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最冷的冬天 北風無奈

?"
深愛香港自由和民主的資深媒體人北風表示,未來香港會受到更多挑戰,需要更多民眾走上街頭抗議。圖為2012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AFP)

今年冬天,被稱為香港最冷的冬天。但對大陸維權人士、香港陽光衛視媒體人北風(溫雲超)而言,這個冬天更加寒冷,在中共無形之手的干預下,他無法繼續在香港容身,將以訪問學者身分赴美一年。

文 ◎ 梁珍

12月7日,在陽光紀錄片頒獎典禮上,見到大鬍子——北風。想約他訪問,談去毛化,談大陸維權等,他欲言又止。

「我很快就會離開香港了。現在不太方便。」雖然心中有無數的問號,不過對於大陸維權人士在香港的處境,還是有一定的了解,我沒有再追問下去。

不過,很快謎底揭曉。21日,北風在香港《明報》撰文〈為什麼我離開香港?〉,一石激起千層浪。而北風也成為繼長平之後,陽光傳媒第二位要被迫遠走海外的傳媒人。

簽下保證才獲准來港

因為被認為多起抗議事件的幕後黑手,廣州一直想將北風趕離廣州,而兩年前,2010年10月10日,北風說,他向內地國保簽下保證書,才獲准依「輸入內地人才計畫」來到香港。

不過近日,他卻突然被告知必須回老家廣東辦理港澳通行證。他擔心自己一旦回去,就會失去自由。

2011年,中國爆發「茉莉花革命」,大批活躍人士,包括北風的很多朋友,都被當局非法拘禁,失去聯絡,他多次受到廣東方面的警告,要求不得接受媒體採訪及參與活動。

面臨各式攻擊甚至死亡威脅

6月,他去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聲援了因「茉莉花革命」受到抓捕的人士之後,干擾和威脅接踵而來。


北風的twitter頭像。(RFA)

「我的電話、電郵和推特(twitter)同時受到海量的攻擊和干擾,所有家人的資訊也被發布到網上並遭到惡毒謾罵。在7月31日當天,我接到了311個騷擾電話;2012年4月26日,我的推特受到59萬次mentions騷擾;而我的Gmail郵箱,最多的一天,在一個小時內有超過5G的郵件湧入。」

在2012年的6月至7月間,因為發起「關於要求嚴肅調查李旺陽死亡真相的緊急呼籲」的聯署,並與香港各界深度合作為追尋李旺陽先生的死亡真相奔走呼號,「數以百計不知來源的攻擊抹黑我的文章被人發布到網上。對我的攻擊,持續到2012年秋天才結束。」


深愛香港自由和民主的資深媒體人北風表示,未來香港會受到更多挑戰,需要更多民眾走上街頭抗議。(AFP)

2011年11月,有可靠的內地朋友傳話過來,讓北風不要單獨去澳門和越南,在香港也不要單獨和陌生人見面,否則可能會有人身安全方面的威脅。之後,他的壓力大到血壓升高,鼻血長流,甚至要去醫院搶救。

拒絕將命運交魔鬼

2011年12月,北風依正常途徑,通過中國旅行社提出申請更換港澳通行證,幾天之後,他的申請被拒絕,廣東公安聲稱要他回去廣州辦證。

在「18大」召開之前,廣州國保幾次找到北風的家人及朋友,打聽他什麼時候回去辦證,並他要低調些,「回來把問題說清楚。」

北風知道自己離開香港的時間到了。

「如果這個國家有所敬畏,或是有公正透明的司法,我相信我堅守良知所做的事情經得起任何標準的檢驗。但在當下的環境中,我不能把檢驗的標準交給魔鬼。」

北風目前將以訪問學者身分赴美一年,未來如何?還是未知數。

不過,這位深愛香港自由和民主的資深媒體人最後預言,未來香港,會受到更多挑戰,「上次選舉,泛民在立法會的制衡作用受到嚴重削弱,權力的傲慢無處不在,權貴資本不斷侵蝕港人的生存空間。香港能否不再往下沉淪,香港的朋友們可能需要更多的走上街頭。」◇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