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全球聲援南周 薄案升級 劉雲山失算

?"
1月8日,南方報業大廈門口依然有數百民眾參加譴責和聲援活動,並打出各種字牌和橫幅,有人演講和喊口號譴責,現場秩序很好,現場大量警察沒有對憲政民主的集會活動進行干涉和驅散。(AFP)

在全國各地超過一周的言論自由公開抗爭中,中南海罕見集體沉默,沒有一名高官就此公開表態。但官媒卻明顯出現兩個調子,中南海高層的權鬥十分激烈,過程中民間力量卻越來越強大,這是江系《環時》企圖高壓嚇唬民眾所沒想到的。

文 ◎ 齊先予

這次讓劉雲山等江派人馬大跌眼鏡的是,他們沒想到修改文章會引來《南方周末》編輯部、官方媒體業、中國民眾、還有世界民眾如此強烈反彈和極大關注。

南周事件是指《南方周末》工作人員聲稱自己迫於廣東省宣傳部新聞處的壓力,未經該刊正常出版流程,而對2013年新年特刊中的新年致辭及相關內容進行錯誤刪改,從而引發的新聞審查制度方面的全民抗議風波。

《南周》事件大回放

《國際財經日報》引述一個自稱是「南方周末新聞職業倫理委員會」的新浪微博稱,2013年1月1日凌晨三點,《南方周末》編輯部完成元旦特刊的全部編輯工作,此前特刊文章已經經過審查部門的幾次修改,連續加班了三個通宵的五名編輯回家休假,不過,總編輯黃燦和常務副總編輯伍小峰還是被廣東省委宣傳部約談,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兼南方報業傳媒集團黨委書記和省委宣傳部新聞處處長在場。微博沒有提到庹震的名字,但從其用詞中可以看出,那兩位官員只是「在場」,還有誰在主持會談就不用點名了。

「1月2日,黃燦和伍小峰在出版室臨時加班修改,共有六個版面未經過正常報紙出版流程改動。在報紙發售後,讀者發現其中出現了嚴重問題,諸如:錯別字,把「眾志成『城』」寫成「眾志成『誠』」;歷史常識錯誤,把4000年前的大禹治水寫成了「2000年前的大禹治水」,還有文意不通的語句,如「歷經半個多世紀共產黨人建國的苦難輝煌」等。

不過這個微博沒有透露最關鍵的信息:庹震把習近平的「憲法夢」給刪了,這才是《南周》記者們最憤怒的地方,但由於在大陸那種高壓情況下,人們不願糾纏在這個政治敏感詞彙上,於是抓出庹震的行政違規來抗議。1月4日早上,曾在《南方周末》工作的50多名編輯記者聯署發表公開信,指責庹震指示刪改獻辭是「越界之舉、擅權之舉、愚昧之舉、多此一舉」。他們要求庹震引咎辭職、並恢復抗議記者被封殺的微博帳號。

1月6日晚上21點18分《南方周末》新聞部門負責人吳蔚在新浪微博上發表聲明稱,由於密碼上交,「對此帳號即將發布的聲明以及今後所有內容,本人將不負任何責任。」沒多久聲明就被新浪微博後臺刪除。

兩分鐘後,《南方周末》官方微博發表這樣一條「澄清」消息:「致讀者:本報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發的新年獻辭,係本報編輯配合專題『追夢』撰寫,特刊封面導言係本報一負責人草擬,網上有關傳言不實。由於時間倉促,工作疏忽,文中存在差錯,我們就此向廣大讀者致歉。」

《環時》社評引發對抗

1月7日,被江澤民派系人馬掌控的、被譽為「新時代文革兩報一刊」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論〈南方周末「致讀者」實在令人深思〉,文章說:「這些人提出的要求很激烈,表面上是針對具體的人和事,實際上誰都看得出,他們的矛頭指向了與媒體有關的整個體制。


