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黨官承認北京豢養200萬「五毛」

?"
全北京市從事文宣工作的人員,體制內6萬、體制外200多萬人。每十人就有一「五毛」,令人咋舌。(AFP)

當局雇用「五毛」在網上為自己塗脂抹粉並非新鮮事,然而得到高級官員親口承認,卻是破天荒第一次。北京宣傳部長、副市長魯煒證實,北京豢養200多萬「五毛」。2000萬人口的北京市每十人一「五毛」為中共「抹粉」!輿論譁然。

文 ◎ 駱亞、華明

網路上盛傳的「五毛黨」,近日得到官方首次證實。中共北京市委1月17日召開宣傳部長會議,會上北京宣傳部長、副市長魯煒表示,全市從事文宣工作的人員,體制內6萬、體制外200多萬人。會上要求這些文宣人員——「五毛」要開通微博,控制輿論,服務於中共政權。2000萬人的北京市每十人一「五毛」引導民意,為中共「抹粉」?輿論譁然。

所謂宣傳員在民間被稱為「五毛黨」,是指當局在海內外雇用一批網路寫手,專門為政府說好話、唱頌歌,以對抗及中和批評者的聲音。

當局雇用「五毛」在網上為自己塗脂抹粉並非新鮮事,然而得到高級官員親口承認,卻是破天荒第一次。

北京宣傳部要求「五毛」
加強網路監控

1月17日,北京市宣傳部長會議上,魯煒宣布今年北京將制定實施互聯網發展行動計畫,並將新媒體提升到戰略依托的高度,還自曝全市宣傳隊伍體制內有6萬多人,體制外200多萬人,強調這些人都要用微博,加強對微博輿論的引導。

會議布署,「要加強網上輿論引導,抓好政務微博、媒體微博、名人微博、網評員微博建設,完善網路發言和協同引導機制,有效應對熱點問題,壯大網上主流輿論,改善網路輿論生態。」

宣傳部長還要求體制內的6萬多、體制外200多萬宣傳員要應用好新媒體,「看微博,開微博,發微博,研究微博」。

會議還要求,首都各區縣、各委辦局、各傳統媒體都要開通法人微博,加強熱點問題的正面引導,甚至還提出要「打造成北京新聞信息的總門戶,全媒體信息發布的總出口,新媒體發展的總引擎。」

「200多萬五毛」抹粉
官方怎麼不知恥?

可能自知不光彩,關於這條新聞本身在微博上也遭到嚴格控制,像《南都》、《經濟觀察報》、《看天下》、網易、《中國企業家雜誌》等一些有影響力的媒體官方微博發的這條信息,被新浪直接關閉評論,同時轉評不讓看,只讓轉而已。

即使這樣也沒有減少人們對這則新聞的關注程度,很多人表示亮點在於200萬。@21世紀經濟報導:有網友提出亮點在:「北京市宣傳隊伍體制內有6萬多人,體制外200多萬人」,這個……

北京人口不過2000萬,「五毛」竟占了一成,每十人之中就有一個,在網路上引起譁然,人們議論紛紛:「這200多萬五毛,一人一條,就得100萬啊,這要花納稅人多少錢來養他們」,民眾建議政府用黨費來養。

實際上,中共官方雇用大量五毛黨歌功頌德,混攪視聽,充其量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罷了。有網民問,需要這麼多人抹粉,官方怎麼不知恥?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認為,中宣部有難言之隱,首先,互聯網技術特別是微博的快速發展,已經對中共的輿論宣傳和控制造成了致命打擊。可以說,在微博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中共已經沒有任何勝機,已經無法做到對微博和真相的控制封殺。

第二,互聯網和微博的發展也使億萬網民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被中共封殺的消息和真相,這些反過來促使人們的精神覺醒,公民意識與維權意識逐漸加強,自由民主公平正義的理念正在迅速普及,這些都會抹去人們內心對中共的恐懼。

北京每十人一「五毛」 保衛帝都?

知名學者王曉漁對此公開嘲諷說:「一座2000萬常住人口的城市,宣傳隊伍體制內有6萬多人,體制外200多萬人,去年開會的時候有140萬治安志願者,周邊有八個集團軍常年拱衛。這是哪部電影的場景?A.《斯大林格勒保衛戰》,B.《十月圍城》,C.《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D.以上都不是。

北京「八大商人」回應說:「都不對,這是『北京歡迎你』」。河南的劉先生也說,當然是D了,應該還有個選項,叫「保衛帝都」。

天津的「紫菜頭」認為,十比一的比例太嚇人了,是不是把黨員、幹部、居委會大媽、傳媒從業者都算進去了?!上海「溫柔的瘋」也驚嘆道:「體制外200多萬人啊,那不是每10個人裡面就有1個宣傳人員?高效啊。」

北京的王樹凱律師回應表示,這僅僅是北京市和中央軍委動員的力量,還不包括其他部門能夠動員的力量。

《大科技雜誌》官方微博說,京城戒備森嚴。這八個集團軍分屬三個軍區,它們不是為了拱衛,而是為了互相牽制。浙江的「追夢人」認為,八個集團軍都少了,必須16個。因為那是他們的家奴,目的就是保護他們的利益!看你們還敢不敢鬧?

