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神傳回歸|古人服色的宇宙觀

?"
五行正色對應著物質空間及四季時間,品色制度則代表每個人的位置。(攝影/連震黎)

顏色是宇宙的共同語言,色彩也有成、住、壞、滅的過程。在精神層面用不同的色彩對應身體不同的器官,調理身、心、靈,因為身體不同的器官就可用不同顏色去平衡她,古人早已知道用色彩治病的自然科學法則。

文 ◎ 文華

中國古人根據春、夏、秋、冬自然萬象之變化,及五行學說選擇服飾的顏色,認為金、木、水、火、土,五行構成了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這五種元素,是一切事物的來源,色彩也不例外,這五行法則並與天道自然運動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五行、五色對應五臟對應相生相克的理,即是:

金一肺一白色;
木一肝一青色;
水一腎一黑色;
火一心一赤色;
土一胃一黃色一吉色。

五行正色對應著物質空間及四季時間,品色制度則代表每個人的位置。使用這些色彩就是期許人和天地、君王和臣民達到和諧的狀態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天」代表著神,皇帝之所以能夠得天下、治天下是「天」授予其的權力。皇帝即為「天子」,雖貴為一國之君,但天賜予他的權位,就得有「天」來約束他,也就是說皇帝是有道德約束的,這種天道的約束,就是神權高於王權。

他必須「奉天承運」,也就是秉承天意治理人事,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這樣才是「有道明君」。黃色被歷代帝王所用,謂之吉色,也代表了君權神授,無比神聖與尊貴。

黃色原為佛家最常用之顏色,佛體被稱為「金身」,寺廟用黃色,稱為「金剎」,僧袍等一切裝飾色都用黃色,佛像也以鎏金、漆金為貴,因為黃色自古被認為是天上的顏色。

顏色是宇宙的共同語言,觀天色就可知道天氣的變化,古人以最科學的方式從大自然花草樹木不同的顏色,就可以運用她來治療不同的疾病。

在精神層面用不同的色彩對應身體不同的器官,調理身、心、靈,因為身體不同的器官就可用不同顏色去平衡她,古人早已知道用色彩治病的自然科學法則。

色彩也是有成、住、壞、滅。一個生命最美好的色彩通常在剛出生和盛年時期前,這時的色彩表現就是明亮、柔和、鮮明、豔麗。到了生命開始生病或是死亡時,色彩就會變暗、變深、到最後接近黑色、灰色。

一個健康積極向上的人,大都喜好明亮色彩,反觀一個頹廢的人或一個病人他的心靈所想的色彩大都是灰暗的或是變異的,所以服色的明暗可以體現社會心靈和道德的展現。

服色運用在中國古代社會政治與宗教信仰、文化習俗、審美觀點上,占了重要的一環,體現出古人的宇宙觀和思維狀態。服色的多樣變化也給漢服增添了絢麗華美,豐富多彩。同時也構築成了漢服文化的豐富內涵。◇

古人順應天意而著衣

文 ◎ 文華

漢服的起源據古籍史書中記載,遠在三皇五帝時期,先民們以鳥獸毛皮為衣,後來懂得以麻編織成布衣,此乃上天有好生之德,給予人更高的智慧,演化出不同特性植物類的材質而取代動物的毛皮。

到了黃帝的元妃嫘祖教導婦女養蠶取絲來織衣後,所以,黃帝時代服飾制度日漸形成,夏商之後,冠服制度逐步建立:西周時期,周禮制度形成,對衣冠禮制有明確的規定,冠服制度逐漸被歸入禮制範疇內,成為表現禮儀文化的方式之一,而漢服至此也日臻完善。

我們先從漢服服飾材質而論其精神所在;在衣服質料上,中國服飾材質是以皮、革、絲、棉、麻為主,這些天然材質和人體是完全吻合的。

皮、革是由天然蛋白質纖維在三維空間緊密編織構成的,其表面有一種特殊的粒面層,具有自然的粒紋和光澤,手感舒適、耐寒。

麻料質感厚重——象徵穩重。它的屬性透氣,有獨特涼爽感,出汗不黏身,它的振動頻率非常高,有辟邪的作用,所以中國有披麻帶孝的形式出現。

絲質光滑——代表圓融。它富有光澤,有獨特「絲鳴感」,手感滑爽,穿著舒適,高雅華貴是冬暖夏涼,可以調節體溫,其中所含的蛋白質,可以防止細菌的滋生。

棉料吸濕性強——呈現出有容乃大的包容特性。它吸濕力大、透氣性好,手感柔軟,穿著舒適;外觀樸實富有自然的美感,光澤柔和,染色性高、保暖性特別好。

古人除了服制用的材料外,還喜用玉飾做為服飾的配件,玉器不僅僅作為美麗的裝飾品外還可以趨凶避邪,但古人不是拿來炫耀財富的,而在道德行為上自我要求的表徵。

《禮記.玉藻》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無故,玉不離身。」認為玉具有仁、智、義、樂、忠、信等美德,以象徵君子之德。

先民製作服飾取決於大自然所運生的材料,配和我們一年四季選用不同的質料,除達到避體、保暖、舒適、美觀外,在精神層面都有它深厚的內涵。

這些都是我們祖先的智慧,表現上天付予人類的關愛與體貼「取之於大自然回歸於大自然」,古時人類就是與大自然和諧相處,表現天人合一的文化內涵。這也就說明古人是順應天意而著衣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