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政治顧問給奧巴馬的備忘錄 革命和戰爭風險中的中國

?"
奧巴馬第二任期的中國政策該何去何從,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提出了建言。(Getty Images)

值奧巴馬第二任期拉開序幕之際,華府智庫直言提醒美國總統:諸多跡象顯示,未來的中國可能發生重大危機,美國必須事先擬好因應對策。

編譯 ◎ 秦雨霏

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學者李成在給奧巴馬總統的備忘錄中指出,中國可能發生重大危機,且可能因此引燃國內革命或外部戰爭。

這篇文章是布魯金斯研究所發表的〈大賭注和黑天鵝:給總統的簡報〉全書中的一部分。文中探討了幾個問題:中國共產黨面臨什麼挑戰?為什麼中國民眾對中共感到怨恨?美國如何避免中共使用武力?

中國國內轉型和外交關係難以預測

對美國而言,針對目前的中國擬定政策是相當具挑戰性的,主要是因為其內政的轉變與外交關係變因太多,難以預測。一直以來,大眾將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中國快速的經濟成長與逐漸增加的國際影響力上,卻忽略了兩個重要的層面:中國國內的革命及其與外國的爭戰。

中國有許多嚴重問題可能觸發重大危機,包括放緩的經濟增長、廣泛的社會動盪、猖獗的官員腐敗、惡性的高層內鬥,以及因為東海和南海領土紛爭而高漲的民族主義。

對白宮的建議

這表示,白宮的施政不應該忽略中國革命或戰爭的可能性。只要其中任何一種真的發生,都具有高度的破壞性,將嚴重損害全球經濟發展和亞太地區安全;若這兩者並肩遝至的話,將構成奧巴馬第二任期最複雜的外交政策問題之一。

預先因應這兩種可能狀況的最好方式是與習近平及其新領導團隊建立更深入的關係,盡可能在各個領域進行建設性的合作。因此,美國不僅應充分了解習近平和中共面臨的國內外艱鉅挑戰,還應深入認識影響習近平施政的不確定性,以及中國民眾對於新共黨領導人的輿論。

有兩個情況是我們特別不願意看到:一個是絕大多數中國民眾既反共又反美;另一個是習近平通過強烈支持中國軍國主義而贏得人氣。

為了避免第一種情況,白宮應該在與中共領導人接觸的同時,更加明確的向中國人民闡述美國長期以來對中國的友善,對民主、人權、媒體自由和法治的堅定支持,以及美國認為這些是任何國家長期穩定的基礎之信念。

為了減少第二種情況的可能性─—亞太地區的衝突可能直接讓美國捲入其中,白宮應該持續對亞太地區的美國同盟或夥伴(包括中國)運用影響力,防止任何一方使用武力,此外,最重要的應該是促進與新的軍方領導階層的對等聯繫。

分析變革風險中的中國

中國是否會突然發生自下而上的革命?此問題最近在中國引起很多爭論。一本在現時中國菁英圈最受注意的書籍是托克維爾1856年的經典之作:中文版的《舊制度與大革命》。據稱,共產黨高級領導人(最明顯的是繼任總理李克強和新常委王岐山)都強烈推薦官員閱讀這本書,而且在習近平上臺之後的講話當中,也警告說:如果領導層不能抓住時機改革,共產黨可能崩潰解體。

中共領導層的擔憂和焦慮似乎是有充足理由的,因為他們面臨了嚴峻的挑戰:

中國共產黨2012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目標7.5%是1990年以來最低。這次下挫不僅僅是因為歐洲危機導致出口疲軟,也是中國本身面臨了政治瓶頸的結果。這次放緩反而進一步透露出中共專制制度的缺陷,以及可能因此觸發政治危機。

經濟不平等越來越嚴重。基尼係數在2009年升高到0.47,然後在2010年升高到0.61,遠超過普遍認為預示潛在社會不穩定的預設值0.44。

中國官方數據透露,每年有大約18萬起群體抗議,或大約每天500起事件。根據中國官方媒體,這些抗議近年已變得日益暴力,特別是在少數民族地區。

腐敗已到了失控地步。最近華盛頓的全球金融誠信(GFI)報告顯示,從2000~2011年,中國的非法資金外流(主要是來自於貪腐官員)累計達到3.8萬億美元。

民眾對共產黨反腐的承諾冷嘲熱諷

由於高官後代掌握政經大權的情況為有史以來最烈,已經招致了更多的民怨。七個常委當中的四人(包括習近平)都是太子黨。大量的共產黨領導人及其家人使用政治權力把國家資產轉化為私人財富,包括轉移給那些在美國生活、工作和學習的家人。

太子黨在新領導層當中的主導地位不僅損害了高層的凝聚力和派系權力平衡,而且也導致中國民眾對共產黨打擊腐敗的任何承諾冷嘲熱諷。而且,它可能更加讓民眾以為「美國給中國貪官提供避風港」是確有其事的。

當心崛起的中國軍國主義

從中國的角度來看,中國若發生國內革命,可能是習近平領導層未能採取有效的政治改革阻止危機,而中國若爆發戰爭,則可能是習近平試圖鞏固權力的一個「成功」的嘗試。

白宮可能需要注意警示信號,特別是中國在官方媒體和外交管道上日益增高的反美言論。習近平在對美國的態度上可能會很強勢。

更重要的是,白宮的施政需要注意軍國主義的抬頭,特別是解放軍當中的太子黨。中國分析家已經觀察到,這些軍隊太子黨很想在習近平時代擴大軍力。這樣的行動將可能增加軍隊干預內政與外交軍事衝突的風險。◇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