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揭祕!網傳王立軍詳細口供

?"
《大紀元》從中共內部和美國方面獨家獲悉,王立軍交給了美國政府大量關於中共內幕的各類機密資料,其中包括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資料,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內幕等。(Getty Images)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夜闖美領館之後,中共在全世界面前上演了一場自我邪惡的大曝光。在薄熙來受審前夕,近來網上曝光了王立軍口供的部分內容,行家判定,這是中共高層倒薄派有意釋放的真實內容。

文 ◎ 肖恩

自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夜闖美領館之後,引發了中共高層的激烈交鋒,中共在全世界面前上演了一場自我邪惡的大曝光。之後,谷開來因揭發他人有功,以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緩;王立軍也因揭發他人的立功表現,以叛國罪和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而這一連串事件的核心人物——薄熙來目前因涉嫌七種罪行被關押在秦城監獄,等待司法機關的調查。

就在薄即將被審判之時,網上曝光了王立軍所交待的重大立功表現的部分內容,行家根據已有資料判定,這是中共高層倒薄派有意釋放的真實情況。不過這份被曝光的口供還是隱瞞了很多有關薄熙來、谷開來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犯下反人類罪行的部分,《大紀元》曾從中共內部和美國方面獨家獲悉,王立軍交給了美國政府大量關於中共內幕的各類機密資料,其中包括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資料,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內幕等。


王立軍在重慶中級人民法院接受審判,庭外戒備森嚴的情景。(Getty Images)

多項證據證明,王立軍參與了活摘器官、屍體工廠等罪行,而海伍德也被捲入,結果他們被中共祕密調查並幾次約談,讓薄谷開來、薄熙來非常害怕,擔心這兩人成為他們的污點證人,海伍德知道的內幕太多了,因此被殺人滅口、毀屍滅跡,王立軍害怕落到同樣下場,最後決心出逃美國領館。

下面是王立軍的部分口供內容。

薄熙來設計害死文強
嚇唬賀國強和汪洋


據王立軍交待,薄熙來為了上位,收集、整理其政敵賀國強和主要競爭對手汪洋的黑材料。

文強剛開始拒不交待、嘴很硬。薄熙來支招:先抓他兒子,再與他講條件,做私下交易。文強被愛子心切的感情徹底打敗,開始交待問題。薄熙來親自看了審訊錄像後表示:必須讓他檢舉揭發賀國強和汪洋,如果不講就判死刑,如果順從,就是死緩。


前重慶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文強2010年4月14日受審。薄熙來為了上位,經由審理文強案收集其政敵賀國強和主要競爭對手汪洋的黑材料。(新紀元資料室)

但文強一直不從,直到臨死的前幾天,才寫出一些材料,還錄了音。薄熙來拿到材料來立即變卦:「不要判死緩,一定要立即執行。把證據騙到手,必得殺了他,才能是鐵證,永遠不能翻案!薄熙來繼續出招:臨死前,不要告訴他執行的時間,但你找他密談的事,要大張旗鼓地報導,讓中南海知道,這些材料複製兩份,給胡錦濤一份,再留我這裡一份。」

但王立軍自己也留下了一份。後來,薄熙來就是用這個「祕密武器」嚇退賀國強和汪洋。王立軍交待說:汪洋在重慶任職時間短,比較清廉,事不太多,但賀國強的故事就太多了。薄熙來對自己的做法很自豪,自稱:這叫當官的「大智慧」。

據王立軍的祕密材料披露,後來薄熙來又通過王立軍利用「亮點茶樓」的王紫漪事件,制服了重慶的一大批官員,因為這些官員都去過那裡大搞淫亂。

李俊案 討好張海洋 拉攏成都軍區

重慶民營企業家李俊的成功出逃國外,將重慶「唱紅打黑」的黑幕第一以親身經歷、詳實可靠的證據,經原《文彙報》資深記者姜維平在海外各大媒體做了廣泛報導,《大紀元》也發表過多篇綜合報導。李俊案在全世界引起廣泛關注。

李俊是重慶的民營企業家,他和成都軍區合作了20多年,購買了幾塊土地發了大財,財產達45億,銀行現金存款就兩億多。時任成都軍區政委張海洋看好了一塊,想叫李俊交出一點,給他小姪女搞房地產,她也想賺點錢,但李俊不給面子,惹毛了張海洋。

據王立軍交待:張還想利用這事整肅政敵,就找薄熙來幫忙。薄熙來表示:「這事得辦呀,軍隊沒小事,必得辦好,這是感情投資的佳機,再說,他與我從小穿開襠褲一起長大,也不能不給面子。」


