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海上領航 岸上心明 永不迷航的老船長

?"
1987年王中同船長在美國紐約。

船長,船上擁有航行執照中最高階的航海指揮官。然而這麼一位集權威、智慧、見識高遠於一身,從來不曾在海上迷航的船長,卻在很長的時間裡對人生感到迷惑,直到十年的一段奇遇解開人生的困惑,成為一個真正永不迷航的船長……

文 ◎ 子嫣       圖片提供 ◎ 王中同

王中同船長在海上工作了20年,航行蹤跡遍三大洋,他遭逢航海危難的故事,如同電影情節般驚心動魄,三天三夜都道不盡。儘管如此,卻從沒有過嚴重的翻船海難或者船員遭受意外的事故,這讓他感到相當的欣慰外,也相信這一切必有神佛眷顧。


1988在英吉利海峽王中同管理的三萬噸商船。

敬天畏海的行船人

雖然臺灣四面環海,但是航海這個行業對一般人來說,除了優渥的薪水外,卻是陌生,王中同說:「薪資大約是三副13萬、二副15萬、大副18萬、船長20萬到30萬,領航員則由50萬起跳。」然而在這些誘人的數字後面,卻有著令人難以想像的個中艱辛。

古時候有這麼一句話「行船走馬三分險」,「在跑船的時候,其實我已面對過死亡好幾次。」王中同說。

1971年,王中同剛從海專畢業,沒想到第一次上船實習,就碰到讓他永生難忘的經歷。出航不久便遇到大風浪,天搖地動般的船身左右搖晃30幾度,如果搖晃至45度,就會翻船,分分秒秒驚心動魄,時時刻刻面對死亡,「船在大風裡走了四天,等風浪過了以後,我們運用天體測定船位,結果倒退了四里。」也就是說,他們迎著巨風巨浪往前衝,整整搏鬥了四天,最後不但沒有往前走,而且還倒退了。「那個時候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也不知道要害怕,但是船長和船員都知道是老天爺慈悲保佑。」

後來王中同當了船長,有一次從荷蘭到紐約的航線,船公司給了他們一艘破爛的船,因為行程的關係,無法等船隻完全修理好。當他們的船駛進大西洋之後,碰到了低氣壓,迎面而來的是14級大風浪,範圍有一千多里,船隻左右劇烈搖晃40度!上下顛簸近十層樓高!船上物品被大浪打得七零八落,一個大浪打來,主機、發電機全都當機,全船陷入黑暗之中,也失去所有的動力,船只能在海上任隨惡浪沉浮。

此時,所有的船員只能快速穿上救生衣跑到駕駛臺上來,把整個駕駛臺擠得滿滿的,沒有人敢回房,王中同回憶那一刻的無力與無奈,「我就坐在船長椅子上坐鎮,除了安定人心,其他的什麼事都做不了。」就在大風浪裡,熬了七天。「後來英國驗船師檢驗船舶時,報告中列舉了18條缺點,最後總結寫著,一團破鐵在海上漂流。」

死裡逃生的經歷,何止這兩次,只是第一次和最大的一次記得最清楚,王中同說:「上萬噸的船,看起來那麼大,但是在大海裡,那只是滄海一粟;不幸遇到大風浪的時候,下一秒你在不在都不曉得,什麼是『天地之威』?我們的體會最深。別說你有多大本事,在海上生活的人都知道,『人』在大海中有多渺小,我們叫『敬天畏海』,老天爺今天賞你一口飯吃,你就活著回來;老天爺叫你走,你不想走也得走。」


王中同1987年在紐約。

離鄉背井 拋妻別子

除了海上有不測風雲的風險之外,每一個船員最難挨的就是「離鄉背井,拋妻別子」之苦。

一離家就是一年半載,王中同感嘆地說,孩子都是太太一手帶大的,不管是晚上孩子生病了要跑醫院、孩子上學等所有雜事,全是由太太一手包辦。「我們寫信是要編號的,有時候收到第十號的信,前面的九封信都不知道到寄到那一國去了。」看到信的時候,「孩子生病、住院,都是幾個月以前的事情了。」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不管發生了多麼重要的事,王中同都不得不缺席。王中同的兒子說,小時候對爸爸沒什麼印象。

回到岸上 當老師

「船員的生活非常不安定,在太太的心裡,她也是很不安定的。」跑船20年後,42歲的王中同終於決定「下船」了。

上岸之後,王中同回到母校中國海專任教,然而這份工作,跟船上比起來,迥然不同,更多的是心性的磨煉。王中同說:「船上的階級觀念非常重,船長在船上就是老大,他說了就算。在學校就不是這樣,學生他服你,才會聽你的。」

除了跟學生磨煉心性外,船長和教師的薪資比起來有天壤之別,「船長的薪資二、三十萬,但是剛進學校時,當老師的薪資比我以前當船長時繳的稅還少。」

所以那時的他,常常想著,「先上岸做個三、五年,我還要再回到船上工作。」就像龍困淺灘一樣,王中同老是想著要回到船上,直到他上岸十年之後,他打消了回到船上的念頭。

生命迷航 尋找出口

王中同說:「我一輩子都在找的答案,人為什麼要活著?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來走這一遭?放眼看去,都是苦多樂少,到最後都是一場空。」

從小就尋覓生命的答案,王中同在成長的年代裡,看了各種宗教的書,但可惜的是,心中的疑問一直沒有獲得解答。再加上20幾歲時,從小帶大王中同的二表舅突然罹癌過世,留下年輕的太太和無依的孩子。這令他痛徹心肺的生離死別,更加深了他對生命的疑惑。

