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轉基因食品吃還是不吃

?"
自2009年起,發展中國家轉基因作物種植增長速度超過發達國家。(AFP)

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造成耕地面積越來越少,轉基因作物該不該發展?

儘管有人認為轉基因作物可以解決人類糧食危機,但「非自然」產物仍讓人疑慮重重。

從轉基因食品誕生之日起,人們的爭論就不斷,目前,科學界仍然沒有一個統一的認識。

文 ◎ 李佳

「轉基因」對人類意味著什麼?是解決人類糧食危機的劃時代技術手段?還是讓人們心中疑慮重重、充滿未知風險的「非自然」產物?從轉基因食品誕生之日起,人們的爭論就不斷,目前,科學界仍然沒有一個統一的認識。

轉基因生物可定義為遺傳物質(脫氧核糖核酸)以非自然途徑改變的生物。該技術通常被稱為「現代生物技術」或「遺傳工程」。它可使選定的個體基因從一種生物轉變為另一種生物,並且還可在不相關的物種之間轉變。現在這些方法多用來產生轉基因植物,包括用於培植轉基因糧食作物。

世界上第一例轉基因植物是1983年在美國成功培植的,在它誕生之後的幾十年裡,轉基因技術發展迅猛。至今,轉基因技術利用面越來越廣泛。已經運用到食品、藥品等方面。

2011年全球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達到1.6億公頃。1996年全球種植轉基因作物的國家僅六個,2010年已達29個,另有30多個國家和地區允許進口轉基因產品用作食品飼料加工。

自2009年起,發展中國家轉基因作物種植增長速度超過發達國家,總面積已近持平,約8000萬公頃。

轉基因技術發展和推廣,帶來的經濟收益,相關數據(Brookes & Barfoot, 2012; Clive James, 2011)顯示:

增產增收:1996年到2010年,農業收益為780億美元,其中40%來自降低成本,60%得益於增加2.76億噸的產量。

消除貧困:
發展中國家1500萬農戶因種植轉基因作物而擺脫貧困和增加收益。

節約耕地:不需要額外9100萬公頃耕地,就能獲得由轉基因作物帶來的增加的2.76億噸產量。

改善環境:節省了4.43億公斤(9%)的殺蟲劑;2010年減少了190億千克的CO2排放(相當840萬輛汽車排放量)。

全球最大的轉基因種子公司——孟山都(Monsanto)中國生物技術研發中心總經理張蓓對媒體表示:「儘管時常聽到對轉基因有不同的聲音,但現在不管是歐美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將生物技術的研發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作為戰略制高點。」

世界糧食危機

聯合國新聞網在2011年的報導中說,全球60多億人口中,大約有10億人每天餓著肚子入睡。2011年10月,世界人口達到70億大關,而糧食價格上漲,意味著飢餓人口很可能繼續增多。聯合國糧農組織在2012年1月發表聲明,2011年世界主要糧食價格指數的平均值為228,創下1990年開始統計以來的新高。

世界銀行2008年指出,糧食危機在過去三年裡的成倍增長可能使生活在低收入國家的一億人陷入更加深重的貧困。糧價飛漲已導致世界糧食計畫署維持其援助項目的經費從5億美元上升到7億5000萬美元。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呼籲,為解決糧食危機,不僅需要採取短期措施,還需要從長遠上提高糧食生產力。

飢餓與轉基因之辯

地球未來面臨的資源和糧食的危機遠遠大於能源危機,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造成耕地面積越來越少,轉基因作物該不該發展?有人表示,當世界上糧食充足的時候,沒必要考慮這個問題。當人類考慮利用轉基因作物的時候,那是人類的糧食危機已經呈現。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在30年的轉基因農作物的發展中,來自專業領域和科學界的相關研究和試驗都發現,轉基因食物對健康以及生態環境的負面作用不斷呈現,隨之而來的是越來越高的反對聲。轉基因食品是否存在巨大危害問題受到全世界的關注。


轉基因食品是否存在巨大危害問題受到全世界的關注。(AFP)

