在顯眼露面的地方。禮堂裡坐滿了學員。兩點鐘了,忽然響起熱烈的掌聲,全體起立。臺上出現了毛澤東。

江青也站起來鼓掌,對準臺上招招手,拍拍手;再拍拍手,又招招手。她清楚地知道,這幾下可以使毛澤東發現自己在前排。聽報告時,她一時似乎在認真地聽報告,一時又像是在思考報告的內容;有時急速記筆記,有時又似乎支頰,偏著頭看臺上的人。姿態變化無窮……

晚上,等大家都睡覺了,江青獨自一人坐在燈下,提筆寫道:

敬愛的領袖毛主席:

我今天專心地聆聽了你的有著偉大歷史意義的報告,你指明了光明的方向,使我鼓舞。

我是一個木工的女兒,從小受生活的折磨,在三頓吃不飽的苦難中又遭父親酩酊大醉毆打成性的逆運;母親受壓,家破人亡,流落他鄉;我被迫學京戲,登臺謀生;後到上海加入左翼文聯,於1933年入黨,先後當電影和舞臺明星。這是黨給我的培養,是你的光輝思想哺育了我,才有今日。

我請求,敬愛的毛主席,請你在百忙中接見我一次,這是我這個苦孩子一生的唯一的希望!我思想上有許多問題,如能得到你的當面教誨,我當獲益不淺!其中一部分是今天聽你的報告之後,有關目前形勢的分析。在某一點上,我還不甚明白。

敬愛的毛主席,我想你會歡迎我,你是一位善於聯繫群眾的偉大人物,我這個純真的女孩子只不過向你提出區區小小的要求。如果准見,我將於後日(星期日)下午三時來到你的居處。

啊!我寫至此,全身熱血奔騰!我將親耳聽到你的教導,的確:我已經見過你三次了,這幸福的第四次即將到來……

              中央黨校十二班學員 江青 1937年冬

第二天,她親自把信送進城,放到毛澤東居處的門口,又轉身趕回黨校。她不準備再追求別人了。她已經選定了奮鬥的目標。星期日下午,她不等接到回音,就按時到了毛澤東居處,那天晚上她就住在毛的窯洞了……

約法三章與賢妻良母

毛澤東畢竟是中共最高領袖,而江青又是那麼一個在上海曾鬧得滿城風雨的影星,何況那時毛和賀子珍並未辦理離婚手續。因此江毛戀愛的消息傳出,反對者大有人在。最為激烈的反對者是張聞天。他認為,賀子珍是一位優秀的中共黨員,有著光榮的鬥爭歷史,又經過長征的艱苦考驗,多次負傷,應該受到尊重。支持者中最為激烈的是康生,他是江青母親曾經當傭人時的東家少爺。

據傳,中共中央政治局討論了毛澤東的婚事,同意了毛澤東的意願,但對江青作出了限制性的規定:「江青只能以一個家庭主婦和事務助手的身分,負責照料毛澤東同志的生活與健康,將不在黨內機關擔任職務,或干涉政治。」

這一規定,後來又被傳為「約法三章」。這「約法三章」有許多不同的「版本」,崔萬秋在其所著《江青前傳》中,提及國民黨軍隊攻下延安時,曾查獲中共中央祕書長王若飛的日記本,「約法三章」指的是:「第一,毛、賀的夫婦關係尚存在,而沒有正式解除時,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澤東夫人自居;第二,江青同志負責照料毛澤東同志的生活起居與健康,今後誰也無權向黨中央提出類似的要求;」「第三,江青同志只管毛澤東的私人生活與事務,二十年內禁止在黨內擔任任何職務,並不得干預過問黨內人事及參加政治生活。」

1938年11月20日,24歲的江青,終於和45歲的毛澤東結婚了。據徐明清回憶,那是「日本飛機第一次轟炸延安的那一天」。


江青與毛澤東結婚(1940年代延安)。(維基百科)

