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的財政懸崖也許是好事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美國大選雖然結束,奧巴馬獲得連任,但全美上下都意識到,一半的美國民眾是不認同執政黨的理念的,這些在野黨的支持者擔憂:美國會向何處去?美國的價值觀、這些讓美國能擁有當今國際地位的根本原因,是不是受到了挑戰?社會分歧在經濟領域的表現,就是美國目前面臨的財政危機 ——財政懸崖。

奧巴馬去年競選時,採用了與共和黨私下談判的方式,尋求解決方案;他再度當選後,則計劃通過積極的公開遊說,為增稅和節支的減赤方案謀求公眾支持。眾院議長、共和黨人博納(John Boehner)也說,願意把提高稅收做為兩黨協議的一部分,與奧巴馬合作避開財政懸崖。財政懸崖能避免嗎?它真的只是一件壞事嗎?

財政懸崖是怎麼回事

所謂的「財政懸崖」(Fiscal Cliff),指的是在削減預算赤字和政府債務上,如果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無法縮小其間的差距,那按美國法律,從明年1月1日起,「2011年預算控制法」(Budget Control Act of 2011)就會生效。該法律強制美國政府在從2013年1月起的10年之內,必須減支1.2萬億美元,每年削減1000多億。因為大幅削減支出和增稅自動啟動,所以它被稱為讓國會墜落的「財政懸崖」。

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首創「財政懸崖」,他在眾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會議上,用它描述這場危機。但這個名詞其實是聳人聽聞的警語,正如許多分析師指出的,用「財政斜坡」(fiscal slope)或「財政山坡」(fiscal hill)之類的詞可能更恰當,因為雖然明年可能面臨巨大的效應,但影響應該是逐漸施加的,不是突如其來的。

法案引發多方關注,因為如果兩黨達不成協議,從明年起,為刺激經濟成長而於2010年延長的小布什減稅方案以及延長失業津貼的給付方案,也將期滿失效。加稅和減稅方案到期,意味著許多民眾將不得不繳更多的稅;而那些失業的人,失業津貼不再延長,會很快枯竭。

根據國會預算辦公室(CBO)的估計,該「休克療法」會導致美國經濟重新進入衰退,並使失業率升到9%以上。因為國防開支大舉刪減,政府供應商和承包商將流失許多合約,許多聯邦政府雇員也會面臨暫時的解僱。
 


美國財政懸崖看來危險,但也許是好事。圖為共和黨和民主黨領導人11月中在會見奧巴馬、討論財政懸崖後,與記者見面。(Getty Images)


懸崖背後的政黨之爭

為什麼會出現「懸崖」?既然它是法律規定的,為什麼法律要如此規定?為什麼美國政府會自己立法,給自己設個「懸崖」,然後不得不面對「懸崖」去跳崖、墜崖、抑或填補山澗呢?

原來,去年8月,國會做為解決債務上限協議的一個部分,通過了「2011年預算控制法」。這個法案原本計劃成立一個聯合的「超級委員會」(Super Committee),來達成削減1.2萬億美元赤字的目標;法案並且規定,如果「超級委員會」無法完成任務,自動削減預算和增稅就會生效。結果呢,「超級委員會」還真的沒完成任務、沒能達成減赤協議。政治運作就是如此滑稽,政治家的妥協和安排,就是這樣顧前不顧後、缺乏遠見。

美國財政問題的癥結,在於兩黨長久以來爭執不休,對到底該用什麼方式解決每年一萬億元的預算赤字,遲遲不能達成一致意見。2011年的預算控制法在外人看來,幾乎是飲鴆止渴,是一枚「毒藥丸」。因為兩黨都不願讓步,而大選在即,當時看來大選的結局仍然是未知數。所以,兩黨領導人索性把問題推後,推到大選之後。當時他們的如意算盤是,預算大幅削減和稅收大幅增加,會讓兩黨都覺得不可接受,這樣雙方就都有動力,要達成妥協、促成減赤。如今大選塵埃落定,他們又必須面對這個燙手的山芋;可問題是,他們只有幾個星期的時間了。

財政懸崖的好處和未來

國會預算辦公室(CBO)的估計是,如果赤字突然減低,明年進入衰退的風險會增高。但他們同時指出,政府赤字和債務減低,對美國經濟的長期發展是很有好處的。增稅加上減支,可於明年削減預算赤字5000億美元,大幅改善美國政府的財政狀況。而截至9月30日的2012會計年度,預算赤字高達1.1萬億美元。

國會預算辦公室做了許多預測,按他們的估計,如讓減稅措施到期終止,預算削減從2013年開始,政府稅收會逐年增加,而政府花費、赤字、債務和利息支出都會逐年減少,赤字會從去年占GDP的8.5%減少到2021年的1.2%;而政府收入會增加到GDP的24%,超過歷史平均數18%。十年削減赤字和減債會節省七萬億美元,而如果奧巴馬的政策繼續,會增加十萬億美元的新債。

所以,從長遠觀點看,「財政懸崖」不是壞事,它甚至可能是美好未來的開端。長痛不如短痛,短痛需要決心。但問題的關鍵,是國會和白宮都沒有足夠的領導力、遠見與充足的勇氣,能帶領民眾著眼未來、克服眼下的困難。其實,「懸崖」的設置實質上是對公眾嚴格、對政府鬆懈的。因為法律規定的增稅,高達19.63%,而政府支出的削減,只有0.25%。

避免「懸崖」的議案正在國會流傳,這些建議試圖部分、或整體的改變預算控制法的某些條款,或通新法把將過期的條款予以延長。有些專家建議避免懸崖,同時設法控制長期赤字和債務。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建議政府關注短期就業,不要太在意赤字。伯南克強調在長期減赤和避免經濟放緩之間尋找平衡。跨黨派的Domenici-Rivlin減赤專案組的孔尼伯(Charles Konigsburg)也有類似觀點。這些建議的缺陷,是不能嚴肅對待赤字,沒有勇氣正視經濟的沈痾,而痛下決心做出根本改變。

民間機構如「預算和政策研究中心」與「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都給出了很好的忠告,認為如果按現行法律增稅、減支,會使赤字和債務得到控制,從而為美國的長遠發達奠定良好基礎。讓現行法律生效將創造條件,迫使立法者制定更好或更大幅度的減赤方法。顯然,這些坦率和令時下的美國人立即感到痛苦的辦法,如果被採納,需要決策人物極大的勇氣。

正因為赤字的困擾,美國依賴國債出售,使美國政府在道義和正義的問題上,不敢向中共流氓政權說不、理不直氣不壯,因有所求也。由於社會主義的福利政策和相應的赤字,美國正步步接近希臘式的陷阱,那才是真正的財政「懸崖」。希臘已經掉下去了,美國尚能懸崖勒馬。

懸崖不是懸崖,只是陡坡,也是機會。如果美國能跨越它,雖然跨越的痛苦會很劇烈,但劇烈陣痛之後,會是經濟的新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