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槍戰與法拉利車禍

文 ◎ 王淨文

3.19北京槍響與38軍換將

2012年3月19日深夜,眾多大陸名人在微博上驚呼:「北京出事了!」更有人說聽到槍聲。不久,「槍聲」與「長安街」成了新浪微博的被過濾詞了。如居住北京東城區的《證券市場周刊》編委李德林在微博上寫道:軍車如林,長安街不斷管制。每個路口還有多名便衣,有的路口還拉了鐵柵欄。兩個多月後,香港雜誌和國外媒體相繼證實:3月19日,北京真的發生了槍擊戰。

當時對槍聲有三個版本的傳言。

傳言一:38軍入京擒王。雖然胡早已親手將中央警衛局「脫胎換骨」大換班,但仍不放心。2月末3月初,胡錦濤將向來由警衛局派駐的貼身警衛全數「炒魷」,遠遣至大牆外圍防守,一個也不留。然後換上38軍調來的一個加強排,使江澤民、周永康的人不可能滲透。

與此同時,胡錦濤的大祕令計劃則召集警衛團全體官兵開會,厲聲宣布一條「鐵的紀律」:任何人員,未經召喚下擅自進入胡錦濤三米範圍,格殺勿論!

3月19日,胡錦濤調動駐紮京南保定的38軍入京,130戰鬥任務是「粉碎陰謀分子軍事政變」。當時戰鬥目標是北京市東城區燈市口西街14號,即中央政法委總部。還有知情人則肯定為玉泉山某處的周永康私邸。

槍聲從白馬寺附近的中央政法委傳出,該處有一個排的武警特種部隊把守。當時特警喝問趨近的「特兵」意欲何為,野戰官兵回答稱:「奉軍委主席令徹查政變基地,緝拿政變首腦!」駐守政法委的特警威脅稱:「衝擊國家要害部門等同謀反,若不馬上撤退格殺勿論!」然後武警又對天鳴槍示警,但是38軍的精銳部隊數秒內讓武警們繳械。

傳言二:搶奪薄熙來「財政部長」徐明。在3月15日薄熙來下臺前後,被稱為薄熙來頭號馬仔、替薄找了上百個女人、並管理薄熙來國內貪腐和打黑搶來的錢財的徐明,最早被周永康的人馬帶走,說是去調查,實質是被保護起來了,以免徐明落到中紀委的手下。

為了得到更多有關薄熙來的罪行,溫家寶免除薄熙來職務後,讓自己的親信、中紀委副書記馬,設法把徐明盡快掌握到自己人手中。於是,馬派人以調查腐敗為名,要求公安系統將徐明交給中紀委。公安方面在請示周永康後,拒絕了馬的要求。

於是有人拿出了周永康的兒子周斌做生意的資料進行要挾,周永康見對方態度急迫,知道來頭不善,不交人好像難以過關了,於是想上演「金蟬脫殼」。3月19日晚,周永康一面調動武警轉移徐明,以便謊稱徐明被人搶走,一面調動公安加強戒備。中紀委這邊也馬上調動人馬,試圖伺機下手搶奪徐明。雙方爭持起來,甚至擦槍走火。由於事發突然,驚動高層,為防不測,中共中央辦公廳調中央警衛局加強防範,於是出現了民眾看到的「軍車如林,長安街被管制起來了。」

傳言三:說是胡錦濤為了連任軍委主席,為保軍權而與一些人爭奪起來。

慘烈的法拉利車禍引起的懸念

18大召開前夕,北京傳出的消息再次印證了第一種傳言並不是空穴來風,而且它直接和令計劃兒子之死息息相關。

2012年3月18日,《新京報》、《北京晚報》報導了一場發生在北京的嚴重車禍。車禍發生在18日凌晨四點,北京海淀區保福寺橋附近一條因下雪而變得濕滑的環路上,一輛法拉利跑車撞擊到護欄後,嚴重損壞,車上有一男兩女,男子當場死亡,兩女重傷送醫,其中一名女子嚴重燒傷,死於7月或8月。

