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專訪《克拉瑪依》導演徐辛 驚天大火背後的真相

?"
紀錄片《克拉瑪依》導演徐辛(中)接受陽光傳媒集團董事長陳平(右)頒獎。(攝影/宋祥龍)

香港,作為大陸紀錄片進入海外電影節的敲門磚,近年來湧現了不少以紀錄片為電影節主題的獨立紀錄片節。徐辛,一位江蘇獨立紀錄片導演,將鏡頭對準17年前的新疆大火,揭開「讓領導先走」而造成288名學童冤魂的大火真相。

文 ◎ 梁珍

2007年12月8日清晨,克拉瑪依市小西湖墓地,鏡頭從一座墳墓移到另一座墳墓。一幅幅鑲嵌在墓碑上的照片,照片裡都是兒童無邪的面容。13年前,克拉瑪依市教委組織全市中小學師生代表在友誼館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教委領導進行彙報演出。演出過程中發生火災,造成323人遇難,其中288人是6到14歲的兒童。參加會議的市領導全部逃生。悼念活動至今被禁。

這部片長近六小時的紀錄片《克拉瑪依》,是江蘇導演徐辛經過三年時間,走訪新強克拉瑪依60多個家庭,最後將13個遇難學生家長,親身講述事件經過的拍攝片段,及大火當日珍貴的視像資料剪輯而成。在今年12月7日舉行的陽光華語紀錄片獎頒獎禮上,獲得調查類金獎。

《克拉瑪依》大陸至今禁演

導演徐辛是第二次來香港領獎,兩年前這部作品曾經入選香港國際電影節「人道獎」紀錄片競賽單元。但事後電影節受到壓力,徐辛向本刊表示,電影節主席跟他說,收到大陸方面的電話,要電影節把這個電影撤下來。

而這部電影至今仍在大陸禁演。但徐辛欣慰的是,在由敢言傳媒人、陽光老闆陳平搭建的獨立紀錄片平臺上,這部電影再一次獲得肯定。

「國內官方也在大量提倡紀錄片,用大量資金來提倡他們所謂的主旋律,但我認為這是宣傳片,但陽光衛視所提供的平臺,完全靠著個人立場,個人想法創造的紀錄片,這是非常重要的。」

沒有人相信我會完成

克拉瑪依大火發生在1994年12月8日這一天,直到13年以後,徐辛冒險把裡面的驚天黑幕真實地記錄下來,並在2010年首度面世。

談起當初選擇拍攝這個題材的初衷,徐辛說,當時他還是一個學校老師,私下裡聽到這個故事時,出於天性和職業本能,2007年計畫拍攝紀錄片時,他就決定深入新疆去了解那些遇難家長的生存狀況,於是,2007年12月8日那一天,他出現在墓地,出現在這群深受苦難的家長面前。

「當時很多家長冒著危險,非常勇敢地面對我的鏡頭,這部片子能夠成功推出的話,就是要感謝這些家長。他們十多年來,沒有辦法對人訴說,壓在心裡面,希望把這個聲音、消息能夠發布出來,當面對我的鏡頭的時候,第一次也有點害怕。而且幾乎沒有人相信我會拍出這個片子,有點不相信這個事情能夠披露。」

徐辛深知拍攝這個題材的敏感度,因為之前包括鳳凰衛視,想做這個專題被趕走了,美國一個拍紀錄片的製作人,則被驅逐出境。

而他亦非常低調,帶著一個家用的小攝影機,三腳架放在包裡面藏著,靜靜地走訪了受難家長,拍攝了大量素材。隨著一步步了解,他發現裡面有非常驚人的事情,也堅定了他一定要完成這部片子的決心。

驚天黑幕 肇事者依然逍遙法外

一句「學生們不要動,讓領導先走」,因此坐在最前面、離火源最近的官員們都逃脫了,只有幾個人受點傷。等官員們走完後,大火引起的毒氣使得288名學童葬身火海。這是紀錄片揭開的真相之一,也深深地震撼了海內外。

徐辛對本刊表示,其實媒體關注的「讓領導先走」還是非常輕微的表象,更多驚人的黑幕還在背後。「整個事件,表面上是一個偶然的事件,進一步了解,是一個必然,比如關於房子的安全問題,失火的會場,失了兩次火,如果稍微有一點安全意識,就不會發生,或者後期進行一些處理,這些家長的情緒也會好一些,所有的環節都是必然的結果。」

而大火之後,肇事者依然逍遙法外。「只有幾個替罪羊被處理,包括現場看門的人,真正主要的負責人並沒有受到相應的懲罰。」

徐辛不諱言地表示,拍攝這個片子讓他變化很大,而克拉瑪依的問題,並不僅僅是一場大火,而是中國社會的縮影。

「克拉瑪依是一個城市的名字,記錄了整個中國的縮影,整個事件的發生,現在家長還在抗爭,如果沒有他們勇敢地抗爭,就沒有這部電影。」

「我的心願是讓真相被大家知道,他們希望能夠重新公平公正對待這件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