李俊(前一)2010年2月底被重慶與成都檢警軍方人員包圍「調查」。(李俊提供)

於是,王立軍找到戴小華偽造了匿名信,假裝收到群眾的舉報信才查他,把李俊抓起來了,關了不長時間,他給了部隊4000多萬擺平了,但答應給個人的錢沒兌現,薄熙來又下令抓捕。

結果李俊命大,成功地「跑路」了。據王立軍披露:派了四個追逃小組去海外找李俊,走遍了五大洲,錢花了上千萬,也沒抓到!遂下令把政治部主任周京平給調了職,也拿李俊的家人出氣,結果抓了他們家30多口人,都判了刑,李俊的哥哥李修武判了18年。但此事影響太大,連薄的常年法律顧問、「刑法泰斗」趙長青也出來幫李俊講話。

李莊案——驚動胡溫 敗像顯現

重慶一系列的打黑案,如傳播「一坨屎」的林業局幹部方迪、敢於頂撞薄熙來的黎強、被整成「黑老大」的龔鋼模、趙光裕等等都遭嚴判,特別是律師李莊案更是轟動中國。


轟動中國的李莊案是薄熙來重慶打黑運動中出的一個奇案和醜聞。圖為 2010年2月2日,李莊在庭審當中。(新紀元資料室)

據王立軍交待:李莊案使薄熙來很勞神。薄熙來說:彭真的兒子與他作對,不整倒李莊,臉往哪放?於是,王立軍就偽造了證據,情節是編的、證詞是假的、判決是「走過場」,尤其是那張李莊洗桑拿浴的照片,是電腦技術合成的。但這事整大了,也整漏了,第一個回合,我們贏了,把律師嚇破了膽;第二回合,卻尷尬地輸了。王立軍披露,輸就輸在胡溫都做了批示,說不能再判了。陳有西、賀衛方等律師也火了,正在串聯。但薄熙來不在乎,他說:先給胡錦濤一個面子,找人盯住李莊。

王立軍此時已經感覺處境不妙,於是監控了李莊的助手馬曉軍,恐嚇律師朱明勇等人,但效果似乎不太好。再向薄熙來彙報,薄說:一不做,二不休,無「毒」不丈夫,下手不狠,怎麼能成事業?於是,為了毀滅證據,又搞死了檢察官龔勇,因為他是文強案的知情人,當時是由他起訴的,他提出過異議。毒死龔勇之後,為了欺騙輿論,就給了他一個烈士的稱號。死了身上蓋了一面黨旗,還給了點錢,家屬還樂呵呵的呢!中國的老百姓好騙呀!

王立軍還交待:「唱紅打黑」運動中死的人多著呢,只是都被包住了,沒讓媒體知道,有幾十個人非正常死亡,有上百個人被打得殘廢或受傷,有上千人被刑訊逼供,有上萬人受到株連,官方說,追逃了3.7萬人,實際上有10萬人左右,光忠縣就有61個追逃小組,可見,薄熙來搞的確實是「二次文革」,他王立軍就是現代版的「謝富治」。

進京唱紅歌 海外媒體揭薄「逼宮」

王立軍原以為,薄熙來能一步登天,因為不光周永康、李長春、李源潮去考察,連習近平也去捧場,誰不肯定「重慶模式」呢?但不料,轉折點就在2011年的6月10日進京「唱紅」這件事上。

首先是海外媒體預先揭了薄熙來的老底,說這是地方挑戰中央,在進行「逼宮」,這下子亂了營,不是「唱歌」本身對不對的問題,而是點到了薄熙來的死穴。

以前,中央以為他西部大開發,搞點花架子和造點聲勢也沒啥。王立軍說,我最先也沒想過薄熙來為了上位,敢於公開挑戰黨中央,並且以打黑為幌子,徹底否定了鄧小平改革開放30年的成果,還成立了以蘇偉、李希光等人為首的「梁效」寫作班子,制定了新的行動綱領,這下玩大了。

在北京唱紅的時候,只有賈慶林出面象徵性地看了一眼文藝演出,再加上「唱紅」第一站是「二炮」,張海洋是新任的政委。可能是李俊案被中央軍委察覺了,正在張與薄打得火熱之時,他被調到「二炮」當政委了,薄熙來還不收斂,還去鼓動「唱紅」,胡錦濤能不起疑心?王立軍說,儘管跟薄提過謹慎從事的問題,但薄說:不怕,徐才厚和吳勝利等人都是他的鐵哥們。吳文康也證實說,徐的原籍是大連市瓦房店,其表弟徐長源在那裡搞房地產開發,薄熙來沒少幫忙,而吳勝利以前在大連水面艦艇學院任職,也與薄有舊識,江澤民、李鵬、朱鎔基等也支持他,還有羅幹的兒子羅韶宇也在重慶有大生意等等。

薄熙來胸有成竹地說,大膽地幹啊,人生能有幾回搏,愛拚才會贏!

