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18大焦點人物|中國頭號太子黨劉源(六)

?"
劉少奇之子劉源。(新紀元資料室)

谷俊山是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吳邦國這條貪腐鏈在軍隊的體現。由於深知谷俊山的後臺黑幕,所以劉源在拿谷俊山「開刀」之前,事先徵得胡錦濤同意,有人撐腰之後,才敢動這隻貪腐大老虎。

文 ◎ 齊先予

軍委擴大會上當面炮轟三巨頭

2011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在北京舉行軍委擴大會議,內容之一就是18大的軍隊代表的人選問題,與會者達近百人,包括中央軍委全體成員,以及各總部、各兵種、各軍種、各大軍區和各省軍區的主要負責人。

會議開始時還是黨文化的老俗套,尤其此次會議是選18大代表,更是個個發言重點都是擺成績,對於失職只是虛晃一槍。對於這種黨八股式的會議,人們早就厭倦了,於是會場上不少人閉目養神。

輪到總後勤部政委、上將劉源發言時,他張口就說,開會之前準備了一份講稿,但臨時決定說些不同的話。頓時會場安靜了。劉源提到在網際網路上被廣傳的一張名為「將軍府」的照片,一名軍官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繁華地段為自己建造的官邸,耗資上億元,占地二十餘畝,內有三座別墅群,極度奢侈。

就在眾人猜測這名軍人是誰時,劉源話鋒一轉說,這樣的案例在軍中不止一例,這樣的貪腐規模還不算最大的。他從貪污軍產、盜賣軍火、賣官鬻爵等方面一一道來,讓眾人瞠目結舌,誰敢在大會上講這些醜事呢?!


2011年年底,劉源將軍方貪腐醜事的矛頭對準軍中三巨頭:郭伯雄(左)、徐才厚(中)和梁光烈(右)。(Getty Images)

接下來更令人吃驚的事發生了,劉源的發言矛頭直接對準坐在主席臺上的軍中三巨頭:郭伯雄、徐才厚和梁光烈。就聽劉源說:「你們三位軍委負責人,在領導崗位上已經多年,對於軍中的嚴重腐敗,更是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在「偉光正」統治下,敢在大會上當著眾人的面,追究自己上級的責任,這是中共統治63年來罕見的!大家一時不知所措,全場沉寂了很久後,就聽劉源接著說,腐敗在軍隊中已經如此根深蒂固,廣為蔓延,要堅決鏟除,不達目的,死不罷休。「無論一個人的職位有多高,後臺有多硬,我都不會善罷甘休。」劉源甚至說「我即使丟官,也要與腐敗鬥爭到底!」

這時會場有人開始悄聲咬耳朵,聲音逐漸由小而大,大會變成了無數個小會,整個會場亂成一團。據會議的工作人員形容,突然進來看到這場面,還以為是發生了軍事政變。

據現場目擊者介紹,在會場大亂的過程中,主席臺上的胡錦濤和習近平面無表情、不動聲色,顯然是早已知情。被點名的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哪裡受過這個,不約而同轉頭去看胡、習的態度,看到兩人「沒有任何反應」,只能轉回頭對劉源的發言不予還擊。最後,徐才厚以主持人的身分要求大家安靜,說繼續討論。

這回可是真正的討論了,發言者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認為廢話少說,軍中首要任務就是拿腐敗開刀;另外一部分騎著牆兩邊和稀泥,說了一車話等於沒說。支持劉源意見的大多是少壯軍官,於是香港媒體報導此事說:〈軍中少壯派掀起18大戰火──軍隊腐敗劉源拍案而起,三大軍中巨頭意外遭遇政變〉。

