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外媒評18大: 習近平是末代君主

?"
德新社報導,從1949年開始的共產黨統治,將在習近平十年任期內終結,習近平將成為中共的末代君主。圖為18大會場上的習近平。(Gettty Images)

胡錦濤的18大開幕式講話堅持披著中共這張邪皮,西方各大媒體同表失望,並指出中共所謂的改革,最終只是為了維持中共的權力,稱「中國改換元首,但沒有改變面孔」,習近平將無法行使權力,將成為中共的末代君主。

編譯 ◎ 秦雨霏

18大中國共產黨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它是否能夠再執政十年。德新社報導說,在18大召開之際,這個國家日益增長的中產階級廣泛預期,從1949年開始的共產黨統治,將在習近平十年任期內終結,習近平將成為中共的末代君主。

胡給自己寫悼詞 給習布置功課

胡錦濤的18大開幕式講話談及許多中共面臨的挑戰,包括貧富差距、環境破壞、城鄉不平衡的發展,但是卻沒有給出如何解決疲軟經濟和滿足黨內和公眾要求更開放政府呼聲的新思考。胡敦促打擊腐敗,但仍要保持堅決的政治控制,並否定走西方民主道路,不讓紅旗變色。評論者指出,中共所謂的改革跟西方的政治改革大相逕庭,最終只是為了維持中共的權力。

美聯社報導說,胡錦濤給政治改革劃線,他提及要更大的透明度和民主,但是堅持說共產黨和它的領導地位必須毫不動搖。胡在報告中再三發誓進行「政治制度改革」,但共產黨的政治變革的概念並不擁抱任何西方選舉民主理念,胡提到毛澤東思想三次,說共產黨必須「堅決不跟隨西方政治制度」。

《紐約時報》11月8日報導稱,胡錦濤的開幕式講話似乎是給他自己寫悼詞,也是給習近平布置功課。「他擔心歷史會如何看待他。」香港大學中國媒體項目的錢剛說。「整體上,他是反對改革的。」

中共無路可走

人們普遍評論,這是非常保守的一個報告,沒有顯示任何突破性政治改革的內容。胡錦濤堅持披著中共這張邪皮,成了中共未來的選擇。

有民眾針對胡錦濤的話「我們將既不能走上封閉和僵化的道路,也不能走上讓紅旗變色的邪惡道路」分析說,這顯示出中共缺乏方向,因為它反映出兩個派系的僵局——改革派和左派。「你要走哪條路?」一個網友嘲笑說:「右和左都把你封死。你可以去哪裡?」

觀察者說,習近平將無法行使權力。習近平除了要跟其他常委達成共識之外,他還需要聽從胡錦濤、江澤民以及20多個元老的「建議」。

「習近平當然不會是戈爾巴喬夫。」前國務院研究機構官員姚監復說:「每一方面的改革都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共產黨要保持權力。」

中國抵達社會和經濟的關口

中共國家媒體列舉了習近平面臨的經濟挑戰。「縮小收入差距,平衡發展當中的效率和不平等將是一個重大任務。」新華社說。

德新社報導說,經濟增長預計將從去年的9.2%減緩到今年的7.5%。政府試圖刺激國內需求和引導製造業離開對出口的依賴,但是許多經濟學家擔憂緩慢的步伐和最近經濟措施不確定的方向。

有影響力的《財新》雜誌說,中國已經抵達「一個關鍵的社會和經濟的關口。」《財新》雜誌建議了18項改革措施,包括打破國營企業在關鍵行業的壟斷、允許公司上市而不需要國家批准、遏制地方政府的投資、發展司法獨立。

習近平將需要平衡幾個利益集團之間的競爭需求。「我認為這是自從1989年以來最緊張的黨代會。」北京政治評論員章立凡說。

中共走向死局 大規模動盪在醞釀

德新社報導說,胡錦濤呼籲政治改革,習近平在接替胡錦濤之後,可能將重複並擴展這種呼籲,但他們呼籲的只是開放治理政策,改善法治,擴大「黨內民主」和直接選舉農村和鄉鎮領導,沒有幾個人會預計他們將中國轉向多黨民主或自由選舉,因為他們重申一黨專制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德新社報導引述北京大學政府學專家張建的發言:「我們不會看到任何有益於老百姓的(政治改革)呼籲。」

在胡錦濤的領導下,過去十年是「政治保守甚至是倒退的」。清華大學政治學家吳強說:「社會在走向死胡同。大規模動盪在醞釀。」

法媒:習近平的另外一場革命

法國《解放報》用了五個版面來集中報導與18大相關的情況。該報頭版頭條提要指出:中共18大將把習近平推到元首的位置,這是一個純粹的中共王朝的產品,第二版標題為「中國改換元首,但沒有改變面孔」,報導說,中共指定胡錦濤的繼任人,但其政治路線只會有很小的變化。