《環球時報》被江澤民派系人馬掌控,是江派的特殊「打手」,在「茉莉花事件」、「艾未未事件」、「陳光誠事件」上,充當打人的「大棒」,毫無道義可言。(AFP)

不管這些人願不願意,有一個常識是:「在中國今天的社會政治現實下,不可能存在這些人心中嚮往的那種『自由媒體』。中國所有媒體的發展只能是同中國大現實相對應的,媒體改革必須是中國整體改革的一部分,媒體絕不會成為中國的『政治特區』。」

社論最後說:「希望所有喜歡《南方周末》的人配合風波的平息,別逼一份中國報紙扮演它無論如何也承擔不了的對抗角色。」

如果站在屈服於中共淫威的角度看,這的確是大實話,不過前提就是人們必須跪在言論管制面前不得有半點非分之想。然而,中宣部憑什麼剝奪人講真話的權利呢?中國為什麼就不能走向民主法制呢?媒體為什麼不能成為改革的先鋒呢?獨裁僵化體制下的條條框框為什麼不能打破呢?於是,《環時》企圖高壓民意的言論,激起民眾更大的憤怒。

同一天,中宣部下達三點密令:黨管媒體是不可動搖的基本原則,《南方周末》此次出版事故與庹震無關;此事有境外敵對勢力介入。為了整肅大陸媒體業,劉雲山還下令讓全國媒體轉載《環時》的這篇社論,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幕卻讓頭腦僵化的人們大開眼界。

各地黨報抗命中宣部

湖南媒體人龔曉躍表示,同事們收集了能找到的所有報紙,看《環時》那篇謬種流傳的惡文的轉載量。「我看了一眼,發現中國的有良報紙與無良報紙、有底線報紙與無底線報紙、大報與小報,在今天早上劃出了明確的界線。比如在湖南,前兩名的晨報(《瀟湘晨報》)與晚報未轉載;在廣州,《廣州日報》未轉載;而在上海,幾乎無人轉載。天冷,但南方不孤單。」

人們還發現,《北京日報》、《京華時報》、《新京報》、《東方早報》、《重慶晚報》、《鄭州日報》、《新疆都市》、《消費晨報》、《烏魯木齊晚報》等,都沒有轉載。很多人怒斥《環時》「可恥」,是「匆忙為事件定調,誣衊《南周》是造反,給執政者埋雷。」還有的稱《環時》是江派的特殊「打手」,在「茉莉花事件」、「艾未未事件」、「陳光誠事件」上,充當打人的「大棒」,毫無道義可言。

獨立作家金滿樓說:「中x部(中宣部)令全國各大媒體一律轉載《環球時報》之爛文,這不是強姦,也不是嫖宿,而是搞千人斬,聚眾媒體於一堂,供中x部一人淫樂,肆意玩弄。這是國恥!是媒體人和民眾的奇恥大辱,是要上史書的!誰給了你們權力,誰又需要你們管理——拿開你們的髒手!」

知名律師滕彪說:「任何極權體制都是二桿子政權:槍桿子和筆桿子。但是,當筆桿子開始變成鍵盤的時候,當他們不得不用槍桿子來搶筆桿子的時候,事情正在起變化。」

「今天我在現場」

與此同時,數百民眾聚集在廣州《南方周末》集團大樓外,打標語、喊口號和演講等活動,爭取新聞自由。民眾的聲援持續了好幾天,大量警察出現在現場,但沒有干涉人們的抗議活動。後來,一些毛左也聚集在大樓外,雙方發生一些爭論,出現一些小的衝撞。


1月8日,南方報業大廈門口依然有數百民眾參加譴責和聲援活動,並打出各種字牌和橫幅,有人演講和喊口號譴責,現場秩序很好,現場大量警察沒有對憲政民主的集會活動進行干涉和驅散。(AFP)