一生的等待 修煉法輪大法

於是,王中同在茫茫人海中不斷地尋尋覓覓,希望有一天可以找到能解開他心中疑惑的寶。

在2001年,王中同帶著太太和外孫們到公園遊玩,有一位年輕女生拿了一張法輪功的簡介給他,初次認識法輪功的他,看了簡介之後跟太太說:「上面寫著說法輪功是自動機制,這很好。」但他回家以後,卻把簡介擱置了。

直到隔年,王中同在逛書店時,想起了法輪功,在書架上找到了唯一的一本《轉法輪》,於是買回家閱讀。從那一天起,王中同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

三十幾年的煙酒戒了

修煉了法輪功,讓15歲便開始抽煙的老煙槍戒煙了!有一回,王中同看到《轉法輪》的書上寫著,大意是說,抽煙對身體不好,要想戒的,從現在開始就可以把煙戒了。但是,30幾年來,抽煙早已成為王中同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太太看著桌上疊放著的兩包煙說:「你要想戒,就戒了吧!」王中同說:「好!我就戒了吧!我從現在開始就不抽了。」

從此不再抽煙的王中同說:「我看過很多人的戒煙過程,他們非常的痛苦,用盡各種方法都戒不了。」「可是我完全沒有困難,完全沒有戒煙痛苦的過程。」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原來修煉法輪大法這麼神奇。

戒煙後再來是戒酒!王中同說他是從小喝酒長大的,「從小就陪我爸喝酒,20幾歲開始跑船,喝的酒是免稅的,變成一種生活習慣,幾乎天天都喝。」直到戒煙半年後,有一天他和太太去參加同學聚餐,酒足飯飽後,王中同跟太太說:「我們這輩子的酒,大概都喝完了、喝夠了。」從此,他就再也沒有喝酒了。

從戒除煙、酒的過程中,初次見證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在往後的修煉日子裡,種種經歷更是讓他深刻體會修煉的珍貴之處。王中同說幸好自己上岸了,否則怎麼可能成為法輪大法的修煉人呢?「在我的一生中,最重要的是得到這個法,這就足夠了!」

航海人的健康問題

身高180公分,王中同有著一副壯碩的體格,這也是他能夠在海上生活20年的必要條件。但無可避免的,長期的海上生活對身體還是造成了傷害。因為有時高達攝氏40多度的海上生活,酷熱難耐,晚上無法成眠,只能拿著草蓆鋪在甲板上,吹著海風睡覺,「但問題來了,海風帶著很多水氣、很潮濕,吹海風睡覺,最容易得風濕。」罹患風濕之後,關節便容易受傷、疼痛。「在船上常常要搬重的東西,腰常常會受傷,腳踝也有習慣性的受傷。」

除了風濕,王中同說:「跑船的人不沾地,我們老一輩的中國人常常講,你要沾地氣,但是我們都是在甲板上,沒有地氣可以沾。腳都虛虛的,整個膝蓋是軟的、無力的。」

「以前我在洗水槽洗兩個碗,我的腰就直不起來了,要趕快叫我太太來跟我搥一搥,才能舒緩過來。剛開始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打坐),不要說盤腿了,連挺直的坐著都沒有辦法,我的腰一定要找東西靠著,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就坐在沙發上煉功。」修煉一段時間後,這些問題就統統消失不見了。

在風平浪靜的夜晚,大海平靜得像一面鏡子,看著滿天星斗,王中同的心也靜了下來,慢慢想著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太太也有做得很好的地方,一個人自問自答的檢討著。但是,等到下次回家的時候,舊戲碼再重新搬演一次,就這樣循環著。「好就好在我這個職業,避免了很多的衝突。」

修煉心性的法寶 向內找

王中同說,修煉當初,在修煉心性這一關,走得跌跌撞撞的,很難過關。

修煉後,知道自己極端的個性,不符合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他常常對自己說:「修大法了,脾氣不要那麼壞嘛,算了。」但是那個「算了」,是強制的壓抑,是強忍,不是法輪大法的李洪志老師說的,符合真善忍的「忍」,「可是一有碰觸到心靈的時候,人就跳起來了。」雖然每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爆發了之後,他總是後悔。

同在一個屋簷下的妻子在王中同情緒失控、爆發時,為避免衝突,總是掉頭就走。不過,現在王中同自信的知道自己的脾氣會越來越好了,「因為我有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向內找!」

王太太說:「最近我可以感覺到、看到他在變,以前容易發脾氣的事情,現在不發脾氣了。」王中同的兒子也說,爸爸以前是一個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人,自己認定的事情,就一定是對的。但最近爸爸變了,會讓別人有自己意願的空間。

人生路上不迷航

「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在人世中這麼苦、這麼迷、這麼混濁,我們為什麼要來走這一遭,根本的目的是什麼?」王中同說他一輩子都在找的答案,在法輪大法裡,他找到了。然而他所體悟的根本的目的是什麼呢?王中同說:「修煉的目的,就是要圓滿,要回到你來的地方。在這個時代裡,我們還要幫助更多的人得到這個法,讓更多的人回到他自己的家。這是我們以最大的善念對待世上的人,也是我們要完成的一個使命。」


船長是一位集權威、智慧、見識高遠於一身的導引者,引領著船隻在大海裡不迷航。(AFP)

對生命不再感到困惑,不論在海上或在人生的路上,王中同都是一位永不迷航的船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