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知道不,你一生都在「搞政治」

?"
(Getty Images)

兄弟,我這樣說你你可能不服:我怎麼搞政治了?那我問你,那天你對勸你「三退」的法輪功學員說「你們搞政治」,啥意思?

哦,勸你退黨是搞政治,那你入黨不是搞政治?你真信馬列毛鄧,還是信那個漢奸蛤蟆江?你入黨是想摟錢往上爬包小三搞腐敗吧?好,不管啥目的,告訴你,在黨國,你和老婆睡覺都可能算搞政治。你還別笑,啥叫「枕邊風」?你以為你們書記打著哈欠批的條子乾淨?沒準是昨夜哪個相好的買通書記老婆枕邊吹的風,那就是政治。你看書記大嘴一咧,民生、環保、就業唱的歡著呢,其實心裡想的是政績加升官。真的要為老百姓,怎麼那麼多城市起義抵抗PX?

無處不政治

你小子不要狐疑。你說說看,身在黨國,哪件事和政治扯不上?孩子喝個奶粉這麼自然的事——政治!因為奶粉把幾萬孩子腦袋喝大了、腎臟長石頭了,家長不幹了,警察截訪了,所以奶粉政治了。

你睡在床上踏踏實實的,外邊下冰雨了,你隔窗哼著梁詠琪的「我置身失意空間,盼雨水沖去……」,你知道多少大媽大哥坐橋洞裡正發抖呢?「他們怎麼不回家啊?」你小子少和我發嗲,你生在外星?不是被強了麼!18大冒死衝上廣場撒傳單的都這些苦主。人家想有個地方睡覺過分麼?不行,搞政治!

昨天你在公交車上踩了一個美眉的腳,被他男友推了一把,你還了一拳就被警察帶走訓斥擾亂18大,你搞了政治;前天你媽在菜市說小販缺斤短兩,被紅箍哥揪出市場,說擾亂秩序,你媽搞了政治;大前天你姐在課上給學生講了歷史課本上沒寫的故事,被國安約去喝茶,說她沒講歷史講政治,有顛覆黨國企圖……

原來我不懂,中國人怎麼那麼多政治,柴米油鹽、吃喝拉撒都是政治?經得多了,見得廣了,我才不怎麼容易暈了。老百姓喜歡參政麼,都是被參政!「文革」時老毛利用百姓愚忠,一句「你們要搞政治掛帥,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結果,百姓幫他殺了政敵劉少奇們。他搞了多大的私家政治?六四百萬北京市民上街抗議腐敗,要求民主,老鄧調幾十萬野戰軍屠殺了幾千人。他搞了多大的軍統政治?99年7‧20江蛤蟆妓壓群雄,傾全國警力、財力迫害法輪功,他搞了多大的流氓政治?

都21世紀了,你沒拿到低保,敢站街口罵毛鄧江胡,小腳紅箍黨立馬呼來穿官衣兒的拿你信不?

我們公司臨街,有個哥們兒叫李朋,午休時打牌輸了,耍賴不給錢,哥幾個摁著他要掏兜,誰想這廝掙吧開衝出屋門,我兩步跟出去大吼:李朋你丫找死啊!

那可是六四剛過,話一出口,滿街筒子人都凝固了,一娃娃嘴張老大,半口冰棍掉地上都不知道。我傻了,趕快陪笑解釋:別誤會啊諸位,不是那個……李鵬!扭頭鼠竄回屋,坐椅子上喘粗氣,一身冷汗半天沒落下去。為啥?那時李鵬就是政治。

黨的洗腦工具

話說到這,還得回到開頭。你說人家法輪功搞政治,你懂啥叫政治麼?我前邊舉的例子不是現實?老弟你也別抱怨生在天朝,天朝與地朝最大的區別就是政治便宜,買什麼都附送,你不要都不行。你要當面拒絕黨的好意,小心政治了你。你最好假裝感謝,先拿著,進家門前順手扔垃圾桶裡完事。

天朝呆久了,你不可避免的長出黨需要的眼光:美國人手捏選票看奧巴馬和羅姆尼演出,要你看那不是民主,是參與政治;多倫多市長辦私事用了政府的信紙,居然被法官判定革職,要你看這不是法律尊嚴,一定是政治權鬥;美國移民局規定,有參與活摘良心犯器官嫌疑的中國醫生不許入境,要你看那肯定不是為了制止反人類罪,是美國政府的反華政治陰謀……

叫你退黨你說搞政治,你回憶回憶當年入黨那會兒黨支書怎麼教育你的:你要關心政治,提高政治覺悟,積極參加政治運動,堅定政治立場,在政治上與黨保持一致……你說,不搞政治你拿著黨票麼?現在人家發你一張傳單救你脫離政治苦海,沒有你當年寫思想彙報、哭著喊著要入黨那樣的執著吧。你不接是你的自由,和政治扯得上麼?

