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鋼琴家陳孜怡 琴藝精進如修行

?"
2012年陳孜怡與臺北市立交響樂團合演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演完後向聽眾致意。

除了天分,陳孜怡認為堅持不懈練琴的祕訣無他,就是探索藝術本身的美和精益求精的境界。把新曲子練到趨於成熟的過程,彷彿天天面對一件藝術品,每天感受藝術的美,在全心投入時,竟感受不到時間……

文 ◎ 朱稚清      圖片提供 ◎ 陳孜怡

2012年12月,青年鋼琴家陳孜怡在臺灣巡迴音樂會中演奏巴赫、蕭邦、法蘭克,以及拉威爾四位作曲家的作品。在瑪雅預言的2012年末日來臨前,她首次為觀眾演奏法蘭克以《聖經》末一卷〈啟示錄〉為創作題材的樂曲。

陳孜怡說:「巴哈用小調有特別的涵意,只有用在耶穌受難、對生命一種內在深刻的描寫。整首曲子用到賦格、對位手法,是非常有演出效果的曲子,這是對巴哈致敬非常代表性的作品。巴哈是一個天天在教會工作的人,是典型『無我』的性格和人生,作品充滿對神的崇敬,而不是抒發自己的感情。」

而蕭邦的opus 10的12首練習曲,對於一個鋼琴家來說是一項巨大的挑戰,是技術層面上的金字塔。「蕭邦的練習曲每一首都有專屬的某一種技巧,例如三度音、六度音、八度音、琶音、半音階的技巧,他每一首曲子本身的音樂性都相當豐富,在不同調性裡有很不同的性格,在同時兼顧精準、乾淨與音色外,還得要在短時間內將個性做轉換與連接,整合在一起。」


2001年陳孜怡於美國GINA BACHAU鋼琴大賽與媽媽合影。

旅居海外多年,參加過無數次的大型比賽,陳孜怡多次榮獲各項大賽殊榮:2012年獲得亞特蘭大愛樂協會音樂獎學金比賽研究生組首獎、2007年NTSO鋼琴協奏曲大賽冠軍、意大利Mauro Paolo Monopoli第四屆國際鋼琴大賽首獎、中華蕭邦鋼琴比賽二獎。以及參加美國Gina Bachauer國際鋼琴大賽青少年組、德國第六屆愛特林根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第三屆柴可夫斯基青少年國際鋼琴大賽、華信愛樂古典菁英獎等許多國內外鋼琴大賽大小獎項。入選2008年臺北兩廳院樂壇新秀,收錄進文建會歷屆音樂人才庫,並在德國與香港電臺實況錄音演出。

兩歲多接觸音樂 從此學琴不倦

陳孜怡三歲半由欒珊瑚老師啟蒙,過程可謂無心插柳柳成蔭。「哥哥五歲多就去學小班制的音樂班,那時我才兩歲多,就跟去當哥哥的小跟班,哥哥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沒有繳學費,卻比上課的哥哥姊姊們更認真,老師問什麼都第一個舉手回答。」老師觀察了半年,正式收她為學生,四、五歲就開始一對一跟老師習琴,與鋼琴結下不解之緣。

媽媽常提起,不用擔心孜怡小時候會賴床,因為叫她起床最好的方法,就是叫哥哥去彈鋼琴,她只是聽到琴聲就會立即起床,去看哥哥彈琴。「我從小練琴都自動自發,從來沒有發生過因為逼小孩學習而引發的親子大戰。」陳孜怡說道。

師事鋼琴家陳郁秀 奠定紮實基本功

陳孜怡小學三年級進入古亭國小音樂班,從7歲到18歲師事鋼琴家陳郁秀教授門下,當時就已經是專業水準的學習課程。學習的教材有八、九本,光是手指練習曲就有四本,另外五本是正式的曲子。為了每次上課能順利「過關」,平日總是不斷地練習。

「在遇到陳郁秀老師之前,也有感覺遇到瓶頸,就是小小孩手指的力氣不夠。所以陳老師要求我先練指力鋼琴、再練平臺鋼琴。陳老師很重視指力的訓練,每次上課所有大小音階的琶音、哈農每個大小調都要彈一次,徹爾尼不同的練習曲要彈到那個速度並背起來,老師每一次是所有的功課全聽。」

其後,順利考取師大附中音樂班。「音樂班的孩子,壓力都很大,為了避免影響到鄰居,總是一放學回家就馬上洗澡、吃飯,之後趕緊先練琴,練到晚上10點、11點後,才開始寫學校的功課。到了國中就更晚了,學校各科目都有大小考,所以每天都只睡五、六個小時,星期六、日都是整天練琴,因為鋼琴只要一天沒有彈,就覺得差異很大。」

2002年,陳孜怡以評審全部一致通過的最優異成績,考上法國國立巴黎高等音樂學院(CNSMDP),師事名鋼琴家Professor Jacques Rouvier,2006年以最高榮譽第一獎畢業於法國國立巴黎高等音樂學院,2006至2011年連續取得德國國立卡厄斯魯爾(Karlsruhe)音樂大學碩士及最高演奏家文憑(Solisten-Examen),並曾獲聘鋼琴講師,師事Michael Uhde教授及Markus Stange教授門下。

