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獨家!胡錦濤赴鹽城涉及的密案

?"
2012年12月26日至29日,胡錦濤訪問江蘇,其中一站就是轟動中南海的高幹子弟煉法輪功遭受迫害索賠事件的事發地點鹽城。(AFP)

兩名中共高幹子弟(法輪功學員)在江蘇鹽城遭酷刑後,要求當地違法官員公開巨額賠償案轟動中南海,事發後涉案官員人心惶惶。據悉胡錦濤的江蘇行便為此而行。法輪功受迫害問題在中共高層已掀波瀾,成為中南海無可逃避的核心問題。

文 ◎ 林鋒

2012年10月27日,《大紀元》曾發表名為〈一宗高幹子弟官司轟動中南海高官求刊登求饒信〉報導,如今這宗轟動中南海的官司有新進展。事件後兩個月,胡錦濤訪問江蘇,其中一站就是事發地點鹽城。消息稱,胡錦濤去江蘇主要就是為了去實地了解這件事情。

中共官媒報導胡錦濤的行程透露,26日至29日,胡錦濤在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和省長李學勇陪同下,前往南京、無錫、泰州、鹽城等地考察。中辦主任栗戰書陪同。官方對外解釋稱,胡錦濤去鹽城市恆北村是為「推動城鄉一體化」。

一宗轟動中南海的高幹子弟官司

中國大陸兩高幹子弟兄弟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出獄後對當地的中共官員提出巨額的賠償和道歉要求,並指名要求胡錦濤和溫家寶親自處理此事。此事驚動中南海。

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繼上次被胡、溫指定去河北訪問「300手印事件」後,賈慶林再度被派到這兩位高幹子弟所在省份做調查。

10月27日,《大紀元》發表名為〈一宗高幹子弟官司轟動中南海高官求刊登求饒信〉的報導,報導稱一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國某市政法委(「610」或公安系統)負責人委託其親屬轉給大紀元一份請求刊登的告饒信,該信是特別給被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求饒信。

信中反覆「跪求」法輪功學員饒恕他的罪行。同時該信披露了中共政法委系統在常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罪惡黑幕,政法委系統官員精神已處於崩潰狀態。

來自鹽城的消息稱,賈慶林的造訪並沒有解決這件事情,現在事情鬧得越來越大,政治局都收到了這起事件的傳真,這次是胡錦濤親自實地了解情況。

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現在非常害怕,害怕會在法輪功問題上「變天」,這也是近期香港「青關會」騷擾法輪功升級,試圖在法輪功問題上捆綁習近平;江澤民突然給已死的迫害法輪功幫凶黃菊題詞,在法輪功問題上暗中警告習近平的原因。

受迫害高幹子弟要求賠償及公開審訊錄像

據「明慧網」2012年6月4日的報導,有兩法輪功學員是親兄弟,同時也是高幹子弟,在前幾年被非法勞教,然後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哥哥被非法審訊15天15夜,被迫害昏迷四、五次,最後當地官員也沒拿到口供和簽字。被送去勞教所之後,兄弟倆通過關係告狀,但是在當時被壓下來了。

幾年後,兄弟倆突然向「610」和當地的官員提出要求公開的巨額賠償和道歉,並且告訴當地的「610」和公安局的高官以及政法委書記等,如果不公開巨額賠償,就把他們的腐敗的證據公布在網路上,同時通過特殊渠道送到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手中,送給中紀委,讓紀委去「雙規」他們。

據說,那位哥哥還找了在黨政軍的高幹子弟朋友們求助,他們聯合起來之後,動用中共黨政軍某些部門的力量,花了接近一年時間,跟蹤了很多當時迫害他們兄弟的各級官員。用遠距離攝像機取得了很多官員的腐敗證據,而且延伸跟蹤調查了更多的官員。

兄弟倆還向當地「610」和政法委提出了一個強烈的質疑和要求,要求出示在幾年前被警察審訊時的全程音像。因為中共檢察院規定,警察審訊時必須全程錄音錄像。

據稱,現在當地的「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非常害怕,如果提供當時審訊兄弟倆的錄音和錄像,就等於是證明警察刑訊逼供。不拿出當時審訊的證據,就是非法辦案,也要被繩之以法。如果非法審訊,那後來的勞教也是非法。目前各級「610」已經多次找到他們兄弟倆談,希望他們能夠退讓一下,但是兄弟倆態度極其強硬,不理睬他們。

