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走向世界有哪幾支軍隊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西班牙記者卡德諾(Juan Pablo Cardenal)和阿羅鳩(Heriberto Araújo)的新書《中國的無聲軍隊》(China's Silent Army),除了大量出口的各種中國商品之外,也「出口」中國人的祕密,揭示給了世界各國。他們把出國到海外闖天下的中國人稱為「中國的無聲軍隊」,而這支軍隊正在「按北京的形象重塑世界」。

熟悉《啟示錄》的人,可能會由此想起《聖經》中提到的那支「兩億人的軍隊」。也許,在西班牙人的潛意識中,已經想到了這個問題,但又不好明說,因為這問題很敏感,說不好會有煽動種族歧視、文化歧視之嫌,也會被別人給帶上「十字軍文化先鋒」的帽子。好在,西班牙人的認知有些偏差。其實中國人的「軍隊」不只是他們意識到的那種,世界人民不但不需要擔心兩億中國人組成的軍隊會像聖經裡描述的那樣,蝗蟲般鋪天蓋地而來,帶來危險和災難;人們應該慶幸的是,基於中華傳統的「民間部隊」,實際上為世界各國帶來了莫大的福音。

卡德諾和阿羅鳩的「無聲軍隊」

卡德諾和阿羅鳩描述的中國「無聲軍隊」,包括拓荒者、貿易者、牽線搭橋者和體力勞動者,他們遍布世界各地。兩人歷時兩年,走了幾十個國家,採訪調查中國移民和中國公司。他們的工作很出色,資料也很詳盡,從該書的書評看,世界各地許多人士都與他們有共同的觀察和理解,中國人無論在歐洲、非洲和南美,在當地的影響都越來越大了。

中國人的影響,除了在人口組成的變化上體現出「新殖民者」的形象,還體現在中國在拉美和非洲的投資,以及投資額迅速的增長。與此相對應的問題,就是中國人是否在搶當地人的飯碗?中國產品是否把當地的生產商擠垮了、讓他們破產了?

阿羅鳩在接受英國廣播電臺的專訪時,說他一直「很敬佩中國人」,「中國人有很多品質使他們在世界獨一無二而且很成功」,「中國人非常勇敢,敢於冒險,願意苦幹,願意付出」。雖然有人認為這本書比較負面,但阿羅鳩認為這本書實際上是很正面的。在阿羅鳩看來,中國無聲軍隊的作用,或中國的崛起或擴張,不是靠軍事力量,而是靠經濟力量。中國在贊比亞和祕魯的礦工,在西伯利亞的菜農,在非洲的種植園主,都在印證這一觀察。

西班牙人的認知偏差

其實,西班牙人在這個問題上的認知,有一些偏差。中國人的「軍隊」不只是他們意識到的那種,而是有好幾種。他們有的可能帶有中共政權賦予的使命,在世界上散播中共的理念。但世界是相生相剋的,抵制和反對中共的正的力量,也在隨著中國人走向世界在影響著世界人民。

西班牙人犯了許多人都犯過的錯誤,不能區分「中共」和「中國」,也不能區分中共的「第五縱隊」和中國人自發的、傳統的、為民族的繁榮和繁衍而持續努力的力量。

卡德諾和阿羅鳩描述的中國「無聲軍隊」、在執行北京意志的,確實是中共派出的「軍隊」,它們包括中共外交官、新聞媒體、統一戰線和特務系統,國有企業和國有銀行在海外的分支機構,中共在海外留學生和僑界中安插的線人和特務等。這些人在執行北京的指令,傳播中共的思想。但他們很容易被分辨出來,在自由世界他們的這些外交軍隊和經濟軍隊,不管是海外造勢還是海外收購,都處處碰壁。

卡德諾和阿羅鳩沒意識到的,是另一批獨立於中共的中國人民的「軍隊」,包括上百萬私人移民、留學、合法定居海外、在海外私人創業的中國民眾。他們甚至包括中共外逃的官員和人口走私到海外的人們,也包括哪些跳船、滯留不歸、出國留學不歸、尋求各種庇護等所有離開中國、定居海外的華人。

這些人,他們不受中共的指揮,也不執行北京的意志。如果說他們是「軍隊」的話,則是真正的「中國人民志願軍」,是一支「反共救國軍」。這些「軍人」的共同之處,就是脫離中共的控制,把錢帶出來的貪官,也在從內部毀滅中共。他們中有很多福建、湖廣、江浙一帶的新移民,可以稱之為新的湘軍、浙軍和閩軍。在海外時間久了,得益於海外的獨立中文媒體,他們在一步步意識到中共的本質,在退黨、退團、退隊,在脫離中共的箝制。他們是中華傳統文化的載體,不是中共的傳人。
 


從中國走向世界的,除了西班牙記者觀察到的那支「無聲軍隊」,還有幾支正規的和不正規的「軍隊」。圖為來自中國和臺灣的非法移民在菲律賓馬尼拉機場被遣返。(Getty Images)


國際社會的擔心和慶幸

國際社會無需擔心中國的軍事力量,一個腐敗完全上下滲透的軍隊,不會有任何戰鬥力。如果中國的軍力足以取得南海和東海(釣魚島)的優勢,中共一定會打仗。因為軍事成功給政權帶來的合法性的提升,要比經濟成功大上一百倍。中共在南海和東海虛張聲勢、遲遲按兵不動,應該是投鼠忌器、力有不逮。

中國的經濟力量也不是自由世界需要擔心的,在貪官外逃引發的大規模外匯流失之際,據國內行家透露,中國已經收緊了外幣的兌換。出口剎車加上碩鼠卷款外逃,中國外匯儲備的急速減低,伴隨著經濟的崩潰,是預期之中的事。

中國的文化力量或「文化大軍」,更確切的說,源於中華傳統文化的力量,才是讓世界震驚的。世界經濟普遍蕭條之際,基於傳統文化的神韻卻逆勢而上,成為藝術、文化、和經濟上的奇觀。美國軍界一位高官對神韻的看法,很說明問題。美國退伍軍人部助理部長保羅‧皮瑞亞-漢司(RaulPerea-Henze)博士認為,神韻給他展現了一個全新的視角,讓他看到一個從未見過的中國,他覺得世界需要對中國「重新定位」,他建議美國政要需要通過觀看神韻來做出重要的對華政策。

文化的征服,不用武力,而是用善和美的力量;能征服人心,卻不會引起反感,而會令其他民族的人欣然接受。卡德諾和阿羅鳩如果看到這支來自中華的「無聲軍隊」,他們一定不會為之憂心忡忡。

晉朝習鑿齒的《襄陽記》裡,有「夫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中華文化用什麼去「征服」世界,什麼方法最為高妙,對比從中國走向世界的幾支「軍隊」,優劣高下當得立判。◇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