早在2005年5月22日,英國《獨立報》就披露了一份全球轉基因作物巨頭孟山都公司(Monsanto)1139頁的祕密報告,預示著小白鼠免疫系統受損害或是長腫瘤。而從其後的拉丁美洲國家推行轉基因食品的結果看,這些地區60%以上的在校中學生體重未達標準。以轉基因在阿根廷推廣後的實例來看,阿根廷農業已處於崩潰的邊緣。

近年來,在三分之一人口都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的南部非洲國家,大部分國家也都對轉基因糧食援助說「不」。整個非洲大陸對於食品的態度都是非常謹慎的。非洲是全球使用化肥和農藥最少的大洲,也是種植雜交作物和轉基因作物最少的。雖然很多專家說,轉基因作物可以增產、讓糧食的儲存時間更長、營養價值更高,但大部分非洲國家都認為轉基因食品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

其中包括轉基因食品究竟能不能解決糧食危機問題?它對於人類的健康和生物安全性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影響?非洲國家到底有沒有能力對轉基因作物的生產和使用進行有效的研究、監控和評估?都沒有明確答案。另外,大部分南部非洲國家是基督教國家,從宗教和文化角度來講,對於轉基因這種技術也無法接納。

早在2002年辛巴威和莫三比克就拒絕轉基因食品,莫三比克擔心轉基因糧食運過邊界,種子污染自己的作物。大多數國家通過捐助國、救濟署與受援方之間的多番交易已經同意,條件是轉基因玉米須在分發之前磨成麵粉,這樣種子免得種下。

贊比亞也堅持反對轉基因食品,甚至曾停止世界糧食救濟署在一個難民營分發轉基因玉米。作出決定之前,政府派遣了一支科學家隊伍到美國、南非、英國和比利時檢查轉基因作物問題。該團隊的報告導致政府作出維持禁令的決定。

針對轉基因食品是否適合解除非洲日益嚴重的飢荒問題,跨國組織間也存在較大分歧。聯合國食品政策的一個研究人員Jean Ziegler告訴倫敦的獨立報紙,說他反對跨國公司所稱「如果你反對飢餓你就必須支持轉基因作物」的理論。「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自然地、合乎常規的、品質不錯的糧食能夠養活雙倍的人口。」他說。

一個名為非洲生物技術利益相關者論壇的財團已經由轉基因支持者組建支持轉基因作物的使用。該財團的主任John Wafula說,作為一個非洲人,「我的使命就是保證我的人民不要死於飢餓。」他說他想看到食品生產增長的速度能跟上人口增長的速度。

很明顯,非洲國家仍然需要把轉基因的選擇視為拓寬農業策略的一部分,爭論會繼續下去,但是在短期內,大多數國家已經接受「轉基因糧食能夠甩掉因飢餓而帶來的死亡」的觀點,儘管轉基因糧食的安全受到政府的懷疑。

在經過了將近10年的激烈辯論之後,肯尼亞地區已經(或即將)批准轉基因糧食的進口,邏輯上來說,轉基因作物在該地區的商業化種植批准指日可待,之前批准的國家是南非和布吉納法索。

根據產業界資助的農業生物技術應用國際服務組織(ISAAA)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到2015年,馬拉維、馬里、奈及利亞、坦尚尼亞、多哥和烏干達全都可能種植諸如水稻、小麥、高粱和棉花等轉基因作物。

而對於轉基因作物能否解決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面臨的嚴峻糧食安全問題,很多國家認為轉基因作物的種植只能解決部分糧食生產問題,而要徹底解決飢餓和貧窮,如何合理分配糧食和土地更為重要。


轉基因作物只能解決部分糧食生產問題,而要徹底解決飢餓和貧窮,就應合理分配糧食和土地。(Getty Images)

「科學與發展」網站(Sci Dev)主任David Dickson表示,沒有人否認種植轉基因作物有潛在風險,但是這是確保轉基因作物得到密切監控和管理的理由,而不是禁止轉基因作物的理由。在農民能夠種植轉基因作物之前,需要確立生物安全法規,這就是奈及利亞朝著採用該技術的進程進展艱難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找到確保轉基因作物造福農村窮人的方法,而不只是造福越來越將非洲農業視為有利可圖的跨國投資公司。

David Dick認為,沒有人期待轉基因作物成為消除非洲飢餓的魔法。但是如果得到正確管理,它們也不會帶來反對者所預測的環境末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