全線敗退 圖謀政變 自相殘殺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立軍發現苗頭不對,控告的人越來越多了,除了北京的律師界數百人,還有涉黑家屬的數千人,以及遍布海外媒體的批評文章,特別是李俊託人展示的證據,既有公文,也有圖片,還有合同和發票,這使薄熙來非常生氣,成都軍區也受到中央軍委的批評。

自從2011年年底開始,情況變得越發不妙,薄熙來經常偷偷地回北京。王立軍說:「以前經常帶著我,現在,故意瞞著我,講話也留一半,還神祕兮兮的,我有點心寒,難道他會拋棄我嗎?這可是不仁不義啊,因為我殺了人,關了人,雙手沾滿鮮血啊,他如果為了上位,丟卒保帥,那我就成了犧牲品啊,我的弟兄從東北來的,已經有60多個,被我安排在各個重要崗位上,其中有幾個搞監聽的,告訴我薄熙來接待了中紀委的人,那些人祕密地與涉黑被判刑的親友交談,得到不少證據。」

王立軍開始嘀咕:「他們來往相當頻繁,是不是想翻案呢?還有操東北口音的人,帶過來鐵嶺的信息,那邊公安局也出事了,這種體制,幹部誰不貪呢,聽說也牽扯到了我,心裡有點打鼓。薄熙來也點撥說:『要想叫我保你,必得跟我再做一點事。』這件事情,就是軍事政變,薄熙來終於告訴了行動計畫。」

王立軍交待說:「聽了這個計畫,出了一身冷汗。我只想跟他一級級地上,搞個官當當,從未想過要搞地方軍事政變和警變,進而篡奪中南海的最高領導權。此前,他大筆撥款,我不斷地擴充地方警員,先後多次向全國招警,還買了多輛裝甲車,建立了國賓護衛隊和女警隊等等,還藉基辛格來訪演練了一把,但只是滿足我的虛榮心,為我當上更大的官造勢,但讓我祕密地搞暗殺和綁架國家領導人,從來不敢想啊,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

對此事,薄熙來胸有成竹:「2月初要去雲南走一趟,見見14集團軍的人。要參加軍事演習,要給成都軍區送毛澤東銅像。」

「總之,薄熙來已經做好了準備,一旦進不了常委,立即和胡溫翻臉,宣布獨立,登高一呼,開始北伐,我嚇壞了,但沒露聲色,我知道公開反對,必死無疑。此後好多天我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總往解放軍西南醫院跑,醫生說我得了抑鬱症。」王立軍說。「薄熙來知道了,對我產生了懷疑,我原以為大不了不幹了,我回遼寧錦州吧,但不料他太陰冷,先下手抓捕了我十多個弟兄,有祕書,有司機,還有我的副手,我猛然醒悟了,他從一開始就想利用我,這和車克民不一樣,他們是患難兄弟,我是他事業頂峰來投奔的,他認為我不忠誠,很可能,他想把四年來幹的壞事全部栽到我頭上,要我的血染紅他的頂戴花翎。」

之後的2月2日,王立軍忽然被宣布改行,當了最末一位的副市長,分管文教等,被繳了槍。王立軍與薄共事多年,深知其心毒手辣,翻臉不認人:被暗殺、被「雙規」,都有可能。前者成功了,屍體上蓋一面黨旗,因公殉職;後者成功了,當成「替罪羊」,承擔這幾年「唱紅打黑」的全部罪過,再判死刑滅口。王立軍很清楚這一點。

據王立軍交待,在薄熙來的刑訊逼供下,打死了他一個弟兄,打殘了兩個下屬。「我必須採取報復行動,我先假裝順從去參加了教育會議,爾後我請假去了西南醫院治病,薄熙來的祕探盯著我,我裝作沒看見。」王立軍開始做逃跑的準備。

2月5日,是一個星期天,王立軍在家裡思量了一天:「先是想自殺,又覺得不忍,雖然幹了許多壞事,但不是主謀,他給了我人情,我也賣了命,扯平了,誰也不欠誰的。他再玩我,讓我暴死或坐牢,太不夠朋友,估計時間不多了,我必須馬上行動,乘飛機去北京得買飛機票,就會暴露,出境更不可能,護照早就被收繳了,怎麼辦?」王立軍此時想到的唯一出路就是投奔美國領事館。

