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古月今照|人生戲夢 (一) 戲班子來了

?"
繪圖 / 古瑞珍

戲班子才到,李嬸子家的閨女小翠就失蹤了。難道那蘭花盜竄進了咱五里坡,這可膽大了,礙事的是這蘭花盜神出鬼沒,誰也沒見過……

文 ◎ 王金丁

海二叔的驢車隊趕著日落前回到了五里坡,車速就緩了下來,車輪子碾過石板路的轆轤聲卻驚動了店家住戶,一時村人擁到街道旁指指點點在看著,群眾裡有人叫著:「戲班子到了!戲班子到了!」一個小孩兒眼尖,騎在大人脖頸上指著前方興奮的叫道:「那是孫猴子﹗」只見一個尖嘴紅腮的戲子從車篷頂上鑽進了車裡,一忽兒又從車窗洞口露出腮幫子來,吐著舌頭張揚,引起一陣驚呼。

十來輛驢車迤邐了半條街道,小箭子跨馬呼嘯著從後面趕過來時,車隊霎時停住了,一個清風客棧的店夥擋住了海二叔的驢車,在嘈雜聲中咬著從車座上彎下身來的海二叔耳朵講話,海二叔鬆了韁繩,抹了臉上的沙塵,圓睜著眼珠望著馬背上的小箭子,說:「出事了,七然爺召我們過去。」

小箭子領著驢車進了清風客棧後院宅子,已有管事的夥計招呼著安置了戲班子。眾夥搬抬著鑼鼓箱櫃在院子裡進進出出,鬧成一片。看來這戲班子除了戲子加上照事的少說也有四、五十來個,小箭子長眼睛也沒見過這等場景,越看越覺著新鮮。走出院子時,海二叔已栓好了那黃鬃驢子,兩人穿過幾個堂弄,再越過一個天井,就來到七然爺屋舍裡了。

這時,七然爺已端坐桌前,夕陽從窗戶照進來,他指著桌上的兩碗水酒說:「你們辛苦了,先解解渴吧。」海二叔端起杯子仰頭正待飲下,七然爺已站了起來,嚴肅的說:「廚房裡那李嬸子的閨女叫小翠的,打昨兒傍晚裡就沒見了人了,幾個漢子翻遍了整個村莊也沒找著。」小箭子瞧著那水酒:「怎麼不見的?」七然爺一臉焦慮的說:「昨兒那李嬸子帶著小翠在西街口牌坊邊鬧市裡買東西,等買好了,一轉頭就不見了小翠。」

海二叔把碗裡的水酒一口灌進肚裡,忿忿的說:「難道那蘭花盜竄進了咱五里坡,這可膽大了,礙事的是這蘭花盜神出鬼沒,誰也沒見過。」小箭子拿指頭在桌上敲了兩下:「戲班子才到,小翠就失蹤了,準跟這戲班子脫不了關係,壞的是我們在明處歹徒在暗處。」七然爺緩緩的說:「物色個外地人幫著吧。」

想當年七然爺帶著村人逃難流落至五里坡,人疲馬困之際,看到這裡山川壯麗,地勢險峻,就架起了「清風客棧」旗旛,在這裡安家落戶拓荒開墾。幾十年來家家戶戶種田的、開店的、拉車的,勤勤懇懇的奠立了基業,引來江川一帶五鎮十八莊的商戶盡往這裡聚集,五里坡漸漸成了繁華熱鬧的小市鎮。

今年秋天逢著作物豐收,滿村遍野一片金黃碧綠,七然爺走在街肆裡樂得開口宣稱,秋收後就要邀請鄉里間聲名喧騰的戲班子「龍鳳閣」來鎮上搬演大戲。不出幾日,果真遣人打聽了戲班子的行蹤,就派了小箭子護著海二叔的驢車隊,從幾十里外的古城關裡把那戲班子請了來了。(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