官方媒體沒有說明死者身分。不久,撰寫新聞並拍攝新聞照片的消防人員遭到上級訓斥,相機和電腦被沒收。中宣部還下令《北京晚報》不得傳播那張車禍現場照片,警方、消防部門和幾家當地醫院也拒絕置評。

《環球時報》英文版第二天報導說:「幾乎所有關於周日導致一名男子死亡,兩名女子受傷的車禍連夜遭到刪除,引發人們懷疑已死亡的駕車者的身分。」不久那篇文章也被屏蔽。人們從照片上看到,那個出事的法拉利跑車幾乎被撞成了一堆廢鐵。據專家介紹,法拉利名貴跑車有很強的抗撞擊能力,被撞成這樣,碰撞前的車速可能在180里以上,這樣的超高速度在北京公路上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由此人們懷疑這不是一起尋常的車禍。

3月下旬,海外有中文網站引用報導稱:「死者是中共九常委之一、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的私生子。」在之後坊間流傳稱,賈慶林的這個兒子是賈與一位姓陶的美女所生。賈慶林在福建時候勾搭上她,當時她28歲。賈慶林從福建來到北京後,兩人的生活相當低調。

然而到了2012年6月2日,博訊網和明鏡網均發表了內容幾乎一模一樣的「獨家報導」。文章稱:「3月18日半夜,北京的車禍中,令計劃的兒子駕駛的560萬的法拉利撞毀,令公子即刻死亡。令計劃是辦公廳主任,胡錦濤最信任的人。」

此「震車門」故事還稱,「令計劃的公子小令在車內完全赤裸,酒後駕車作愛,撞到中間護欄。車內一名全裸的來自中央民族大學的藏族女生………」文章還說,「令計劃的兒子北京3.18駕車作愛車禍死亡,如此重大案情的掩蓋牽出了『國家安全沙皇』周永康、令計劃和薄熙來2009至2012年的『三角』政治同盟。薄熙來事發後,這個同盟被打破,但3.18離奇車禍讓周永康、令計劃開始新的結盟。」

隨後文章開始講述令計劃如何操縱「18大」前的「海選」,周永康和令計劃如何聯手將車禍事件「嫁禍」給賈慶林,令計劃如何有野心,想成為「王儲」接替習近平等。

還有臺灣媒體稱,車禍發生後,令計劃要求北京警方更改兒子證件上的名字,並支付同車兩女孩每人高達6900萬元臺幣的「封口費」,要求二女家屬不得對外張揚,否則家人會逐一失蹤,「連屍體都找不到」。

詭異的車震門與「令薄勾結」

然而很多媒體對車震門的報導持懷疑態度,比如臺灣有報紙刊登了〈車震待查 令計劃和薄勾結違常理〉的分析文章。文章稱,令公子有沒有車震很好查,只要警方出面說明即可。但「3.18」傳聞扯上周永康、薄熙來和令計劃所謂「三角政治同盟」,既違反常理也不符中共黨內政治運作。

很多讀者也認為這個消息「太扯了」。首先這起意外發生時,主角不知其名,媒體只能以令公子或小令稱之。其次,若說令公子真的猝死,做父親的應當極度哀傷,應當先處理家事,而3月18日過後沒幾天,胡錦濤訪問韓國首爾,出席3月26、27日舉行的首爾核安高峰會,當時令計劃都隨行前往。

另外,若說令計劃背著老闆搞政治陰謀,下場可能如當年遭毛澤東懷疑裝竊聽器的楊尚昆被調離中辦一樣,但6月1日國際兒童節,胡錦濤前往北京市東城區少年宮考察,令計劃也隨行。

再說,中辦主任從毛澤東時期的汪東興到江澤民掌權的曾慶紅,都是最受信任者才能擔任大內總管。令計劃在80年代初就擔任胡錦濤的團中央常務書記祕書,而此前九位中辦主任進入政治局,七位擔任過常委。令計劃身為胡錦濤的首席幕僚長,要進常委還需要找過氣而且正在被審查的周永康結盟嗎?