化妝成婦女 夜奔美領館

「從重慶到成都只有三小時的車程,有成功的把握,但新的問題是,美國能接受我的政治庇護申請嗎?我不懂《國際法》,但我過去審訊過異議人士,也略知一二,我認為五種理由,至少夠一種,何況,我還有內部材料和機密文件,其中包括薄熙來貪腐和打黑養黑的證據,還有重慶鎮壓異議人士的事實等。唯一不利的形勢是,習近平即將訪美,他會生氣,美國會為難。但不管,退一步講,申請失敗了,我可以把證據留在美領館,海外媒體會炒作,動靜一大,處理我的案子的人,必得提高層次,肯定就不會是薄熙來了,這是進退有路啊,而且,是此生此時唯一的活路。」

「做出了決定後,如何出去是一個難題。我的居所樓下有『釘子』,他24小時監控我,而且,50萬個攝像頭不會留下死角。我從窗上望了一眼,看到了那個專門盯我的特務,他是車克民派的,我必得堂堂正正地走出去,調虎離山才行,我要讓他知道我在哪。以前,我常在星期天晚上去西南醫院看病,主要是因為工作太忙了,只要去了,就能一個電話把醫生叫來,所以,我下樓開車去醫院,『釘子』不覺得奇怪,只是把我的行蹤報告兩個人,一個是薄熙來,一個是設在西南醫院附近的另一個釘子。問題就出在此處,我上了醫院的高幹房間之後,辦完了事,再下來時已化妝換衣,樓下的『釘子』沒認出我呢,這也難怪。這家醫院屬於成都軍區後勤部衛生部管轄,還有一個牌子是『省第三軍醫大學』。它位於沙坪壩區,離成渝高速公路很近,此樓共八層,我在上面仔細觀察了一會,把我的手機放在頂層一個房間裡,把一個沒上卡的手機帶在身上,這樣,『釘子』及其上級就會放心,我是在『休假式治療』。


王立軍假裝去西南醫院看病,作「休假式治療」,然後裝扮成婦女,戴假髮乘夜色出逃美國領事館。圖為大陸一家雜誌社報導王立軍事件的大型廣告。(Getty Images)

然後,我裝扮成一個婦女,戴了假髮,乘夜色下樓,那家醫院住院的人很多,我走下來時,他不會懷疑。以前,我藏了一輛汽車在此處,別人不知道,它掛的不是公安牌照,誰也沒察覺,我把自己的車丟在醫院正門,而由後門跑了,十分鐘之後就上了城南高速,即往南充方向走。」

就在那個時候,王立軍說:「我想起了李俊,他是我下令抓的,他的企業金龍玉鳳大酒店就在近處,他的事業也在沙坪壩區起家,我誣陷他的罪證是『釣魚執法』得來的。2010年底,他逃亡也是從成都跑的,現在,真像做夢一樣,時間不過一年多,我也朝成都跑去,啊,這是不是報應呢?」

王立軍此時也開始默默地懺悔:害人真的害己嗎?「玩法」真的會被「法辦」嗎?想退縮,但別無選擇。「我一路上心急如焚,但也不敢開快車,以免被堵截,好在很順利,經過三個多小時,我到了成都美領館,已是夜色陰沉。在接近倪家橋的時候,我把電話新卡插上,和裡面的人通了電話,其實,這一瞬間,成都市國安局監聽電話的人應當知道了我,但星期天是休息日,他們可能疏忽了,我得以進了美國駐成都總領館,並見到了剛從外面歸來的總領事何夢德。」

政治庇護被拒
四川、重慶警察對峙


王立軍交待:「申請政治庇護被拒後不得不狼狽地走出領事館時,一眼看到了禿頂的黃奇帆,他指揮著70多輛警車與四川省的國保,武警,國安人員對峙,像警匪大片一樣,我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他讓我跟重慶的警察走,我堅決地拒絕了。

黃奇帆承諾:將對我『休假式治療』,永遠保持副部級的待遇。此外,在一個警車裡,我還看到了一個警花,那天沒下雨,我設計的紅雨衣,她沒穿。是我親自面試,把她錄用的,為了報答我,她曾給了我一腿,就是摔倒撞牆在浴室那天的事,別提她多麼風情萬種了。但此時,她對我怒目圓睜,眸子冒火。我知道,我成了國家的公敵,給中共丟盡了臉,體制已徹底遺棄了我,我願意接受法律的審判,但我不想落入薄熙來的手中,變成了可憐的替死鬼,也不想在身上蓋一面血色的黨旗,去欺騙我的家人和群眾,我要讓全世界知道,薄熙來是一個危險的人物,他如果上位,將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現在,我滿足了,也許我會成為『文強』第二,但我救了中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