報導稱,最近一段時間,當地的「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幾乎天天長時間開會研究對策,但是天天沒有辦法,「頭疼無比,害怕無比。一點辦法沒有。」

相關人員與「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領導整天唉聲歎氣的,一副大禍臨頭的神情,整天沒精打采的,而且夜裡嚴重失眠。白天精神恍惚地整天哭喪著臉。同事們背後都笑話他們說:「他們死了娘、老子的時候也沒有這樣難過的,看來法輪功不好惹!不能去惹法輪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賈慶林調查此事臉色鐵青

有報導稱,中共常委賈慶林在沒有到現場「考察」之前,已經有消息傳出稱:「如果他們兄弟倆再折騰,一大批參與的各級官員和警察將會作替罪羊推出來,進行黨紀國法的處理。甚至更高級別的官員們都要拉下馬,給他們兄弟倆和他們家裡人一個交代。」

據稱,賈慶林最後到場調查此事,把當地大小官員都嚇壞了,「都認為這個事情搞大了,賈慶林能來,其他政治局常委肯定都知道。」

最後,該地的官員都互相推責,使得賈慶林臉色鐵青。據說:「當地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黨委領導無能啊,現在都膽戰心驚,一個個都絞盡腦汁推卸責任,沒有人敢去安撫他們兄弟倆,各級官員被他們兄弟倆多次指名道姓地寫信侮辱,罵各級官員眼瞎了,罵各級官員一個個人模狗樣地盡幹缺德的事情,但是沒有一個官員敢吭聲的。都拿兄弟倆沒有辦法,賈慶林來了都沒有辦法,氣得臉色鐵青,省委書記都不敢說什麼,我們有什麼辦法?不敢吭聲也罷了,為什麼不敢安撫呢?」


據稱中共常委賈慶林到場調查此事,該地的官員都互相推責,使得賈慶林臉色鐵青。(AFP)

法輪功受迫害是中南海面對的最核心問題

從去年2月份王立軍出走美領館,再到薄熙來被免職,重慶事件背後的一切都是圍繞法輪功問題在運作。2月中旬,美國媒體曝光薄熙來和周永康聯手,首先讓薄熙來在18大後繼承周永康的政法委書記,再伺機奪取習近平的權力,成為中共「第一人」。

江澤民在19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即使在中共高層中也不得人心,2000年前後在政治局會議中,表態不鎮壓法輪功的人包括時任常委朱鎔基和胡錦濤,這使得江大為惱火,但是江最終憑藉手中的權力使得其他常委就範。


江澤民1999年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即使在中共高層中也不得人心。圖為2000年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遭到員警及便衣的毆打。(明慧網)

到胡、溫接手權力後,並沒有推行如江澤民般大力鎮壓法輪功的政策,使得江大為恐懼,江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在卸任後中南海在法輪功問題上出現反覆。為此,江澤民不斷干政,在17大將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弄進政治局常委,依靠政法委的實權人物繼續維持對法輪功和異議人士的殘酷鎮壓。

周永康在18大必須退下,江澤民也早就覓到周的繼承人,即同樣是手握法輪功血債的薄熙來。在江的計畫中,掌握政法委的權力只是第一步,出於對習近平的不放心,而想要讓薄熙來替代習近平,才是其整個計畫的關鍵。此計畫最終因為王立軍的出走而全盤崩潰,並曝光於公眾,此後圍繞薄熙來的一切運作,都是江派想要保住薄這根「最後稻草」而作出的本能反應。

直到胡錦濤卸任,習近平掌權,江澤民最擔心的依然是法輪功問題,並且不惜拉破臉面在法輪功問題上與習近平剛頒布的「習八條」對著幹。

江澤民拉破臉為黃菊畫冊作序對抗「習八條」

12月4日中共政治局高調推出有關「改進工作作風」八項規定,強調「除中央統一安排外,個人不公開出版著作、講話單行本,不發賀信、賀電,不題詞、題字」。江澤民卻連連題詞,甚至拉出已故心腹黃菊,對抗「習八條」,用「魚死網破」的威脅手段來捆綁習近平。

黃菊是江澤民的心腹紅人,跟隨江殘酷迫害法輪功死不回頭,最終遭惡報在極度痛苦的病痛中死去。江澤民此次專門為《黃菊》畫冊題書名,「緬懷」當年最堅決跟定自己迫害法輪功的鐵桿心腹,不但向習近平暗示「中共要繼續走此路」,也有再次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捆綁習近平的用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