於是很多人認定「車震門」傳說不靠譜。明鏡網在報導中最後說:令計劃「幾沒可能升為政治局常委了」,外界解讀為,這才是這些媒體放風的關鍵目的:打擊令計劃,阻止他升遷。

令計劃的獨生子令谷生於1988年,因為母親姓谷,故取名為令谷。2011年他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後來成為北京大學教育學院的學生。令谷起初保持了低調,僅對幾個人透露了自己的背景,同學們只知道他叫王子雲。

據同學透露,他穿名牌服裝,居住在私人的居所而不是宿舍,上課常常遲到、早退。令谷還仿照美國耶魯大學的「骷髏會」,在北京大學建立了一個俱樂部,起名「戰略及國際研究委員會」。

2012年9月,香港雜誌也有消息說,王子雲在網路上稱,自己平安無事,是謠言讓他「被死亡」了。

薄周政變的坊間信息大串聯

2012年7月3日,「中國茉莉花行動部落」的發起人劉剛,根據當時海內外流傳的各種消息,推測分析寫出了〈薄熙來軍事政變、周永康毒殺令計畫公子的來龍去脈〉一文,裡面談到令計劃兒子之死與3.19槍聲之間的關係,他認為是周永康之流為了阻止對薄熙來的審判,人為製造的謀殺:「2012年3月18日,令計劃一聽說自己的兒子法拉利車震,曝屍北京街頭,立即口吐鮮血,待令計劃反應過來,大吼一聲:好你個周老賊,你跟老子玩車震,我豈能容你!」

令計劃立即將中央警衛局的正副局長都緊急召到中南海,商議對策,擬出兵去討伐周永康。有心腹幹將提醒令計劃:「周永康駐地有武警重兵把守,中央警衛團未必能降伏他。當前首要任務是設法去搶回令公子屍體,防止周永康偽造車禍現場。然後再從長計議討伐周賊之事。」

令計劃這才想起去搶令公子屍體,他立即讓三位在場的中央警衛局局長跟隨一名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前往車禍現場,要他們必須保護好現場,將令公子的屍體盡快搶到手。

中央警衛局的幾位副局長火速趕往法拉利車禍現場。可是,他們還是來晚了。現場已經被周永康派出的警察和武警嚴密封鎖,而且,車禍現場已經被偽造成令公子同兩名女子作愛而發生車禍。令計劃聽到彙報後,知道這令公子的車禍醜聞已經是無法掩蓋,這車禍醜聞勢將影響到令計劃的前程,影響到他能否按計畫進入下一屆中央常委,令計劃氣得青筋暴跳,他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薄熙來政變的醜聞,自己都自身難保了!

令計劃立即向胡錦濤報告,詳細列舉了周永康的政變圖謀,講述了周永康是如何將令公子車禍,並添油加醋地說周永康正策劃將胡錦濤兒子胡海峰以及溫家寶兒子溫雲松都如法炮製,用車禍送他們去見閻王。令計劃強烈請求胡錦濤調動軍隊進京,制止周永康的軍事政變圖謀。胡錦濤准奏。

當天晚上,令計劃就拿著胡錦濤的令箭,調38軍進京平息政變。

第二天,也就是在2012年3月19日,38軍全副武裝進入北京,包圍周永康在白馬寺武警基地的周公館。38軍同周永康的武警部隊在白馬寺荷槍對峙,劍拔弩張。雙方互不相讓,各自朝天放槍,要求對方放下武器。這就是當天北京街頭巷議的北京軍事政變的來龍去脈。」

劉剛接著根據江派媒體的放風,用寫小說的手法,描述了太上皇江澤民出面平息胡錦濤和周永康在北京的軍事對峙,不過他也無法辯解這些江派命令是真的來自江澤民本人,還是來自江的狗頭軍師曾慶紅。最後,胡錦濤下令令計劃妥協,放過了周永康。

周永康拖刀計 陳光誠李旺陽事件

《新紀元》周刊在2012年5月10日出刊的274期封面故事「陳光誠出逃 撼動中共政權」中談到,震驚全球的山東盲人農民律師陳光誠從美國使館出來,突然遭到國安特務的威脅恐嚇後,驚恐地提出要馬上離開中國,令胡錦濤和奧巴馬都非常難堪,這背後就是周永康在搗鬼。


