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我家雪橇只借不賣

?"
沒想到那次拉著女兒上學竟是唯一的一次滑雪經歷,儘管那次雪下的不大,拉的時間也不長,但每次回憶起來心裡都很溫馨。(AFP)

彌勒太太家的雪橇只借不賣,要留著孫輩們玩。三年後女兒得到一個童話裡的傳統木製雪橇,那年終於盼得天降瑞雪,喜孜孜拉著女兒上學去。而今我家那個承載了女兒童年「一段」快樂時光的雪橇也靜靜掛在工具房裡的牆上,只借不賣!

文 ◎ 德樂

十年前住德國中部城市科隆郊區的時候,一年冬天帶著女兒在樓前玩雪,隔壁彌勒太太買東西回來興沖沖地對我說:「您好!好厚的雪啊!怎麼不拉著雪橇和女兒玩?」我說家裡沒有雪橇,她就叫我去她家,從她家地下室裡扛出一架雪橇讓我們去玩,並說一整個冬天都可以不還。我不好意思借那麼久,就想把雪橇買下來。不料彌勒太太說,她家雪橇只借不賣,還想留著以後給孫輩們玩呢。結果我們一借就是三年多,一直到搬家離開科隆為止。

那時孩子小,和鄰居家的幾個小孩就在家門前鐵道的護堤上坐著雪橇往下滑。護堤的坡度還算好,就是上坡的路上要繞過兩棵小樹,我們大人站在坡下看著他們拉著雪橇很費勁,可孩子們都玩得很開心。

童話雪橇上街 薄雪過把癮

女兒六歲時,我們搬到奶奶家住的小鎮裡,爺爺和奶奶都非常高興,想要趕在當年下雪前買一架漂亮的雪橇送給女兒。買之前還特意徵求我們的意見,是要新式的還是喜歡傳統的,女兒小也沒什麼要求,我憑著對德國童話的印象提議願意要傳統式木頭做的那種。

天還沒冷,我們就做準備了。我關心的是小鎮裡最佳的滑雪地點在什麼地方。奶奶是在這裡出生的,最有發言權,她特意帶我們到她小時候常去滑雪的地方看了一次。土坡上一棵樹也沒有,坡度和長度都很好,前面是一塊大空地,可以從好幾個地方往下滑。拉雪橇上坡也很容易,是個理想的滑雪橇的地方。於是我們就滿懷希望地等待著冬天的到來,盼望著最好能有一場撲天蓋地的鵝毛大雪,天冷點兒也不怕。

結果我們乾等了一年,老天爺竟然沒下一場像樣的雪。奶奶和爺爺安慰說:「沒關係,明年再玩也行。」

第二年好容易盼到了冬天,我們的熱情依舊不減,早早地做好了準備。那時候我們已經對小鎮有了不少了解,還認識了不少人,連一起去滑雪的小夥伴女孩都找好了。一天早上送孩子上學,打開家門一看白茫茫的一片,哇!下雪了!可是地上的雪還不厚,剛能拉雪橇。想起去年沒有滑上雪的遺憾,而今天又時間尚早,我就來了興致,跟女兒說:「妳坐上雪橇,我拉妳去上學。」女兒求之不得,高興地答應了,等她坐好後我們就上路了。

雪還在下,有的地方雪還很薄,非要使勁拉不可,可我心裡還是喜孜孜的。我走在前面,任憑雪花打在臉上,還不時回頭看看坐在後面的女兒。她正在享受著這四周的雪景,興奮得不得了,小臉雖然被凍得通紅,可依舊開心地笑著。在校門口我們約定好,一放學回家馬上就去土坡滑雪,還要拉上鄰居勞拉和她的妹妹。女兒像是晚回來就趕不上滑雪一樣,背上書包,一邊說著再見一邊往教室裡跑去。

我拖著雪橇往家趕,一路上都在憧憬著下午滑雪時的快樂情景,可是這雪就在我的嚮往和期盼中,不知不覺地停了。真遺憾哪!不過還好剛才過了把癮,總算沒辜負了這雪。這一年就這麼過去了。

與厚雪擦肩而過

第三年我們去科隆北部看老朋友,早上拉開窗簾,哇!好厚的雪啊!那天我們正準備回家,老公和我的腦子裡都在想著,一進家門馬上帶著孩子去土坡滑雪。到了科布倫茨,回家的路才走了一半,可我們的心也涼了一半,只見雪越下越小,地上的積雪也越來越少,等我們趕到家時,地上只有薄薄的一層了。後來才弄清楚,科布倫茨是德國中部氣候的一個分界線,我們家正好處在南部。北部的科隆下雪,不一定我們南部這裡也下雪,再說我住的小鎮地處山坳,與外界又有差別。唉,沒辦法,接著等吧。

後來的一年也沒等到雪,又過了一年還是沒有,中間雖然下過幾場大雪,奶奶還打來電話提醒我們,可是還沒等出門雪就被隨後的雨水給澆化了。新買的雪橇沒派上用場,也沒和女兒好好地玩過一次,心裡有一種失落感,也覺得很對不起孩子。後來這事慢慢地就淡忘了,女兒也一天天長大了,現在已經進了大學。後來家裡一提起雪橇的事便讓我們大笑不止,感嘆時間過得太快,再後來我們笑不出來了,因為意識到氣候的變化已經是個不容忽視而又難以解決的大問題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沒想到那次拉著女兒上學竟是唯一的一次滑雪經歷,儘管那次雪下得不大,拉的時間也不長,但每次回憶起來心裡都很溫馨。

現在我家的雪橇也像彌勒太太家的那樣靜靜地掛在了工具房裡的牆上,已經成了個裝飾品。如果有誰來借肯定沒問題,想買走,那可不行。因為它承載了我們的夢想和希望,也記載了女兒童年「一段」快樂的時光。同時,這雪橇也是氣候變遷的一個見證,時刻提醒著我們要保護環境、愛護自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