在發言中,劉源還以陳賡之子被索賄為例子,描述中共軍隊腐敗到了何種地步。陳賡是中共的著名開國元勳,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他的兒子陳知建1945年出生,其所屬的第十四軍的前身就是陳賡的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四縱隊。2003年,58歲的陳知建任職重慶警備區副司令,軍銜是少將,時逢警備區班子換屆,本來陳知建應該順理成章地升為司令,但由於不肯出大價錢「買官」,於是司令一職掛到了別人頭上,而陳知建則一怒之下提出要提前退休。不過由於年齡未到,一直沒有被批准。2010年,65歲的陳知建提出,在正式退休時能夠掛上中將的軍銜,答覆竟然是:如果錢能夠到位,中將軍銜不成問題。

「我不出頭,誰能出頭?!」

當天下午,劉源又回到總後勤部召開了黨委擴大會議,會上他說:「沒有正常的、正當的黨內鬥爭,就沒有黨的生命。……我重回總後工作,感謝大家的支持!恰巧,碰上這夥兒人,撞上這攤兒事,不論好歹,當政委的不擔當,誰來擔當?我不出頭,誰能出頭?!」

「前一段,廖部長衝我吼過一嗓子:『老子上戰場,就沒怕過死!』我一怔,當即大聲說:『好!我沒上過戰場,但我死去活來多少次了。為捍衛黨,我發過誓:作為軍人,就不怕上戰場犧牲!我一定跟你廖部長綁定了!』同志們,在事關黨和軍隊生死存亡的鬥爭中,我們大家必須緊緊抱在一起,『合軍聚眾,重在激氣』(《孫臏兵法》),豁出命來,終生不渝,像歷史上一樣,把害黨禍國的亂臣叛將、貪官污吏牢牢釘在恥辱柱上,讓這幫傢伙遺臭萬年!」

2012年1月27日是初五,人稱破五,劉源在總後高層會上宣布了雙規副總長谷俊山中將的問題,不過,劉源說的是「這幫傢伙」而不是「這個傢伙」,目前光揪出了谷俊山一人,好戲應該還在後頭。

谷俊山牽扯出吳雙戰、江澤民

谷俊山的後臺絕不僅僅是軍委的三巨頭。據《動向》報導,谷俊山升官的「恩人」是武警司令吳雙戰上將。當時吳雙戰買通了曾慶紅和江澤民,讓江把晉升谷俊山為少將當成「一項拜託」交給了胡錦濤。於是2003年7月,谷俊山當上了少將。

而吳雙戰上面的保護傘,除了主管武警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之外,還有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當吳雙戰因為嚴重貪腐而被調查了四個月之後,周永康和吳邦國把吳雙戰從武警現役轉到全國人大內司委任副主任。


谷俊山是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吳邦國這條貪腐鏈在軍隊的體現。(圖片合成/大紀元)

由此可見,谷俊山是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吳邦國這條貪腐鏈在軍隊的體現。谷貪得越多,上供主子的錢也就越多,他因此也就越安全,貪起來也就越張狂。

劉源與吳雙戰之間還有一段糾葛。1997年吳雙戰以武警副司令兼參謀長之職晉中將銜時,劉源還只是一個少將銜的武警副政委。劉源看不慣吳的貪腐做法,那時二人的矛盾就很深,這也是2003年劉源從武警轉到總後,另起爐灶的主要原因。

由於深知谷俊山的後臺黑幕,所以劉源在拿谷俊山「開刀」之前,才放話說不惜拋棄現有地位和身家性命,同時,他也事先徵得胡錦濤同意,有人撐腰之後,才敢動這隻貪腐大老虎。

不過即使這樣,谷俊山的反擊還是讓所有人,不光是劉源,還包括胡錦濤、習近平都大吃一驚。

谷瘋狂報復 劉源遭梁光烈暗箭

據說谷俊山在被雙規前已經獲得消息,但他並沒有逃跑,反而不以為然地說:「要完大家一起完。」他自己驅車到北京東郊一處核設施,企圖製造人為核洩事件,以至於北京軍區立即組織核安全清查緊急行動,連軍隊醫院的核醫療設備都不放過。此舉令中央軍委驚恐萬狀,而不得不誘勸其放棄衝動,以保家人不受追查。