山東盲人律師陳光誠從美國使館出來,遭國安特務威脅恐嚇,驚恐地提出要馬上離開中國,令胡錦濤和奧巴馬都非常難堪,背後就是周永康在搗鬼。
圖為2012年5月20日,陳光誠抵達美國紐約。(大紀元)

《新紀元》周刊在隨後6月14日出街的274期封面文章〈傳聞平反六四 六四硬漢當即「被自殺」〉一文中,講述了被中共監獄折

磨得幾乎雙目失明、兩耳失聰的六四硬漢李旺陽的離奇死亡內幕,於是在7月3日,劉剛根據各種信息,得出了周永康在用拖刀計的結論,他這樣猜測:

「遵照太上皇的建議,周永康確實後撤了一步,撤回同38軍對峙的武警部隊,此後,周永康也確實是放棄了謀殺胡錦濤公子以及溫家寶公子的一系列計畫。但是,周永康就此善罷甘休?

周永康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利用他手中的維穩大軍和五毛大軍,來製造不穩定因素,製造國際爭端,製造大案要案,來擾亂社會,轉移鬥爭大方向,牽制胡錦濤的精力。

王立軍向中央舉報薄熙來周永康軍事政變的舉報信雖然被周永康截獲了,但現在薄熙來被雙規了,王立軍被休假治療了,這兩位落在共產黨的東廠西廠手裡,還有不招供之理?周永康完全明白,這軍事政變是流產了。但周永康相信,憑著他手中掌握的上百萬武警部隊,上百萬警察,還有上千萬的五毛大軍,他還有機會,而且是勝算在五成以上。他豈能坐以待斃?

周永康首先想到的策略是製造更大的事件,讓胡錦濤顧了頭卻顧不了尾,捂住東面又冒出西面。這至少能讓周永康贏得寶貴的時間去制訂更加妥善的對策。

於是,周永康製造了陳光誠事件,讓陳光誠也沿著王立軍剛剛闖出的路,去美國大使館避難。做到這一點,對周永康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他只需派幾個多年培養的手下前往山東臨沂東師古村配合瞎子陳光誠上演一齣「飛躍東師古」的大戲而已。這一場大戲,不僅調動了胡錦濤派去調查薄熙來的幾位手下大將,而且調動了了解王立軍舉報材料的美國政府的相關要員,使得這些人都為陳光誠忙得手忙腳亂,而無法去進一步調查處理薄熙來軍事政變案件。這為周永康爭取了一個月時間。

隨後,周永康又製造了幾起類似事件,包括謀殺李旺陽事件,製造亂局,迫使胡錦濤對薄熙來周永康政變案無法速戰速決。這又為周永康贏得了幾個月時間。

仔細分析研究這陳光誠飛躍事件和李旺陽被自殺事件,這兩個事件簡直就是希特勒國會縱火案在中國的翻版。

有讀者認為,這個分析猜測還是有一定參考價值的,儘管事實上胡溫對薄熙來的審理並沒有因為周永康的反撲而放慢腳步,但江派的反撲也給胡錦濤敲響了警鐘:不能完全按自己這邊的心願來辦事,得找到平衡點,否則,真的加速出現《新紀元》等海外媒體預測的中共政權的土崩離析了。

「令計劃的情人與性祕聞」

不過,關於令計劃的「醜聞」與傳言,在薄熙來事件後一直不斷,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2012年12月14日,泛華網爆出獨家新聞,稱知情人士對泛華網說,「令計劃家族壟斷了整個山西的煤炭行業,令計劃妻子谷麗萍也捲入了鐵道部劉志軍的巨大貪污案。不僅如此,谷麗萍還負責協助周永康打點、管理在四川的巨大資產。谷麗萍從高鐵建設中賺取的40億,相當一部分是在幫周永康斂財。令計劃和周永康控制的資產達到驚人的600億人民幣,而兩家的關係好到共妻的程度,谷麗萍不僅照料周永康的生意,還照料『百雞王』的床上事務。泛華網發現這是令計劃至今為止最匪夷所思的新聞。