新婚不久,毛澤東從鳳凰山遷往楊家嶺的三間新窯洞。一間是起居室,一間是毛澤東書房兼臥室,一間是江青臥室。屋外是一塊碾平過的平地,擺著石桌、石凳。還有一小塊菜地,毛閒時愛種菜。那時的江青完全成了一位家庭主婦,跟在上海時的羅曼蒂克判若兩人。她深知自己資歷的淺薄,凡事都小心翼翼,見到誰都微微一笑,點一點頭,極少言語。

新婚之初的日子是平靜的。她跟毛相處不錯。她給毛織了新毛衣,給他做了充滿辣味的菜。閒暇時,那架老式的留聲機就在窯洞裡唱了起來。這架留聲機是美國記者史沫特萊進入延安時,帶來送給毛的。江青動作熟練地給留聲機換上一張張七十八轉的唱片。知道毛喜歡京劇,投其所好,她在延安蒐集一批京劇唱片。毛聽得入神,有時用腳拍打著磚地,打著節拍,有時嘴裡也哼哼幾句。

毛澤東的窯洞,常常高朋滿座。來了毛的戰友,江青很少露面,要麼遞個煙,要麼倒杯茶,馬上就走開。來了外國記者,她不能不露面,不過她也只是握個手,點個頭,遞上盆花生米就走開了。她顯得很靦腆,如同個大姑娘。正因為這樣,一位外國記者記述對江青印象時:「她直率而客氣,很像一位通情達理的賢妻良母。」

江青初嫁毛澤東時.可以用「善解人意」這四個字來形容。她給毛沏茶之後,總是把茶杯的柄朝著毛,便於他一伸手就能拿起茶杯。毛想抽煙,她馬上去拿香煙,點燃之後遞給毛。江青在上海的時候就已經會抽煙,只是沒有成癮,她從來不在人前抽煙。毛要看書,江青會迅速找到毛要看的書,放在他的面前。江青總是把毛澤東的辦公室整理得井然有序,乾乾淨淨。

這位曾經成功地扮演走出家庭的反叛女性娜拉的演員,此刻又成功地扮演著跟娜拉截然相反的「賢妻良母」型的東方女性。

在和毛結合之前,江青曾有過四次婚姻,她卻未曾生育過一個孩子,只是做過一次人流。據徐明清回憶,江青在上海時體質甚差,甚至一度停經。後來,隨徐明清去臨海老家,徐明清之父是老中醫,經他用中藥調養,才恢復正常的經期。

跟毛澤東結婚之後,江青卻盼望著早生孩子。雖說當時在延安,女幹部們都不大願意生孩子。因為生了孩子,就得自己在家撫養,意味著不能參加工作。江青卻跟一般的女幹部不同,她的工作本身就在家中——照料毛的起居和健康。毛工作異常忙碌,她就顯得格外清閒。有個孩子,她就可以多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一旦有了孩子,她作為「毛澤東夫人」的地位就鞏固了——那「約法三章」一直使她耿耿於懷。

1939年冬,江青懷孕了。那是她和毛結婚整整一年之後。1940年8月,女兒李訥降生。有人說,在給兩個女兒取名之際,江青用了一番心計,「訥」、「敏」取自唐納之納和章泯之混的諧音,而且江青最得意的作品是《娜拉》,取這個娜的訥音,也是很有可能的。

李訥長得活潑可愛,使毛的窯洞裡充滿了笑聲,使江青的「夫人」地位日漸鞏固。據徐明清回憶,江青在生了李訥之後,曾再度懷孕。不過江青不願再生孩子了,以為生孩子傷身體。於是她做了流產手術。手術後,江青發高燒,病情相當危險。經檢查,才知醫生把紗布忘在她的腹中!此後,江青再不生孩子,做了絕育手術。