修行精神 持續抗壓

「走這條路除了天分以外,對於接踵而來的工作量,要有一種持續不斷的抗壓性,就我所認識的有事業的音樂家,無論哪種樂器,都是忙到不可開交。」

至於如何堅持不懈的祕訣無他,就是探索藝術本身的美和精益求精的境界。「音樂的每一首作品都有各自的個性、故事及很高的藝術性,是永遠挖掘不完的,把新曲子練到趨於成熟的過程中,會感到成就感,就好像天天面對一件藝術品,每天感受藝術的美,在全心投入時,竟感受不到時間,時間就不知不覺地過去了。」

誠如陳孜怡自己形容,起早貪黑、披星戴月的練習,「走到最後一定要有修行的精神,不然不可能做到!」

很多人不解她如何能每天重複做一樣的事情,不斷地重複、不斷地練習,而且還要能抗拒種種的外在誘惑,例如想吃美食、逛街、玩樂。「這就是一種考驗,就像在修行,正因為這樣的磨鍊,磨出了定力來,也正因為這樣的定力,使我能持之以恆,意志力堅定地往前走。」

而且我會自己錄音,然後從錄音中找出不足,也許是專注力不夠,也許是想像力的層次還不到境界,從錄音中找出缺點,再加以改進。

語言天才 來自音樂訓練

陳孜怡很感謝每位教過她的老師。「每到一個國家,都會學到不同的東西。法國的巴黎高等音樂學院(CNSMDP)很重視傳統,老師很重視權威性從上到下有系統的教導,光是學習就學不完。而在德國就不同了,德國因為有經過反戰、反動的思潮,所以非常重視年輕這一代,注重自學,是一種由下而上的學習理念,很鼓勵學生問問題,怎麼去自己找到解答。我在美國就是跟一位俄國老師學習。而這位老師的老師Naumov是音樂界的一代大師,教出無數大賽得主。」

陳孜怡13歲時,就曾在俄國參加音樂營時上過Naumov的課,據說這位Naumov老師一出手,琴聲就能促人落淚,直接觸動人心,所以陳孜怡也學到了俄國學派如何詮釋音樂的方法。


陳孜怡與世界俄國鋼琴大師BASHKIROV於2012年4月16日合影。

到不同的國家學習,陳孜怡如何克服語言的障礙?「我到法國半年,就精通聽說讀寫,到德國只需三個月,就能將德語駕輕就熟。我覺得這種語言的天分是來自於音樂的訓練,使聽力的敏銳度和記憶都很好。」

比賽時讓作品自己說話

雖然年紀輕輕,陳孜怡演奏足跡遍及美洲、歐洲、亞洲三大陸。曾於總統府第20次介壽館音樂會演出,並曾與德國Barden Barden愛樂交響樂團、聖彼得堡室內樂管弦樂團、美國猶他州交響樂團、羅馬尼亞,以及哥倫比亞國立交響樂團、臺北市立交響樂團、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等合作演出,其演奏備受各界肯定,亦曾多次在美國The Jule Collins Smith博物館演出,已成為聽眾相當喜愛與受歡迎的音樂家之一。

在她的比賽經驗中,並沒有把比賽當做比賽,她認為不要想存競爭的心,因為那與音樂一點也沒有關係,而是要保持專注力去演奏,用心彈給聽眾聽。「如果存著比賽競爭的想法,就會想突出更多技術在裡面,精神層面的東西就無法專注,過於突出技術和自我感覺,反而破壞音樂的本身,所以拿捏要介於理性和感性之間,演奏時讓作品本身自己說話,與樂譜產生聯結,最後要呈現的不是自己,而是作品本身。在臺上與曲子的結合力越強、越投入,越不容易分心,就能分散壓力,就能專注。」

音樂不分國界與人種

在國外多年,陳孜怡常聽到兩派的說法,一種會覺得「亞洲鋼琴家很優秀」,另一種會說「怎麼又是亞洲鋼琴家」,這是較為負面的講法,西方人認為亞洲人不理解歐洲的音樂,雖然亞洲鋼琴家手指頭很厲害,但是人文素養不夠,只是在炫技和快感,沒有別的東西。「但我自己覺得音樂沒有國界,沒有辦法用人種去定義,音樂走到最後都是同一種語言。因此很值得鼓勵學音樂的孩子,無論如何,永遠不要忘記,人的感受性是走到哪裡都是一樣的,發展出來的文化雖然分歧,但是內心同樣能擁有非常豐富的資產。」

為了豐富自己的人文素養和更深刻的藝術內涵,陳孜怡很喜歡看文學作品,從小學二年級就開始看《紅樓夢》,還有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等作品,「文學的閱讀、電影、博物館名畫等這些藝術都是相通的,要對音樂家與作品充滿好奇心,不斷吸收相關知識。」◇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