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慶黑洞震盪中共體制

   薄熙來下馬之後,張德江被中共高層派到了重慶任職。張德江非常清楚自己只是一個過渡角色,什麼爛攤子都不觸碰是最有利的選擇了。孫政才被派到重慶,說的好聽一些這是中共高層對他的信任,想要讓他歷練一番然後問鼎中央,反過來看,如果孫政才處理不好薄熙來留下的爛攤子就可能栽在這裡。

  現在有消息說薄熙來當政期間,大肆舉債,重慶政府的債務達好幾千億元人民幣,這種說法是絕對可信的。薄熙來說白了是被貶到重慶的,如果薄熙來能夠安於現狀還好,但是誰都知道薄熙來的野心非常大,為了能在18大上位,薄熙來可以不惜一切代價。或許薄熙來盤算得很好,不管在重慶留下了多大的財政漏洞,只要入住中南海一切都可以搞定,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在18大之前就夭折了。這樣,這個巨大的債務黑洞便成了擺在孫政才面前的第一道坎兒。

  有些人或許不相信一個小小的重慶就會有這麼大的財政窟窿,其實這個也很好解釋。重慶市一年的財政收入不過1000億元人民幣左右,薄熙來想要上位、想要奪權,這其中需要打點的人和事太多了,現在中共高官的腐敗能力絕對超出你我的想像。不是有消息說薄熙來賄賂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等一干人嗎?打點一個中共大老,沒有十幾億幾十億這些人絕不會買帳的。此外,薄熙來還要大搞唱紅打黑,還要搞政績工程、還要收買軍隊要員、收買新聞媒體,這每一筆款項都是天文數字。除了這一切,薄熙來本身就是一個巨貪,不是有報導說他貪污了幾十億嗎?真實的數據如果被揭示出來必然會讓人大吃一驚。

  現在問題就擺在孫政才的面前了,也就是擺在了胡溫習的面前。中共這個體制到今天還能維持,最關鍵的一點就是金錢在起作用。錢就好比是中共的血液。現在國際大企業紛紛從中國撤資,中共大小官員也馬不停蹄的向國外轉移資金,同時中共為了刺激經濟又不斷的把資金變成鋼筋混凝土。中共就像一隻快速失血的動物,血流乾了中共就不行了。在這種情況下重慶又爆出幾千億元的財政窟窿,中共拿什麼錢去填補這個窟窿呢?如果繼續印鈔票,物價飛漲老百姓就要造反了。孫政才面臨的此一困境,其實是中共體制面臨的危機。

  孫政才到了重慶之後除了要面對財政危機之外,還不得不清洗薄熙來留下的殘餘勢力。薄熙來為了搜刮錢財,在所謂的唱紅打黑過程中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其中很多受害人都很有能量。現在薄熙來下去了,這些受害人及家屬會善罷甘休嗎?李庄的案子已說明問題。孫政才如果不面對這些問題,這些怨氣如果不能得到緩解,他就很難在重慶順利施政。薄熙來搞的唱紅打黑如果要翻案,很多和薄熙來站在一起的人就必然被牽扯進來,誰的責任誰得負責,於是造成了重慶已經開始的人事大清洗。當然這一切中國的民眾都會看在眼裡,在百姓不斷覺醒之際,重慶這種「昨天的打黑」變成「今天的黑打」,反覆無常的現象必然讓百姓更加清晰看到中共的惡劣本質。

  重慶雖然是個小地方,但是在未來的日子恐會接連出現很多問題,而且每個問題都很有可能觸動中共體制的根本。當下的中共就是這麼脆弱,風吹草動都會讓它心驚膽戰。「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的說法,說白了不就是害怕嗎?不就是不想動嗎?因為他們知道中共一動就死,與其找死還不如等死,我想這就是中共官員最後的邏輯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