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真相歷史|塵封66年 飛虎紀錄片牽奇緣

?"
2012年10月7日,前飛虎隊成員、空軍將領喬無遏將軍出席亞特蘭大慶祝中華民國101周年雙十國慶升旗典禮。(攝影/黃海默)

1996年美國空軍上尉亞薩.至德剛過世,其妻交給兒子艾倫一卷亞薩留下的錄像帶,上面有他親筆寫的「日本向中國投降」。奇緣牽引,2010年艾倫和94歲的飛虎隊成員喬無遏將軍會面。一段中美抗日歷史在老將軍侃侃道來中鮮活起來……

文 ◎ 漢民

美國空軍上尉亞薩.至德(Arza Judd)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退役之後,即到愛荷華州行醫。儘管他在盟軍遠東戰場曾任美國軍史中最罕見的空軍單位的一員,然而他從來不主動提到當年的經歷,以致他現今任職於亞特蘭大一家銀行的兒子艾倫.至德(Allen Judd)先前幾乎對此一無所知。《亞特蘭大環球報》網站(Globalatlanta.com)日前一篇文章中報導了艾倫.至德發掘關於他父親的祕辛的過程。

在1996年艾倫的父親剛過世後他到佛州探望他母親時,母親交給了他一卷父親留下的錄像帶,上面有父親親筆寫的「日本向中國投降」。帶子上各種影片穿插,包括一艘軍艦穿越蘇伊士運河,轟炸機投彈,在中國的生活紀錄,還有在一個人群擁擠的機場舉行的某種儀式。不過這些影片沒配音也沒字幕,實在看不出頭緒,於是艾倫把這帶子閒置後就遺忘了。

轉眼到了2010年,艾倫去參觀了一個喬州日美協會(Japan-America Society of Georgia)舉辦的30年回顧展,看到了一份中文的正式文書。艾倫在亞特蘭大的一位華人忘年交,現已故的駱思遷協助他確認這是一封蓋了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的印璽並有編號的信,信中對亞薩.至德身為中美混合隊(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的一員表達感謝。這封信觸動了艾倫要尋求他父親的事蹟的興趣,從而竟然牽引出在這極特殊的中美軍事合作中僅存的少數當事人的回憶。

艾倫將錄像帶上的紀錄影片稍加編纂後拿給駱思遷看。駱思遷問他是否認識當年老至德先生的同袍,喬無遏將軍。艾倫答說不認識,並進一步詢問喬將軍之事。當駱思遷告訴他喬將軍仍然健在,而且就住在亞特蘭大市郊的諾克羅斯(Norcross)時,艾倫感到像觸電般震撼。

紀錄片了結66年的等待

於是在2010年10月,艾倫與喬無遏將軍等12位亞特蘭大華人在喬將軍住宅附近一家義大利餐館會面。當時已屆高齡94歲(他在今年11月5日度過了96大壽)的喬將軍一看到艾倫的紀錄片,就開始侃侃道來二戰時期的歷史。喬將軍相當肯定影片中的典禮是日軍在湖南芷江機場向中國軍隊投降,而且他認為這是那項典禮唯一留下的影像紀錄。

喬將軍是現今少數尚在人世的中美混合隊成員之一,那是在1943年成立,由美國空軍中將陳納德統領的由中國和美國戰鬥機飛行員組成的特別部隊。

起初陳納德以少將官階從美國空軍退役後在1937年到中國擔任中華民國空軍顧問,時常由蔣宋美齡充當翻譯與蔣介石交談。1941年陳納德組成了他在中國的第一個空軍團隊,名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英語: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縮寫為AVG)。該志願隊由100多名美國戰鬥機飛行員組成,在日軍偷襲珍珠港之前就常迎擊日本空軍,並因時常以少勝多而稱著。他們的戰鬥機頭繪成了凶猛的鯊魚頭以震嚇日軍,也時常以高超的技術克敵制勝。中國內地居民並未見過鯊魚,昆明的一家報紙就將其稱為「飛老虎」,陳納德與隊員都喜歡這名字,於是從此命名為「飛虎隊」。


飛虎隊P-40戰鬥機頭繪成了凶猛的鯊魚頭以震嚇日軍,也時常以高超的技術克敵制勝。(維基百科)

1943年飛虎隊受羅斯福總統指示被編入美軍第14航空隊,並由恢復軍籍的,先升為準將而後升為中將的陳納德繼續指揮。因為資源缺乏,陳納德決定與蔣介石合作,與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一起組成中美混合隊。