十天後的12月24日,泛華網又爆出獨家消息,在令計劃與周永康之間親密的「性關係」醜聞之外,又爆出「令計劃的情人」。文章稱,「泛華網日前獲得更多令計劃的性消息。與其他中共官員相比,令計劃在性方面還算乾淨,情人並不多,到目前為止外界只知道有限的幾個情人,包括歌手陳X,其最有名的歌是《常回家看看》。」

在此之前,不少力捧江澤民、曾慶紅的香港雜誌也紛紛加入推倒令計劃的宣傳攻勢中,稱「令計劃楣運不斷又昏招連連」。

2012年9月《內幕》雜誌發表特約記者孫淳的文章稱「如果說薄熙來是18大的『第一大輸家』的話,那令計劃無疑是「第二大輸家」——因為兒子車禍和操弄『海選』等系列醜聞,他不僅入常無望,現在政治局也進不去了。」

文章還離間、挑撥令計劃與胡錦濤的關係,把胡描述成一個昏庸無能的老皇帝,令則是欺上瞞下的奸臣佞臣。文章稱令計劃「作為總書記胡錦濤的大祕,在樹立和維護領袖形象方面失職」,甚至「胡錦濤的一些設想,胡溫共同決定的不少舉措,中途夭折或變形,不能推展全國,與令計劃有私心、設障礙有關。」

《明鏡月刊》第31期柳江的〈切割薄熙來之後的18大——權謀與利益的共同體〉一文還給出了具體例子,文章說,「五一」剛過,胡錦濤召見了劉源。召見理由四月底軍隊高級幹部進行了18大12名軍委委員候選人摸底投票,劉源名列第一,無論他過去工作的軍事院校系統,還是四總部他都以全票當選。胡錦濤向他表示祝賀,並說,你進入軍委不成問題了。隨後又很隨意地問了劉源一個問題:你們是怎麼安排王立軍到301鑒定精神病的?

問者像是無意,答者卻是有備而來。劉源拿出兩份公文,一份是中央辦公廳的,一份是軍委辦公廳的,都是讓總後勤部安排王立軍做精神病鑒定。劉源說:不是你安排的嗎?胡錦濤看到這兩份文件,神情一楞,像是沒有見過。這兩份公文是誰下達的?成為高層之謎。但很明顯,處於『上傳下達』位子上的令計劃有很大的嫌疑。」

不過外界分析說,劉源跟薄熙來走得非常近,胡錦濤怎麼可能主動召見劉源,並稱劉進軍委沒有問題呢?事實上劉源根本沒有進入軍委,而且也沒有得到提升,相反,各種關於劉源被監控的傳言一直不斷。人們分析說,這些香港雜誌只是在幫其造勢,故意散布消息而已。

而且外界傳出王立軍有精神病的事,是在王立軍剛出逃的2月份,最早消息是從重慶醫學院傳出來的,是薄熙來想廢掉王立軍而設置的一個陷阱,胡溫等人並不認為王立軍有精神病,否則就不會派國安副部長邱進專程去成都接王立軍了。

有評論指出,港媒如此混淆地組合信息,只能讓部分不知情的大陸民眾對局勢更加困惑,不過很多人一眼就看出來,這是有人故意攻擊令計劃而編造的不實之詞。令計劃跟隨胡錦濤17年,兩人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這些離間挑撥的目的,只是為了阻止令計劃繼續處理薄熙來案件。


被江系恨之入骨,令計劃遭遇慘烈的政治謀殺,不但獨生子被害死、被扣上車震門的惡名,自己的名聲受到前所未有的攻擊,妻子親人也遭謾罵。
(Getty Images)

令妻貪腐被查的傳言

然而到了2012年12月5日,網上開始出現為令計劃「正名」或進一步「誣陷」的各種消息,信息媒體戰更加激烈。有文章稱車禍的確發生了,但在北大讀書的令谷僅僅是送同學回家,車上的人都穿戴完整,根本沒有玩什麼「車震」。調查發現,死者的血液裡酒精含量奇高,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其後腦部有明顯的鈍器硬傷。