知情人還透露說:劉源曾一度懷疑谷在食物中給他投放微量放射性物質,經過半月體檢後才發現是虛驚一場。

不過,有人給《新紀元》爆料說,谷俊山提出「要完大家一起完」,不光是指核輻射的洩露,還包括核心機密的洩露。總後負責組織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憑藉谷俊山的精明,他不可能不把這樣的證據掌握在手。一旦中南海要拿他的貪腐開刀,谷俊山就會以在國際社會曝光中共的反人類罪行作為威脅,以此換取自己的免死令牌。

2012年1月27日,劉源對谷俊山動手,谷「因違紀被免職,正在接受調查」,不過三天後,被公認是江派喉舌的明鏡網,率先開始了對劉源的攻擊。1月30日,明鏡發表題為〈劉源出手,中將谷俊山落馬〉的文章,但配圖卻是「劉源與毛新宇」,文中把堅決要整頓內部腐敗的劉源,與江系出身的國防部長梁光烈、總參謀長陳炳德、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對立起來。

文章說,面對劉源發起的反腐衝擊,梁光烈在北京軍區國防大學強調要確保部隊的安全「穩定」,並要求保持部隊的「正常秩序」。陳炳德也在解放軍總參謀部黨委擴大會議上表示:確保部隊「高度穩定和集中統一」。李繼耐則稱:堅持不懈地抓基層打基礎「保穩定」。言外之意,劉源在製造不穩定。

文章還說,「鹿死誰手難以逆料」「縱觀歷屆中共換屆之際,軍隊的人事安排,都難以逆料。當年炙手可熱的楊尚昆、楊白冰兄弟於14大召開前夕的最後關頭卻意外出局就是一例。」


2007年劉源(中)與薄熙來(右一)等在博一波葬禮上合影。

劉源是第一個公開倒薄的軍人,然而明鏡網卻給劉源扣上了一頂挺薄的大帽子。薄熙來被抓第四天的3月19日,明鏡網稱〈劉源上將病中仍挺薄熙來 外界瘋傳其受到牽連也被軟禁〉,圖片用的是2007年在薄一波追悼會上,劉源與薄熙來等薄家子女的合影。當時去參加追悼會的太子黨人數很多,劉源絕對想不到這些照片五年後居然成了江派喉舌用來「證明」其參與薄熙來謀反的旁證。

文章說,「劉源因為二期肺癌,在解放軍301醫院動手術。」「這是他第二次因為癌症動手術。不過,他在病中,仍然非常關心『二哥』薄熙來的命運。在『太子黨』中,比薄熙來年齡小的稱呼他為『二哥』,因為薄熙來在薄一波的兒子中排行老二。」明鏡網還說很多人「對胡溫採取宮廷政變的方式撤換薄熙來,大為不滿。劉源、陳元仍力挺薄熙來。」

雖然文章標題稱劉源病中力挺薄熙來,但內容裡卻沒有拿出任何事實來證明劉源是如何挺薄熙來的,讓人覺得這個結論下得有點武斷。

劉源緊跟胡錦濤 公開站隊最積極

2012年2月10日,就在王立軍2月6日夜晚出逃美領館、7日被帶到北京之後的第三天,總後勤部機關緊急召開了全體大會,要求總後機關集中利用20天時間、分四個階段展開「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學習教育活動。這算是全國最先站出來、對胡表忠心的站隊活動,這與劉源的政治敏感密切相關。

在坊間流傳的講話中,劉源大肆吹捧胡錦濤,「胡主席、中央軍委實在太英明了,高度信任我們總後黨委,從善如流,明查秋毫,乾脆利索,一錘定乾坤!否則的話,不堪設想。……」劉還引用廖錫龍的話對軍內進行警告,在腐敗滋長的情況下,「將來上戰場,是要吃黑槍的。大家都有槍有彈,從背後給你來一槍,咱們保衛國家是另一回事,反正不保衛你。」

劉源在講話中還暗示,拿下谷俊山是獲得了胡錦濤許可的,這是胡溫對江派的又一次出擊。(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