「延安整風」重塑了江青

在延安的12年,表面上看江青是個家庭婦女,但其實她在毛身邊接受了12年共產理論的灌輸。1942年2月,中共在延安發動了一場政治文化運動,持續了三年時間。表面上整風是「反對主觀主義以整頓學風,反對宗派主義以整頓黨風,反對黨八股以整頓文風」,但實質只是為了打倒異己,樹立毛澤東在中共黨內的絕對權力。延安整風其實就是24年後文化大革命的樣板戲,江青的文革本領就是那時毛澤東親手教出來的。

中共把延安描繪成「革命聖地」,殊不知,延安的整風運動是人類最恐怖、最黑暗、最殘暴的權力遊戲。《九評共產黨》這樣寫道,「當時毛澤東提出以整肅小資產階級毒素的名義,清洗人的文明、獨立、自由、容忍、尊嚴等價值。整風的第一步是建立每個人的人事檔案,檔案中要交代你出生以後所有認識的人,發生的事,發生的時間、地點,反覆地寫。發現有遺漏就定成問題人物;還要交代參加過的所有社會活動,特別是入黨的經過。重點交代參加活動過程的所思所想。最關鍵的是黨性檢討,主要了解在思想意識上、言論上、工作態度上、日常生活上、待人接物上,是否有反黨性的行為。

以思想意識為例,要檢查入黨、入伍後是否計較個人利益,是否藉黨的工作達到私人的目的。對革命前途是否動搖過,或者戰鬥怕死,想家想老婆。因為沒有客觀標準,每個人都被發現有問題。


整風時代的延安,被稱作是一座人性的煉獄。人們不敢與他人交往,各懷鬼胎,人人流露出緊張和恐懼,侮辱同志、自我羞辱成為延安生活的特性。(大紀元)

審查幹部使用逼供信,清理內奸,必然產生無數冤假錯案。整風時代的延安,被稱作是一座人性的煉獄,傷害了大批幹部。抗日軍政大學進駐了審幹工作組,兩個月的赤色恐怖,即席坦白,示範坦白,集體勸說,五分鐘勸說,個別談話,大會報告,抓水蘿蔔(外紅內白)。照相,是把人一批一批弄上臺讓大家看。面不改色者,就沒有問題,否則就是嫌疑分子,審查對象。

連共產國際的代表都受不了,說延安的情形令人喪氣,人們不敢與他人交往,各懷鬼胎,人人流露出緊張和恐懼,每人都不敢為真理及為被誹謗中傷的朋友辯護,只求保住自己的性命,惡棍因阿諛平步青雲,侮辱同志、自我羞辱成為延安生活的特性。人們快瘋了,大家都但求保住生命和飯碗,榮辱尊嚴、同志間的愛都被拋棄得一乾二淨。人們不再表達自己的意見,而是背誦黨領袖的文章。這一套做法幾乎不做任何改動,就可作為共產黨中國成立後大小運動的寫照。」

朝夕在毛澤東身邊的江青,對於毛在各種陽謀陰謀背後的實質問題看得很清楚,延安整風對年僅24歲、學習能力旺盛的江青來說,帶來了終身持久的影響。那時的江青很崇拜毛澤東,她不斷向毛學習,毛的言談舉止都在無形中改變著她。江青甚至模仿毛的筆跡,她寫出的字,連很多專家都以為是毛澤東的親筆手諭,還被公開展覽過。


12年的延安生活,與毛朝夕相處的耳濡目染,經過原汁原味、凶相畢露的毛思想徹底的洗腦灌輸,藍蘋變成了江青。所以文革後接受審判時,江青稱她只是毛澤東的一條狗。(AFP)

可以說,12年的延安生活,與毛朝夕相處的耳濡目染,毛的那些無法公布於世的思想根源,那些原汁原味、凶相畢露的毛思想,那種徹底的洗腦灌輸,讓藍蘋變成了江青,讓一個女人變成了一個共產黨的忠實黨徒。所以文革後接受審判時,江青稱她只是毛澤東的一條狗,這話說得很符合實際,江青就是一個被共產幽靈徹底洗腦的犧牲品。(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