1月8日,香港各界也紛紛聲援《南方周末》,多個政黨遊行到中聯辦,抗議中共打壓媒體、控制輿論,民主黨促中共就事件展開調查;社民連強調,整個事件最關鍵的是人民的反抗,呼籲各界聲援,也有團體發起一人一相活動,號召支持《南周》。


香港社民連及民主黨成員,分別遊行到中聯辦,聲援《南方周末》,反對中共官員庹震涉嫌竄改《南方周末》新年特刊獻辭的停職。(攝影/宋祥龍)

全球關注大陸新聞自由

國際媒體也大量報導此事。1月9日《紐約時報》稱,「《南周》反審查抗議周二演變為意識形態的對抗,言論自由抗議者跟舉著紅旗和毛澤東頭像的共產黨支持者短兵相接。」《南周》編輯透露說,報紙編委正在跟報社最高管理層和省宣傳官員進行談判,要求廢除出版前審查程序。

《美聯社》報導說,中美發言人就《南周》事件隔空交火。美國國務院1月7日說,媒體審查不符合中國建立一個現代化基於信息的經濟和社會的抱負,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則稱,北京反對任何國家或個人干預中國內政。

《彭博社》表示,媒體是反腐敗的關鍵盟友。《南方周末》以曝光腐敗官員而著名。在奧巴馬2009年訪問中國的時候,該報紙被白宮選中採訪奧巴馬。

英國《金融時報》指出,民眾呼喚更深層的政治改革。「超過3000萬中國人周一被中國最有人氣的微博嚇了一跳,著名演員姚晨在微博上引述了一句索爾仁尼琴的語錄『一句真話勝過整個世界』」,並附上《南方周末》的標誌。

姚晨微博留言標誌著對中共新領導人習近平的一個警告:中國需要的不僅僅是不斷增長的收入。中國公民日益需要政治權利,特別是年輕、富裕和受到良好教育的人。

幾個記者的挫折迅速滾雪球一樣聚集成公眾對整體缺乏言論自由的強烈抗議。這不是偶然。在過去一年,共產黨內外要求政治改革的壓力在積聚。在微博上一張照片顯示,十幾個男女戴著面罩,舉著標語說,「『四菜一湯不是真正的改革。只有新聞自由才是真正的改革。』」

新京報社長提出辭職內幕

隨著《南周》事件大火的不斷蔓延,後來燒到了北京的《新京報》,並引領該報人前所未有的抱頭痛哭。

內部人士透露,這次並非所有報紙都被點名要求轉發,《北京晨報》、《東早》等報紙就沒有被要求。但在被要求的媒體中,8日唯有《新京報》、《瀟湘晨報》未轉。北京市宣傳部本來默許,北京市宣高層曾在公開場合提到,曾給「那一庹(庹震)打過電話」,說連「屎都成了關鍵詞,還要怎麼樣?」對其頗不以為然。

但由於劉雲山的批示說,《新京報》必須發,於是8日晚上八點半,北京宣傳部副部長嚴力強親自上門督導,與《新京報》高層會談,給出兩條路:要麼轉載、要麼解散報社。該報社內部連夜舉行民主投票,拒絕轉載被全票通過。

據說《新京報》社長戴自更同奉命前來壓陣印刷廠的副部長當場翻臉,撂話說:「我現在口頭跟你提出辭職。」而且總編王躍春也表示,如果《新京報》刊登該篇社評,他也會辭職,當時《新京報》全體成員的微博已經「集體就義陣亡」。


南周事件讓中國報紙好壞立判。《新京報》因拒絕轉載《環時》社評,遭到中宣部施壓。《新京報》社長戴自口頭提出辭呈,贏得各界讚譽聲援。(Getty Images)

消息傳出,很多同行、社會各界人士都對戴自更豎起大拇指,並表示大力支持。人們在他元旦發的一條微博上留言:「加油!」「英雄不問出處」「歷史會記住」「致敬!」「好人好報!」