走兩步又有人發你天主教傳單,怎沒見你說人家搞政治?梵蒂岡任命的教會在天朝被叫做「家庭地下教會」,也是敵對勢力,而那個黨領導的「三自愛」偽天主教會很政治,一點也不宗教,你知道麼?教主都是局級黨書記扮演的。不信你上Google搜搜。這樣看,你同樣痛斥發傳單那個天主徒小姑娘「搞政治」還比較合理。基督教被迫害了300年,你要生在那時,我懷疑你會不會為了尼祿的政治跟著殺基督徒?

說到底,中國人嘴裡的搞政治,會根據天朝階段性樹敵不同而變化,毫無科學概念。60年前你爹擁護劉少奇,政治正確,過了10年你爹就反動了,因為劉變「叛徒內奸工賊」了;那時你叔讚賞林彪,政治又正確了,可過10年你叔又反動了,因為林不再是毛的親密戰友,而是「埋在身邊的定時炸彈」了;10年後你哥說「要吃糧,找紫陽」,沒人說你哥政治反動 ,再過10年他再說就反動了,因為趙同情學生,「涉嫌顛覆」黨國政權。

同理,1999年7.20前,大陸億萬國人修煉法輪大法,包括中南海政治局多名高官和家屬,李洪志大師也因救人無數而屢獲褒獎。誰知漢奸蛤蟆江奸性大發,不惜動用全國資源悍然鎮壓,一夜間法輪功成了江氏匪朝的天敵和最大的「政治」。

兄弟,想想你的所言所行,你要承認,你的細胞、汗毛孔都被政治所浸透。啥年月了,普世價值還沒替代你血液裡「愛黨愛國」、「階級敵人」之類的漿糊。人類都到了火星時代,你咋沒一點長進?魁梧的軀幹,光鮮的西裝,博士的頭銜,卻滿腦子黨思維,看誰都不懷好意,給你張傳單都像要害你,至於麼?

再看大陸來的省長、書記帶隊的觀光團,個個搶著要《九評》,欣欣然「三退」,因此對你這位高知,我汗顏。也知道了被黨耍弄多年的洗腦工具——政治,才是害你的元凶。

退黨保命獲新生

西方很多大學都有政治學,社會科學很普通的一個門類吧,和中共操弄的「政治」工具完全兩碼事。到了天朝,政治則被黨鑲嵌到你我的一顰一笑、一思一念裡,這真是件極為恐怖的事情!

和熟人說句話你要環顧左右,天擦黑了你也不肯摘下墨鏡,陌生人叫你名字你會一激靈,警察叔叔看你一眼你會下意識陪個假笑……這就是這個偽政治大國給你人生精神留下的後遺症。我在美東、加西看到很多表情輕鬆的華人弟兄,特別是天朝移民、退休官員,剛還和同伴談笑風生,看見法輪功學員笑咪咪走過來,臉上立刻政治起來,下意識回到天朝思維,忘了自己身處自由社會。出於禮貌勉強答話也是含含糊糊、敷衍搪塞,打幌走人。

人家勸你退黨保命,「保命」你沒去研究,「退黨」兩字倒是很較勁。你特熟一哥們兒告訴你明天別出門,聽說有沙塵暴,你也看了天氣預報,但還是會很感謝,因為知道他為你好。你做生意很有頭腦,人家法輪功學員和你非親非故,苦口婆心勸你「三退」?你就沒想想這裡可能有些門道?那位大媽85歲了,不回家抱孫子,親人似的勸你救你,人家傻還是你傻呀?一個「搞政治」,你就把自己大腦屏蔽了。
凡事怕認真。你拿幾分鐘聽人家說什麼,能掉塊肉啊?沒準比你三年花幾千塊買彩票還值。朋友間常說「聽人勸,吃飽飯」。你沒看好多人「三退」了,長相都水靈了,好運擋都擋不住。你可別說這是迷信,這裡故事多了。「迷信」兩字也是黨給扣的政治帽子。

男人家該有主心骨,別動不動黨啊黨的,你是愛它呀還是怕它呀?我想多數人是鄙視它。前香港中共地下黨員柯其毅的深刻控訴告訴人們,這多年來,黨只給了你一樣:把你原本聰明剔透的腦殼,換成個混漿的政治瓦罐。用央視、春晚、百度、五毛把陰險的劣貨一個勁往裡灌。直到山寨裡的你,成為他的奴隸。

不信你關上門問問你媽,她老人家千辛萬苦把你生下來養大,是為了讓你做這個鳥黨的小三麼?它每日無休止的強暴著你的思想,你還不自覺的認同它的「搞政治」。你找本《九評》看看,你真的被它附了體。按照醫生的說法,就是精神被操控。別看你讀過博士,其實是個病人。我的這篇規勸,就是希望你真正擺脫政治,擺脫控制,做回自己。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