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終止藏人自焚,責任在你我肩上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在我寫這篇文章時,最新一起的藏人自焚抗議事件發生於11月23日,新華社說,26歲的藏族牧民達徵在澤庫縣大格日村自焚身亡。這是近來將自己投入烈火中的第幾名藏人?我們已經數不清楚。

對於國際上的呼籲,中共置之不理。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於24日一則報導中宣稱,西藏自治區最近正在推廣「愛國、團結、和諧、發展、文明」為主題的宣講活動,向僧人宣傳要愛教也愛國。

中共一貫混淆黨國概念,同時濫用「愛國」兩字。對於藏人信仰的高壓迫害不思反省,卻認為藏人愛教就是不愛國,一味地把所謂的愛國強加在藏人身上,只會使問題更加嚴重,卻無助於終止自焚的悲劇。

但「夏蟲不可以語冰」。對於一個講無神論的共產黨,想讓它接受並尊重宗教信仰,無異於要共產黨員們放棄自己的黨文化、黨信仰。唯一可以阻止中共的,只有國際集體地施壓,媒體不斷地報導。因為這個色厲內荏的政權,除了敢對內鎮壓屠殺平民百姓,還不敢公然與國際為敵。

現在關於藏人接連自焚的事件,已經得到許多國際媒體的關注,但這樣的關注還不夠。每一個知悉這個事件的人都該成為獨立媒體,藉由網路協助傳播這個事件。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即使只是一個簡單的轉發,就能產生改變的力量。

西藏位於高海拔的高原上,一生中有機會造訪一回的人畢竟少數。能夠理解藏人受到何種迫害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對於這些連續的自焚事件,不少人在驚訝之餘只是淡淡地說「應該珍惜生命」。但如果我們這些旁觀的人只能說句珍惜生命,那還不如不要開口說話。

試看看用燭火或燭淚燙一燙自己的手指,就能體會自焚的痛苦於萬一。沒有人不珍惜生命。信奉佛教的藏人更清楚「人身難得」以及「六道輪迴」之理。這些佛法就畫在千百年傳下來的寺廟牆上,寫在僧人們抄寫頌讀的經文之上。那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寧可在烈焰中焚燒自己的身體,放棄自己的生命?

佛教徒相信引人自殺的邪惡力量來自魔鬼,《聖經》裡也提到「赫人」。赫人死後之靈被撒旦控制,專門攻擊人們的情感,把恐懼與絕望植入人心。甚至《聖經》中的先知也難逃赫人之靈的攻擊,在絕望的情緒中產生死意。

即使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如果陷入一種與世隔絕的深層絕望與痛苦中,也會有不想再活下去的衝動。如果再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們,這樣的死亡可以為旁人帶來終極的解脫,那麼在火光中痛苦地死去就變成可以被理解的選擇。

今年1月8日自焚的索巴仁波切在臨死前留下一段錄音:「我的自焚不是因為我的個人利益和問題,而是為了600萬沒有自由的藏人,為了達賴喇嘛返回西藏。」去年12月1日自焚的丁增朋措在自焚前留下遺書說:「面對弘揚藏傳佛教之噶瑪寺堪布(佛學博士)、洛珠繞色、朗色索朗和全體僧侶遭受抓捕、毆打,我寧願為他們的痛苦去赴死……想到整個西藏和今年噶瑪寺的苦難,我無法繼續活下去空等……我們怎能相信一個不允許我們信仰宗教的政府?」

中共官媒宣稱拉薩是中國前10大「幸福城市」。18大期間所謂的「西藏代表團」向巴平措回答國際記者提問時說西藏人民「非常滿意」目前的社會發展、覺得很幸福。對比已經發生的83位自焚案例,這些非常滿意社會發展現況,非常幸福城市的非常幸福人民,怎麼會集體接連自焚?

在人類歷史上,這種接連以自焚方式抗議信仰被剝奪的事件,實在是聞所未聞!只要中共放棄對藏人信仰的扭曲與迫害,自焚事件立即可以終止。藏人的信仰傷害不了中共政權的一絲一毫,中共究竟在懼怕什麼呢?

中共對於藏人信仰的迫害,無非對於西藏不可告人的利益慾望。早從中共進藏那日開始,誘騙藏人簽下《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即《17條入藏協議》之後,中共就無所不用其極地違反這17協議,迫害藏人的文化、信仰與政治自治。同時又把歷次血腥鎮壓之責,栽贓為藏人暴 動,並不時挑起漢藏矛盾,使漢族對藏人充滿誤解。

2008年314事件後,僅僅哲蚌寺的僧人就少了一半。這400餘人去了哪裡?據傳當時被打傷但尚未死亡的僧人,被活生生地被丟入焚化爐中……再對照丁增朋措在自焚前留下的遺書中提到的噶瑪寺現況,這四年多來,對西藏的僧人來說,那就是一場暗無天日的毀滅與恐怖!

這與羅馬帝王尼祿,為一己私慾而縱火焚城,最後卻栽贓在基督徒身上,逮捕基督徒,將他們殘酷地釘上十字,或者披獸皮讓惡狗咬死,或者釘在柱子上當做「蠟燭」燃燒……又有何兩樣?

我們能做的不多,但不能因為不多就什麼都不做了。讓我們拿起筆來,讓我們大聲的傳遞出去——中共對藏人信仰的迫害,是文明世界不能容忍的罪行!這樣 的罪行是國際法上的犯罪,是人類的公敵!我們要大聲的說,讓國際政客們都不能再假裝聽不見!結束藏人的痛苦,這是最低階的人道要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