湖南的謝陽律師認為,所有的舉措,反而暴露中共當局內心的恐慌。末日在一步步向它們逼近。

北京五毛200萬 全國五毛有多少?

以北京有十分之一人口為「五毛」推算,全國「五毛」多達1億3000萬人,超過中共黨員的8000萬,堪稱天下「第一黨」。就算一人一天只發一帖,一天開支已高達6500萬元,傳現在的「五毛」已漲價至「一元」,當局到底耗費多少民眾的錢來豢養這些網上吹鼓手?

廣東「珠海半夏」微評說:200多萬?一人一條就得100萬!美國的一家大學的社會學教授楊鳳崗調侃道:洪(紅)軍要來了。

新浪的「NB老烏」說,原來光一個北京五毛就有200多萬人,可以想像全國的五毛有多少了! 紀念日網CEO王高峰認為這是水軍中的正規軍。

大陸媒體人吳京輝感歎北京總人口一成以上是宣傳工作者。大陸媒體人「頭狼」表示,那個行業吃香,權貴就往哪個行業塞人。這個現象不但在新聞業,非編的比在編還多。

還有民眾建議這些五毛黨,宣傳部應該用黨費去養他們。天津有民眾形容這是:「決戰紫禁之巔」。

公安部網監處 「貪腐權鬥勝地」

《大紀元》此前報導,2012年7月初,在北京的中國公安部網監處監控大隊長周通(化名)被中紀委帶走調查,其涉嫌在「刪除網路輿情信息以及刪除官員負面信息時收取巨額賄賂」,其涉案金額已過億,周通現已被雙規。在周通被帶走後不久,北京市宣傳部及文廣新局以及北京各大網站又有多人被帶走協助調查。

周通本人是周永康在北京的心腹,一直從周永康、劉淇等人手中收受好處,在網路上保留薄熙來和周永康想要打擊的高層人物的負面信息,刪除不利於周永康和江派的信息。

消息還稱,不僅其本人收取巨額賄賂,通過他的網路,全國共20餘個省數十個地市涉入此案。進入去年9月份以來、甘肅、湖南、湖北、河北、河南、山東、廣州、廣西等等多地均有人因此事被帶走調查,引起內部巨大震動。

消息稱,周永康在去年3月份開始失勢,當去年7月份劉淇下臺後,胡錦濤和習近平正式動手,抓捕了周通。

「五毛黨」引導輿論? 徒勞無功

近年來,網路不僅是大陸網民的議政之地,更是反腐的先鋒,大量官員的「醜聞」在網上曝光。中共18大後,習近平一上臺打反腐牌,網路實名舉報貪官一度非常火熱,曾秒殺重慶的貪官雷振富。

半個月內,曾經因網路實名舉報而下臺的官員超過十人,引起官場一片恐慌,隨後當局緊急喊停,輿論轉向,大力推網路實名制,並迅速通過人大立法。

然而,俗話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中國擁有世界最龐大的網路世界,網民人數去年突破五億,新浪微博用戶人數有三億。互聯網時代,特別是微博盛行的年代,網民透過微博發洩對當局的不滿,甚至發動抗議政府的「散步」、「集會」等活動也愈來愈普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已不是「五毛黨」能引導的了的。因此,不論中共當局如何封鎖訊息,防火牆如何強大,五毛黨多麼猖獗,都是徒勞無功的。

五毛是中宣部發聲器 不該存在

夏小強認為,上千萬活躍在中國互聯網上的宣傳人員即五毛,在網路上形形色色的發言和表達觀點,絕對不是自由社會中言論自由的表現,他們和那些真正的網民所進行的討論和對話,也絕不是正常的辯論和觀點表達。

這些五毛拿著納稅人的血汗錢,卻在表達中共宣傳部的觀點,是為黨和政權發聲的工具,他們和中宣部一樣,不應該存在。這些宣傳員消耗著公款和社會資源,其所為是對每一個中國公民和真正網民權利的侵害。

夏小強說,靠謊言和暴力製造恐懼的中共政權,在失去了對輿論宣傳的控制和人們內心的恐懼後,其政權即將面臨崩潰。所以說,在面臨失去統治和權力的極度恐慌心態下,中宣部也就顧不得羞恥了。這都是中共政權一步步走向崩潰過程中的表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