第三版標題是「習近平,重新受寵的『人民公敵』」,報導說,這是一個親近毛但後來遭受排擠的中共元老(習仲勛)的兒子。當時,未來中國的元首為了重新融入中共不惜全力搏鬥,最終獲得離開被流放的那座村莊的權利。

《解放報》為此發表題為「中樞」的社評。社評說,在10年或15年之前,人們可能毫不費力地點出中美改換領導人兩大事件哪一個更優先,這樣明顯的程度今日已化為烏有。掌管著一個近15億人口、30年來每七年經濟翻一番的大國,與領導一個因其強權處於衰落而自尊心受傷的美國的命運同等重要。

該報說,我們可以自我安慰,這兩個大國沒有其中任何一個可以領導已經變成多極的世界,但是,他們互相之間的引力,他們經濟上極端的互相依靠,他們互相越來越粗暴的競爭,將支配明日世界的平衡與不平衡。

希拉里直言不諱:美國過去是世界的中樞。為了制衡前蘇聯和確保支配全球,美國從二戰之後同歐洲編織了密切的網路。那麼,以同樣的雄心,美國從今以後必須不惜一切外交手段,包括經濟、外交和軍事手段,編織「泛太平洋」網路來制衡北京當局。挑戰之一就是將其帶到一個能夠承擔「作為全球強權應該承擔的責任」的道路上來。


為了維持世界中樞的地位,美國將透過經濟、外交和軍事手段編織「泛太平洋」網路來制衡北京當局。這對習近平來說,將是另外一場革命。(AFP)

文章說,直到現在,中國利用了全球化的所有好處,同時卻表現得像一個全球體制之下的偷渡客。當然中國要做到這些,對習近平來說,將是另外一場革命。

中國下個十年更動盪和不可預測

《華盛頓郵報》在題為〈中共新領導人將把中國帶向何方?〉的社論中說,新上任的習近平和李克強,「他們繼承的這個政治制度面臨日益增加的壓力。許多共產黨精英圈內的人,更不用說這個國家迅速增長的中產階級,都認為現狀不可持續,甚至溫家寶都說:『沒有成功的政治結構改革,中國社會出現的新問題將無法從根本上解決。』」

習李面臨的「新問題」是多方面的:民眾抗議,大多數是在農村地區;在城市,自發的抗議活動阻止了化工廠的擴建。儘管北京擁有世界最大審查機構,當今還是無法控制網際網路上蓬勃發展的自由表達,包括推特和新浪微博,後者有三億帳號。

報導說,中國改革派不期待這個國家一夜之間實現民主。但是新領導層終於可以開始現代化這個制度。他們可以允許地方建立獨立的社會團體和非政府組織,最終讓他們參與地方人大選舉。如果允許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更加自由,可能將受到更好的控制。資源可以從浪費的基礎設施投資轉向消費者和服務行業。

習近平沒有表示是否他將贊成這樣的改革。一些西方報導暗示,他可能傾向於自由思想,而其他人猜測他跟中共軍方關係密切,可能將選擇民族主義,而跟外界發生衝突,包括美國。

報導認為,不論哪種情況,中國的下一個十年將更加動盪和不可預測。不管是誰贏得美國總統大選,都控制不了太多中國的進程;但是他將有機會輕輕推動習近平走向民主變革的方向。

CNN:習近平需要成為自己階級的叛徒

CNN電視臺11月6日報導說,中國正踩著許多斷層線:擴大的貧富差距、從污染到土地強徵等所有問題導致的動盪、經濟放緩。


中國正踩著許多斷層線:貧富差距擴大、環境污染、土地強徵等,導致社會動盪、經濟放緩。值18大進行之際,香港民主黨議員亦大舉表達強烈抗議。(Gettty Images)

對於中國觀察者而言,如果習近平想要成功,他需要成為他自己階級的叛徒。批評者說,共產黨和中共高層已經跟人民失去聯繫,並面臨合法性危機。但是其他人警告,盼望習近平作出徹底改變不現實,畢竟他是共產黨的兒子。

「他跟其他人的共識是,保持共產黨作為唯一執政黨。任何所謂的自由必須以一黨獨裁的存活為條件。」歷史學家章立凡說。

法新社:問題嚴重 中南海難以行動

法新社強調,胡錦濤留給習近平一系列問題,從中國的經濟和社會變化到墨守成規的政治。今天共產黨的箝制比任何時候都更嚴密。貪腐在商業和政治的各個層面發酵,經濟增長在放緩,不平等和環境污染在惡化。儘管胡錦濤盡最大努力,農村不平等還是接近「危險」水平,黨內一些聲音警告潛在的問題正在惡化。

胡錦濤的繼任者接掌權力,正值嚴重依賴出口和投資的經濟模式面臨日益增加的改革壓力之時。經濟學家說,這種模式使得中國日益仰仗外國經濟,他們建議更加平衡的經濟,讓國內消費發揮更大的角色。

但是觀察者說,共產黨領導層的謹慎態度和共識驅動型決策方式妨礙了大膽行動,最後結果很可能是:改革是句空話,除了潰散,中南海什麼也不做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