就在同一天12月5日香港報紙報導說,令計劃的妻子谷麗萍被雙規的消息是北京中新社前記者高瑜4日在推特上率先發布的。高瑜稱該消息是前一天在北京(政治)圈子裡傳開的,並且有關消息「應該靠譜」。

早在2012年6月14日跟大陸關係密切的《澳洲日報》稱,2003年11月令計劃出任中辦主任、成為胡錦濤大內總管後不久,谷麗萍即出面創辦名叫「中國青年創業國際計劃(YBC)」的公益組織,谷自任副理事長,總幹事,而理事長由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胡偉擔任。

該組織成立當天即收到全國各大企業,包括中國電信、格蘭達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中央電視臺、華夏基金、諾基亞、惠普、埃森哲、山東福日集團、中國廣廈等中外企業的贊助,「孝敬」總額達數億元。報導還稱該組織以公益名義搞地皮和房地產,僅在上海一地,就涉及30億元以上。2010年谷又成立了「瀛公益基金會」,其對外的理事長由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的周長奎擔任。表面上是為了更方便地投資或逃稅,但主要是為了掩蓋權錢交易。

令計劃醜聞蓋薄案?

2012年12月中旬,德國之聲中文網發表原中新社記者高瑜的文章,介紹了令計劃的升遷與薄熙來家庭的關係問題,文章寫道:
「很少有人知道,令計劃23歲時為什麼能從山西一個小地方調到北京共青團中央?後臺正是薄家。令計劃父親令狐野和薄熙來父親薄一波是多年山西密友,薄老幾乎將令計劃視為養子,他剛恢復了權力,便操縱了老友之子進京。幾十年之後,令成為中共中央大內總管。」

文章接下來講了令計劃為薄熙來的重慶模式做了什麼:「2月8日,逃館的王立軍被安全部帶到北京,同日薄熙來去昆明考察,臨行對重慶常委班子說:『你們慌什麼?常委有六人支持我們,你們慌什麼!』3月9日,薄熙來在重慶團開放日公開講:我相信錦濤總書記會來重慶。薄熙來講的,都不是空話。

薄倒臺之後,海外媒體和微博揭出大量事實,揭出重慶模式與中央路線「本是同根生」、60年大慶「毛澤東思想萬歲!」方陣成為薄熙來思想最強大的後臺支柱。薄熙來每次來京都要與胡錦濤密談數小時,應該都經過令計劃安排。常委去各地視察,當然也是中辦安排,六個常委去重慶,都帶去胡錦濤對重慶的關心。其中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李源潮在重慶的講話影響超過六常委,新華社以「重慶的改革探索,對於破解中國科學發展面臨的難題,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經驗」為題發表長篇報導。令計劃對新聞的控制,實際超過中宣部。若無王立軍逃館,胡錦濤視察重慶,將成為事實,重慶模式將按照李源潮定的調子,左右18大路線的制定。

2011年江澤民被蜱蟲咬了,因為治療不當,病情惡化,正是中南海吹風會向《人民日報》、新華社,透露消息,讓這兩家龍頭媒體在301周圍租房子,等報「特大消息」。香港亞視因此失控。

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作為媒體人出身,依靠令計劃的能量,控制了廣泛的媒體關係。薄熙來案發之後,微博活躍,正是令完成操控門戶網,大刪微博,關掉一批著名知識分子的微博,影響極為惡劣。據海外報導,令完成已經逃出中國,但是依然能夠動用媒體。」

文章還說,「318瞞過胡,令計劃的野心超過薄熙來」:

「2月《華盛頓時報》報導王立軍揭露薄熙來兩年之後要搞掉習近平。薄熙來爭當總書記的計畫和野心,已經令世界輿論震驚。3月18日,令計劃『以兒子被政治謀殺』為藉口,調動警衛團包圍法拉利車禍現場,並不是『大內總管』權力所限能夠做的,已冒天下之大不韙。為掩蓋醜聞,他建立了新的政治同盟,同時策劃『5.7海選』,爭當『常委』。野心敗露,才使得整個家族和薄家一樣,陷於滅頂之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