對喬無遏將軍來說,艾倫.至德的紀錄片讓他心中的懸念終於有個了結。喬將軍的兒子,也住在亞特蘭大的大衛.喬說:「他等了66年,終於看到了。他當年奮戰是為了擊敗日本,但他始終沒見到投降那一幕。」因為在1945年8月23日投降典禮時,喬將軍的隊友為日本軍機護航降落至芷江機場,但是喬將軍本人當時在位於印度的美軍醫院養傷。

原來在是年的1月20日,喬無遏執行任務飛至被日軍占領的湖南衡陽,要阻斷日軍補給線。一架日本戰鬥機用機槍掃射喬無遏,子彈穿破玻璃擊中了他的左頦,彈片至今還留在他臉中。

當時他竭力想飛回基地,但終告失敗而被迫須從機艙彈出,空降至敵軍地區,孤身為存活而奮戰。在其後的幾個小時他潛逃於野地裡,躲避嗅著他血跡追蹤而至的日本軍犬。最後他口渴難耐,在一片水田中喝著塘水時,被中國民間反抗軍發現。因為反抗軍不確定他是哪一方軍人,便用槍托把他擊暈了。喬將軍笑著說:「老天爺還是照顧我的。」

日軍整整21天對他窮追不捨,因為如果捕獲一個敵軍飛行員可以得到相當珍貴的情報。在其間中華民國軍隊英勇的保護他,甚至有人為之喪命。最後美國情報人員安排他到30英哩外的一個醫護站。喬將軍說:「他們用轎子把我抬著去,再加上為止痛幫我打的嗎啡,我飄飄然的簡直覺得像當了王爺。」


2012年10月5日,美東南各界慶祝中華民國雙十國慶,前飛虎隊喬無遏將軍接受褒獎。(攝影/絲雨)

紀錄片見證中美過去緊密關係

這支珍貴的紀錄片最後還飄洋過海到了臺灣,更加見證了中華民國與美國在過去的緊密關係。中華民國的田在勱少將曾是中華民國空軍官校校長,也是一位對飛虎隊歷史頗有研究的專家。他說:「這是中美雙方共享的光榮史蹟,雙方軍民為抵抗日軍侵略不惜犧牲生命共同作戰,這珍貴的史料要好好保存,用以教育下一代,並該更進一步告知全世界。」

《亞特蘭大環球報》(Globalatlanta)2011年派記者到臺灣訪問田少將。他說在喬將軍看到至德先生的紀錄片之後,馬上送了一份給他。田少將說他看到這影片,幾乎是熱淚盈眶,因為他過去13年來一直在收集有關飛虎隊的書籍、影片及史料,但從沒看過可與這紀錄片可相匹敵的,實在是太珍貴了!

田少將還將這支紀錄片送了一份給馬英九總統。馬總統立刻存入中華民國國家檔案管理局保管,爾後又寄了感謝信給喬將軍以及至德先生。至德先生在他的家族史中成為了第二位收到中華民國總統寄發感謝信的人。

更讓艾倫.至德高興的是這紀錄片現在也在臺灣高雄市的中華民國空軍博物館展示。展覽室藍色的牆上掛滿了相片、圖畫、勳章、書信等物件,非常適合安放這至德先生認為是給中日雙方有家人喪生於戰火的家庭的獻禮。更巧的是,就在離這支影片展示處不遠的地方,放在玻璃櫥窗內展示的,是喬無遏當年被擊落時穿的還沾染著血跡的綠色空軍軍服。這段歷史將兩個不同時代的人,在跨越半個地球之外的一個城市連在一起,實在令人感嘆。

喬無遏將軍現居住宅的二樓也像個私人博物館,放滿了書籍、模型飛機、還有描述他在戰後各種經歷的圖畫與相片。最讓他引以為榮的是一張他與蔣介石和約旦國王胡笙的合照。同為飛行員的胡笙國王在訪華期間特別選了喬無遏為他的私人隨從官。


飛虎隊隊徽。


飛虎隊總部「虎穴」外觀。(維基百科)

2010年喬將軍再度回到湖南芷江,為一個獻給陳納德及飛虎隊員的紀念碑揭幕。那個紀念碑就設在當年中美混合隊的基地舊址。在揭幕典禮中,喬將軍捻土為香,紀念他當年殞落的同袍。

他說:「如果老天爺再給我些時間,我還可以把其他的故事都說出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