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臺灣視角|臺商進退維谷 促民心覺醒

?"
製造業臺商在中國經營環境日趨惡劣,紛紛撤離。圖為東莞臺商工廠的女作業員。(AFP)

在中國大陸投資,非經濟因素已經凌駕於生產要素等經濟因素,成為左右臺商投資成敗的關鍵。在中共無神論的一黨專政下,對中國傳統道德文化的摧殘破壞,造就了一切向錢看的「人心」風險;而極權人治,更導致無數臺商家破人亡。

文 ◎ 趙芷菱

在中國親身遭受迫害的人,才能深刻體會在中共統治下的國度是個什麼社會!1980年代初,兩岸關係尚處於對抗時期,臺灣對兩岸經貿往來限制嚴格,但彼時臺商即開始以外商名義或較為低調的方式進入大陸投資。直至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震驚全世界之後,外資紛紛撤離中國之時,許多臺商卻不退反進,到中國大陸投資,其原因不外乎廉價的勞工、便宜的原物料,以及中共政權大開方便之門所致。

據大陸統計,至2002年,若將通過第三地轉投資大陸的金額計算在內,臺商應是僅次於香港的第二大境外投資者。豈料好景不常,2003年7月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成立;2005年廣東汕頭臺商協會祕書長張吾軍表示,大陸各地投資環境惡化,已然影響臺商投資的意願及權利。

投資大陸 非經濟因素左右成敗

其實在中國大陸投資,非經濟因素已經凌駕於生產要素等經濟因素,成為左右臺商投資成敗的關鍵。在中共無神論的一黨專政下,對中國傳統道德文化的摧殘破壞,造就了一切向錢看的「人心」風險;而極權人治,更導致無數臺商家破人亡。

1990年代中共第一階段利用臺資與港資的計畫,從中央貫徹到地方,官員們都要上課學習,並以招商的金額做為成績,也是升官的依據,務必把投資引進,借重臺商的生產製造與外銷等經驗,把經濟發展起來。

2000年之後,在中共的第11個五年規畫與第12個五年規畫中,寫明就是要盡一切手段利用外資(含臺資)及外資的經驗與人才,並逐步使其成為中國的經驗與人才。在現實中,這個所謂利用外資毫無遮攔地演變成了掠奪外資,即使是獨資經營的臺商,仍不乏被侵佔掠奪。


投資中國受迫害的臺商廖宜錦。(廖宜錦提供)

例如,1996年,到江西省龍南縣投資公園開發的臺商廖宜錦,先後投入480萬元人民幣,怎料當地政府毀約,數年來投注的心力、金錢血本無歸,只撿回了一條命……

廖宜錦說:「中國招商吸引你投資時,什麼條件都敢開,剛開始投資會保護你,等到羽翼稍豐,就布入眼線到企業內部,想辦法將整個企業架空,然後吃掉,他們是黨政軍一條鞭,一群狼來吃你,臺商根本抵擋不住。」

中國司法無法獨立審判

至於中國法院,則在「公檢法司」這種倒置的司法制度中,受到中共政法委系統的箝制,完全沒有司法獨立或審判獨立的可能,只會為政治服務,推拖拉,是中共官方的標準作業程序。

臺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童文薰表示:「掠奪臺商的資產、技術與人才是中共的政策,中國法院只會配合政策演出。在沒有獨立司法保障之下,投資中國的風險永遠無法消除。要確實保障臺商的資產與人身安全,絕非與中共簽署投資保障協議。唯一的方法是讓臺商回到臺灣,創造出一個適合臺商與外商投資的環境。」

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2003年7月舉辦成立大會,多位受害臺商講述自己在中國經商時的受害經過,血淚斑斑。多名臺商齊聲呼籲兩岸政府重視臺商權益,更期盼受害臺商團結起來,透過媒體、透過國際輿論的壓力,促使中共改善對臺商的待遇。

臺商進退維谷 猶如待宰肥豬

2005年根據中央社報導,廣東汕頭臺商協會祕書長張吾軍分析,大陸各地投資環境的惡化,確實影響臺商投資的意願。例如臺商投資珠江三角洲的腳步有放緩趨勢,投資長江三角洲的臺商則是增加了。還有過去大陸大小官員對於臺商都很熱情,現在臺商在大陸投資設廠,大陸官員就不太關心臺商的經營情況,對臺商的服務明顯不如從前;現在要請到高階官員出面,才有可能解決臺商投資上的難題。

目前臺商在中國大陸進退維谷,面臨了缺電、缺水、缺工、薪漲、道德、資金、轉型、環境保護與利潤等八大困境,某科技公司營業部經理林進國表示:「如今的臺商在中國的根扎深了,就像被中國養肥的待宰豬一般,隨時準備犧牲成為中國的桌上菜。」他奉勸所有臺商們,投資極權與人治的中國必須更加謹慎,千萬不可將全部雞蛋放在中國的籃子裡。

林進國以美國入口網站巨擘Google在2011年9月宣布來臺投資30億臺幣,興建資料中心為例,他說:「在一片西進中國浪潮氛圍下的臺灣,Google捨棄了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國廣大市場,而選擇來臺灣投資,其關鍵因素就在自由、民主、安定的臺灣,才是企業全球布局的最佳選擇地點;Google的投資,對現階段的臺灣而言意義重大,有別於傾中及西進的做法,能讓更多的臺商更加省思未來投資的方向與策略。」

傳統道德是王道 促結束黑暗

美國《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上周(12月26日)有一篇標題為〈唯臺灣能駕馭中國大陸:儒家領導者運用軟實力〉(Only Taiwan’holds any reins on China:Confucianist leaders use soft power)的文章,其中引述中華民國前駐美代表陳錫蕃的說法指出,由於臺灣基於與大陸的共同歷史、語言和地緣關係,是可能影響中國大陸未來政治發展的唯一力量,臺灣具有這種文化槓桿的影響力,因此能夠策略性運用這種軟實力;而美國、日本和其他國家恐怕都做不到,只有臺灣能。

就像美國和臺灣都有一個「和平演變」中國的計畫,「和平演變」在中國有其特殊的含義,指的是西方國家對社會主義國家陣營實行的「沒有硝煙」的戰爭,推動社會主義國家和平地向資本主義制度演變。鄧小平在1989年鎮壓了民主運動後首先提出了「反和平演變」說法。他說:西方國家正在打一場沒有硝煙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臺灣大學著名政論家明居正教授表示,「『和平演變』中國,是歷史的必然,就像當年美國對付蘇聯及東歐一樣;中華民國政府的立場也是 如此,就像開放陸生、陸客來臺及自由行等有異曲同工之妙。促使民心的全面覺醒,是早日走出黑夜、迎向光明的關鍵。」◇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