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不為利益沖昏頭 蒙古與中共保持距離

?"
蒙古為了擺脫歷史包袱,近年在擺脫共產主義的統治後,更是刻意保持與中共的距離。圖為2012年10月22日,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市一處施工工地。(Getty Images)

在全世界都想利用中國發財致富的熱潮中,好不容易擺脫共產統治的蒙古,對中共的的利誘顯得了然於心,處處可見高度戒心的洞見與智慧。

編譯 ◎ 吳達

近年來,亞太地區及該地區以外的許多國家都逐漸意識到:疆域廣大的蒙古雖然發展不足、政局不穩且資源有限,卻是具有成為重要戰略夥伴的潛力。亞洲地區的中國、日本、南韓、印度和越南等國,以及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一些歐盟國家,都積極推動與蒙古的雙邊關係。

究其原因,可以追溯到歷史和地緣的淵源。蒙古是中俄相互制衡不可或缺的戰略夥伴。蒙古和中國的東部邊界距北韓不到1000公里,使其成為安全防禦的絕佳夥伴。

刻意與中共保持距離

據《美聯社》的報導,為了避免來自中國的熱錢投資主導蒙古的經濟,蒙古一直是小心翼翼地處理有關中國的事務。以修建穿越大戈壁把煤炭運往中國的鐵路為例,經過多年的激烈辯論,蒙古今年春天破土修建,但條件是維持自蘇聯時期延續下來的1520毫米的軌距,以避免與軌距較窄的中國鐵路相連,這顯然是蒙古的政治底線,但中共將因此將每公噸媒運輸成本增加了二到四美元。

事實上,在全世界利用中國發財致富的熱潮中,大多數與中共政權為鄰的國家,都會儘量採取制衡中共的行動,只不過蒙古拒絕擁抱中共的行動顯得較為突出。

致力推動與歐美日關係

身為人口稀少的小民族,蒙古自古即努力在中俄之間維繫自我認知的民族意識及生存之道。蒙古為了擺脫歷史包袱,近年在擺脫共產主義的統治後,更是刻意保持與中共的距離。因此,蒙古採取所謂的「第三鄰國」政策,致力推動與美國、日本及歐盟成員國的雙邊關係,

蒙古近年來向美國靠攏,加強與美國的雙邊關係,派兵到伊拉克,開啟美國在任總統訪問蒙古的先河,雙方並進行聯合軍演。對美國而言,蒙古是美國在亞洲建立長期安全關係的潛在且穩定的盟國。

蒙古與美國雙邊關係的提升,使得中共開始更加關注與蒙古維持友好關係的工作,促進雙方在軍事與經貿的合作。不過,對蒙古而言,與中共走得太近會令人不安。

避免經濟受制於中俄

蒙古是內陸國家,面積是美國德州的兩倍大,人口有280萬人。由於過去曾附庸蘇聯70年,因此俄羅斯除了提供蒙古燃料外,亦擁有蒙古一半的銅礦及一半的鐵路。不過,俄羅斯資源雖然豐富,但人口稀少,相較之下,對於蒙古而言,人口眾多且市場需求強烈的中國顯得重要得多。

蒙古多達90%的出口商品輸出到中國,包括煤、銅、山羊絨和牲畜等,而中國則向蒙古輸出機械、設備和其他消費品,占蒙古進口總量的三分之一。根據《美聯社》分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貿易統計資料顯示,蒙古與中國的貿易額已達蒙古經濟的四分之三。

為了避免經濟發展受制於俄羅斯和中國,蒙古除了與其他國家建立關係外,還規定任何一個國家的移民都不得超過該國人口一個百分點的三分之一,即少於1萬人,同時對外國工人的人數和外國投資的類型加以限制。蒙古政界人士稱,這些政策雖未明指,實則是針對中國。

社會大眾對中國高度戒心

蒙古的社會階層對中國人並不信任,他們認為中國人是來盜取蒙古的煤。因此雖然有來自中國的勞工,但在蒙古境內沒有中國城,數萬名中國勞工極少露面,都隱居在廣大戈壁中用圍欄隔開的礦場內,或者首都烏蘭巴托高牆後的建築工地,並且被警告不要上街,以免被小流氓毆打。屈指可數的幾家中餐館的招牌不是中餐館,而是亞洲餐館。

中國對銅和煤炭的需求雖然使蒙古成為全世界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讓一些蒙古人致富,並降低了貧困水平,但中共對蒙古的影響力仍然有限。

中共利用經濟利益左右多國

即使在北韓這樣的獨裁體制封閉國家,中國的築路隊也可在北韓掛起有著簡體中文字的橫幅。在柬埔寨,中共利用經濟利益左右柬埔寨,使其遣返尋求政治庇護的維吾爾族人,以及在今年7月企圖壓制東盟成員通過有關中國南海諸島的爭議文字。

中共在緬甸的投資亦是予取予求,大量搜括緬甸的木材、寶石、石油、天然氣,引起當地人的不滿,抱怨中國將緬甸當成是超市。在人民的反中抗議下,緬甸政府決定與中共保持距離,採取步向民主的政策。

蒙古人排斥與中國做生意

蒙古對中共的戒心到處可見,甚至限制中共在蒙古的投資份額,最多不超過蒙古外人投資總份額的三分之一。今年中共有意提供五億美元低利貸款的開發計畫,蒙古決定不予理會,以避免中共假藉此舉迫使蒙古授予採礦特許權。此外,當蒙古獲知中國鋁業公司有意自外國投資者購買股票以獲取南戈壁煤礦控股權後,蒙古國會匆匆通過一項法案,迫使中國鋁業公司放棄這項交易。

中國對煤礦的大量需求雖然造就蒙古煤礦周邊的富裕,但蒙古人仍然排斥與中國做生意,他們不滿中國入境開採煤礦引起的環境破壞、大量中國勞工搶奪蒙古人的工作機會以及相對低廉的煤價。他們擔心在中國人帶著財富離去後,蒙古只剩下採礦後的坑洞。

為了減少蒙古對北京的戒心,北京對蒙古去年邀請達賴喇嘛在中國捐贈的體育館發表演說,只有書面抗議,相對於2002年達賴喇嘛到蒙古向佛教徒講道,中共禁止蒙古貨運進入中國兩天之舉,已溫和許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