戴自更元旦微博這樣寫道:「舊年永逝。在光明與黑暗之間,我們以各自方式,見證了2012年的日日夜夜,更一起活過『世界末日』。生活無需太多離奇,只要活著,總能輕而易舉拆穿任何一個花枝招展的騙局。做一個幸福的人,敬畏理想,相信未來──請關注《新京報》2013元旦社論。」

著名時事評論員「五嶽散人」表示,自己這輩子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曾經在中國幾乎所有最好的、最有骨氣的報紙上開過時政評論的專欄。北京的調查記者李大超公開表示,「從今天開始,我一個公民身分,抵制《環球時報》,所有他的讀者,我都遠之;所有關於他的新聞,我都不評論,不轉載;所有他的訂戶,我都會以我自己的行動去抗議。」

沒有誰能讓我們真的跪下

然而在第二天出街的《新京報》上,人們在A20還是看到了那篇轉載的環球社評。《新京報》一記者在日誌上這樣寫道:「做了那麼多調查報導,一直對國家的未來滿懷期待。如今,頭一回,對這個國家產生一種憎恨。幾乎所有同事的微博都被禁言了。

三個小時過去了。凌晨三點,大家仍沒有去意,本應空曠的編輯部裡,站滿了同一種表情的人們。有人搬來兩箱酒,拆開,每人分走一瓶,拉開就喝,就像在與一段時光告別,又像是在醉意中釋放心中的壓抑。

這坨屎終於還是砸到了我們頭上。重重的。我們不願意跪下。但膝蓋被砸碎,我們咬牙切齒,下跪一次。……只要報社還存在,就不會是窮途末路。沒有誰能讓我們真的跪下。」也有博文稱,「《新京報》所有女員工都哭成了一片。」

9日《瀟湘晨報》也被迫轉載了《環時》社評。在第三版上有四個評論,除《環時》那篇外,還有「今天我們如何彌合信任撥正情緒」,「要跟得上時代的節拍」。在四篇評論的旁邊,是一副巨大的廣告:「撥打96360,訂購除蟲滅害服務『殺光』為止。」人們評論說,《瀟湘晨報》的黑色幽默,諷刺之意溢於版面,但中宣部奈何不得。

據《明報》報導,《環球時報》網在發表那篇引發軒然大波的社論之後,主管互聯網的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新辦)曾經令《環球時報》社將該文刪除,國新辦副主任錢小芊還曾親自前往交涉。但中宣部的態度卻剛好與國新辦相反,經過「溝通」,國新辦承認「搞錯」;而中宣部又強令全國各主流新聞網站及各地有影響力的都市報轉載該社評。

據1月10日德國之聲報導,引發眾怒的《環時》總編胡錫進1月9日晚在新浪微博上發出信息,慨嘆中國複雜,《環時》文章被人修改了,並含混表示將刪除微博。大陸歷史學者章立凡分析,雖不清楚到底發生何事,但是透過毛左他們在微博的動態,以及胡錫進不似以往公共事件發言後的志得意滿而是表現失落,可以看出官方「滅火」出現了狀況。他認為,這次官方與《環球時報》由彼此同聲同氣變成互相「幫倒忙」:「把這個事情弄成眾矢之的,使憲政問題變成家喻戶曉的事情,現在連賣報的大爺都在說憲政了,這是以前沒有的事情。」

人們也注意到,在全國各地超過一周的言論自由公開抗爭中,中南海罕見集體沉默,沒有一名高官就此公開表態,這可能跟3月才召開兩會有關,但官媒卻明顯出現兩個調子,中南海高層的權鬥十分激烈,不過過程中,民間力量卻越來越強大,這也是《環時》社論企圖用高壓來嚇唬民眾所沒想到的。◇


在全國各地超過一周的言論自由公開抗爭中,中南海罕見集體沉默,沒有一名高官就此公開表態。(AFP)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